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羽這一出生就是五十萬積分,著實把它嚇一跳。

不僅僅是他,洪和雷神也收到了相同的禮物,他們的積分收入更少,才闖關第二層,總積分連五千都沒有,五十萬積分在他們眼中已經是天大的數字了。

當然,白羽實際上購買卻沒有花費這麼多,他冰峰之主親傳弟子的身份,可以打五折的優惠,花了不到一百萬積分。

這也是白羽能夠幫助他們的極限了。

一艘好的飛船,可以幫助他們逃命,而培養植物生命的資源,可以給他們一個強大的幫手,不管是殺敵,還是幫助他們逃跑,都是非常好用的。

……

虛擬宇宙,原始區。

白羽打開虛擬投影,上面顯示著『生活』,『學習』,『修鍊』,這三個選項。

這三個選項,他在混沌城內就已經開通了,畢竟他的許可權很高,不像其他人需要在離開混沌城之後,才會開通。

其中『生活』這一選項他已經使用過了,比如營養艙的申請,就是從這一欄目申請的。

裡面還有『星圖』,『飲食』,『居所』,『飛船』等等選項。

從生活起居,到衣食住行,都可以在裡面進行申請。

至於學習這一項目,分為『理論』和『實踐』兩個項目。

『學習』,就是可以進入虛擬宇宙的原始區講堂內,聽各個強者的公開講課,包括那些不朽級強者,甚至宇宙尊者,都會在裡面進行講課。

至於去不去聽講,則是隨自己的心意。

白羽也偶爾去過幾次,聽一下那些宇宙尊者的講課,其他的對他的作用並不大,還不如直接請教他的師兄來的快。

『實踐』就是通天橋之類的闖關,一共三項,包括通天橋,不朽祭壇,以及幻境海。

通天橋:虛擬宇宙公司核心成員都有資格去闖通天橋,通天橋考核的是對宇宙本源法則的感悟,感悟的越深,能闖的通天橋層數就越高。層數越高,獲得的積分也會越多!

幻境海:虛擬宇宙公司核心成員都有資格去闖幻境海,幻境海考核的是修鍊者的意識強度和意志!意識和意志,在修鍊、突破瓶頸、戰鬥等方面都極其重要,闖幻境海,從最外層不斷深入……越是深入幻境海,可獲得積分也最多!

不朽祭壇:不朽祭壇,考核的是身體發力,同樣的身體,不同的修鍊者爆發出的力量卻不同!純粹的蠻力為1單位,一些厲害修鍊者能夠10個單位,20單位……身體發力的真正極限是100單位,這才是將身體操控達到完美的標誌,對身體力量操控達到完美是突破為不朽的一個前提。不朽祭壇考驗的是就是身體發力!發力越強,所得到的積分也同樣越多!

不過除了通天橋,其他的兩處,他現在還沒有去嘗試過。

畢竟在混沌城內,最重要的還是參悟本源法則,他連通天橋都幾乎不去,更別說其他兩個了。

而且這兩個獎勵的積分也不高,其中不朽祭壇需要身體發力達到50,才能拿到最低的獎勵,也就是一千積分,最高的是身體發力達到100,獎勵5萬積分,身體發力低於五十,則沒有獎勵。

至於幻境海的積分獎勵跟通天橋一樣,每一層都是翻倍,但是沒有混沌城那種十倍的獎勵,白羽也拿不到太多的積分。

不過現在已經離開了混沌城,他的時間就比較充裕了,倒是可以去嘗試一下不朽祭壇和幻境海這兩個關卡。

最後一個選項是『修鍊』,裡面是一個個的修鍊任務,如果選擇接受,就會被送入相應的修鍊世界內進行試煉。

修鍊任務根據危險程度,分為五個級別『安全級』『普通級』『困難級』『危險級』『絕境級』。

安全級:死亡率為0.

普通級:死亡率為10%。

困難級:死亡率為20%。

危險級:死亡率為50%。

絕境級:死亡率為90%。

根據修鍊任務的難度不同,則會獎勵相應的不同的積分。

當然,這些修鍊世界的積分獎勵,對於他來算可有可無,就算是絕境任務裡面排名第一的煉獄深淵,也才100萬積分而已。

他的目的,還是為了挖掘各個修鍊世界的傳承或者獨特的寶物。

就像是血洛世界的血洛晶,可以用來提升生命基因層次,這是宇宙尊者都要爭奪的寶物,價格非常的昂貴。

白羽再次看了一遍所有的危險級和絕境級的修鍊任務,心裡已經有了決定,便關閉了投影,直接傳送到不朽祭壇的位面。

這是一座一眼看不到盡頭的龐大黑色山脈,上面有著一座座山峰,每一座山峰最頂端都有著一座金色祭壇,一眼看去,成千上萬的山峰上,有著成千上萬座金色祭壇。

而白羽,則是直接出現在其中的一座山峰上。

一瞬間,白羽就感覺到自己感覺不到宇宙本源波動,甚至連體內的原力也全部消失,只留下純粹的身體力量。

這就是不朽祭壇的神奇之處。

它只考驗肉身的力量,所有一切與它無關的力量,全部都會被隔絕掉。

要不然測試的結果就不準確了,畢竟他現在每一拳的力量上面,都附帶著法則之力,很難測出真正的肉身力量。

白羽迅速的來到不朽祭壇旁邊,上面迅速的彈出一個宇宙通用語標準的提示,「請在1秒內,分別使用拳頭、肘部、頭部、膝蓋、腳,擊打在靶上,按照這五擊最低攻擊計算實力。」

砰!砰!砰!砰!砰!

不到0.1秒的時間,白羽就用身體的五個位置攻擊到靶上面。

下一秒,上面就出現了具體的成績。

「72單位,77單位,79單位,71單位,76單位,成績為『75單位』,獲得積分4000。」

看著成績,白羽還是比較滿意的,雖然在他混沌城內沒有這麼練習發力技巧,倒是投影已經在原宇宙磨練了上百年的時間,再加上他的意識強大和對法則感悟高,這才到達這個水平,要不然估計也只有五十左右的水平。

再次嘗試了幾次,都是差不多在這個層數,有時候74單位,有時候76單位,就在這個數值的區間波動。

不過還必須繼續努力練習才行,只有發力達到了100的程度,才代表自己對於身體已經達到了完美掌控的境界。

而完美掌控身體,也是進階不朽的要求之一。

當然,這個身體發力,和他老師那秘籍上面的身體振幅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之前的身體發力以及所謂的振幅,其實就是挖掘出更多自己潛在的力量,這些力量都是自己本來擁有的,只是用不出來罷了,所以才有了各自的振幅秘法,可以幫助自己發揮體內的潛在力量。

而秘籍上面的身體振幅力量,則是真正的增幅,能夠發揮出超越自身的力量,不管是不朽神靈還是宇宙尊者,都能夠使用特殊的秘法進行身體振幅。

除了身體振幅,還有靈魂振幅,也同樣可以發揮出超越自己的靈魂力量。

不過這種振幅秘法極其珍貴,而且修鍊的難度極高,普通的不朽神靈,就算是有振幅秘法,也不一定能夠使用出來。

嘗試過不朽祭壇后,白羽來到了幻境海。

這是一片汪洋無際的黑色大海。

大海中,一座巨型的島嶼孤零零的在懸崖邊,這是幻境海的第一關,只有通過後,才會浮現下一道關卡。

白羽縱身一躍,直接闖進第一座島嶼。

他雖然對自己現在的意志力量有大概的推測,但是具體能夠達到什麼程度,他還是不太清楚的。

當然,肯定是做不到像洪那樣連闖二十一座島嶼,就連超過雷神也做不到。

畢竟他們兩個人的心境境界遠遠的超過了白羽,洪的修心境界最高,已經初步摸到了第三層,心無限大、心包容一切,而雷神則處於第二層圓滿境界,達到天人合一、赤子之心的境界。

海島上面的一個個幻像絲毫無法阻擋白羽的前進。

這點幻像,甚至連太虛坊市中的輪迴境都遠遠比不上,更別說想要迷惑他了。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連著闖過了九座島嶼,直到進入第十座島嶼,白羽才略微感到吃力。

後面的關卡從第十座島嶼開始,裡面發出的意識強度就堪比不朽了,越到後面越強。

雖然他現在的修為是宇宙九階巔峰,但意識強度是宇宙九階的鯤鵬的意識,這意識要遠超同級人類的百倍,接近於人類域主九階的意識強度了。

不過,他面對的可是不朽級意識強大,所以壓力非常巨大的。

好在他的意志足夠強大,即便是在不朽級的衝擊下,也沒有絲毫的潰散。

而那些突然出現的幻像更是無法對他造成一絲的迷惑,所以這一關也只是給他造成了一點難度。

第十一關的意識強度要比之前更強,不過白羽依舊保持著古井無波的狀態,有一種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的感覺。

直到第十二層,白羽那種古井無波的狀態才在那不朽軍主級意志的轟擊下搖搖欲墜,猶如在風暴之中的小船,劇烈的搖晃著。 軒轅麟月並沒有把修羅九考的第二考放在心上,一個十萬年的魂環而已,簡簡單單,她的靈界之中可是已經有了七八頭十萬年級別的魂獸了,其中有四頭魂獸是精神屬性的。

朱竹清對於修羅三考的第二考心態完全就是輕輕鬆鬆,六十級而已,如今她已經五十級了,只差十級而已要不了多久的。

更何況她還有麟月在幫她,想到這裡朱竹清緊緊的拽著軒轅麟月的手,軒轅麟月雖然不知道朱竹清為什麼緊緊的握著直接的手但是並不妨礙她也握緊她的手。

朱竹清得到回應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修羅神突然感覺自己呆在這裡是不是一個錯誤的選擇,這兩個年輕人也不害臊,他這個老人家還在呢。

軒轅麟月和朱竹清完全忽略了修羅神,「好了,你們也該離開了,去完成第二考吧,丫頭只要你們需要回到這裡你只需要激活你額頭的印記便可了。」

修羅神說完后就送軒轅麟月和朱竹清離開了修羅秘境,兩人出現在殺戮之都的出口處,看著遠方離開的身影軒轅麟月和朱竹清並沒有在意,她們要去看小舞,答應了小舞的。

她們二人還不知道她們在地獄路之中度過了兩年的時光,以為只是度過了幾個月而已。

軒轅麟月在前往星斗大森林前看了看地上的藍銀草,於是扭頭對旁邊的朱竹清道:「竹清,等一下在去吧,我還有一件事情要辦。」

「嗯。」朱竹清點了點頭,雖然她不知道麟月要做什麼,但是並不妨礙她支持軒轅麟月。

軒轅麟月走到樹林之中來到一片藍銀草比較多的地方,釋放出了龍紋藍銀皇,一個帶著藍銀草紋路和水晶皇冠出現在軒轅麟月的頭上,軒轅麟月身上的氣息開始融入自然,一股慈,祥善良,柔和高貴的氣息在軒轅麟月的身上浮現。

一片藍銀草把樹林包圍了,而這領域之中所有的藍銀草和植被都加快了生長的速度。

「斗羅大陸上的藍銀草們,我是你們的皇,非常感謝你們為我做的一切,現在該我回報你們了,接受我的饋贈吧我的子民們。」

斗羅大陸和日月大陸但凡是斗羅星上的藍銀草們都聽到了軒轅麟月的話,這是它們皇的聲音,就在它們還未明白什麼意思的時候所有藍銀草都開始瘋狂的生長著,修為都在飛快的上升著。

這一罕見的一幕被世人所記錄,全部藍銀草都在飛快的提升修為,就來哪位藍銀王也不例外。

「嗯,這才是真正的海神繼承者,海納百川,回報萬物。」海神傳承的寄託為藍銀皇,軒轅麟月的這一舉動他能夠感受到一點點,回報幫助過自己的子民這才是一個真正的皇者該做的。

就像他當初成為海神一樣,靠的是海洋里的子民們的幫助,讓他成功的凝聚了海神神格,連小小的藍銀草們的幫助都能做到如此地步,那麼以後他就可以放心的把海洋交給她了。

看著面前的海洋之心海神把它送到了海神島,讓它等待它的下一任主人,一個真正能夠善待海洋的人。

修羅神也看見了這一幕,他滿意的點了點頭,極北之地冰雪神殿之中的冰雪之神看著寬廣的極北之地鬆了一口氣,既然連藍銀草這樣普遍的都能夠善待,那麼極北之地也可以安心的託付給她了。

「可惜,殺戮之都這樣的地方不適合她,要不然哎,羅剎神!罷了罷了,交給新任的修羅神來處理吧,上一任的恩怨交給下一任,羅剎啊羅剎,不是老夫無法接受你,而是老夫真的愛不起了。」

說起羅剎神修羅神的心中有些愧疚,一個隨他征戰到如今的丫頭卻因愛生恨,不是他修羅無情,而是他根本就沒有愛也不能有,修羅神要做到真正的公平公正,如果有了愛,那麼就代表了他會打破自己的原則。

軒轅麟月還不知道修羅神給她挖了一個大坑,如果知道了肯定把神位騙到手以後立馬賣了他,腹黑丫頭可不是說說的。

當初拿唐三當小白鼠她可是毫不猶豫的,賣個修羅神而已,賣了說不定還有意外收穫。

穩賺不賠的生意,誰不喜歡啊。

羅剎秘境之中一個身穿紫色鎧甲的女子憂鬱的看著神界之中修羅神的宮殿,眼中全是一片落寞和恨意,為什麼,為什麼不接受她?為什麼不幫她對付天使神?明明是天使的錯,為什麼要罰她?

那麼久的感情,為什麼不相信她?憑什麼?居然你修羅要離開,那麼我也把神位送人,永生永世的纏著你,我倒要看看你卸下來修羅神的擔子後會不會接受我。

羅剎神眼中閃過一絲不懷好意,居然你修羅不敢愛我,那我就讓我的傳承者去愛你的傳承者,一定要破了你的死規則!

比比東和軒轅麟月完全不知道她們兩個被這兩個相愛相殺的神給坑了,特別是軒轅麟月,她有朱竹清了,要是再來個那不得打起來啊!

羅剎神可不管這些,反正她的羅剎九考第九考就是愛上新任修羅神,如果修羅神傳承還沒有完成那就先傳神位然後在進行第九考,不完成第九考別想拿到她的全部力量。

比比東還傻乎乎的完成這羅剎神的的考核,殊不知有著一個天坑在等著她。

藍銀領域隨著軒轅麟月魂力耗盡而消失,藍銀草們也獲得了它們皇的饋贈,一點點能量換來很長一段時間的修鍊能量賺了哎,它們的這個皇真的好大方啊。

愛上她了,不像以前那個,跑去愛上了人類后就再也不管它們了,後來還獻祭給人類,好在她贖罪了,要不然它們雖然不會說,但是它們不可能像幫助軒轅麟月一樣去幫助她。

一個不管它們的皇不值得它們幫助,要不是藍銀皇只有一位,它們還不能廢除,要不然阿銀的藍銀皇身份在她和人類相戀的那一刻就沒有了。

至於軒轅麟月它們才不管呢,她又沒有去和人類的男子相戀,她喜歡的是和她一樣的人類,這樣她們就不會有孩子,就沒有人和它們搶在皇心中的位置了。 顧顏沫正式退圈后,在家裡待了一個星期,便回歸到了校園生活。

得知顧顏沫要回學校的消息,學校正門處,等了不少顧顏沫的粉絲。

顧顏沫穿了一件長袖白色襯衫,娃娃領設計,右胸前刺繡著藍色花朵,搭配了一條藍色的弔帶長裙,白色板鞋,帆布包里,裝著今天上課要用的專業書,微卷的長發隨意的散落在背後,未施粉黛的臉上,沒什麼表情。

看見顧顏沫,粉絲們一擁而上,顧顏沫有些詫異,她沒有想到會有粉絲,在校門口等著她,她輕扯起唇角,含著笑意看著安慰她的粉絲們。

顧顏沫只接收了粉絲們寫的信,她讓他們把禮物帶回去,好好上課和工作,不要因為她,而耽誤了自己的生活。

粉絲們被顧顏沫勸走,她盯著手上的一沓信,思緒有些飄。

走進校園裡,顧顏沫無視著所有朝她投來的各種目光,和舉起對著她的手機。

所有信件放進帆布包里,顧顏沫走進教室,選了一個後排的位置,此時教室里,已經來了很多人,在看到顧顏沫后,每個人的臉上,都浮現起各種情緒,像一張張臉譜,凌亂的落在顧顏沫的眼睛里,她沒怎麼在意,拿出專業書,隨意的翻了一頁看了起來,儘管她看起來很認真,卻還是聽見了他們議論的聲音。

在顧顏沫前兩排的位置上,一個女生的聲音很大聲,似乎很怕教室里的所有人沒有聽見,「這有些人呀,可真是不要臉,好意思來學校?」

女生早在顧顏沫車禍前就看不慣她了,那時忌憚顧顏沫的強勢和目中無人,可現在她就像一個被人曝光|裸|照的妓|女,被人狠狠撕下了驕傲和尊嚴,還能如此淡定的出現在學校,真他媽讓人更看不慣了。

女生周圍的女生沒附和,倒是她身後的幾個男生們,發出了意味不明的嗤笑。

「沒談過戀愛,真是臉比屁|股還大。」

女生還在冷嘲熱諷,而顧顏沫的注意力,卻早已轉移了,顧顏沫想到遲辰有一次的採訪,記者問他:「面對一些不好的留言和評論時,你是怎麼調整自己心態的呢?」

「不需要調整。」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