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人近乎瘋狂的問道:「你這兩年去了哪裡?是不是有誰幫你隱藏?世間能夠做到這件事的,根本沒有幾人。是葉寒?還是冷萬博?」

趙思君搖搖頭說道:「葉寒膽小怕事,我去過仰后城,但是因為我說不清楚身份,他把我給趕出來了。冷萬博是誰?」

那個人沒有懷疑的說道:「也是,葉寒這小子,天生就膽小怕事。那你是怎麼躲過我的尋找的?我去了普通世界,流士區,都不見你的身影!」

「普通世界?你怎麼會覺得我去了那裡?」

「難道你沒去?」

「我倒是想去。」趙思君說道,「我只是當時,有人想要對付我,將我抓走,以此想要引出武帝給殺了。為此,他們還給我身上施展了不知道什麼丹藥,讓我氣息不會被人感受到。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我逃掉了。」

「那為何不回來?」

「難得逃掉,為啥不在外面好好玩一次。」趙思君說道,「我去了東皇城,還去過南幻海,最後還去了長峰天。」

「以後……以後你還是想去,我可以帶你去。」那個人說道。

趙思君卻說道:「已經玩過了,沒意思。」

「你不想再出去了?」

「我是帝后,應該要盡職盡責。玩過就足夠了。」

那個人想了半天,覺得趙思君能夠說出這些地方,說明她並沒有撒謊。

同時還有一個最為重要的一點是,趙思君還是個孩子,難免會貪玩。

但是兩年時間,讓她成長了許多,決定還是要回來。

如此說來,還真是自己關心則亂。

如果好好想一想,說不定就真的能夠找到她。

非要到普通世界去,尋找她的蹤跡。

這不是白白浪費了兩年多的尋找時間。

「既然你回來就好,以後沒事的時候,你可以出皇宮到處轉轉。」那個人說完,就離開了。

趙思君如果是在以前,聽到這件事,應該會非常高興。

但是她現在絲毫高興不起來。

畢竟陪伴在自己身邊的人,只要不是葉若奇,就沒有任何意義。

而且那個人跟葉若奇可不同。

他說是說給自己自由,但實際上,看著她的宮女,又增多了兩名。

為此北部這個地方,還死了好多宗主。

這些宗主,雖說是十惡不赦,但他們跟自己無冤無仇。

他們的死,換取了這兩年多以來,她的自由。

趙思君不會再離開皇宮一步的。

即便她非常渴望。

但是她不能!

因為一旦出去,就會想起往事。

想起那些,她想要獲得的東西。

五年!

她給自己五年時間!

這五年裡,不管多麼痛苦,她都要堅持下去。

等待著那個來解救她的人。

五年之後,她到嫁人的年紀,他也到娶妻的年紀。

只有如此!

「出去一趟,感覺怎麼樣?」武帝這時候過來問她。

趙思君說道:「還不錯。」

「你本來可以不回來。」武帝說道。

趙思君卻說道:「我不想別人因為我而死,即便他們跟我毫不相干。但是這種事,我做不出來。」

「嗯,你做的對。要不然活著,背負著這樣的壓力,也不會快樂!」武帝說道。

「不過這一次,我找到了我想要的答案。雖然希望非常渺茫。」趙思君只有在武帝的面前,露出難得的喜悅。

武帝也毫無保留的,向她露出同樣的笑容說道:「我也是。」

他們都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答案。

但是他們又都展露出,屬於自己的冷靜。

對於他們兩而言。

他們必須要剋制!

甚至這種克制,要比薛洋還要強烈。

只有如此,他們才能有活下去的希望。

如若不然。

他們將會萬劫不復。

這樣的情況,誰都不願意見到,更不願意發生。

時間足夠的長。

他們也足夠的清醒。

只有堅持住才會有未來。

否則什麼希望都沒有。

那個人回來的時候,一直盯著武帝。

希望從武帝身上看出一絲端倪。

然而武帝並沒有表現出來。

哪怕一點點的蛛絲馬跡都沒有,以前是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

這回輪到趙思君了。

趙思君也是,她一直都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

即便她很喜歡親自動手做一些事。

但還是忍住了。

畢竟這些事,一旦做了,就會讓這個人明白,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虛假的。

其實趙思君是嚮往外面的。

趙思君幾乎把這種想法,壓制在骨子裡,絕對不讓自己表露出來。

五年!

只要堅持五年!

她就可以跟葉若奇,享受著快樂的時光。

他們約定好了的。

以後普通世界,流士區,修真世界,要快快樂樂的生活。

那個人在暗中觀察了很久,幾乎就連趙思君的一些生活細節,都給觀察著。

然而趙思君跟出宮的時候一個樣,並沒有改變什麼。

他也才慢慢的放心下來。

看來沒有改變任何東西。

這樣他就放心了。

跟武帝一樣,那個人都留著後手。

他防止武帝飛升,同樣也防止趙思君去別的地方。

另外一點,那就是他還需要防止,趙思君喜歡上整個屋子裡的任何人。

包括武帝!

自從他見到趙思君的第一眼開始,那時候可還是個小姑娘,他就已經認定,這就是將來自己的妻子。

但是他又是卑微的。

正如他自己明明是武帝,卻要讓別人做武帝一樣。

他不想讓別人知道,他身體殘疾。

殘疾的人,怎麼做武帝。

殘疾的人,怎麼能擁有世間最美麗的女子。

趙思君必須要嫁給武帝,但是花燭夜,武帝可不能擁有她。

擁有她的,只能是自己!

天底下,只有他能擁有趙思君!

誰都不能夠跟自己搶!

這就是他的,畢生夢想!

。 「卡卡西,你還真能躲啊!」

余歡靠在大骨刀上,看著雙手撐在膝蓋上大口喘氣,體力跟查克拉已經消耗殆盡的卡卡西,調侃道。

「都說你卡卡西是五五開,怎樣還有藍嗎?」

「呼…吸…,藍?」

「什麼藍?」

見余歡暫緩攻擊,卡卡西樂意拖延時間,此時他基本上是山窮水盡了。

渾身肌肉用力過度在發抖,查克拉都在逃亡中壓榨空了。

要知道余歡這個瘋子,可是抗著大骨刀追著他砍了數座大山,精神一直極限繃緊,這才撐到了現在。

不過這是火之國境內,他們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應該驚動木葉了吧?

支援會來吧?

嗡嗡!

「看來大骨刀還是不適合用來砍蚊子。」

余歡敲敲大廈一般的刀身,大骨刀在嗡嗡聲中恢復原樣盤到小臂上。

「也好,悶氣發泄的差不多了,也是搞定你的時候了。」

說話間,炸出一圈氣浪,人已經消失不見,捨棄大骨刀,余歡的速度再次暴漲,已經達到數倍音速,忍界的瞬身術也就這個層次了吧?

「還能加速?」

寫輪眼開到極限,才能隱隱看清余歡的身影,卡卡西來不及驚愕,直逼死亡的危機已經將他整個身心籠罩。

猩紅瞳孔中,勾玉越轉越快,隨後連一個旋轉模樣的三角鐮形狀,在生與死的邊緣,卡卡西覺醒了萬花筒寫輪眼。

寫輪眼動態視力再一次提升,他終於能看清余歡的動作了。

但能看清不代表可以躲得過,一隻露出白骨的拳頭在他視線中越來越大。

在余歡的恐怖氣勢下,卡卡西只感覺整個天地都在朝自己壓來。

「神威!」

就在余歡拳頭即將轟到自己身上的同時,卡卡西左眼流出血淚,身前空間產生扭曲,竟然將余歡拳勁盡數吞了進去,連帶手臂都扭成麻花狀,肌肉瞬間被撕裂,血液直飛。

「空間之力?」

余歡一驚,下意識向後彈了一跳,看看只是旋轉了3600度的手臂,暗叫一聲,「幸好!」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