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所棲不太確定,因為她很清楚簡向緋什麼個性,說喜歡上一個人,實在是不太可能。

更要去見見簡向緋了。

「我去找他。」顏所棲很顯然,打算一個人出去,沈虞臣不幹,顧舟當然也想跟着一起去,看看簡向緋被暴打的下場,但是顏所棲拒絕了:「你們二位一點都不關心簡向緋,簡向緋是不是不高興,都不知道,還跟我一起去摻和什麼?」

顧舟那叫一個委屈啊:「小棲,被打我的人是我。」

「所以我幫你去報仇了啊。」顏所棲還讓沈虞臣看着顧舟,安撫一下小舟舟的情緒。

沈虞臣真的是無話可說。

顏所棲開車去了簡向緋的別墅,家裏有燈光,果然回家了。

顏所棲也沒有敲門,因為之前在這裏住過幾天,簡向緋把她的指紋已經錄到門鎖里去了。

顏所棲刷指紋進了房間,房間里不太明亮,就沙發處角落的等亮着,一樓沒人。

正要去二樓找人的時候,簡向緋自己下樓了,換了一身家居服,不過額頭上的血跡根本沒有管。

顏所棲眉頭一皺,「誰打的?」

簡向緋沒說話。

顏所棲自己猜到了:「是顧舟?」

簡向緋也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顏所棲都無語了:「顧舟還跑到我家來賣慘,他都把你都流血了,居然還來哭?」

簡向緋聽了,想到顧舟那火氣樣,扯著嘴唇牽出一絲嘲:「就那慫貨,沒我帥,沒我高,打不過我,還跟女人哭慘,顏所棲,你當初眼睛真的瞎了吧。」

。 聽到葉旅一連串的讚美,猶如滔滔大江一般湧出來,陳凌都愣住了。

我暈!要不要這麼誇張?

連傳奇都出來了,這有些過來吧?

別說陳凌,就旁邊的所有軍官都聽得一臉懵逼。

因為葉旅,葉大隊長,一向為人嚴肅,換個說法就是悶騷,從不自動誇讚一個飛行員,還如此滔滔不絕,他的口頭禪一向是,別廢話,讓你干,你就干,就算林副隊,也經常被罵。

結果,對方剛才說了什麼?

對方稱虛空神龍是王牌中的王牌,英雄的模範,活著的傳奇……

現役空軍中,能稱之為王牌飛行員的不多,在全國不超過十個,而王牌中的王牌飛行員還沒出現。

至於英雄人物,一般要做出很多的貢獻,推動國家和社會的發展,才能榮獲英雄的封號,而英雄中的模範,更要以身表率,有更多的功勛傍身。

而活著的傳奇更是了不得,所謂傳奇,必須干過非比尋常的事情,對人們和社會產生巨大的影響。

不過,在場的軍官沒有質疑葉隊長的說辭。

虛空神龍當得起這些稱號。

試問哪有人?能做到開著戰機,以一敵二,擊落兩架F16,還嚇跑三架F22,據說還留下牛子國的飛行器,真正捍衛國家領空的完整,彰顯出空軍的強大實力,維護國家的尊嚴。

聽說在這之前,對方還在孟國完成三星擊落,打壓了牛子國的囂張的氣焰。

這樣的事迹完全就是當代傳奇,對方是真正的英雄。

一開始,他們見對方剛剛來到空軍基地,就有特權,馬上就可以巡航,還有些不服氣,但經此一役,是徹底心服口服。

眾人想到這裡,看向陳凌的目光更加佩服。

這時,陳凌回過神,微微一笑道:「首長,不是,我是運氣比較好而已,剛好駕駛的戰機,各方面性能比較強大。」

葉隊愣了一下。

這小子,還不是一般的謙虛。

要是換做萬相之王這傢伙,完成二星擊落,絕對會昂首大笑三聲,豪情萬丈大吼「空軍的英雄,捨我其誰……」

沒想到,這小子心性如此堅定,就算是立下這麼大的功勞,被自己這樣誇獎,還一臉淡定,將實力說成運氣。

不愧是深受兩大軍區重視的軍人!

年紀輕輕,就擁有寵辱不驚的品格。

葉隊心底對陳凌又高看幾分,佩服道:「虛空神龍,你很不錯,你是大家學習的榜樣。」

陳凌謙虛道:「謝謝首長誇獎,大家都很不錯,首長,你看時間也不早了,不如……」

沒得陳凌說完,葉隊馬上明白對方的意思,看向眾人,大手一揮,道:「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回去自己的崗位,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別廢話。」

實力強大,還謙虛,又低調,這樣的軍人當真少見。

葉隊再次在心中對陳凌豎起大拇指。

「明白!」

眾人齊聲答道,忍不住再深深看了陳凌一眼,才有秩序地解散。

此刻,眾人還沒真正從震撼中恢復平靜。

說實話,見過實力強大的飛行員,但沒見過這麼強的,對方竟然將電視劇裡面空軍演習的各種高難度動作使用個遍。

難怪那些雜碎會被嚇跑。

特么,面對這樣的對手,哪興得起一點反抗之心?

在眾人解散之際,葉隊看著陳凌道:「虛空神龍,跟我來,我有話說。」

「是。」

陳凌沒有多問,快步跟了上去。

他猜想對方找自己,肯定跟此次的事情有關。

在路上,葉隊笑著道:「你小子當真牛逼,這次絕對是大功勞,你清楚墜落在我們境內的是什麼東西嗎?是牛子國最新的飛行器。」

陳凌愣了一下,道:「真的是飛行器?」

葉隊重重點頭,肯定道:「沒錯。」

陳凌咧嘴一笑道:「怪不得那些雜碎急成這樣,不惜侵犯我們的領空。」

他一開始以為是新衛星,畢竟墜落的火光與衛星大小大致相同。

要是飛行器,價值就大了。

牛子國憑什麼佔據世界第一?就是憑藉這些飛行器,進行精確全球定位,垂直打擊。

那次海灣作戰,對方也是靠這些玩意,垂直打擊,讓上百萬敵人,失去聯繫,成為一盤散沙,不費吹灰之力,取得戰爭的勝利。

第一科技大國,還真不是蓋的!

葉隊笑著道:「牛子國常常仗勢欺人,這次,飛行器落在我們手上,以我們科學家的實力,很快可以完成破解,對方得狗急跳牆!」

陳凌咧嘴一笑,道:「這下有好戲看了,首長,那飛行器找到了嗎?」

葉隊道:「只是找到一部分,現在西南軍區一個師,正在極力搜索殘骸,今天晚上,肯定能將全部殘骸清理出來,這是大功勞,至於那個彈射的飛行遠,你猜怎麼著?

陳凌一聽,才想起來那個傢伙,笑著道:「不會落地成盒了吧?」

葉隊哈哈一笑,道:「差不多,飛行員不比特種兵,因為金貴缺少訓練,這傢伙落入叢林后,直接扯著白旗,站在高地投降,拚命喊著,炎國優待戰俘,樣子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我們優待俘虜沒錯,但也分對象,我們的人自己將他抓起來,特么,膽敢進入我們領空,還發射導彈,這次必須給他們教訓。」

說著,葉隊眼中射出一道寒光。

這些年,國家沉寂太久,不想招惹麻煩,一直很低調。

結果,那些西方列強還真以為國家是好拿捏的柿子。

相信經過此事,對方會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才敢行事。

陳凌撇撇嘴,想到飛行員之前那些水分很足的特訓,點頭道:「首長,你放心,飛行學院已經改變了,相信飛行員的面貌很快煥然一新。」

葉隊點頭道:「我聽說了,教官也是你,曾經有人質疑你虐待飛行員,現在看來,你做得很正確。」

這次,葉隊真的服了。

堂堂特種兵兵王,五星擊落王牌,特么,竟然還有戰略眼光,對飛行員進行系統培訓,改變飛行員的訓練模式,讓飛行學院煥發出新的生機。

太難得了!對方,每一步,走得太穩! 浩瀚的中土聖域當中。

天地靈氣,極為濃郁。

就連物質結構都更加穩固。

在中土聖域,一座座巍峨的高山,如銅牆鐵壁一般,堅不可摧。

山體的結構,極為堅固。

不到天武境界的話,還真的無法撼動山峰。

就是打碎中土聖域的一塊石頭,都有點難。

至於打碎中土聖域的空間,那就更加可怕了。

不是天武六重境以上的強者,理論上無法做到。

在連綿山峰之外,山的盡頭,有一座城池。

這是一座巍峨的古城。

不知道存在多少漫長的歲月了。

城池佔地廣闊。

其內強者如雲。

姬家的老巢,就在這座城池當中。

這裡,名為天龍城。

姬家,就是天龍城的霸主了。

另外,姬家的勢力範圍,還從天龍城往周邊擴散。

在中土聖域之中,姬家的人在外行事,還是很有面子的。

天龍城。

城主府當中。

姬家的嫡系成員,姬長空和姬夜輝,臉色都是極為難看。

在天靈山脈的時候,姬家吃了大虧。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葉青!

姬長空和姬夜輝恨透了葉青。

那一日,他們逃離天靈山脈。

就回到了中土聖域,去天龍城。

想回家裡找援兵!

以姬家安排在天靈山脈的那點人手,想收拾葉青,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姬長空和姬夜輝明白,想一雪前恥,就必須找一位姬家真正的大佬出手!

至少得天武九重境。

不然的話,想在南荒域掀起什麼風浪,幾乎不可能。

姬長空和姬夜輝回來有幾天了。

他們並沒有打算請姬家的長老們出手。

姬家的長老,基本上都是天武境界之上的存在了。

收拾區區一個南荒域的葉青,如果還要請姬家天武境之上的長老出面。

那就太掉價了。

姬長空和姬夜輝在等一個人。

姬家的絕世天驕。

姬家年輕一輩的代表人物之一。

小小年紀,就有了天武九重境的修為。

強橫無匹。

據說,在姬家當中,有一些長老曾經與他交手,都無法壓制他。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