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前方的奇特景象,蘇澤訝異的問向系統。

「小碧蘿?!」系統驚訝的聲音響起。

蘇澤疑惑道:「小碧蘿是什麼?」

雖是疑惑,但蘇澤敢肯定這絕對是個好東西,要不然青青綠綠的植物系,怎麼能在火焰山內的炙熱山洞裏還生長的綠意逢生?

「好東西啊,宿主你真是走了逆天的運氣,這種罕見的草藥都被你遇到了。」

「虛的就別說了,你告訴我小碧蘿能煉製什麼葯?」

誇獎是好,只是現在的蘇澤更想知道小碧蘿有多大的藥用價值。

「宿主你最近不是找回自己的神力嗎?有了這株小碧蘿,在添加一些突破需要的藥材,即便是低級的煉藥師,也有九成九的把握煉製出上好丹藥。」

九成九的把握?

「這算是草藥系中開掛的藥材嗎?」蘇澤愕然道。

「算是吧,不過這東西嬌貴的很,溫度、土壤還有環境,都有很嚴格的生存條件。」系統嘆息道。

聞言,蘇澤微一皺眉,旋即眉頭舒展開來,笑道:「那我把這片山洞都放進萬寶袋中,可行不可行?」

系統久久未語,末了機械似的回道:「如此敗家的法子,也就宿主你想的出來了。」

「也就是可行了?」

沒聽到系統反駁,蘇澤心裏有譜了,當即拿出萬寶袋張開,對着小碧蘿以及它周圍的岩石土壤吸去。

轟隆隆一陣響動后,因為失去山壁,山洞盡頭後面的場景頓時暴露在蘇澤眼中。

熱浪撲面,烤的人眉梢都要著了火。

滾動的岩流散發着金紅色的光芒,黏稠的如同要把人吸進去燒成灰燼!

突然又是一陣轟隆隆的聲音響起,只不過這次是從地下傳來,且伴隨着地動山搖。

面前的岩漿猶如在沸騰的鍋中攪拌,突地加了一勺水,倏地開始四射噴濺。

「卧槽,火山爆發了?」

蘇澤喊叫一聲,轉身拔腿就跑。

若是一般的火山爆發,以蘇澤天階的實力也可以擋上一二,然而此地古怪的岩漿卻給人以危險的感覺,更何況他現在是個沒有神力的凡人!

未知的東西,蘇澤不敢冒險。

蘇澤加速向外奔跑,系統感嘆的聲音響起:「紅蓮岩漿,宿主你的運氣真是逆天了啊!」

「少說風涼話,這也叫運氣,那就是狗屎運了!」

與此同時,江淮和江月黎雙方在山洞外打的難解難分。

只是越打,江淮心底越是急躁,她是來阻止蘇澤突破的,可不是在這裏磨蹭時間的。

何況,如果任務失利,那麼他們不單要面對死神的怒火,還要面對蘇澤有可能恢復神力后的報復。

「肖坤,你去纏住江月黎,我先把他們倆宰了!」江淮發狠道。

肖坤聞言,立刻調轉攻勢對上江月黎。

江月黎見此,眉頭狠狠皺起,暗罵一聲卑鄙。

就在江月黎要後撤紆迴過去時,地面突然一陣地動山搖,突發的狀況令雙方皆是微愣,忘記了動手。

「發生了什麼事?」

江淮落到地面,神情戒備的看向四周。

青天白日的,地面怎麼會晃動,是有什麼危險逼近了嗎?

肖坤察覺到不對勁,也回身護在了江淮身側,提着心目瞪着小石頭,眼角餘光亦是觀察著四周景象。

「快跑啊,火山爆發了。」

在五人茫然時,山洞內一聲嘹亮的喊聲從裏面傳來,正是蘇澤的聲音。

江淮聞言一愣,旋即哈哈大笑,神情譏諷:「失去神力的蘇澤原來如此不堪一擊,面對個火焰山都要求救。」

小石頭怒斥道:「你這個女人好不講理,跟蹤我們就算了,現在還出口傷人。」

「怎麼?你是想繼續和我分個勝負嗎?」江淮挑釁道。

「打就打,我怕你啊!」

小石頭氣憤道,當即甩拳就要衝上去,卻冷不丁的被身後突然冒出的手握住了手腕。

「生死關頭了還磨蹭,快走。」

卻是蘇澤從山洞裏跑出來,一把抓住小石頭和江月黎的手,隨後招呼小白跟上。

江月黎見此,立即抓緊蘇澤騰空而上,小石頭抿了抿唇隨後跟上去。

江淮小人得志的喊道:「慫樣,落荒而逃了吧?」

小石頭回頭怒瞪江淮,蘇澤趕忙把人拉住,生怕小石頭想不開再跳下去。

「他們想死就讓他么自己去找死。」

留下這句話,蘇澤帶着小石頭一個加速,遠遠消失在山洞前。

但是這話,傳到江淮耳中時,卻是清晰可聞。

「哼。」江淮臉色臭臭的,唇角掀起一抹譏笑:「真是什麼人有什麼樣的下屬,跑的倒是挺快。」

肖坤感受到身後的熱浪,雖還沒有見到湧出的岩漿,心裏卻是驚慌不已。

「江淮,我們也走吧?」

「蘇澤的話不可信,但也不是全不可信,後面肯定是有什麼東西才讓他逃跑了,何況我們得去追殺他。」

江淮涼薄一笑,剛要說什麼,在看到肖坤身後金紅色的涌動后,臉色徹底大變!

。 「娘親娘親,還有還有,我們會幫大姐姐扎頭髮,扎的可好看了!」

額……其實要是真的女孩子是沒啥,但主要是……混沌大帝是個男的啊,男的啊!

「我們還能幫她穿裙子!」

「還能幫她剪頭髮!」

「還有還有……」

這兩個孩子說的歡快,藍曦若的心裏已經為混沌大帝默哀了:真是苦了他了……

一個大男人被這兩個熊孩子也真是欺負的醉醉的了。

……

第二日的時候,藍曦若和他們聚集起來開會,其實也沒什麼,主要是混沌大帝,還有紫大神和夏落雨都是在其他地方的,可能會有什麼新的見解之類的。

「夢家家主其實不足為懼,那幾隻怪物目前看來還並不是太讓讓人擔憂。我擔心的是,一但這些怪物失控,到時候……就不是我們能掌控的了的了。」

混沌大帝開口,他有仔細觀察過那些怪物,其實在被控制的時候,這些怪物是適當的隱藏了自己的實力的。因為被控制之後,天性也是受到壓制了的。

但是若是擺脫了控制,天性完全釋放……到時候就真的完蛋了。這些怪物的極其野性的天性,是他們最大的危險。

藍曦若點點頭。

「沒錯,混沌大帝說的對。」赤玄也站起來,「這些怪物現在的獸性是處于禁錮狀態,我推測……夢家家主的控制也只是暫時的。因為凶獸什麼的……是不可能被人完全控制的,總有失控的時候。那些怪物……不遠了。」

赤玄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都非常的嚴肅。

他是聖獸,更了解獸類。

他更清楚這些怪物一旦失控,造成的危害會有多大。

藍曦若深吸一口氣,覺得未來的日子,還是有些艱難啊。

「不僅僅是那些怪物,還有隱世高手們。」紫月離也開口,「現在出來的隱世高手只是非常少的一部分,更多的厲害的高手都還按兵不動。」

這一點,他留意過了。

最老奸巨滑的人,全部都留在了後面。現在蹦出來找麻煩的,全部都是比較年輕的人,當然,也是比較好對付的。

「隱世高手方面,確實如此。」夜華傲點頭,「當初和我對戰的那些高手們,全部都還沒有出來。那才是他們最強大的力量,現在出來的這些,我都沒見過。」

夜華傲這麼一說,眾人的心就沉重起來。

現在是最弱的力量,可他們也沒法輕輕鬆鬆的對戰,那……到時候……藍曦若覺得任重道遠。

「所以現在更重要的還是提高自己的戰鬥力,說不準……還能弄幾個陣法出來。」龍王忽然開口,眼中帶着亮光,「我記得我這裏有一些上古法陣來着,到時候我回去想想。」

這些話,讓眾人有了幾分希望。

上古的法陣,自然是會強大很多。

「曦若,還有,我觀察了大大小小的家族那邊,他們也已經有了聯合的趨勢。」夏落雨也開口。

在夏家的日子裏,她是不允許參戰的,所以她只能暗中搜集情報之類的東西。

「現在,大家族幾乎已經呈現出了一整片的聯盟趨勢,小家族也開始了。我覺得……他們應該是會投靠到隱世高手那邊。」夏落雨說完就坐下。

全部聯合嗎?

藍曦若手托下巴,沉思了半晌。

「這對我們也是一個不利的因素。」忽然,藍曦若嘆口氣,「其實,說到底還是我連累了你們,你們原本不必要加入這場戰鬥的。」

如果不是她認識了他們,如果不是因為種種的原因,他們可能真的不會參加。

「說什麼呢,本來就是他們不好。什麼混沌靈力就要死,都是狗屁!」赤玄咬牙切齒。

他現在對世人那可是恨的徹徹底底啊。

「就是就是!」紅舞莫也憤怒的拍桌子。

「沒事沒事。」藍曦若搖搖頭,「現在我們還是抓緊提升自己的實力,然後和龍王一起商量陣法的問題。別人對我們肯定是早就虎視眈眈了。」

大戰在即,他們都沒有辦法做到獨善其身。既然選擇了和整個世界抗衡這條路……

那就一定要走下去。

在這期間,於白一直都看着他們。他們無法看到他,所以討論的格外熱烈。

於白伸伸手,想要說些什麼,又閉了嘴。

藍曦若幾人討論完之後,就各自回了卧房。

於白跟着藍曦若,只是默默的跟着她。

藍曦若打開卧房的門,忽然愣住:「於白,是你嗎?」

於白直接就懵了:她……是怎麼發現的?不是都看不到他的嗎?那占骨師做事他還是挺信任的。

周圍並沒有人。

藍曦若皺皺眉:「於白,我知道是你。你忘記了嗎?我體內有你的一滴血,所以能感受到你。」

原來是這樣……

於白忽然笑了:似乎……這樣也不錯啊。

「嗯,我在。」於白傳音給藍曦若。

「那……到我空間里說吧。我空間融入了你的一滴血,大概是能看到你的。」藍曦若也只是推測,然後就邀請於白進了空間里。

果然,一進空間,藍曦若就能看到於白了。

「於白,你……」藍曦若笑笑,「你過的還好吧?」她總覺得於白好像是不太高興。

於白點點頭:「還好。」只是……沒有你。

藍曦若看着於白:「那你就是守衛者了?在天上嗎?」她倒是很好奇守衛者在的地方是什麼地方。

於白啞然失笑:「曦若,你想多了。」

他們雖然是能被稱為神的存在,但是!他們也只是在另一個世界而已,只是這個世界不歡迎其他人進入,只有經過允許的人才行。

於白描述了一下那個世界,藍曦若忽然就嘆口氣:「所以說,你根本無事可做啊……好像也挺不好的。」她說着。

於白的眼神黯淡下來:就算是給他錦衣玉食,那又如何呢?

依舊還是不能和她在一起。

「曦若,我回來的這件事情不要讓其他人知道,我這次是奉命出來的,不能被人們知道,不然會有麻煩的。」於白又說道。

藍曦若點點頭,打消了要叫其他人來的念頭。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