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樣太不地道了。

張凡走過去,輕輕地把手絹從年豐端臉上取下來,小心的收藏起來。

「桃花,再求你幫找個人,你能不能找到董江北?」張凡問道。

「董江北這個人我有一些了解,主要是當時他準備害你的時候,我在朦朧之中心有所驚,便前去找你,等我趕去的時候,事情已經結束了。現在我知道的是,這個人可能常在世界各地的好幾個國家,經常是到處流竄,可以說是居無定所,我來找找看吧!」

桃花說道,重新走進水裏,低頭仔細查看。

看了一會兒,搖了搖頭:「此人隱藏極深,習慣於低頭,從不仰頭望天,所以在這裏不好查找。不過這個人並不是那種六親不認的,他起碼跟他的家人還是有感情的,我想他肯定會跟他的家人有聯繫,你可以根據這個去找到線索。」

張凡聽得有點失望,本來興緻勃勃的來找董江北的。

萱花見張凡有些失落,又心疼起來,一隻手輕輕在他后腰上撫摸著,一邊道:「桃花,找不到董江北本人,難道還找不到他藏寶的地點嗎?」

桃花點了點頭,感覺到有道理,微微一笑:「凡藏巨財之地,必有財氣,讓我來看一看……」

桃花俯下身去,看看了半天,似乎有所收穫,直起腰來,面帶微笑:

「張凡,藏寶地點是找到了,只不過你找到也是白費勁,還是不去找了吧。」

「什麼意思?」

「好多錢,藏在F國一個秘密地下室里。」

「那……」

「你即使得到了,你怎麼運回來?難道你把它們存在當地銀行?那根本不行,人家會認為你洗錢,你就麻煩大了。」

萱花也贊同的點點頭:「這個,你確實不容易取回來。」

不過,張凡卻差點笑出聲來:木星骰嘛!

「桃花,你會先別管別的,你告訴我是在哪裏?」

「好吧!一會回去,我寫給你。」

三人又說笑了一會,便回家了。

一進門,萱花便拿出紙筆。

桃花在紙上寫了一個經緯度,「就在這裏。你到達之後,再細找一找。」

張凡把經緯度記在手機里,便笑道:

「桃花,我在這裏沒辦法住時間長,京城那邊有很多事要處理,明後天就得回去,你看——」

說着,看了一眼萱花。

萱花拉着張凡的胳膊,也看着桃花。

桃花嘆了一口氣:「萱花姐,你真是天下少有的情種。張凡要是個壞人,可把你騙慘了。好吧,我明天去求求仙籍冊神,准你去人間居住,保留仙籍。這下,你滿意了吧?不過,當俗人,有些不同,當俗人會痛苦會恐懼會遭遇很多困難,你可得想好!」

「有小凡呢!」萱花已經是樂得嘴都閉不上了。

張凡道:「桃花,你是真能辦事,什麼事到你這裏,就跟玩似的。就你這辦事能力,要是辦一個桃花仙界什麼什麼開發公司之類的,應該會賺錢。」

「俗了,你俗氣難脫,難修正果啊!」桃花譏諷地道。

「若不俗,何以抱得美人歸?」

張凡說着,攬起了萱花的小腰。

桃花冷笑一聲:「似你倆這般恩愛,早晚就會恩愛出一個小寶寶來。到時候,小寶寶是入仙籍還是人籍?」

兩人一笑,沒說什麼,心裏卻都在嘀咕:要是真的有個小寶寶,倒也是件有意思的事。

。 問題是如果他現在不動的話,等待他的,恐怕就是一顆子彈了,而且這一次估計沒有人會直接救活他了,卡萊爾是真的不想死。

「好!我做!」卡萊爾很乾脆的開口道。

「嗯,除此之外所有的機器人生產的程序以及尤其是他們這些機器人的晶元,還有運輸機這些材料的生產資料全部都要。」韓雙語氣平靜的開口道,一點都看不出來她是在中間夾帶私活。

「好!」卡萊爾已經不在乎了,他們公司就是最大的軍火公司,這些東西幾乎都是他們公司生產的,包括其中的材料等等很多也都是,偷到並不是什麼難事。

「為了避免你從中耍心眼,你只需要告訴我這些東西存儲的伺服器在什麼地方,它的訪問地址告訴我就行,剩下的我自己操作就行。」韓雙看了看他。

「你確定你可以?你意味著這些東西真的是誰都可以將它們直接拿得出來嗎?」卡萊爾嘲諷了一句。

「這你就不用管了,到底怎麼做是你的事情,而能不能做得到是我的事情。」

「好!」

接下來卡萊爾也就不在廢話,而是直接按照韓雙的話將這些技術資料全部都給告訴了韓雙它們存儲的位置。

這些地方其實韓雙自己就可以入侵,但是電子戰模塊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它雖然有著強悍的入侵能力,但是它的數據分析能力沒有專門的演算法速度並不快,而檢索資料這東西……那需要龐大的時間來進行。

這個世界的人口以及所有的一切幾乎全部都是電子化了,那電子化的資料比紅星世界全世界的電子化資料都不知道要多出多少倍,如此之多的資料想要檢索出來真的不是一間簡單的事情。

固然電子戰模塊可以入侵所有的東西,但是想要找到自己想要用的東西可沒那麼容易。

不過現在事情就簡單的多了,有了卡萊爾告訴韓雙在什麼地方,大概花費了半天的時間,韓雙就將自己想要的資料全部都給複製了下來,這些資料的數量太多了,按照硬碟的數據來計算的話,大概至少有3PB的資料。

主要是這些資料裡面,關於基礎材料的建造資料就佔據了相當大的部分,畢竟韓雙很清楚,任何東西對於材料來說才是最重要的,就比如說這些小型運輸機裡面採用的全部都是小型的裂變反應堆你敢信?

不過也就是裂變反應堆才能夠提供如此之大的動力了,否則的話,像是這樣的離子推進器根本就不可能用於大氣層內起飛,即便是這些所謂的納米離子推進器都是如此。

實際上這裂變反應堆跟紅星世界的裂變反應堆也不一樣,至少發電方式肯定是不一樣的,不過因為看不到所有詳細的資料,韓雙也就不清楚具體是個什麼情況。

但是紅星這邊不是有一句話說的好嗎?人類的本質就是燒開水,無非就是採用什麼樣的方法在燒開水,同樣不管是裂變還是未來的聚變反應堆其實都是燒開水的一種方式。

至少目前來說,熱力轉化為電力最高的方式就是這個了。

問題就像是這垂直起降攻擊機一樣,它的體積能夠裝下一個小型裂變反應堆韓雙就已經很驚嘆了,更不要說它還要裝載一個燒開水發電裝置?這明顯是不可能的。

將所有的資料全部都存儲在電子戰作戰模塊裡面,韓雙這才鬆了口氣,不說別的,目前來說,她想要得到的東西已經得到了,雖然說將卡萊爾帶回去的話,他們可以得到的東西更多,但是就算是帶不回去也不要緊。

韓雙沒有等太久的時間,或者說另外一個麥克斯,也就是男主角等不了那麼長時間,等到下午的時候,他就在砸毀了韓雙他們一個無人機之後,通過無人機上面的攝像頭聯繫了韓雙他們。

確定對方聯繫她之後,韓雙毫不猶豫直接就一個手刀將卡萊爾打暈之後,從旁邊的一個醫療箱裡面拿出來了一針特殊的麻醉針劑想都沒想直接就給卡萊爾打了進去。

卡萊爾的身子很快呼吸就平穩了下來,這麻醉劑可以讓人昏迷十二個小時左右,其實韓雙不用這樣的手段,直接讓電子戰模塊鏈接卡萊爾的大腦晶元就可以,但是她不想讓卡萊爾知道這一點,因為如果卡萊爾被帶回去的話,這個事情他估計肯定是會說出去的。

所以能夠隱蔽自然是隱蔽最好了。

至於偷數據的時候,卡萊爾也根本不知道韓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所以他是不會想到這些的,只是會認為韓雙通過其他的途徑做到這些的。

將卡萊爾這裡處理完畢之後,韓雙的電子戰模塊將他們駐地周圍隱藏起來的攝像頭,以及各種陷阱都已經激活了,如果有人試圖過來的話,這裡不死幾十個人估計想要進來的話是很難的。

處理完畢這裡,韓雙他們就直接起飛了,等韓雙他們到了目標地點降落的時候,很快,男主角光頭麥克斯就已經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當中,韓雙特意左右觀察了一下,只有他一個人過來,並沒有那個電影當中的女主角芙蕾。

看到韓雙他們降落下來,麥克斯就直接舉起了自己的雙手,然後帶著那個破爛的外骨骼裝甲直接向這個方向走了過來。

「我的腦袋裡面有你們想要的東西,但是我有一個條件,我要上去,我被輻射照射了,我需要治療。」麥克斯手裡面捏著一個手雷,一邊大聲開口道。

「沒問題。」韓雙答應的很乾脆。

雖然對於韓雙的乾脆,麥克斯有些停頓,但是他沒的選擇,最後還是向這個方向走了過來,當他走上攻擊機后側的機艙坡道,走到韓雙面前的時候,韓雙突然笑著開口道:「就你自己來了?」

「啊?」麥克斯愣了一下,不知道韓雙在說什麼。

「我以為你要帶著芙蕾一起來呢。」韓雙補充了一句。

韓雙的話讓麥克斯瞬間愣了一下,就在他愣神的瞬間,韓雙的右腿猛地一個彈起,「嘭」的一聲沉悶的聲響,韓雙的腿直接準確的踢在了他的手腕處,在他手裡面的手雷脫手的瞬間,韓雙的右手準確的在空中直接捏住了那顆手雷,同時左腿直接將他踹了出去。

而韓雙旁邊的德蘭奇已經抬起了手裡面的槍口,摔倒在地上的麥克斯很光棍第一時間就舉起了自己的雙手。

韓雙看了看自己手裡面的手雷,然後才淡淡的開口道:「帶他上來。」

「是!」德蘭奇立刻放下槍走了下去。

麥克斯沒有反抗。

。 周末結束后,重新回到校園。果然周驀淵那邊並沒有問她那天的事,想來的確是出自王佳楠的手筆。她真是越來越好奇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了,真有趣,嘻嘻。

這是考試前的最後一周,唐棗不想自己分心,直接跟王佳楠說打算這一周都去同學家裡一起複習,做最後衝刺,王佳楠像一切都沒發生一樣,淡淡回了句「好」。

於是就這麼順利地迎來了考試的日子。

考試前的一個晚上,唐棗收到了周驀淵的簡訊,他說【加油】,簡簡單單的兩個字,標點符號都沒有。

第二天是個暴雨天,好似警示著是一個不順利的開頭。

高考結束。

好像每一個畢業班都會在階段的最後來一場喧鬧華麗的聚會,人們賦予它告別的儀式,是散夥飯,也是宣誓自己正式跨進成人的行列,以此來擺脫束縛和禁忌的告示。殊不知,這才是一切的開始。

「乾杯!有今生沒來世,大家今晚痛痛快快地喝,再過幾個月咱就東一隻西一隻了!」某KTV包廂里聚集了剛剛脫離了高中生身份的一中高三一班學子。

於是其他人在這激昂的語氣中也忍不住歡呼了起來。玻璃杯叮叮噹噹響。

「我上個洗手間。」唐棗在喬琪琪耳邊說了句便出了包廂門。

等她出來的時候,就在過道上被一個男生伸手攔住。

「你誰呀?」唐棗喝了幾杯,此刻臉色粉紅,雙眼迷離,但她可沒醉。

「唐棗,我是治競,七班的,我喜歡你,你做我女朋友吧。」自稱治競的男生穿著一件花花綠綠的的襯衣配黑色長褲,左耳輪上排著四個耳釘,身形瘦削,習慣性佝僂著背,單眼皮,眼裡是滿滿的優越感,語氣也是地理所當然的傲慢。

唐棗上下打量著他,臉上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這絕對是其他人沒見過的,出現在唐棗臉上的表情。

「七班的,難怪我不認識。用不著對我致敬,免了。」她說就直接推開他的手,大步往前走。

「欸!」治競完全沒想到會是這種情況,一時沒留意讓她給推開了,他一個跨步向前,再次堵住她的去路,「你什麼意思?老子的大名在一中誰不知道,裝什麼蒜呢。」

唐棗聽他這麼說,不怒反笑,「治競哥哥,那你是想泡我嗎?」她人長得顯小,故意賣萌的時候就像一個十四五的孩子一樣天真。

「這不是很明顯嗎?」治競聽得一聲哥哥,渾身舒爽,終於給面子地放軟了語氣。

唐棗繼續保持著甜甜的笑容,朝他湊近,伸出右手食指點了點他的胸膛,柔聲說道:「那我勸你,回家撒泡尿照照鏡子先吧。」

原本還沉浸在她的柔情裡面的治競,立馬睜大了眼睛,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他目露胸狠,齜牙咧嘴,就好像下一刻拳頭就會揮過去。

「說你不自量力,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滾一邊兒去。」唐棗瞬間板起臉孔,再次揮手將他像垃圾一樣撥到了一邊,隨後大步離去。

這次沒有受到阻礙,因為治競整個人傻掉了一樣,不敢置信地看著她離去的背影。

「唐棗!你他媽別後悔!」他在背後放著狠話。

唐棗扭著小腰早就走遠了。

……

治競一腳踹開包廂門,黑著一張臉走了進去。

「競哥,怎麼了這是,一臉的欲求不滿,誰那麼不識相啊?」包廂里有男有女,不多,十來個,其中一個膚色快趕上包大人的男生打趣著,他左手還摟著一個成熟女人,女人也咯咯笑著。

「媽的,給我閉嘴!老子現在不想說話。」治競惡狠狠道,踹了一腳沙發處的某個人,佔了他的位置,大剌剌坐下。

被踹的男生也不生氣,一臉笑嘻嘻地問:「喲,競哥這是真生氣啊?說說看,哪個姐姐妹妹這麼不識趣的,讓黑子去教訓她。」黑子就是剛剛說話的那位。

「滾/你/媽,就你個瘦猴會bb。」黑子笑罵。 王世雄心裡一震,他最擔心的事發生了。

司馬無用果然提前發起了搶劫。

「你們先去,我們儘快趕來,最多二十分鐘,一定趕到。」王世雄說道。

司機聽到了王世雄的話,腳下使勁的一踩油門,車子再次加速。

王世雄繼續安排到:「各個崗哨,準備設卡進行攔截,不要讓他們逃出去。」

在早上的時候,王世雄就已經調動了不少的警力在各個要道上布置下了崗哨。

一旦發生搶劫案,就要實行全城封堵。

「關飛塵,快點,司馬無用提前行動了。我們要用最快的速度去增援。」王世雄吼道。

「是。」關飛塵這邊的速度也猛地加快了,還闖了好幾個紅燈。

現在,大家就是在跟時間賽跑。

在廣場上。

看到葉萱兒快要走進了銀行,司馬無用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他轉身走向在白馬寺前維護秩序的警察,一邊走,一邊拿出一瓶紅墨水,將自己身上灑了一點。

他的臉上也換了一副表情,顯得悲戚戚的。

這裡的警察數量不多,外面只有一個,裡面也只有三個,比一般有這種情況的活動時要少了一半都不止。

主要原因就是搖滾歌星演唱會和《全球追捕》節目組調走了不少的警力。

而且,為了防止司馬無用他們搶劫得手后逃逸,追捕組還調動了大量的警力,在城市的各個路口都設置了臨時檢查崗。

一旦搶劫案發生,各個布防的崗哨都會把道路封鎖起來,對來往的行人進行盤查。

不讓得手后的逃亡者能順利逃逸出去。

這樣,就算是司馬無用把錢搶到了手,也很難逃過這道天羅地網。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