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無處可逃,因為保護他們的飛鷹隊也自身難保了。

暴雨之下燒灼的萬物,將滾滾的濃煙直懟上天空,像是一隻蜥蜴一樣在天空中攀爬,不多時,整個溫緹郡的天空便被永無止境的遮蓋了。

一切,都在永無止境的崩潰。

惡魔揮動著骯髒而邪惡的身子追逐著你的那些正在哭喊的人群,有魔力的人也在與四散的魔物做鬥爭。

但是因為魔氣感染的傳染性極強,只要受傷就會被魔氣感染,所以這裡遲早會淪陷。

溫緹郡就像是它命中注定一樣被毀滅,這個古老的城市終究逃不過這一劫。

「怎麼一下子,變成了人間地獄了……」伊蓮抱著艾瑞卡的腰,害怕的把臉伸向了艾瑞卡的肩膀。

艾瑞卡輕輕的拍了拍她的龍腦袋,悲傷的神色讓她看起來有些憔悴。但是她又說不出什麼話來,,只好看著長羽楓的背影,希望他能夠做些什麼。

只是長羽楓站在峽谷的上方,看著那片已經魔氣侵蝕的城市,眼中的漠然絲毫看不出有一絲一毫的悲傷。

或許是他太過於平靜,而沒有做到情緒的表露。

「我想要回家看看!」莉莉婭抓著自己的魔杖,看著那暴雨之下的血跡,心裡很不是滋味。

這裡是故鄉,莉莉婭的加洛林家族一定在對抗入侵的惡魔,她是加洛林家族的一份子,也一定要不會有所退縮。

長羽楓和艾瑞卡也需要去確認一下父母的安危,但是這樣貿然離開優勝者峽谷——這個還算安全的地方——絕對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溫緹郡的每一個角落都不安全了,他們在峽谷里發現了其他三個小孩子的屍體,他們都被一個黑色的布袋子裝著,就像是裹屍布一樣,把他們包裹起來。

有人殘忍的殺害了他們,長羽楓也是最後才知情的,但是他並不明白為什麼K要殺了他們,他唯一清楚的就是,K並不是他唯一的敵人。

哈圖林,這個神秘的組織,或者是更多有著想要毀滅這個世界的組織或者個人,他都應該與之相鬥,甚至是與更多的志同道合者擊敗他們的野心。

「這不是地獄……」

長羽楓看了一眼那邊的惡魔,它們都是一些沒有智力的低級惡魔,沒有自我的意識,唯有血腥和殺戮在驅使著他們攻擊所有的或許,然後將魔氣感染帶向世界。

他們就像是瘋狂的狗,撕咬著任何一個活著的生物。

「真正的地獄可比這恐怖的多……現在……我們必須想辦法和家人取得聯繫……告訴他們我們很安全,然後再做打算……」

長羽楓轉身,一下子順著峽谷的高坡的順地而下,落在峽谷的底部去了,他們是靠一些峽谷的山石上到峽谷的頂部,因為聽到了溫緹郡內嘶聲裂肺的吶喊,才到峽谷的頂端看了一眼。

危機還沒有解除,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更為糟糕,魔氣感染將溫緹郡摧毀,他們也就無家可歸了。

好在這裡四個人一隻冰霜巨龍都認識,並且都還算冷靜,能夠好好考慮一下接下來的事情,也算是一種幸事。

「嗯……好吧……我也這樣想……」莉莉婭看了一眼峽谷上端的喬木,那些喬木她叫不出名字,但是卻有明顯成熟的果實,紅的誘人,一看就不是好貨色。

她也借著風之力在腳下旋轉,下到了峽谷。

她其實很焦急,只是長羽楓這樣說,這個提議也符合理性,那就只能從長計議。

「有能夠聯繫的魔法嗎?」

琳兒也從峽谷的頂端落下來,站在了長羽楓的身邊,只有艾瑞卡和伊蓮,還戀戀不捨的看著不遠處的溫緹郡。

「有……但是我並不會……」莉莉婭看向琳兒,琳兒也回應了他的目光。

「那羽楓哥哥呢……」琳兒看向長羽楓,長羽楓一直都很安靜,彷彿心裡在盤算著什麼,點了頭,也就開始在暴雨里盤腿坐著,將劍插在了自己的旁邊。

「有的……但是不知道能不能使用了……這個秘法,需要得到別人的回應,不然是沒用的……」

說完,長羽楓雙手呈向上的姿態,以掌放平在了自己的面前,一道金色的光慢慢的從他的身上閃出來,一個金色的輪轉道印開始在他的背後旋轉起來,緩緩的,猶如缺水的風車。

「瑞瑞,你和我一樣,將手反著放在我的手上。」

他叫了艾瑞卡,艾瑞卡也聽話的從峽谷的頂端跳了下來。以盤腿而坐,手心向下的方式,坐在了長羽楓的面前。

「這個秘法叫【觀星·尋機飛訊】,需要施術者作為媒介,將穿音者的訊息傳到遠處的人身邊去。瑞瑞,你想著老爸老媽,我來搜尋一下他們的位置,然後問他們在哪裡,我們很安全,不用擔心。」

長羽楓說完,便認真的看了艾瑞卡,艾瑞卡很輕的點頭,長羽楓也就快速的閉上眼睛。

他運轉著自己的神力,背後的道印也就快速的旋轉起來,道印上面的文字是一串古老的字元,而不是長羽楓的通心圓光。

暴雨在滴在道印上的一瞬間,便被道印的灼熱蒸發,冒出接連不斷的白煙,長羽楓小口的吐著自己的氣息,用自己的神力運轉到自己的神識,開始從艾瑞卡的手心一下子化為一道藍色的柱型光暈包圍住長羽楓停住和艾瑞卡。

「開始想老爸老媽,我要開始找他們了,我不知道可以撐多久,記得長話短說。」

長羽楓小喝一聲,用的很輕的聲音叮嚀艾瑞克道:「讓他們離開溫緹郡比較好……不能待在這裡了……」

「好!」艾瑞卡重重的點了頭。

「開始……」

在這一瞬間,長羽楓背後的道印飛快的旋轉,散發出金色的光,猶如升起的太陽,籠罩住了長羽楓和艾瑞卡兩人。

長羽楓的神識在艾瑞卡想念父母的情感之下,升上天空,在空中看向溫緹郡,並不是在峽谷頂端那樣到處是魔氣感染的惡魔,也哦沒有快要完蛋的樣子,在溫緹郡的東邊,並沒有受到魔氣的感染,更是成為了溫緹郡人避難的場所。

艾米納和拉傑爾正在溫緹郡的東門,等待著人口的疏散,飛鷹隊正在阻止當地的居民出城。

魔氣感染的嚴重程度超乎了飛鷹隊的想象,斷了一隻右手的卡夫特正綁著繃帶坐在他們的旁邊,看著一旁的人焦急的而又恐慌的離開這座城市。

這是必須做的人口登記,還活著的人終究需要受到管理。

前一秒,長羽楓的神識在天空中飛翔,后一秒,長羽楓的神識便帶著艾瑞卡的音訊快速的來到了艾米納的面前。

就像是一尊藍色的雕像,艾瑞卡站在了艾米納的面前,這種突然的出現,不帶任何徵兆的事情,嚇了他們一跳。

不過艾米納還是一眼就看出了那是自己的女兒

「老爸老媽,你們不用擔心我和哥哥,我們現在很好,我們看到了溫緹郡的情況,請你們趕快離開這座城市最好。」

說完,這個藍色的艾瑞卡便一瞬間消失了……剩下欲言又止的艾米納,她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空無一人的地方,確認了那裡沒有人,才去推了推拉傑爾。

「你看到了嗎?聽到了嗎?瑞瑞和崽崽都沒事……我也就能夠放心了……」

艾米納非常欣慰自己的女兒和兒子還有能報個平安,拉傑爾也只能相視無言。

這並不是可以太過高興的地方,也不是可以笑出聲的事情。

魔氣感染的可怕程度超過了任何一種不幸的事情。

而峽谷里的長羽楓也有些滿頭大汗,他還沒有熟練的掌握自己的神力,這種需要用到意識的事情,他只能使用自己的神識,是非常耗費神力和精力的。

能夠將這句話說完,已經是萬幸了。

「老闆老媽沒事……東城並沒有惡魔,所有人都在往那裡趕……」長羽楓哈了一口氣。

看向旁邊的莉莉婭。

「你也需要長話倒說……我的意識不能出鞘搜尋太久……」

「我也可以嗎?」莉莉婭有些膽怯的看著長羽楓,露出了很不好意思的表情,反而有些扭捏。

「當然……你姐姐讓我照顧你,你也一定不希望他們出事,最好,能夠在幾秒鐘說完,我恐怕支撐不了那麼久。」

長羽楓開始沉重的喘氣。

艾瑞卡快速的站了起來,暴雨讓傘失去了遮擋的功能,所以他們都沒有撐傘,任憑暴雨的吹打,不過還好,並沒有那麼嚴重的失聲,不需要大聲的呼喊。

這裡雖然是峽谷,但是回聲愛並沒有那麼強烈,怎麼說話都可以聽的清楚。

這峽谷地段,也沒有遮風擋雨的地方,只能任憑暴雨過去。

這是在不好受,長羽楓還必須確保所照顧的人能夠向家裡人報一個平安。

「我會的……」

莉莉婭盤腿慢慢的坐在,將所以遮蓋住自己的腿部,看著長羽楓伸出的手,她慢慢的將手放了上去,和剛剛一樣,長羽楓的神識很快便看到了正在指揮人群疏散的莉莉瑪蓮。

藍色的的莉莉婭突然出現的,讓排隊的隊伍嘖嘖稱奇,在快要出城的當口,他們也沒有把魔氣感染想的那麼可怕。

或者說,就是因為太過可怕了,所以才排隊在這裡登記,等待出城。

「姐姐,我很好!不用擔心,記得離開這裡……魔氣感染很可怕……姐姐記得保護好自己。」

莉莉婭真的只說了三句話,讓長羽楓收起神識倒有些詫異。

他收回了手,晃悠悠的站了起來,頭因為神識的抽離還沒有頭痛欲裂,不過現在已經好了很多,失去了眩暈的感覺。

「他們都很好……我們也就不需要擔心了……雖然我們不知道他們會去哪裡。但是一定不會再待在溫緹郡了。」

長羽楓喝了瓶紅色的藥水,完全恢復了狀態,開始精神起來,他看了一眼悠長的峽谷,很失望的搖了搖頭。

那三具屍體還在雨中拍打,長羽楓也就必須幫他們掩埋了……不然讓他們橫死街頭,絕對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我去把他們埋了……這樣,也好歹相識一場了……你們也和我一起去吧,現在分類,太過於危險。」

長羽楓轉身看著艾瑞卡和琳兒,用一種極其放鬆的姿勢,將劍拔了出來,又很輕的插在了地方。

「我們必須,一起走……」琳兒附和道:「惡魔可不會因為這個你形單影隻而手下留情,分開,絕對對我們不利……」

「是的……」長羽楓點頭,走到那些屍體的旁邊,或許莉莉婭和艾瑞卡第一次見到裝進屍體袋的屍體,他們面色雪白,決然看不出是一個活人。

他們自然是死了,也就不再是活人了。

「啊~怎麼會變成這樣……我才剛蘇醒了幾天,溫緹郡就沒魔氣給摧毀了……」伊蓮有些委屈的嘆氣,扇動著自己的小翅膀:「太奇怪了……我們不是優勝者嗎……這種詭異的氣氛,讓我蠻難受的……」

這並不是一個適合開玩笑的場合,伊蓮也沒有開玩笑,只是現在,需要沉重的話題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下了一整天的暴雨。

雖然魔氣感染還沒有到優勝者峽谷,但是那或許也是遲早的事情。

壓抑的氛圍,是暴雨和死物的消遣……

死亡太過於沉重,還要把這三具屍體掩埋,或許多多少少不情願。

長羽楓並沒有過多的神色再去看那三具屍體,只是他找了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便開始用劍將這裡的地形炸出三個坑洞來,掩埋掉這三具可悲的屍體。

他們確實是優勝者,可能天妒英才,讓他們早早的死在了K的手中。

接下來是優勝者峽谷的雨夜,在暴雨中行進的四個人可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堅強,體弱多病的莉莉婭是不應該在暴雨里行進的,而他們也沒有過多的衣物和有用的雨傘進行遮擋。

一場病痛即將到來,無論是長羽楓還是琳兒,都需要面對著更為複雜的抉擇,這個抉擇里沒有拋棄。

儘管魔氣感染危險至極,但是這邊的他們卻並不需要擔心這種危險,而需要面對平淡的現實。

優勝者峽谷水源匱乏,地形複雜,食物緊缺,他們後退回溫緹郡太過於危險,往前走,又只能硬著頭皮。

平淡中最真切的,就是解決吃飯問題……

這是最樸素的真理,不過這一切都在K的計劃之中,那麼長羽楓所需要面對的,就是難上加難的境地。。 血脈壓制,如今讓這些妖獸們內心極為恐慌,畢竟它們的靈智比不上人類,血脈壓制都是出自本能。

妖獸一族也有自己的圈子,尤其是那些能夠獨霸一方的妖獸,甚至都有自己的洞府,所以這些妖獸喜歡將自己所得到的天材地寶存在自己的洞府里。它們現在對漂浮在沈建上方的虛影不敢有一絲的杵逆,恭恭敬敬的獻上貢品。

當初沈建被洛建山打成重傷,鮮血狂涌,身上流下了很多鮮血,當時這些鮮血蘊含着金翅大鵬血脈。而妖獸一族在嗅覺上都是十分靈敏的,尤其是對於血脈味道的嗅覺更是十分靈敏。而雖然沈建當時的金翅大鵬血脈沒有真正覺醒,但仍舊存留着很濃郁的金翅大鵬血脈的味道。只是人類在嗅覺上遠遠比不上妖獸一族,所以在沈建的血液流下的時候,人族可能無法嗅出金翅大鵬的味道,而妖獸一族可以。所以這些妖獸在沈建由於被攻擊而流血的那一刻這些妖獸們便已經聞到金翅大鵬的血腥味道,所以向著沈建的方向飛奔而來。

而這些妖獸在趕到沈建身邊的時候,恰好趕上沈建的血脈覺醒、以及後來妖靈和血魂的融合,還有後來在妖骨的牽引之下,妖星中降下來的天道之力。

在見到天妖古帝的虛影之後,強大的血脈壓力力量,讓這些妖獸們變得更加畢恭畢敬。

一直到這個天妖古帝的虛影消失,這些妖獸才終於失去了血脈壓制,才終於懂瞭然後才陸續的離開這裏,在沈建身邊只留下了很多妖獸送來的天材地寶。

等沈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三夜,這時候的沈建,衣衫襤褸,身上血跡斑斑,血泊中的獻血此刻乾涸,如果從外表上來看,沈建可以說極為狼狽。

然而,只有沈建自己知道,其實他自己的體力和精力十分充足。可以說簡直比他巔峰時候還要厲害。

此刻沈建身體在經過妖星上的天道之力補充之後,身體已經完全恢復,他的肉身此刻比以前更有韌性,力量也比以前更強。

然後,他感受了一下自己丹田內的血魂九陽鵬王,此刻在他的丹田內不停的拍打着一對巨大的翅膀,金黃色的翅膀之上此刻散發着刺目的金黃色,散發着龐大的氣勢。

沈建此刻說起來感覺一陣頭大。當初妖星閃亮,星光耀體的時候,曾經在沈建的身體上方出現過上古妖族大帝天妖古帝的虛影,雖然沈建當時處在昏迷狀態,但這天妖古帝的虛影和氣息同樣曾經出現於他的體內,儘管天妖古帝已經死掉不知道多少便,但他仍舊能夠感受到這位上古大能身體上所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

不過此刻的沈建心裏明白,雖然此刻沈建的血魂九陽鵬王和天妖古帝看起來比較像,而且金翅大鵬也是天妖族的後裔,也同樣擁有天妖族的血脈,但目前來看,九陽鵬王其實和天妖古帝並不一樣,沈建如今覺得,九陽鵬王擊以後隨着血脈的進化變得更加厲害的時候,和這個天妖古帝也同樣不一樣。

雖然九陽鵬王能夠吸收天妖古帝所在的妖星降下來的星光天道之力,主要是天道之力的兼容性,畢竟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由天道之力衍生而來的,萬物眾生也都是在天道法則的運轉下維持的。

當然了這一切,都是從妖穴中妖骨妖紋中的記憶碎片悟出來的。不過在這些妖紋所蘊含的記憶碎片裏面對於天道之力的講述也僅僅是點到為止而已並沒有過於詳細的講述,如今的沈建修為太低,所以能夠解開的妖骨上的妖紋也並不多。等以後沈建修為境界比現在更強一些,從能夠真正解開更多的妖紋。

而且沈建通過妖紋中記憶碎片得知,這顆妖骨,就是天妖古帝本人的妖骨,而且在記憶碎片里,這顆妖骨有一個響噹噹的名字,至尊妖骨!

根據記憶碎片的理解,這個至尊妖骨蘊含着天妖古帝本人對於修行的領悟,以及對於天道之力的感悟,同時也包含着天妖古帝的各類天賦。說白了,這一顆至尊妖骨內蘊含着天妖古帝一族所留下來的至尊傳承,如果在外界,如果有誰能夠聽說沈建得到了天妖古帝的至尊妖骨,估計會釀成一片腥風血雨。雖然沈建不可能成為天妖古帝,但天妖古帝所留下來的傳承,沈建仍舊能夠繼承,只要沈建以後的血脈力量和妖力存儲能夠達到一定的量,他甚至能夠催動至尊妖骨里的妖紋所蘊含的技能。

沈建此刻感受了一下丹田內九陽鵬王頭上的九輪烈日,忽然想起了剛剛覺醒血脈的時候,他的血魂九陽焚天火和妖靈金翅鵬王之間戰鬥,於是自思道:「既然我以前的血魂九陽焚天火能夠和血脈妖靈金翅鵬王爭個不相上下,那我的血魂也必然擁有着不亞於金翅鵬王的實力。」

然後,沈建看了一眼身前的丹藥布袋,打開布袋,聞着布袋內丹藥蘊含的濃郁葯香,想道:「我爺爺說我的血魂九陽焚天火極為適合煉丹,能夠賦予我煉丹方面的天賦,而且戰鬥力也極為狂暴,如今正好試上一試,看看這種血魂的威力究竟如何究竟如何。」

如今的血魂九陽鵬王是來自於九陽焚天火和金翅鵬王之間二者之間的融合那九陽焚天火必然包含着二者的天賦能力,沈建深深的知道這些。

如今沈建在自己的丹田內控制着九陽鵬王,然後九陽鵬王張開嘴,吐出一口火焰,在吐出火焰的一剎那,九陽鵬王頭上的九輪烈日如今轉動的速度便加快,而這從嘴中這火焰正是沈建以前的血魂九陽焚天火。

剛才沈建一直沉浸在天妖古帝的血脈傳承記憶當中,並不知道剛才的自己,彷彿受到了萬獸的朝拜,也完全沒想到,自己身邊竟然擺滿了由於受到萬獸朝拜而送來的「貢品」。

在這種情況下,沈建此刻便更覺得如魚得水。

他此刻輕點着這些天材地寶,內心十分激動,這些天材地寶十分珍貴,很多都是煉製丹藥所需要的極品藥草。

沈建心中大喜,這難道走了狗屎運了么?本來以為自己落在了洛建山的手裏可能會一命嗚呼,沒想到,這次竟然因禍得福,不僅僅命大沒有死,反而經歷一場造化!。 蘇靈蓉低眉頷首的樣子,也很淡然,似乎想要早早的結束了面前的交流,回去自己應該去的地方。

如今這個局勢,她是真的沒有心情去應付任何的事情。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