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在他閉關療傷的那十多年,有一半的勢力都握在羅空手裏。

最近幾年,兩人水火不容,修羅殿因為內鬥,實力大減。

只是,這事沒人知道。

如今,羅空和羅遲撕破了臉皮,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收到修羅殿分裂的消息。

而且!

「羅遲的實力,恐怕倒退的不是一級兩級……」她意味深長的看着遠處,片刻后,又看向雲天。

「你是說……」雲天瞳孔微縮。

「我滅掉的,是他的一半神魂!」

雲天眼睛一突:「!!!」

。 回到車間,李偉道,徐子你注意了嗎,徐老二道,注意什麼,李偉道,躺床上那小姑娘,那長的比假麗還漂亮幾分呢,你就一點沒動心,徐老二道,呵呵,要說動心,是有點動心了,可就是可惜了,李偉道,可惜什麼,徐老二道,粘上白面,根本沒得救。

李偉呵呵笑道,問你真的,確實動心了沒有。徐老二道,我又不是太監,說不動心你信呀,老子動心了你又能把老子怎麼樣。

李偉道,呵呵,動心了就好,那我問你,如果,那小姑娘沒粘白面,你會不會行動,徐老二道,當然會,李偉道,你不是心已成灰嗎?

徐老二道,那都是多年前的事了,再說,樂樂早已去世多年,我以後總不能一直光棍下去吧。

李偉道,那好吧,那我就告訴你吧,我給你設了個局,其實那個姑娘,根本沒粘白面。

他是我一個遠房親戚,她家姓青,父母在一次地震中死了。地震弄的她家,房屋倒塌,只有爺爺奶奶祖孫三人,在地震發生的時候,正在夜市場買菜。

幸免於難,逃了出來。身無分文的他們,來到了東北,投奔我來。你知道我也一大家子人,當時我身上也沒啥錢。

家裡也很窮,沒辦法,就在二處給他們花錢買了個茅草房先住著。後來,你來單位上班了。

我就認識了你,這也沒什麼,可是又過了一年,你帶著大夥,辦起了,飼料加工廠,我入了股,通過咱們二年的解除,我覺得你的能力很強。

現在別人不知道,但我們幾個是知道的,你很有錢,至少比我和李鑫有錢。

於是我就想把李鑫弄你那去,跟李鑫說了,李鑫這妮子,對你不感冒。

我也沒辦法。哎,這時李鑫對我說不如把表妹,介紹給你。我覺得表妹雖然漂亮,但年齡太小,李鑫和我說,又不是一介紹就結婚,我想也是,於是,徐老二道,於是你就弄兩個跳大神的,弄到老青頭家,唱了一出小可憐是不是。

我說呢,一會蠱毒,一會白面的,弄了半天你是在給我編小說呢。好你個大班長呀呵呵。

。行,看來你是煞費苦心呀。說那倆跳大神的和你啥關係。李偉道,我們四川老家老鄰居,會點拳腳。

沒想到你比他們功夫高。於是你們就串通好了來忽悠我,呵呵,明天回去告訴,告訴老青頭,就說謝謝你和他的一番美意。

本公子笑納了。明天就找他閨女玩去,喂,他閨女多大了,李偉道,十七了,徐老二道,上學了嗎?

李偉道,家裡太窮,地震后輟學了。現在老頭四處檢破爛維持生活。徐老二道,那你也不幫幫他們。

李偉道,幫了,這場戲就是我導演的呀。徐老二道,合著你幫他們就非得把我往溝里扔呀。

行了,明天我先拿五十萬給你,你去找個單門獨院的房子買下來,叫他們先搬進去住著。

把學校的事,給他們聯繫聯繫,半個入學手續。先叫那小妮子上學吧。

李偉道,得嘞,謝謝你了。徐老二道,你不用客氣,我打算來他個金屋藏嬌,在唱一出占花魁。

次日李偉去買了一套兩室一廳的單門獨院的房子,又聯繫了一下學校。

買了傢具,找人吧院子屋子打掃得乾乾淨淨。沒過幾天,老青頭一家搬進去住了,他孫女青蕊兒,的學校也聯繫好了,直接高二插班生。

至於付出的代價就是,徐老二沒事的時候,可以去他的新家坐坐,喝喝茶,聊聊天。

當然了順便在干點別的,比如說,打打牌,之類的。一年之內,徐老二還沒那個心思,他還不至於去動一個十七歲未成年。

這裡就不細說了。總之對於青蕊兒來說,要想嫁的好,必須學的好,而不是學的好不如嫁的好。

對於徐老二而言,要想娶的好,必須事業發展好。不然誰會跟你要飯的,你讓一個大學生,長的還漂亮,幹啥啥行,去跟一個扛麻袋的,或者,城市低收入人群里,長的也不怎麼樣的。

撿破爛的,結婚,你看能行不。所以各取所需嗎。好馬配好鞍,好車配風帆,這個是必然的。

徐老二長嘆一聲,哎,老李你是煞費苦心呀,呵呵,將來還不一定怎麼樣呢,這妞考的好,學的好,徐老二事業前景發展的好,還行。

要不然,也就只能,喝喝茶聊聊天,釣釣魚。之類的。這幾十萬就當這幾年的茶錢了,呵呵。

各位哥們鄭重聲明一下,我就是個保安帶打雜的,可是我寫的是小說,你總不能,把小說主角徐老二,寫成,保安帶打雜的吧,那這書還怎麼寫,寫完還怎麼看。

哦,一個打雜的,整天,保安,來往車輛做記錄,掃掃院子,管管艙門。

打打水,扎扎探子,看看糧倉有沒有漏點,反反糧食。整天干點亂七八糟的活,十八個領導,誰讓干點啥,就干點啥,整天就五個字,嗯,啊,好,是,行,再加一句話,知道了,好的。

那這種小說倒是好寫了。寫完誰看。能寫幾個字呀,七天憋出六個字呀。

所以說,小說就是小說。雖然寫著玩的,也不能真把主角寫成,保安。

因為本書主要講的他就不是保安。更不是打雜的。扯遠了,現在接著編。

徐老二找到李偉道,李哥,你廢了這麼大勁,你就不怕,李偉道,怕什麼,徐老二道,你就不怕我徐老二,那天賠了在欠一屁股債,到時候咋辦。

李偉道,所以呀,我建議你多弄點不動產,就算賠了。你還有不動產可以減價處理嗎,再不濟,也能弄個富裕一生呀,所以我沒什麼好擔心的。

徐老二道,呵呵,你這傢伙,比我野心還大。不動產,那只有房地產。

就憑現在,咱們的力量,想涉足房地產,想都不要想。慢慢來吧李大班長。

李偉道,呵呵反正我覺得我是正確的。徐老二道,等那妮子放學,給她打個電話,今晚去他那喝茶。

李偉道,嗯,行,對了給你,這是哪丫頭的電話號。哦,還有這是住址。

要不要我陪你去。徐老二道,你呀,喂,天挺熱,李偉道,嗯是挺熱。

徐老二道,那邊有樹蔭,李偉道,你直接說我那涼快,哪呆著去,不就得了。

徐老二道,那個我先走了哦。預知後事請看下回,美酒飄香,歌聲飛。

徐老二走後,李偉給老青頭打了電話,說晚上,徐老二要去他那喝茶,叫他早做準備,老青頭一聽徐老二要來。

和老伴拿著菜籃子,到菜市場買了,肉蛋蔬菜若干,提著菜籃子,往家走時,不料身後飛馳一輛桑塔納兩千。

將青氏撞飛十數米后當場斃命,老頭傷心欲絕,伏屍痛哭,桑塔納司機,倉皇逃離。

當日因,徐老二臨時又約了侯平章等人,一起喝酒。當晚喝的多了些,就在酒樓夜宿一宿直到次日日上三竿。

才醒。至於去老青頭那裡喝茶對他來說,只是隨口一說。並沒當回事。

因此未到老青頭住所,第二日聽李偉說,老青頭夫妻雙雙斃命。問到底怎麼回事,李偉道,他打電話通知老青頭云云,徐老二又問李偉,那,青氏被車撞了,怎麼老青頭也被車撞了不成嗎,老青頭又因何而死呢。

李偉道,青氏被撞,司機逃逸,老青頭傷心欲絕,回去后給青蕊兒打電話,青蕊兒立即趕回家中。

見奶奶躺在家中客廳地上,搭建了個木板床,穿戴整齊蓋著白布。頓時號啕大哭,此時老青頭以服下煙膏多時,對青蕊兒道,蕊兒,爺爺有件事要告訴你,你先莫哭。

聽爺爺把事情和你講完。爺爺和你奶奶,自小青梅竹馬,婚後更是情比金堅。

那日早上我和你奶奶,在公園,林間漫步,怎料遠處傳來嬰啼,你奶奶走到近處,見一長椅上用被包著一嬰孩,被裡邊塞著一萬元錢,還有一封血書,上寫到,丁丑年六月與人私通,生下一女,因門第實不相配,不可成婚,怎奈未婚產子,世所不容,實在有辱門風。

顧狠心拋棄,望好心人收養,此一萬元為謝,來日若有相逢,另當重謝。

啼血求告,此女生辰,次年四月二十五日。襁褓之中還有一枚戒指,書後寫到待來日有緣相見以此為憑。

我夫妻二人將你抱回家中撫養,待你如親孫女一般無二。你父母地震時未及逃出葬身室內。

爺爺本想將你養大成人,奈何我年老體弱,早就查出有胃癌在身。又與你奶奶有同生共死之約。

今日與她共赴黃泉。也免得拖累你這苦命的孩兒。我看那日李偉帶來之人,有龍虎之相,你可託付終身。

說完氣絕。青蕊兒,哭昏在地。這麼寫有點狗血,但劇情需要,就得這麼干,老青頭夫婦必須死,不然不好寫。

徐老二聽李偉說完,道日後他要是怨也只能怨你李偉,誰叫你牽線搭橋,李偉道日後她要是怨,就怨那個逃逸的桑塔納司機吧,我牽線搭橋是好事怎麼會怨我,徐老二道,誰叫她長那麼漂亮更怨不到我。

日後的事日後再說,現在火速去老青頭住所。幾人弄了個坡二零子,直奔老青頭家,進門一看只有青蕊兒一人在哪哭個不停。

李偉,郭春雨,燕兒,等人趕忙去安慰勸解。徐老二又拿五萬把老青頭夫婦後事包辦吹得吹抬得抬,青蕊兒,抱著靈牌,完事。

在北山某地,買了塊地弄一口棺材給合葬了。上寫到青氏夫婦,之墓。

孫女,青蕊兒立。某年月日。青蕊兒一身白布孝衣,頭戴白色孝帽,腳穿一雙白色孝鞋。

腰扎一條白布帶。淚如斷線之珠。素麗墳前,楚楚動人。墓前松柏,巍巍,東風輕來,又添幾分涼意。

幾片綠葉偶然飄下,點綴大地。林中鳥兒不知為何,停止了嬉鬧。一切都是那麼平靜。

只有那青蕊兒,輕聲哭泣之音,在林間微向。令花兒也填幾分悲色。侯平章悄悄對徐老二道,呵呵,要想俏一身孝啊,我看西施再生也不過如此。

徐老二道,呵呵侯兄,你可真有閑情雅緻,啊,人家在這傷心欲絕的,你在哪欣賞,淚美人。

侯平章道,喂,這可不是我的,說著拿來一件紅色猞猁皮大衣,遞給徐老二道,該你上場了。

徐老二看看他小聲道,尼瑪,腦子進水了吧你,現在是六月份,再說顏色也不對呀。

侯平章道,也是哦。郭春雨拍拍徐老二肩膀道,給你這個,只見郭春雨遞給徐老二一件白色絲底料外罩,上嵌許多裝飾物,陽光一照,閃閃生輝,萬紫千紅,但又不失素雅,徐老二道,這什麼玩意,挺漂亮,在哪弄的,多少錢,郭春雨道,能識此寶者,分文不取,不識此寶者,重金不賣。

徐老二道,郭姐你這詞挺熟。郭春雨道,你就說漂不漂亮吧,徐老二道漂亮。

確實漂亮,郭春雨道,這個叫五彩霞衣,是素版。徐老二道,郭姐費心了。

郭春雨弄了個眼神,輕聲道,還不快去給女施主送茶。徐老二拿著那衣服,走到青蕊兒跟前,道,起風了,實際上沒多大風,把衣服順手搭在她肩上。

道,要不咱們改日再來,祭拜二位老人家吧。燕兒忙上千來道,是呀蕊兒妹妹,一大早上到現在,我都餓了。

要不咱們吃完飯再回來好不好。郭春雨道,燕兒就知道吃,過來。燕兒忙跑來了,郭春雨道,妹子,人死不能復生,節哀吧。

走咱先回家,好不好。青蕊兒被李鑫郭春雨勸著往回走。燕兒在後邊靜靜的跟著。

李偉開這個卡羅拉到了山邊路口停下。接了假麗,燕兒,和,李鑫先走了,侯平章開著奧迪V6在後邊等著,郭春雨和青蕊兒,和徐老二,幾人上車后,直接開到青蕊兒的新房子門前,郭春雨陪著她進了房間,侯平章道,徐子,啥情況,你是在這,還是咋地。

徐老二道,在這不太好吧,人家正傷心呢不是,我看這樣吧,郭姐留下,一會回去把燕兒接過來,我給李偉打個電話,叫他去學校給青蕊兒請個喪假。

先這麼地吧。侯平章道,那得了咱先回吧。說完和郭春雨打了個招呼。

路上徐老二問,那個衣服郭姐花了多少呀,侯平章道,五千八百八,徐老二道卧槽這麼貴我說怎麼這麼漂亮,。

侯平章道趕情,全盟限量版,前幾天你買房,郭姐就準備下了。本來是要等你定下來在送的,這不出了這麼一檔子,提前了呵呵。

徐老二道,你那件呢,侯平章道,我,假麗和我提一次,想要一個大衣冬天穿,我琢磨著,夏天反季節衣服便宜,就買了個猞猁皮大衣,我琢么著,,到時候就冬天了正好呀,給假麗給她個驚喜,誰想到出這個事呀,前天剛買的扔我車裡沒那回去吧,剛才假麗坐我車,往你這趕的時候,看見了,說我神經病,我問她喜歡不,這妞回了句,喜歡個屁,我琢磨這既然她不喜歡就先放那吧,沒準她那天又喜歡呢。

誰想剛才她把那大衣拿出來對我說,送你得了。看你在哪陪著發獃,就遞給你看看。

你拿過來就說我腦子進水了,唉。徐老二道,老帽暴發戶,那妞逗你呢,她不是不喜歡,她就是想看你遞給我后挨罵的樣子。

你可真是笨的可以。在賣衣服去找郭姐,讓她給你參謀參謀。說著到了惠民飼料廠。

欲知後事請看下回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最新章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全文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txt下載、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免費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

鹿小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她的小狼狗、錦繡女嬌醫、少帥的女嬌醫、前妻乖巧人設崩了、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 不管是神火,還是外面的世界,他楊厲一定要得到!

多少年了,一直困在萬骷山的誅龍組織終於有了出頭之日。

「薛維,我們難道就這樣被誅龍組織抓住?」姚大路小聲問道。

薛維搖搖頭。

「不,燭龍坊我們必須離開,現在只能先去炎凰坊,最起碼炎凰坊對我們並沒有任何的敵意,誅龍組織的莫名自信是因為不知道後面有金甲的追擊,如果剩餘的金甲一到,誅龍組織恐怕今天就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薛維緩緩說道。

說著,薛維觀察著周圍,這兩個押送薛維和姚大路的人修為算不上多高,兩個五魂聚靈而已,想要逃脫那是相當簡單。

只要出其不意的同時,解決掉兩個五魂聚靈可以說沒有絲毫難度,現在難度最大的就是怎麼去炎凰坊。

就在這時,迎面走來了一個人影。

「薛維?」楊雨靈驚訝的喊道。

「又見面了。」薛維笑著打了一個招呼。

楊雨靈看了一下那兩個五魂聚靈的守衛,眼中出現了一抹複雜的神色。

「你們兩個先走吧,我和他有點事情要聊。」楊雨靈淡淡說道。

兩個守衛面帶為難之色。

「小姐,這個恐怕有點不大合適,首領說過,需要我們帶著薛先生好好休息。」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