千炎絕輕輕開口,眸光莫名。

與此同時,一動不敢動的李言風目光深處卻是閃過了一抹怨毒與仇恨之意。 「千師兄,這個段江實在是囂張跋扈啊!我奉千 […]

……

藍色的小豐田停在大久保公園背面,千臨涯手裏揣著一沓卡片簿,一臉陰沉地下了車,伊勢邦夫和宮城美咲從車窗里探出頭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