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亮聽完江離的解釋,一臉的遺憾和不甘:「啊?還有抹除記憶?!那不是等於,我體驗完了,但是什麼都不記得,完全沒有體驗之後的快感,那跟沒體驗有什麼區別,那我體驗的意義何在?」

「免費體驗的意義,就是讓交易者在交易之前,可以感受到交易之後的結果,再做決定。抹除記憶,是在體驗者完成體驗之後,不想交易,但又不讓我們交易所白白付出,採取的一種平衡的方法。」江離向程亮做着解釋。

程亮卻根本聽不進去江離的解釋,一臉失望地嘟囔著:「不能留下記憶,這體驗對我來說就沒有意義了……」

江離的大腦快速轉動着,他要馬上想出一個既能讓程亮有滿意體驗,但又同時不讓超能交易所有損失的方法來解決當前的問題。

南笙看着江離思索的樣子,知道他在幫程亮想辦法,只是一時陷入了死胡同,沒有想出辦法。於是她低聲地提醒著江離:「我想喝茶,但我只有紅酒;石頭想吃肉,但只有茶;你想喝紅酒,但只有肉。直接交易都沒法實現願望,但如果轉個圈,其實問題就解決了。」

南笙的話讓江離短暫的疑惑后,瞬間開朗。馬上想到了解決程亮問題的方法。他感激地沖南笙笑笑,隨後轉對程亮回應着:「想要實現程先生的願望,也有折中的辦法。」

「什麼辦法?你快說。」程亮的眼睛亮了起來。

「就是用你的寫作天作,換取一次結界內體驗的過程,並且保留你體驗后的記憶。老闆,這樣的交易條件,應該可以滿足程先生吧?」江離用徵詢的口氣,向南笙詢問著。

南笙看着江離微微點頭,露出欣賞的笑容。江離的回應完全理解了她的提醒,只要把願望稍微迂迴一下,其實就可以滿足雙方的需求。

「這樣的條件是可以的,而且可以把體驗的時間延長到7天的時間,怎麼樣,程先生,你願意嗎?」南笙直接向程亮回應着。

程亮有些遲疑地:「體驗之後,我就失去了我的寫作天賦,那我不是就再也寫不了了……」

「這是交易的條件,但是否要交易,還是由你自己決定。」南笙平靜地回應着,她其實早就看出,程亮是被免費體驗鎖吸引來,是抱着既實現夢想,又不想付出代價的白嫖心理。

其實早在江離提出這樣免費體驗的方式時候,南笙就預感過會有帶着這樣心理的顧客前來。所以,她的心情非常平靜,反正你不讓我得到合理的所得,那我也不可能白白讓你滿足心愿。

江離也是保持着禮貌的微笑,並不去對程亮進行任何的勸說和誘導。雖然他心裏很希望能多做成一筆生意。但是他現在明白,到了談判的關鍵時刻,誰越表現的着急,也就一定是最先讓步的一方。

「程先生,這世上哪有魚和熊掌兼得的事情?你現在已經擁有了很不錯的身家,即使以後不做網文家,你也可以有優渥的生活。何況你還年輕,完全可以選擇其他的謀生手段,但修仙者的體驗,可只有在這裏才能體驗到……」看到雙方的談判陷入僵局,一直坐在旁邊的高佳琪,有些着急起來,開始勸說着程亮。

在場的所有人當中,高佳琪是除了江離,另一個盼著交易一定成功的人。畢竟成功介紹一筆生意,她就可以有一筆報酬,離實現自己的買房夢想,也就又近了一步。

程亮聽了高佳琪的話,猶豫了起來,低頭思索著。是捨棄自己賴以生存的手段,去圓兒時就存在心中的夢想;還是看清現實,繼續去做一名網絡寫手,不再非要去體驗那虛擬世界帶來的榮耀?!

江離看着高佳琪,內心一陣讚歎,不愧是做中介的,幾句話就說到了程亮的心裏,讓他產生了波動。看來自己以後也要多提高這方面的話術能力才行。

沉思了好久,最終是慾望戰勝了現實。一個在心裏實現夢想的機會,就在眼前,程亮不想就這樣白白錯過。高佳琪說的有道理,謀生的手段還可以再找,但實現夢想的機會只有一次,錯過會遺憾終生。

「好,我決定了,就用我的寫作天賦做交易,讓我體驗做7天鬼厲的感覺。」程亮抬起頭,向著南笙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南笙微微點頭,將手一擺,一份精緻的合約落在了程亮的面前:「請仔細查看合約,如果沒有問題,就請簽約。」

高佳琪長出了一口氣,轉頭期待的看着程亮,盼着他趕緊按下手印,那才算是真的交易成功。

江離看着程亮,表面上不動聲色,其實內心也是激動不已,盼望着這筆生意能夠最終成功。

程亮仔細地看完合約,終於不再猶豫,在合約上面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第六百二十四章媽咪,我可以遮住眼睛

「要證明是么?」墨錦城淡淡開口。

保鏢點頭,不容置疑的樣子:「必須要。」

「好。」

墨錦城這一聲好,直接就讓顧兮兮傻眼了。

好什麼好呀?

他們哪裏有什麼證據證明他們是兩口子啊?

就在顧兮兮滿心腹誹的時候,突然感覺到眼前一暗。

下一秒,后脖頸就被一隻溫暖的大手握住,一按。

兩個人,四唇相貼,就這麼吻到了一起。

「呀!」

顧小諾尖叫了一聲,連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有錢叔叔親媽咪呢!

羞羞羞!

顧兮兮腦袋裏面嗡的一炸。

知道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墨錦城說的有證據是什麼意思。

她正要掙扎。

可墨錦城卻趁勢在低語,「是不是想被抓下去盤查?還要不要找小熙了?」

一句話,穩准狠的戳中了顧兮兮的痛腳。

她全身僵硬,動彈不敢。

只能僵直的坐在原地,讓墨錦城親她。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男人終於鬆開了她。

小女人眼神瀲灧,小臉紅撲撲的,味道還不錯。

他眸光一閃,沉沉回頭看向窗外,「夠了么?」

繞是見慣了大場面的那兩個保鏢,在親眼目睹了這一幕之後,還是有點傻眼。

如今聽到墨錦城說話,才猛的驚醒了過來:「……咳咳,夠了!」

另外一個也有點尷尬,「你們可以走了。」

墨錦城抬眸,淡淡的掃了陸行一眼。

陸行會意,立刻打轉方向盤,緩緩的駛離了威爾斯城堡的前坪。

在車上,顧兮兮不時回頭,鬱悶的看着墨錦城:「我都做出這麼大犧牲了,就這樣走了么?」

犧牲?

墨錦城一聽這話,就不高興了。

他傾身靠了過去,捏住她的下頜,危險的眯起眸子:「跟我接吻叫犧牲?」

糟糕!

不小心戳到他的痛腳了。

那樣高高在上的人,怎麼能夠容忍別人這樣說他?

顧兮兮腦袋裏面轉的飛快,笑着將顧小諾攬入懷中當擋箭牌:「三少,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在孩子面前做這種事情,影響不太好!」

「是么?」墨錦城懷疑。

「當然是!」顧兮兮點頭如啄米。

可這個時候,顧小諾卻出來拆台了:「媽咪,沒關係的。你要是還想跟有錢叔叔親嘴嘴,小諾可以遮住眼睛的哦!只要遮住眼睛,我就什麼都看不見了呢!」

「喂,顧小諾,誰告訴你我還要跟他……」顧兮兮簡直無語透了。

墨錦城看向顧小諾,眼底含笑。

顧兮兮看着他那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氣的直磨牙。

不過,現在還不是找他算賬的時候。

「那個……難道我們就這樣離開嗎?小熙怎麼辦?」

墨錦城示意陸行將車停在路邊:「威爾斯城堡周圍守着的不是一般的保鏢,都是雇傭兵。而且城堡裏面戒備更加森嚴,我們沒辦法進去。小熙在裏面反而很安全,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在外面等他出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顧兮兮越聽越覺得不對勁。

什麼叫做顧小熙在裏面反而很安全?

難道外面很危險嗎?

墨錦城沒有對她提有關於詹科的事情,不想讓她擔心。

於是隨便扯了個借口:「這一塊是貧民區,很多流浪漢,治安不好。」

「這樣啊!」顧兮兮點點頭,耐著性子在這邊等著。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們的車子駛離前坪的時候,從城堡的門口,有一道黑影閃現了出來。

剛才負責盤問墨錦城他們的兩個保鏢走了過去,很禮貌的打招呼:「焦。」

沒錯。

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焦長敷。

上一次,他綁架顧兮兮的事情東窗事發了之後,他連夜逃出了國,來投奔詹科來了。

以詹科為首的黑手黨在國外的勢力很強大,就連墨錦城也要忌憚三分。

這一次,詹科費盡全力,將手伸進了DNS駭客大賽裏面,就是想要利用這次的比賽,提自己招攬手下。

要是他擁有了全世界最頂尖的駭客,想要盜取別人的商業機密,豈不是輕而易舉?

而焦長敷這一次,恰巧就是負責威爾斯城堡的安保工作的。

就在剛才,發現有陌生人闖進來的時候,他本來打算第一時間衝出去盤問的。

可當陸行走近的時候,他嚇得差點沒站穩。

忙不迭的躲到了後面,藏了起來。

後面那倆個保鏢去林肯車那邊盤問,也是他授意的。

當他透過保鏢身上的攝像頭看向墨錦城和顧兮兮熱吻的畫面時,臉都綠了。

顧兮兮那個小賤人在他面前裝的跟個貞結烈女似的。

可是被墨錦城一親,全身骨頭都好像軟了。

果不其然,女人都是這樣的下賤。

喜歡攀附權貴,喜歡有權有勢的男人啊!

當初他沒有得逞,他都已經死心了的。

可是顧兮兮這個女人卻再次送上門來,也許這就是上天的安排,讓他圓夢一回吧?

畢竟,他從國內逃亡回來。

每晚夜深人靜的時候,都會想起那天把顧兮兮捆住的樣子……

每每想起,都回味無窮,熱血沸騰呢!

「焦?」保鏢見焦長敷沒出聲,便再度開口詢問:「這件事是否要通知詹科?」

焦長敷擺擺手,「我來打電話。」

「好的。」

焦長敷走了一邊,掏出了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響了好一陣子,才被接通。

那頭,詹科正在跟一個金髮碧眼的美女尋歡作樂。

這個時候焦長敷打電話過來,很明顯就打擾到他了。

所以他的語氣很不好:「嘿,你這個人真的非常掃興!」

焦長敷聽到對面女人的嬌笑聲,就知道他做什麼,連忙解釋道:「老大,您知道我今天在威爾斯城堡看到誰了嗎?」

「有話就直說,別遮遮掩掩的。我可沒空跟你玩這一套!」

「墨錦城,我看到墨錦城了!」

「你說什麼?」

一聽到墨錦城的名字,詹科猛的坐直了。

就連旁邊靠過來的美女都被他一腳踹開了。

「焦,你再說一遍,你看到誰了?」

焦長敷連忙說道,「我親眼所見,墨錦城過來了!」

文學網 「你讓他過來吧。」李新年說道。

歐陽玉站起身來說道:「怎麼,自己開車開膩了?」

李新年笑道:「咱們現在也是幾個億資產的大公司了,我這個老闆親自開車是不是有點掉價啊。」

歐陽玉像是鬆了一口氣,說道:「這下我可解放了,否則,我都快成你的專職司機了。」說完出去了。

李新年沒有看出張富強做為專職司機的素質,但做保鏢的素質卻一目了然,只見他一米八幾的個頭,長得虎背熊腰。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