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時候,方迪不怕死的聲音卻飄進了他的耳朵里,

「讓我猜猜,你是怎麼加入這個基金會的,那天晚上你和秦豪看起來並沒有提前聯繫過,但你們最後都指向了一個目的,就是要秦丞死,秦豪這麼做是為了要權,你呢,則是為了要人,秦夫人,我猜得對嗎?你根本就不喜歡小唯,可是你必須要利用她,否則以秦夫人的個性,她根本不會再見你。」

莫錫元手上的力道又再度加緊。

好在善婉基金為了保護會員的隱私,座椅之間的高度都加得挺高,而且會議室內的光線也頗為黯淡,若非是相熟的人,根本認不出彼此。

而他們的行動,也被黑暗遮掩,並不被周圍的人所知。

如果他在這裡掐死她……

一瞬間,他心裡所有陰暗的想法都爬了出來。

但片刻之後,他依舊選擇了剋制。

他鬆了手,對她說道:

「方小姐,不是你以為這樣的,我來這裡,是受了秦豪的邀請,他想讓我看一個東西,而我,只是想知道這裡到底是個什麼情況,秦豪又是不是通過這支基金會,跟蒙勝聯繫上,然後策劃了那起爆炸案的……總之,我也很恨秦豪,但他想利用我,我也想趁著這個機會,找找他的狐狸尾巴藏在哪裡。」

方迪輕笑一聲,顯然她並不怎麼相信他的話。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她在心裡低聲念叨一句,然後點點頭,

「嗯嗯,我相信你。」

反正她也不過只是想找個指引人而已。

然而接下來,莫錫元卻告訴她: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問心無愧,我也是真心對小唯的……她這段時間也在想著查基金會的事情,因為她發現她繼母有想帶她爸進來的念頭,她很擔心,我這次過來,小唯也都知道,你如果不信,出了這間福利院,大可以打電話找她。」

方迪臉上的笑容,這才凝固了。

她沒有想到,在自己未曾注意的陰暗角落裡,善婉基金,已經悄悄成長為了一隻巨大的吃人野獸。

甚至於,她的親人都在一口一口被它吃掉。

那什麼時候會輪到她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她不知道。

。齊星河先用在萬國酒店宴會廳換來的六個下品靈石和陣盤布置了一個聚靈陣,把附近山川和河流的靈氣都聚集了過來,讓整個清河山莊頓時變得雲霧繚繞起來。

然後,他又找到一塊大石,做了一個石台,把石台放到了靈泉里。又把納氣果和養魂木都放在了石台上,這樣在靈氣滋潤之下,它們應該可以重新煥發生機。

……

《都市修仙大佬》第108章天玄山莊 王老剛剛轉身,跑了兩步,就被兩個士兵衝上來,攔住去路。

頓時,王老進退兩難,一臉尷尬。

下一刻,東南軍區的首長,走過來,搖頭嘆息道:「多大的年紀了?遇到事情還跑,部門學到的東西,都丟光了嗎?」

「還有,就算你已經退休,遇見上級,也不至於如此吧?老王啊,我說你,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

王老哪裏敢還嘴?一臉恭敬地站在那裏,直到對方罵完,才馬上立正敬禮,態度很誠懇,道:「老首長,是我不對,您罵得好。」

首長無奈地搖搖頭,道:「算了,我這次是來辦正事的。」

王老小心翼翼道:「老首長,我們王家犯了何事?勞煩您親自過來。」

說實話,他就沒見過,首長親自出馬,做出圍人的事情。

要知道,能讓一個軍區的首長這麼做,那得發生何等的大事?

王老不斷地腦海中暗暗回想,最近發生的事情,沒發現任何的異常,但見首長的臉色很不對勁,心中的不安越來越濃。

首長沒好聲道:「還不是你孫子王摩,他做的事情,危害了一名重大人物的安全,現在三司辦案,軍部親自下調令,一定要將你孫子帶走。」

這事已經驚動軍部,還有三大部門?

王老愣了一下,臉色變得凝重起來,脫口而出道:「怎麼會這樣?老首長,這事還有迴旋的餘地嗎?」

首長搖搖頭,沉聲道:「老王,不是我不幫你,而是你孫子這次真的過了,把他交出來,人帶走,王家聽候庭審,人帶不走,王家就完。」

王老身體一震,差點跌坐在地。

這下完了!真的完了!

當着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其實,孫子王超也跟自己提過,要是不好好管教王摩,家裏遲早給他拖累。

自己仗着有些軍功在身,加上王摩膽子沒那麼大,要是事情沒離譜,不會出大事。

沒想到,王超是一語成讖,整個王家都被那個不肖孫子給拖累。

此刻的王老非常的後悔,要是聽王超的話,何至於如此?

他無奈地搖搖頭,彷彿一時之間,老了好幾歲,原本蒼老的臉頰,爬滿更多的皺紋。

過了好一會,王老才回過神,忍不住問道:「老首長,我孫子得罪的到底是什麼人?能不能讓我死得明白一點?」

首長嚴肅道:「你沒有資格打聽,就連我也沒有。」

說完,他嘆息了一聲。

他們這一批人,大多都沒有多少文化,雖然靠着戰爭時期的功勛,獲得崇高的地位,但在教育子女,做得很差,或者對孫子房門,太過放縱,才導致現在這樣的結局。

歸根結底,是他們狠不下心來,沒有用高標準去教育後背。

王老再次愣住了,連首長都得罪不起的人,該是何等神秘的人物?

首長看着他,苦笑道:「老王,早做準備吧。」

王老猛然想起剛才與王超的對話,小心翼翼道:「老首長,有件事情,我要彙報一下,我剛才通知我的孫子王超回來,他好像是東南軍區猛虎突擊隊的人。」

首長臉色一沉,低吼道:「混蛋,他敢來?誰給他膽子?那行,老子就坐在這裏等他。」

王老冷汗都下來,趕緊道歉,道:「老首長,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次能不能給我一個面子,不追究王超。」

首長大吼一聲,罵道:「特么,給你面子,誰給我面子?老子三更半夜,被軍部的人揪起來,說我的兵出事了,我這才連夜趕來,你以為老子想勞師動眾嗎?」

王老繼續道歉道:「老首長,是我不對,您先消消氣,等王超回來,我一定好好收拾他。」

他被罵得渾身發抖,哪裏還敢說讓首長放過王超的事情?

首長怒聲道:「不用你收拾,老子的兵,老子自會管教,否則,又是一個王摩,那軍隊都不像樣了。」

王老也不敢再廢話,不斷地道歉,而首長不停地在罵,頗有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不到十分鐘,一架直升機降落在王家別墅前面的空地上。

飛機上,王超掃了眾人一眼道:「兄弟們,我們家只是被人圍起來,你們跟我去裝裝場面就行,讓對方撤退,別出手,免得壞事。」

「沒問題。」

眾人齊齊點頭,笑了起來。

「行,我們到了,下去吧。」

「是。」

王超一馬當先,從直升機跳了下去。

其他人也馬上跟着躍下飛機。

剛剛前進幾步,一個隊員看着別墅門口的人,脫口而出道:「隊長,不對啊,那個頭髮花白的人,好像是首長。」

「什麼首長?我爺爺吧。」

王超剛剛說完,抬頭一口,愣在當場。

我去!真的是東南軍區最高的首長,他怎麼會在這裏?

剛才那個隊員繼續道:「隊長,真的是首長,我們怎麼辦?」

王超搖頭,無奈道:「這次是我連累兄弟們了,你們現在立刻離開,我過去就行。」

話音剛落,一群士兵沖了過去,將他們控制起來。

猛虎突擊隊等人哪裏敢反抗,只能乖乖地配合,被壓到首長的身邊……

當天夜裏,周青與王摩,被人從被窩裏面拖出來,連夜被帶走。

等他們明白事情經過後,立刻癱軟在地上,一臉絕望。

怎麼會這樣?

那個小子到底是什麼人?為何影響這麼大?

他們家族弱嗎?

作為功勛世家,加上經商,他們家族有權有勢,哪裏還有什麼擺不平的事情?

另外,他們也還沒殺人,只是讓人給對方一個教訓。

這樣都能讓他們鋃鐺入獄?對方到底是何方神聖?

不僅是他們兩人,王家與周家的所有人,幾乎都是這個想法,想知道那個傢伙到底是誰?怎麼會有那麼大的能量?

無論他們如何使出渾身解數,想要打聽,都無法得知真相。

就這樣,陳凌的身份對他們來說,永遠是一個謎,解不開的迷。。入學的相關事宜,陳錦川都打好招呼了,所以齊星河什麼都不用管,直接去宿舍樓就行。經過一番詢問,齊星河走到了自己的宿舍。

宿舍的三人都在,他們正在聯機打遊戲,見齊星河拎著大包小包進來,他們很是疑惑。

這都開學一個多月了,難道還有人入學不成?

……

《都市修仙大佬》第56章莫名其妙 林天霄在被自己的聲音震得失去意識以後,被黑白石碑帶著飄向了空中。

此時,明亮的空中,林天霄的身體靜靜漂浮,一動不動。而黑白石碑,紫色晶核,紫色石頭,仙晶都懸浮在他的上方。此時林天霄左手的中指的那個黑色乾戒浮現出來,裡面的《乾坤》陣法漂浮在戒指之上。

此刻,林天霄所有的秘密都呈現出來。而這裡的每一樣東西拿出去都會讓人垂涎。

「終於來了嗎?」

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不知道是誰發出來的,也不知道在說誰。

「竟然是紫雷母晶,再加上《無極》。這是他要培養的人嗎?」聲音中有些意外。

「陰陽石碑,《乾坤》。老朋友,你還真讓我意外,竟然將我們兩個人的東西都給交了這個小子,是將所有的一切都壓在這個小子身上了嗎?或者說你已經到了不得不孤注一擲的地步了?」

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他說出了林天霄身上所有的東西,看來此人對這些東西都很熟悉。而且還提到了《無極》,他是怎麼知道《無極》的,這個蒼老聲音的主人到底是誰?

而在此時,只見一個白色的小人從林天霄眉心處出來,其模樣和林天霄一樣,赫然是林天霄的靈魂。只不過它此時雙臂抱膝,頭側放在雙臂之上,閉著眼睛,顯然處於沉睡之中。

隨後這個小人被什麼托住一般,飄了出去。而此時林天霄的身體依舊靜靜地懸浮在空中。

一聲輕微的聲響,將沉睡中的林天霄叫醒,白色小人站了起來。

「你來了。」

蒼老的聲音很平淡,卻讓林天霄聽著有些親切。他發現在自己的的不遠處,盤坐著一個紫黑色的身影。這個身影靜靜盤坐在那,彷彿與這空間融為一體一般。雖然沒有釋放任何的氣勢,但給林天霄的感覺,這個紫黑身影的實力遠超林家的那位老祖。

林天霄怔怔地看了眼前的身影,看了一眼腳下,當即嚇了一跳:「我靠,我漂浮在空中。」

隨著他的一跳,整個身體竟然飛了起來。

「我的身體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輕了?」林天霄狐疑地看了看自己的身體。

「這是什麼鬼?這是我的靈魂?我的身體呢?」當他看到自己的樣子,並沒有發現自己的身體以後,不淡定了。

「放心吧,你的身體很安全。」蒼老的聲音再次傳入林天霄的耳中。

隨著聲音落下,林天霄的靈魂也再次落在之前的位置。

看來蒼老的聲音就是眼前之人所發,不過他並沒有轉身。

林天霄恭敬行禮:「不知前輩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原來他沒有告訴你。既然我那位老朋友沒有告訴你,自然有他的用意,那我也就不多說了。」紫黑身影沒頭沒尾地淡淡說了一句。

「你不是想打通第十條玄脈嗎?」

被紫黑身影這麼一打岔,林天霄倒是不在乎他和他口中的老朋友是誰了,他關心的是第十條玄脈:「正是,還望前輩告知?」

「嗯。想來是那顆紫色晶核告訴你的吧?」

林天霄顯然很意外,不過還是恭身回道:「正如前輩所說。」

「第十條玄脈,名為陰陽脈。何為陰陽?生死見陰陽。死過一次的人,才能打通這陰陽脈。」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