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遞給小黑一條烤魚。

「黑,好,你先吃吧。」

「好的,謝謝你,姐姐。

「布萊克,不客氣。」

另一條魚很快就熟了,米蘭慢慢地吃了起來。

米蘭無意中瞥了小黑一眼,這讓她微微有些訝然。

說這個小黑吃魚,為什麼和弟弟這麼像?

師弟從零開始吃魚,吃魚的節奏很相似。

是巧合嗎?

為什麼這次一反常態,他真的放下了嗎?

也許她很可疑,這只是巧合。世界上人這麼多,節奏一樣的人應該不少吧!

無論如何,敵人不會動,我也不會動。我暫時再觀察一下。

當他們兩個吃完魚的時候,太陽已經消失了,世界陷入了黑暗。只有夜明珠閃爍著微弱的光暈照亮了他們兩個。

米蘭在公共空間拿出一個兩層小木屋的模型,扔在地上,它變成了一個可以容納人的小屋。

「布萊克,我們今晚就呆在這裏。」

「是的,姐姐。」

米蘭領着小黑進了小屋,米蘭把小黑帶到今晚他要睡的房間。

「布萊克,今晚你可以睡在這個房間里!」

「我姐姐睡哪個房間?」

「就睡隔壁房間吧。」

小黑失去了理智。

「哦哦。」

米蘭對小黑和他自己進行了清洗手術。

「好了,小黑,去睡覺吧。」

「嗯嗯。」

米蘭回到自己的房間,在床上慢慢睡著了。

天空就像一塊洗過的藍黑色粗布,星星似乎在閃耀散落在這塊粗布上的碎金。

這是一個夜晚,風很暗,床很高…

一個小傢伙開始移動…

「呯呯呯呯呯……」

米蘭被聲音驚醒,坐起來,困惑地看着砰砰作響的門。

什麼情況?

米蘭揉了揉頭,起身去開門。

「是誰?太吵了!」

米蘭看了看,沒有人!

什麼情況…

「姐姐,我在這裏。」

米蘭低下頭,看見一個蘿蔔頭蹲在門邊。

沒錯,這個蘿蔔就是小黑。

米蘭用手輕輕捂住嘴,打了個哈欠。

「怎麼了,小黑?」

看到小黑妹打哈欠,有些想笑,但表面上,卻是一臉的驚慌。

「姐,我好害怕!嗚嗚嗚……」

說着就要哭。

劉璋聞言連忙上前扶起小黑,拍著小黑的背安撫著。

「別怕,有姐姐在身邊,她會保護你的。」

「姐姐,我好害怕。我能和你一起睡嗎?」

沒等米蘭回答,他就問自己說:「算了,我妹妹肯定不方便。畢竟我姐姐不是真正的姐姐,嗚嗚嗚……」

米蘭還能說什麼!

「好了,別哭了,跟我睡吧。」

小黑聞言頓時樂了。

「謝謝你,姐姐!」

「……「

有種被套路的感覺。這孩子想在半夜殺了她嗎?

看來她應該警惕了。

如果小黑知道米蘭現在在想什麼,他會哭着自殺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但是,他現在什麼都不知道,只是開心地想着,很快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姐姐睡覺了。

小黑隨心所欲地睡在米蘭旁邊,但他們之間還有另一個米蘭…

小黑不在乎。再得寸進尺,師姐就開始懷疑了。

選擇小黑原地不動,直到師姐睡着。

米蘭一直用上帝的知識觀察小黑的一舉一動,只有看到他真的睡著了,他才能放下心來,逐漸入睡。

在察覺米蘭睡着后,小黑用秘密的方法讓米蘭進入更深的睡眠。

用短手握住米蘭的腰。

哦…

手太短了…

小黑淡淡地說着咒語,他的身體慢慢地用肉眼熏著,最後變回了羅明。

把米蘭抱在懷裏,看一會兒,然後下巴抵住米蘭的額頭慢慢入睡。

一大早,面對着初升的太陽,天空彷彿被洗過一樣,湛藍悅目。

陽光從窗戶照射進來,正好落在羅明的臉上。

羅明睜開眼睛,看了看米蘭,米蘭還睡了一會兒,然後用秘法變得有點黑。

變成小黑后,我從米蘭解除了秘法,最後閉上眼睛假裝睡覺。

米蘭被耀眼的陽光喚醒。

米蘭用手擋住陽光直射,慢慢坐起來,慢慢下床。

看了一眼熟睡的小黑,沒有叫他,而是給自己做了一個清潔操作,然後從空間里拿出食物放在桌子上。

他喊道:「小黑,該起床了。太陽會曬乾你的屁股。」

小黑坐了起來,但他的手揉了揉眼睛,他看起來很可愛。

米蘭上前給小黑做了清洗手術,然後把他帶到桌前坐下。

「吃早餐。」

「哦哦。」

米蘭一邊用筷子招待小黑,一邊自己吃飯。

吃完早飯,他們收起木屋,繼續慢慢地走。

「姐姐~」

米蘭淡淡地看着抱着她脖子的寵壞了的小萌·伊娃。

「……「

我想她有妄想症,但這不是想暗殺她的兇手。

也一定不是師弟。如果是,真的面目全非!!!

小黑正抱着米蘭撒嬌,突然遠處傳來不同聲音的尖叫聲。

「不要…啊…不要……」

「不要…請…不…啊……」

「不要…幫助…救命啊……」

「啊…幫助…啊……」

「啊…疼痛…求你了,放過我吧!!!「

米蘭被自己聲音的悲慘絕望震驚了,她趕緊飛到自己尖叫的地方。

黑人不滿的撇撇嘴,哼~早不叫,晚不叫,就在他準備撒嬌又要糖吃的時候,實在是讓人失望…

米蘭一聽到慘叫聲就趕到了,他看到的是極其悲慘的一幕,突然他的眼睛裏閃著銳利的光芒。

眼前的景象,如人間地獄!!!

我看到這群人,一半是女人,所有的女人都衣冠不整,在地上瑟瑟發抖。

他們的眼睛又紅又腫,頭髮凌亂,渾身是藍色。沒有一個好地方,他們一眼就毀了。

這時,幾個壯漢為所欲為,羞辱他們。

除了女人,還有男人和孩子,他們長滿了鼓鼓囊囊的膿包,又密又噁心,滿臉都是。米蘭接近密集恐懼症,這顯然是被考驗的結果。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