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楊昭賢的話,他陷入了沉思,眼底閃過一抹不易察覺到心疼和懊悔,他輕輕的抽回被她抱着的左手。

掀開被子起身繞到一一身後,輕手輕腳的把她抱上床,抬眸看向自己的哥哥,「哥你該幹嘛幹嘛去,別忘了明天回來辦下出院手續。」

說完不等對方回應自己,便重新上床,側身躺下把一一摟入懷中,閉上了疲憊的雙眸

可憐的楊昭賢被弟弟嫌棄了不說,還好繼續幫他跑腿。

他上輩子欠了他的嗎?一醒來就下逐客令,這也就算了,還命令他明天過來辦住院手續。

完全把他這個哥哥當成傭人了嘛!

第二天,清早。

一切都安排妥當,準備出發的陶琳撥通了一一的手機,卻一直無人接聽,在她極力的要求下,倆人來到一一家的樓下。

他們看到了車位上,楊昭霖的車,上門敲門卻依舊無人。

「良,要不你打個電話給楊昭霖吧,我想一一既然答應了我們,他應該也知道了。」

「他們不會和我們一起的,算了吧。」

「不,我想要一一。」

不管怎麼勸她始終聽不下去,最後乾脆捂著自己的耳朵,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似的,嘴裏還在不停的念叨,「我不聽,我不聽你的。」

實在拿她沒辦法,只好把手機交到她手上,「給你,不信,你就自己打吧。」

陶琳撇嘴,小手一推,雙手叉腰,蠻不講理的說道:「我不打,你打,你是我男朋友,就算挨罵也應該是你向前。」

一時沒忍住,男孩被她氣笑了。

真是只會內狠的傢伙,一旦對外就慫的不要不要,要不是看過她身份證,他真的懷疑她的年齡是假的。。 原來如此。

這就不難理解萊恩這個女兒控對魔女超標的好感到底是從何而來了。

迪恩點點頭,把問題拉回到了最後一種職業上,「那魔導士呢?」

「魔導士啊,他們的情況比較特殊。」

提起這個特殊的職業,萊恩甚至喝了口茶,為接下來的長篇大論做準備。

「這是目前已知的,流派最多的職業。」

「其中最大的流派是刻印魔導士,這種魔導士採用刻印的方法,將某一類別的魔法刻錄到自己的肉體上,在使用魔法的同時,魔力就會對身體產生一定的影響,因此,他們跟魔法師不一樣,在身為施法者的同時,還擁有着強橫的肉體。」

「第二大的是靈魂武裝魔導士,跟存在實體,可以進行傳承的驅魔武裝不一樣,靈魂武裝是用使用者的靈魂分裂體製作出來的,只專屬於使用者一人的武器,通過發動靈魂武裝,使用者可以將魔力覆蓋全身,形成全魔力製造的防具,以此來提高肉體的機動性和防禦能力。」

迪恩的表情逐漸詭異了起來。

這個描述,聽起來怎麼那麼像是……馬、馬猴燒酒?!

嚇得他當場就喝了一杯紅茶來壓驚。

拿着魔杖,喊一聲變身就能換上戰鬥服,這設定怎麼聽怎麼像是異世界版的魔法少女啊!

而且沒有性別限制,也有可能是魔法少男?

不知道她們穿的是什麼類型的戰鬥服……

沒注意到迪恩的走神,萊恩還在繼續介紹著第三個流派,「其次就是英靈魔導士了,這種流派最為極端,直接捨棄了孱弱的肉身,通過傳播與自己相關的傳說,獲取知名度,進而利用信念的力量讓自己的靈魂體以英靈的存在形式重新降臨回世間。這種魔導士,雖然數量稀少,但卻佔據有重要的地位,因為他們的強弱程度完全取決於人們的信念,你對這個人有什麼樣的印象,他或者說她成為英靈以後,就會專攻哪一方面。利用這種方式培養出來的魔導士,活着的時候戰鬥力不強,甚至可能跟普通人比都沒什麼太大的差別,可是失去肉身之後,卻有着一步登天的可能。」

「這三個就是目前我們已知的主要流派,剩下的還有多達數十種小流派,不過名氣都不太大,所以我也不怎麼了解。」

介紹完了四種新職業,萊恩總結道:「大致上,就是這四種職業了,以目前的勢頭來看,他們基本上就是最後起源公會競爭時最熱門的幾位候選者。」

也就是自己未來的競爭對手。

在心裏把兩者畫上了等號,迪恩眉頭一皺,瞬間壓力劇增。

感覺這些新職業者聽起來都很厲害啊。

他甚至都有點懷疑人生。

看看人家,又是靈魂武裝,又是被「意識集合體」祝福,都是十分正經的變強模式。

他呢,變強需要去給魔獸拉郎配,而且還得是強制性的。

稍有差池,就會被人給當成變態。

職業和職業之間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感嘆了一會兒,迪恩撇開這些跟談話無關的內容,進入正題道,「這四個選擇里,可以使用排除法吧,莫里森是男性,首先魔女這邊,應該就不符合標準?」

萊恩卻是表現的十分嚴謹,「雖然我對魔女的好感度比較高,但她們的嫌疑還是不能完全排除,誰知道莫里森到底是男是女呢?」

迪恩嘴角微抽。

好傢夥,如果我不是之前看過「血源詛咒」這個詞,還真就要被你給說服了。

他換了個選項,「那驅魔師呢?如果他隨身攜帶了驅魔武裝,騎士團不可能沒有察覺吧?」

「還有魔導士,聽起來,他們應該是特徵比較明顯的群體,如果真的是這種職業,應該比較好分辨吧?」

「這倒是。」

萊恩點點頭,「我也覺得驅魔師和魔導士的嫌疑比較小。」

繞了一大個圈子的迪恩鬆了口氣,終於可以順理成章的說出自己的判斷,「那最大的嫌疑就落到血源術士的身上了。」

「我覺得調查方向可以放在他家裏,如果真的是血源術士,那莫里森肯定有提取血液的設備,存放在某個像是密室之類的空間里。」

萊恩一臉贊同地點頭,認可了迪恩的推測,「血源術士這種職業,各項設備是必不可少的,我試試看能不能找到合適的機會,去他家裏檢查一下,應該能夠找到一些痕迹。」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

攬月星論壇,關於這件事已經沸騰了,到處都可以看見徐思雨的擁護者的聲音,要是有人跑出來說一句真話,立馬被噴一句:「你跟那個季柚是同夥?」

剛出實驗室,看到論壇上的這些東西,謝靈芝簡直氣得牙癢。

因此,這會兒,謝靈芝看向季柚時,臉色就尤為不好。

季柚聽了謝靈芝的話,嘿嘿一笑,問:「靈芝姐,所以,你特意從實驗室出來,是要聽你同學的,趕緊攔着我嗎?」

謝靈芝聞言,額頭青筋暴跳:「攔個鬼!季柚我告訴你!你這次要是不把徐思雨那個賤人給搞死,以後就別再說你是我謝靈芝的妹妹!我嫌丟人!」

季柚一愣。

謝靈芝罵道:「要是敢輸了,我就跟你一刀兩斷。」

獃滯之下,季柚的表情看着有點傻,「靈芝姐,你……你不是要攔着我?」

謝靈芝惱火道:「我攔你幹嘛?老子早就看徐思雨那個賤人不爽很久了!你不搞她,老子都要找機會搞她,現在她竟然還敢找粉絲黑你,那正好趁機搞死她!看她以後還崩不蹦躂。」

季柚:「……」

獃滯半響的季柚,聽着靈芝姐這一句句粗魯的話語,腦袋終於重新開始恢復思考,不過思考是思考了,但看着滿嘴口吐芬芳的謝靈芝,季柚嚅嚅嘴,小聲道:「靈芝姐,我覺得……我覺得咱們是女孩子,說話是不是要文雅一點?」

謝靈芝猛地回頭,狠狠瞪季柚一眼,罵道:「你文雅,你咋不去看看論壇上怎麼說你的?你要是去看過了,你還能保持文雅,老子就服你。」

季柚:「……」

季柚弱弱問:「論……論壇?」

謝靈芝擺手,道:「自己去看。」

季柚抱着一絲好奇,摸上了論壇,只稍稍瞟了一眼,頓覺滿腔怒火像炸裂的粒子炮——

「我靠!」季柚擼起袖子,咬牙切齒道:「靈芝姐你放心,到時候我一定狠狠扇她的臉!讓她後悔做人。」

謝靈芝罵道:「你要是做不到,從今以後別叫我姐,以後也別說認識我,我說到做到。」

謝靈芝本來就是個暴脾氣,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的性格,她不喜歡、看不慣的東西,那是根本不看臉色也要上前罵罵咧咧幾句的,就比如她以前看不慣那個膽小、怯弱的季柚,於是張嘴就是嘲諷——

但——

無論以前怎麼嘲諷季柚,謝靈芝卻沒有真正做過一件傷害季柚的事情。

關於這一點,無論是季柚親身的感受,還是通過小柚的講述,季柚都很明白:靈芝姐就是個口是心非,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現在,她揚言要跟自己斷絕關係——

這話,聽聽就算了。

季柚厚著臉皮,湊過去嘿嘿一笑,說:「那不行!生是靈芝姐的妹,死也是靈芝姐的妹,這是改變不了的哇。」

謝靈芝眉心微蹙,罵道:「別開口閉口就是死死死……行了,我剛才找導師、同學幫忙,收集了一份材料系的硬核知識,你要去挑戰她,那就不要打沒準備的戰,這段時間就好好看我給你的東西。」

說着,謝靈芝直接把資料傳送給了季柚。

傳送完,謝靈芝擺手道:「我這段時間很忙,你沒事就別找我,你就是找我,我也不會理你,除非你帶着你勝利了的消息過來。」

「就這樣。」

謝靈芝不給季柚說話的時間,直接掛斷了聯繫。

季柚:「……」

咋回事?

感覺靈芝姐的性格,真是越來越霸道了。

唉~

明明阿芎哥與謝毅叔叔的性格這麼斯文,怎麼靈芝姐就完全不一樣呢?

不過,季柚看着光腦上的那份資料,心裏還是暖融融的。這——大概就是親情吧?雖然大家並沒有血緣關係,但從小一起長大,一起互相扶持……這種羈絆,已經超出了淺薄的血緣關係。

咚!

咚!

咚!

季柚的心臟忽地一跳,她的眼睛從光腦移開,心神聯繫精神世界:「小柚,怎麼了?」

幽閉的空間內。

少女低頭,看着自己不斷跳動的心口,輕聲說:「姐姐……我……我沒事,就是剛才聽見了幾句你跟靈芝姐說的話,所以——」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跳為什麼忽然跳動的這麼厲害。哪怕——今早從姐姐知道馬上就要向徐思雨發起挑戰了,她的心跳都沒有這麼劇烈過。

可——

現在只因為聽到靈芝姐說了幾句話,自己的心就噗噗噗跳。

季柚擔憂道:「真的沒事嗎?我剛才都聽見你心跳聲了。」

小柚的臉有點紅,耳垂,脖子,都感覺已經開始發燙,小小聲說:「姐姐……我真的沒事。我……我可能是因為得到靈芝姐的認同,才會這樣的。」

轟——

這話一出,小柚感覺自己的臉頰更燙了。

幸好——姐姐看不見自己此時的模樣。

小柚默默地想。

季柚還真看不見,不過,她略一想,就明白了裏面的緣由,應該是靈芝姐以前對小柚總之各種嫌棄,從來不假辭色,所以,導致小柚很想跟靈芝姐搞好關係,但苦於沒有勇氣去表達,現在,小柚得知原來靈芝姐心底這麼在乎自己——雖然現在用着身體的是另外一個季柚。

但小柚也很開心了。

於是,季柚笑哈哈打趣道:「原來小柚以前這麼想跟靈芝姐做朋友呀。」

小柚低聲:「才……才沒有。」

季柚笑道:「嗯,我知道了,你沒有,就是心裏想而已。」

安靜。

幾秒后,小柚紅著臉,小聲道:「我……我承認……我想過啦。姐姐……能不能幫我保守秘密?」

天——

這也太可愛了吧?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