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的陽光蔓延進了山洞,不冷不熱。凌風半睜開眼睛,在蕭雲耳邊打着個哈欠,眼角掛上了淚水。

「醒了?」

凌風揉了揉眼睛,摟着蕭雲的脖子,往蕭雲臉上蹭了蹭。

「那就繼續走吧。」

蕭雲走出了山洞,眼中景色依舊寒冷而蕭條。他欲繼續往北,凌風卻扯住了他的衣領,手指著遠方——那發生過獸潮的地方。

「是有什麼嗎?」蕭雲還打算繞過去呢,畢竟和他原本預定的路線有很大的偏差。

凌風沒有再動作,但蕭雲大致明白了其意思。

「可能會很臟哦,小心一點,女孩子應該很討厭這種地方吧?」

凌風沒有反應,似乎有些沒聽明白。

蕭雲更改了路線。

強忍着噁心,以及精神消耗所帶來的眩暈感,蕭雲背着凌風緩緩地走在血河邊。

「這種濕淋淋的場面可真是少見。」蕭雲懷念道。

雲盤在血河上飛舞,撿拾妖核和妖獸屍體,然後再把多餘的東西處理出去。只是,裝進去的時候,腦海里會有那種濕淋淋的觸感,有點噁心。

顯然這是雲盤的副作用。

忽然,蕭雲停下腳步,用力地揉了揉太陽穴。

「嗯?」

凌風的小臉湊了過來。

「哦,沒什麼,只是精神力消耗過多。」

聽罷,凌風取下腰間的玉佩,往上挪了挪,伸手,抱住蕭雲的腦袋,將玉佩貼在蕭雲額頭上。

頓時,蕭雲感覺清醒了不少,就像是在炎炎夏日裏,吹着空調,喝着冰鎮汽水般的暢快。

只是,莫名的,還有些發燙髮紅,尤其是凌風碰到的地方。

「哼哼。」星輕輕地笑了笑。

「星,你笑什麼?」

「我怎麼會笑呢?我只是本沒有感情的『百科全書』。」

話裏有話啊……

「謝了,泠。」

凌風沒有回話,蕭雲無奈地嘆了口氣,打趣道:「要是更有生氣一些,就更可愛了。」

「又沒人需要。」凌風的語氣有些低落。

蕭雲覺得感同身受,道:「不是還有我嘛。」

「所以,要一直,在一起。」

自遇到凌風以來,好像是第一次說這麼多呢。

蕭雲心裏似乎有了什麼,溫暖無比,身旁的血腥場景也變成了浪漫的玫瑰色。和你在一起的感覺真好。

蕭雲哭笑不得地說道:「女孩子可不能隨便對別人說這種話哦。」

凌風歪著腦袋:「可,我是男生啊。」

誒?誒!

轟!!!

一道雷霆驚九天,暴雨傾盆,山崩海嘯,天塌地裂,

不對,是有一萬匹草泥馬從頭頂奔騰而過!

從此,我的世界不復存焉!

蕭雲有些恍惚,這逆轉來得太快,語無倫次地說道:「真,真的?!」

星:「經檢測,符合男性生理特徵。」

凌風疑惑地問道:「怎麼了?」

「不,沒什麼,沒什麼……」

「…………………」

———————————————————

「各位,都聽到了嗎?」

「好奇怪的聲音。」

底下,一群人各抒己見,議論紛紛,七嘴八舌地討論著,氣氛一時之間有些激烈。

「不會真是那件事開始了吧?」

「還早呢。我們這一代也真是夠倒霉的。」

「你怎麼知道?具體哪天可還沒塵埃落定。」

「怕什麼!早來晚來還不是照樣開打!」

「果然,畜生就是畜生,只長肌肉不長腦子。」

「信不信老子我用肌肉打爆你的腦子!」

「哼,現在可不是你耍小孩子脾氣的時候!」

「怕了就直說!」

「可笑!」

「…………」

金碧輝煌的大廳內,激烈的吵鬧聲伴隨着複雜的異象在穹頂上翻騰,各族各勢力長期積累的矛盾和摩擦,藉著此刻壓抑沉悶的氣氛,全部爆發了出來。

本應該是商協團結合作的會議,卻差點變成了戰爭的導火索。

然而,一切戛然而止。在那個布衣麻袍老爺子出現在門口之後。

老爺子走得很慢,手中摺扇輕搖,柔順的白鬍子隨風飄啊飄,笑容和藹,一副鄰家老爺爺的樣子。

所有人都不奇怪為什麼沒有察覺到,他們心中只有一個問題:這位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閑着沒事兒,過來湊湊熱鬧。」

老頭子摺扇一收,捋了捋鬍子,然後繼續說道:「我聖羽族不知道第多少代聖女,也就是我不知道第多少代孫女,今年芳齡13,正是出嫁的好時候,風姿卓越,美貌和天賦都是上上等,不知誰家可有合適的小伙,老夫我願意來牽個紅線…………」

「咳咳,羽爺爺,等咱先商討完正事,再聊別的可以嗎?」門口緊跟着鑽出一個藍袍男子,模樣秀氣,看着很年輕。

老爺子乖乖地坐在一旁,眾人心裏一驚,是誰請來了這位來鎮場子?

洛星河,天劫六重巔峰,本次會議的發起人,傭兵協會主席,兼行天盟盟主。

「抱歉,遲到了,剛才有事耽擱了一會兒。」洛星河賠笑道。

大廳內一片寂靜,都等待着下文。各方來之前就都差不多猜到要發生什麼,同意過來不過是為了一份準確的情報。

「長話短說,我就直接切題了。大約十天前,白日有星辰無端隕落。此乃大凶之兆,經我行天盟內部演算,確認為〖災禍〗降臨的前兆。」

洛星河語氣微微停頓,繼續道:「各位剛才可聽到琴聲?我之所以遲到,便是為了此事。」

手指一甩,一枚六角星形的符印從指尖甩到地上,彈到半空中展開。

只有一句話:「〖試煉之地〗,啟。」

「各位怎麼看?」

白白胖胖的糯米糰子在空中滾來滾去,英姿颯爽的冰山女酋長低頭沉思,金髮妖顏的青袍男子心裏想着今晚該去哪個青樓消遣……

只有紅髮紅須的暴躁男鳳文剛一巴掌扇在桌子上,冷聲道:「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

洛星河也不客氣地回應道:「我行天盟辦事,包你滿意。」

鳳文剛臉色鐵青,在座的人都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其中幾個人還忍不住笑出了聲。

「我倒覺得鳳長老的話很有道理」,天火家家主天昊一臉嚴肅地說道,「大家可別忘了14年前的那件事。」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皆變,紛紛交頭接耳,會場一時之間有些嘈雜。

「那件事和我行天盟又沒半點關係!」

眾人又是一愣,似乎沒料到這位新上任的盟主說話竟如此硬氣,氣氛降到了冰點。

「現在應該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吧?」

萬籟俱靜之中,馬臉下長著羊鬍子的紅袍老道聖堂,開口說道:「你我皆知,大事當前。我建議各大勢力組織人手,進入〖試煉之地〗搶奪黑蓮碎片,延緩印解除的速度。」

「之後呢?」有人問道。

「自然由搶到的勢力擁有唄。相信黑蓮教總不可能一次進攻所有的勢力吧?雖然可能有這個實力。」

天昊撇了一眼聖堂,低聲道:「你是代表你聖獸家,還是整個人族?」

「只是為了整個玄武大陸做貢獻罷了。」聖堂不緊不慢地說道。

哼,狼子野心!

「各位沒有意見的話,就按聖家主所說吧。」

這時各家意志反而出奇地一致。

洛星河打了個響指,漂浮在大廳中央的畫面頓時切換,龐大的地圖上標着數十個紅點,連起來倒像是一朵花。

「這是試煉之地的分佈圖,大約再過半個月就會完全開啟。根據先輩留下的文獻記載,其最高只能允許地境武者進入。至於節點劃分則按照各家的勢力範圍來。」

「考慮到核心碎片的重要性,就由北家、佛門、聖獸家、幽族、麒麟部落、九尾妖狐一族、天狼族、絳晟宮共同……」

「洛盟主!」

一道不和諧的聲音無情地打斷了其發言,洛星河循着聲音望過去,只見邋遢到沒人願意跟他坐一塊的羅元暢大大咧咧地喊道:「抱歉,核心封印已經被我神劍閣包了!」

洛星河壓根兒就沒理他,繼續說道:「以上就是全部要點,希望各位回去后能夠好好組織。」

「咳咳」,羽老爺輕輕咳了兩聲,「話說有沒有人想要跟我孫女簽個婚約啥的,還送……」

話沒說完,就不見人影了,只剩下一排排內容差不多的留言。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