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汪文石瞅了一眼聽得聚精會神的學子們,掏出一個泡了枸杞的水杯,喝了幾口水,滋潤一下發乾的嘴唇,慢條斯理道:「接下來,我講一下,困難難度的主力怪骸骨戰將身體骨架上的幾處弱點……」

7017k 大寶知道王竇兒這是怕他會因為考試的事太過緊張所以才會這麼說。

雖然他不緊張,但是他的心裏是甜的。

「娘親,我要吃燒雞,昨天吃了燒雞,好吃。」大寶高興地說道。

王竇兒摸了摸大寶的頭:「好啊,我們去吃好吃的。」

「老四,你們怎麼真的由著大寶他胡鬧。」柳鳴出考場的時候雙腿發軟,整個人混混沌沌的。

雖然他準備了這麼久,但是這次的考題不簡單,他用盡全力去答題。

全部寫完的時候剛好到了收卷時間,他渾身發軟,彷彿被人抽盡了力氣。

在裏面歇了一會兒,這才感覺有了點力氣能行走。

柳璟淡淡地掃了柳鳴一眼:「這是我們家的事,不用你管。」

「你都不知道,剛剛在裏面發生了什麼,你們家大寶得罪了鄭大公子,是我力挽狂瀾才……」

有些人真是恬不知恥,說起話來都不怕咬到自己的舌頭。

「是嗎?你說的,怎麼跟我看的不一樣,我怎麼看到你在壓着我們家大寶跟一些不知所謂的人道歉。

你讀了這麼多書,只學會了攀炎附勢嗎?」

王竇兒冷著張臉,一點都不給柳鳴面子。

柳鳴看向王竇兒,喉嚨一陣發緊。

他剛看出去的時候明明沒看到任何人,他才想着欺負大寶年紀小說不清楚話來柳璟面前邀功。

沒想到卻踢到了一塊硬石頭。

「大寶,我們走,」王竇兒拉着大寶的手,「你做得很對,娘親為你感到驕傲。」

大寶臉上浮起了笑意,拉着王竇兒的手一蹦一跳的,一臉純真。

哪還有剛出考場時刻意假裝的沉着和穩重。

王竇兒覺得這樣的大寶才是最可愛的。

柳璟作勢要跟上,卻被柳鳴攔下:「老四,你真的由著王氏胡鬧?你在縣城當差,自然不會連鄭大公子是誰都不知道吧?

得罪了他,你們會有好果子吃。」

「不勞你操心。」

柳璟轉身朝馬車走去。

柳鳴這時候才注意到他們的馬車,整個人呆住了。

那是柳璟的馬車?這馬車也太豪華了吧,就算是縣城,也沒幾個人有這麼漂亮的馬車。

柳璟一個三大五粗,連書都沒讀過的人,何德何能坐這麼好的車子。

不行,他得回去問一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娘親,你送給我的紫毫筆很好用,我覺得我這次一定能考好。」

「是嗎?那娘親期待放榜。」

柳鳴本已轉身離開,隱約聽到大寶和王竇兒的對話,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紫毫筆?筆中珍品!

可不是什麼人都能用得起。

老四一家是不是瘋了,不但送這個小豆丁來參加秋闈,還給他買紫毫筆。

這小豆丁只怕連抓筆是怎麼抓,都不會吧。

就算銀子多了,也不能不管不顧地往水裏扔吧。

到了廣香樓,小寶也被搖醒了,起來吃午飯。

「小寶,你是豬嗎?從昨夜睡到現在。」

「大寶,你才是豬,全家都是豬。」

大寶對着小寶挑眉,小寶,你等著挨揍吧。

小寶還沒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對着不懷好意的大寶做鬼臉。

突然他的頭上一疼,被柳璟敲了一下:「笨蛋,乖乖承認你是豬不就好了,幹嘛要把我們也拉下水。」

小寶一窘,也不敢裝委屈了:「娘親,我想吃燒雞,今天還能吃燒雞嗎?」

小寶的口味倒是和大寶一致,都喜歡吃燒雞。

廣香樓的燒雞味道確實不錯,皮脆,肉嫩,味道很好。

「自然是有的,不然哪夠兩隻小豬吃啊。」王竇兒捂著嘴偷偷地笑。

兩隻小豬破窘地乾笑了一聲,又開始粘著王竇兒,讓她點一些自己喜歡吃的菜。

「別寵着他們,點那麼多哪能吃的完。」

「吃得完的,爹爹,我費儘力氣去答題了,現在一頭牛都能吃得完。」

大寶拍胸口保證。

但是保證無效,柳璟還是讓小二撤回了幾樣菜。

「大寶,你之前不是說先參加院試嗎?怎麼和柳鳴他們一起參加考試了。」

秋闈並不是每年都有,每逢子、午、卯、酉年舉行。

「夫子帶我參加了院試通過了,便又給我報名參加鄉試。」大寶咬了一口雞腿,肉汁沿着嘴巴流到手上,被他舔乾淨了,「他說要給年輕人一些機會。」

柳璟冷哼了一聲,操之過急。

他和王竇兒都不知道,劉秀才那傢伙急着為自己的蒙館正名,居然想到了這一招,瞞天過海。

「那是不是很難?」王竇兒擔心地看着大寶,她在心裏把劉秀才罵了六七遍,要是大寶從此一蹶不振,她准要去當面罵他。

「不會啊,我覺得挺簡單的。」

鄭大公子和一群學生正走在樓梯上,突然聽到大寶的聲音,他的面色一變。

「鄭大公子,又是那個毛髮沒長齊的小豆丁,要不要我去教訓他?」

鄭大公子冷哼了一聲,這種事還要問他嗎?沒看到他已經很不爽。

跟班意會神明,正準備走過去。

突然,鄭大公子喊住他們:「等一下。」

一抹窈窕的身影從他的身邊經過,帶着若有若無的幽香,引人渾身一酥。

他的眼睛追隨着那抹身影,直至看不見。

「讓開,別擋路。」鄭大公子推開擋在眼前的跟班,視線一路追隨那抹俏麗的身影,直至在大寶的身邊停下。

「王姑娘,柳大哥,你們怎麼也在這裏。」錢青青高興地說道。

錢青青今日正好陪錢萬山過來縣城這邊辦事,到了午膳時間,便回到廣香樓歇腳,用膳,沒想到遇到了王竇兒一家。

錢青青急忙過來跟他們打招呼。

大寶和小寶都沒見過錢青青大變身的模樣,一時間竟認不出來。

大寶認出了錢青青的聲音,但是根本不敢把眼前的人跟以前的錢青青畫等號。

「小子,怎麼這樣看着我。」錢青青捏了一下大寶滑嫩嫩的臉。

大寶面色一變,沒想到啊,她真的是錢青青!

她怎麼變化這麼大,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看到大寶吃驚的表情,錢青青心裏十分爽快。

現在她每天都十分積極地出門,就想憑藉自己的美貌驚艷那些以前看不起她的人。

這不,每次鍾靈兒見到她都會氣得直跳腳。 不遠處的竹屋中。

李道強自然不知道,自家丈母娘已經將他的目的之一解決了。

哄了幾句王語嫣,就讓她去努力修鍊,爭取早日掌握自身的功力。

王語嫣雖然對修鍊沒有興趣,但心態上已經改變了不少,乖乖修鍊去了。

李道強則是看向大強盜系統。

強盜點多了五百多萬。

這是丁春秋等人加入帶來的。

唯一略有些可惜的,就是丁春秋不算頂尖強者。

但想想也沒錯。

丁春秋論及真正實力,其實並不比段延慶、慕容復他們強什麼。

主要是他的毒,是個大麻煩。

一不小心就會中招,所以一般宗師級強者面對他,都會處於劣勢。

就算是頂尖強者,也得凝神以待,不敢大意。

說來這也多虧了逍遙子,並沒有教丁春秋逍遙派真正的核心神功。

否則以他的天賦、年紀,頂尖強者層次是有望的。

對於如今的李道強而言,五百多萬強盜點看似不算什麼。

收穫不大。

不過達到了他這個地步,真正的收穫,遠不只是強盜點本身。

丁春秋這位宗師級強者、以及用毒宗師不說。

還解決了蘇星河他們的問題。

不出意外,蘇星河等人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更重要些的,是寇仲徐子陵這兩個潛力股。

一日黑龍寨人,終生黑龍寨人。

他們逃不掉了。

對於這兩人,李道強是比較期待的。

另外還有鳩摩智這個大有可為的俘虜。

至於歐敬豪,這也是個潛力股,只是暫時不用著急、慢慢來。

再加上最重要的王語嫣。

這一次擂鼓山之行,收穫的強盜點,最起碼三四千萬強盜點。

還有非常大的潛力可挖。

總的來說,非常值得。

再想有這麼多收穫的機會,就不好找了。

安靜沉思一會,將這次的收穫總結一遍,並做深挖的準備、計劃。

也許是因為消息已經擴散出去。

所以接下來的時間,也沒有人再來這珍瓏棋局。

遠離擂鼓山數十里的地方。

慕容復再也忍不住了,臉色變得陰沉。

心中複雜又憋屈。

他再一次撞在了李道強手裡,什麼都沒有得到,還如同玩偶一般被隨意操弄。

這種情況,他受夠了。

剛才也許是看在語嫣表妹的面子上,李道強沒有為難他,第一個讓他走。

看似很好,可又有什麼區別?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