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面天蛛原本漆黑如墨的身子,除了眼睛依舊是黑的外,剩下部位都變成了雪白之色。

「吱吱!」鬼面天蛛回應了一聲,並且興奮的原地轉了一圈!

這次,鬼面天蛛不僅成功晉陞到三品,而且還獲得了一個新的技能! 靈山島,次日。

方圓十五英里的戰火逐漸蔓延到全島,一些藏身密林的封閉國度的人類士兵,開始了清掃島嶼的活動,現代戰爭的攻擊方式多重多樣,各方壓箱底的超導裝備、生物兵器、原始陷阱……卻在無意中將沉睡的章魚智慧喚醒。

周尊,以一隻小章魚的身軀不斷腐蝕著潛艇的鋼化玻璃外殼,幾個小時過去,靈山島的暴動不僅未曾停歇,反而有越演越烈的局勢。

每次先知賽克的死對頭回到潛艇,他迅速收縮章魚觸手,持續噴吐出黑色墨汁,因為風勢很大,水窪用來遮蔽身影的墨汁,也被一縷縷風不斷消耗。

天空中菱形片甲的機械章魚觸手,釋放出巨量的熱輻射,烘烤的周圍空氣都有些扭曲變形。

「熱死了,終於能理解水長生物的難處了。」

「這潛艇是甚麼做的,我就不信了,這次收容任務還能失敗!」

幸好章魚的腦內有緩解疼痛的嗎啡分子,這些受體分子能降低傷害性的刺激,儘管熱兵器製造出的溫室效應,導致島上沉睡的生物陷入狂暴狀態,畢竟周尊的意識還算清醒,勉強能繼續附身在小章魚體內,不過那股微弱的低級意識,甚至在抵觸周尊。

潛艇的外殼還需要一點時間腐蝕,爬累了他就鑽到水窪,當有搭載粒子發射機的無人機巡航過來時,直接深入土壤,露出圓圓的腦袋。

由於章魚的感覺敏銳,皮膚上的遍布有觸覺、感光、嗅覺和味覺細胞,所以現在周尊的視力並不佳,卻能利用表面皮膚感受萬物。

「咦,小章魚去哪裡了?」先知從折磨后的頹廢狀態蘇醒,沖著外面叫喊,似乎已經好幾十分鐘沒有看到周尊努力的模樣。

「別管那隻章魚了,你沒發現島嶼的氣溫在上漲嗎,還是和我一起想想辦法,怎麼破壞掉納米干擾器,這才是一個戰士臨危不亂的合格素質。」

唉,賽克也很無奈,他只能在靈魂深處勸說先知,若是從前那樣,他早就行動起來,怎麼會管這個神棍隊友的奇怪想法,令他擔憂地是,先知似乎沒有感受到李校長的殺機,一直未能把納米服剝奪,他的脾氣夠柔和的了,今天是最後通牒。

「你們倒是躺在裡面,我可是在經歷看不見的氣溫折磨,反正也沒人敦促自己,好像當一條鹹魚啊。」

周尊埋在鬆軟濕潤的水窪土壤里,利用身邊茂密水草,躲避島嶼內的雙方你來我往的噪點進攻。

一點寒芒彈道在潛艇外殼留下漆黑的彈痕,浮遊的小章魚看見了,自然是更加謹慎。

為了避免真的成為麻辣章魚,為什麼要刻意裝作自己很厲害、很堅強、是個強大的戰士呢,其實他根本不堅強,而且很擔心那些射在潛艇外殼的極光,打在自己身上。

何況,周尊有自己的一系列計劃,腦袋裡的世界劇情,可以幫助他減少一些無用功,呆在鬆軟泥土裡,雖然很不起眼,但是極其舒服,對於恢復體表濕潤度,再合適不過了。

既然要恢復身體的濕潤度,他索性尋找起水源,劃過隨風飄揚的水草,期間就有一枚5mm的步槍彈,從他的身旁呼嘯而過。

心動的相遇,只在5mm之間~

周尊差點爆粗口,這條章魚小命險些就葬送了。

最終,他沒尋找到潔凈的水源,而是在島內的紅樹林處找到一窩水蟋蟀。

阿巴阿巴,似乎很美味的樣子……

儘管現在將意識投射到章魚,他努力甩掉這種貪吃想法,想辦法濕潤這幅脆弱的身體才是當務之急,他能感覺到溫室效應之下,體內的囊都有些乾燥了。

「我是個人類,怎麼能去吃蟲子,只要熬過這段意識附身時間,說服先知賽克,就能告別這槍彈雨林的戰場!」

說白了,周尊是不可能吃那些水蟋蟀的,這就像受困於蜜糖罐的螞蟻,不見得是好事情,如果受這具生物體的低級影響,那麼他就不配為人類了,只有笨蛋會品嘗那些噁心的蟲子……

章魚識別食物味道,是靠腕手和吸盤,繼承了生物體的特性,周尊試探性伸出觸手,觸摸這些體型較小的指甲干生物。

生命,真是脆弱,而且還很美味。

不知為何,周尊似乎受到了本能的感召,得出結果:只吃幾隻,補充一下水分和能量,總不能說過分吧?

緩慢爬到水蟋蟀的地盤,狼吞虎咽般吃了個精光。

「居然有可口的味道!。」

周尊準確識別出其中的蟲子氣味,他利用意識操控,使用這具身體將這片水蟋蟀吞食了個乾淨。

他吃光蟋蟀的形象真的很孤單,因為有人類思維的加持,微微挺直了軟骨,像在吃手抓飯一樣。

「好奇怪啊,怎麼就吃光了呢?」

有些摸不著頭腦,周尊忽然意識到,剛才那是本體章魚的意識佔據了上風,逼迫自己去食用水蟋蟀。

實際上,這段食用記憶,他是完全沒有,就像是斷片了,只是殘留著嘴邊回味的滋味。

噠噠噠—

食用完水蟋蟀,補充足夠水分和營養,周尊所附身的章魚體心滿意足,然後就敏銳地聽到了急促的腳步聲音。

「潛艇出事了?!」

關於章魚是否能聽到聲音,人類是憑藉耳朵捕捉音源,但章魚體雖沒有耳朵,那軟骨般的頭骨,裡面的結晶囊兼備聽覺的作用,聲波震動到潔凈,然後傳到敏感的囊壁,如此一來,不僅能判斷空間位置,還能做出神經反應。

根據原路線,周尊以背部朝下的方式游回潛艇,期間時而想陀螺般旋轉,在鬆軟的水草地,如魚得水般,很快就回到了外側潛艇的頂部位置。

「這次,那個李校長要動真格的了?」

一邊覺得自己受到生物本性影響,心想這該死的生物本能竟如此的可惡,周尊有些無語,立刻加大腐蝕力度,準備在李校長對先知賽克動手前,掀開這片鋼化玻璃。

「應該來得及,本章魚很快就把你們救出來。」 生父客死他鄉,生母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幸好還有一位老祖母活着,不然的話艾達這命格和天煞孤星也沒什麼區別了。

維達沒有查到當年路易在英倫發生了什麼。為什麼艾達會出現在孤兒院門口,為什麼傑茜卡下落不明,為什麼他又會死得那麼突然,連一條線索都沒能留下。

一切只能從他毫無傷口的屍體,以及當時英倫三島發生的事去聯想、去推斷。維達認為,大概率是有人發現了路易的巫師身份,又知道了他和麻瓜結婚的事。正是這兩件事引來他人的追殺,而追殺路易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食死徒。

而食死徒中絕大部分都是純血統,這其中還有路易的親屬,英倫的羅齊爾分支。

但這也只是老婦人的推測,沒人會站出來承認謀殺這種事,更何況這還會招來維達的報復。食死徒又不是傻子,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誰會願意認下。

從這天開始,艾達就住在了這幢還停在二、三十年代的房屋裏。艾達有了自己專屬的套間,甚至還有一間超大的衣帽間,她好好體驗了一把魔法界有錢人的生活。

祖孫二人誰也沒有再提起過路易和傑茜卡的事,這些過往滿滿都是傷心。

每天早上艾達都會攙扶著維達在住宅區遛彎,到了晚上兩個人就坐在一起,聊聊艾達在學校里的那些趣事。

報喜不報憂,那些危險的事如果維達沒有主動問,艾達便隻字不提。艾達身上的很多秘密,她也沒有告訴自己的祖母。就像鄧布利多說的那樣,很多事不必弄得人盡皆知。

維達的這幢房子就在著名的香榭麗舍大街邊上,白天的時候艾達會在這條街上閑逛,或者是去離這裏不遠的法蘭西的「對角巷」轉轉。

比起破釜酒吧後面的對角巷,這裏更像是一條十字馬路交錯的繁華購物中心,交錯點更是一座佔地面積不小的磚鋪廣場。

除了東西、南北兩條主購物街之外,斜刺里還有些歪歪仄仄的小巷,通向另外一些的比較冷門的交易商鋪。

無論是麻瓜社會,還是魔法界,巴黎都無愧於時尚之都的名號。

很快,艾達超大的衣帽間就被填滿了,這裏面好多衣服、鞋帽都是維達請人訂製的。艾達終於體會到買東西不問價格的快感了。

這個世界上,總是有些不努力工作,就只能回去繼承家產的那種人,而艾達現在也是這種人了。

失而復得的喜悅讓維達?羅齊爾有些溺愛艾達,很多東西艾達只是多看了一眼,維達就直接給買回家了,將「壕」這個字展現得淋漓盡致。

金加隆或許無法抹平十多年的親情缺失,但購物真的快樂!

祖孫二人盡享天倫之樂時,羅齊爾家族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雖然因為時間的關係,維達已經過氣了,但羅齊爾家族多了一名混血成員的消息還是不脛而走。

僅僅幾天的工夫,羅齊爾家族就成了其他純血統家族恥笑的對象。這讓羅齊爾們坐不住了,他們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

這天下午,艾達難得沒有外出,而是老實地待在房間里給雙胞胎回信,講述自己在巴黎的生活。

從雙胞胎的來信中,她知道了韋斯萊一家中了《預言家日報》的大獎,獎金足有700金加隆。韋斯萊先生大手一揮,帶着全家人一同前往埃及旅遊,還能探望自己在埃及工作的長子比爾,兩全其美。

雙胞胎的來信中還夾着一張剪報,上面有韋斯萊一家的照片。米白色的加隆也在其中,它被雙胞胎喂胖了不少。

這段時間,在巴黎的艾達生活得很安逸,英倫魔法界那邊卻是風起雲湧,魔法部和福吉更是焦頭爛額。

因為重犯小天狼星·布萊克從阿茲卡班越獄了。

這位小天狼星·布萊克是「永遠純潔」的布萊克家族最後的男丁,他和家族裏的其他人一樣,都是伏地魔的擁護者。

在伏地魔倒台後,他還用一條咒語炸毀了一條街。

被魔法部抓捕后,時任魔法部法律執行司司長的巴蒂·克勞奇,未經審判就將布萊克關押在了阿茲卡班。可如今,這位入獄時只有22歲的重刑犯卻成功越獄了,他還是第一個獨立逃出阿茲卡班的犯人。

當艾達終於將回信寫好時,房間里想起了敲門聲。艾達頭也不回地應道:「進來吧,阿涅絲!」

「我可不是阿涅絲,我是亨利,還記得我嗎?」一個男聲在房間里響起,亨利·羅齊爾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對於這位時而正經,時而不正經的堂兄,艾達還是很有印象。她問道:「你怎麼過來了?」

「當然是因為你啊!」亨利語氣哀怨地說道,「都是因為你做的好事,我最近可是被那幫純血統混球嘲笑了好幾天。」

這一句聽上去倒像是純血統家族的少爺羔子說的話,可是緊接着亨利又說道:「所以,你在霍格沃茨給自己挑選未來堂嫂的時候,能不能認真一點?優中選優!」

還是熟悉的味道,還是那麼的不正經,亨利·熱愛自由·想娶麻瓜出身的巫師做老婆·羅齊爾。

艾達站起身,想要去會客廳看看。亨利被人嘲笑了,羅齊爾家族肯定不會只讓亨利,或者蒂埃里·羅齊爾單獨過來,必然還有其他人隨行。

可是亨利卻一把攔住了她,面對她質疑的目光,亨利說道:「你最好還是不要過去的好,都是些污言穢語。這些話可不是你一個未成年該聽的。我都跑過來躲清靜了,你還過去幹嘛!」

「那我就更應該過去了,難道要讓一個老人聽這些難聽的話嗎?」艾達繞開亨利的阻攔,反問道。她可不會把自己的老祖母,一個人丟在那裏不管。

亨利想了一下,覺得是這麼個道理。他不僅讓開了路,還打算和艾達一同過去。

只是還沒等兩個人走到門口,一個年輕人出現在了門口,他飛快地丟下一句話。然後這個年輕人用比他說話還快的速度,迅速離開了門口,就好像這房間充滿了難聞的味道一樣。

「剛才那是誰?他又說了什麼?」艾達問道。剛剛在門口玩瞬身術的年輕人,說法語的速度太快,艾達聽得有些吃力。

「樊尚·羅齊爾,家族的下一代繼承人。」亨利解釋道,「走吧,姑祖母叫我們過去。」

剛剛那個樊尚看上去不僅不想接觸艾達,就連亨利也不想接觸的樣子。

艾達又問道:「除了我以外,他好像也不喜歡你。」

「眼神不錯,小時候我比較瘦弱,樊尚那臭小子總是欺負我。」亨利說道,「後來形勢逆轉了,他自然就不想看到我了。」

「你不是說回來以後要揍他嗎,揍了嗎?」

亨利皺着眉看向艾達,他不滿地說道:「你怎麼能質疑我的誠意呢!我剛回來就揍了他一頓,你要是不信,一會兒我再揍他一頓!」

說話的功夫,兩個人來到了會客廳的門口。門虛掩著,裏面的爭吵聲卻聽得一清二楚。

7017k 陳凌剛要扶陳松向前跑,他卻停住了。

「首長,您為了追求強大,一個人一個月內射擊超過20萬發子彈,肩膀被撞擊都滲出鮮血,長出鮮紅的血印,但是您眉頭都不皺一下,您能堅持,我為什麼不能?我自己跑!如果我通過您的幫助,通過考核,這不是我的真實實力,首長,您明白我的意思,我們128團沒有孬種!」

陳松堅定的表情。

跟陳凌相處的一個月里,陳松心靈受到很大的觸動。

對方比自己還年輕好幾歲,可是那份意志力,那份堅強,比自己強大得太多了,自己都感到汗顏。

因為自己的崗位相對輕鬆,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漸漸失去了往日的鬥志,覺得自己拼不動了,感覺自己這樣輕鬆的過著,一直到退役,也可以。

但是,接觸陳凌后,發現自己錯了,錯得很離譜!

所以他來了!

不管最後的考核結果如何,他都要拼上自己的全力!

陳凌微微一怔,自己確實考慮的有些欠妥,但是他的腳底都起了血泡,這樣跑下去,腳要廢掉,就算這次通過考核,後面的考核,肯定沒法通過。

「首長,您先走,不用理我。」

陳松不想連累陳凌,努力的將陳凌推開,自己咬著牙關,一步一步的向前跑。

陳凌沒阻止對方,轉頭看向從後面開過來的護理車。

當車子靠近時,陳凌伸手將車子攔下來。

「你有衛生巾嗎?給我兩片。」陳凌靠在車窗前,直接說道。

咳咳…….

坐在駕駛位置上的杜思思差點被自己口水嗆個半死,俏臉發紅。

首長,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這可是女生用的東西,你一個大老爺們,能用得上嗎?

「首長,你想幹什麼?」杜思思面若冰霜。

陳凌嚴肅道:「前面那個兵,他腳底起血泡,必須解決才能繼續跑,衛生巾柔軟又能吸收汗水,最大程度減少負擔,保護好雙腳,不會感染,你說我想幹什麼?」

杜思思蹙眉,這你都能想得到?你說好有道理!

可是,我怎麼感覺怪怪的。

她大姨媽來了,確實隨身帶著,但是你一個大男人,直接伸手跟你一個女生要,還臉不紅心不跳,我都替你尷尬啊。

「真要?」

結果,陳凌伸手過來,道:「要是有的話,快拿來,磨磨唧唧幹什麼,娘們一樣。」

扎心了!

本小姐本來就是一個娘們好嗎,難道之前你都當我是男人?

這傢伙一定是鋼鐵直男!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