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獨剩下盛清顏,他這個人向來懶惰,能坐就坐,能躺就躺,總之絕對不會讓自己累著了,他也不去楚嬌嬌等人那邊,而是直接在季柚身邊的椅子上坐下,打了個哈欠,說:「死窮鬼哦,人家先眯一會兒哦,要是人家睡著了哦,你不準吵醒人家哦!」

季柚:「……」

盛清顏說完,就趴在桌上,倒頭就睡。

季柚:「……」

忽地——

剛趴下的盛清顏猛地抬頭,睜著一雙迷濛的眼眸,說:「還有哦……有事也不準吵醒人家哦……有事你叫那幾個五大三粗的去干就是了哦……」說著,他抬手,指指楚嬌嬌、岳棲光幾個的方位。

指完,盛清顏徹底趴下了。

沒過一會兒,現場傳來輕微的呼嚕聲。

季柚:「……」

饒是季柚自詡見多識廣,此時此刻,面對著現在的場景,她的臉上也有點掛不住……

尷尬。

有一種叫『尷尬』的不良因子,在季柚邁入的那一刻,就開始逐漸朝著四周擴散,很快,就傳遍了大禮堂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寸土地與空氣裡面。

「咳咳……」

看了下時間,季柚極力保持著平靜,看向四周,道:「各位同學們,你們好,我是131屆自費班的季柚,很高興大家一起來參加我的公開擂台賽,在這裡,我也不說別的話,現在就開始吧,現場有沒有同學願意上來跟我比試的呢?」

這話一出,現場極為安靜。

落針可聞。

季柚:「……」

尷尬了。

正在這時——

「鼓掌!」

楚嬌嬌突然暴喝一聲,接著,岳棲元、岳棲光兩個人不甘不願跟著拍手,沈長青倒是很認真,努力給季柚拍手鼓掌。

「啪啪啪……」

楚嬌嬌幾個人牽頭后,現場稀稀拉拉地響起大小不一的鼓掌聲,總算使得場面不至於太多尷尬。

面對這一幕,季柚的感覺是什麼呢?大概就是那種『馬丹!我褲子都脫了,結果你竟然讓我看這個?』的荒誕感!

為了今天的擂台賽,她從三天前就努力埋頭搞研究,就怕出現一點差錯,為此,今天早上還特意吃了兩個人分量的食物,為的,就是要在今天一鳴驚人!

結果呢?

結果竟然沒人過來。

這——

這何止是尷尬可以形容的?

總之,季柚的臉色,從泛紅、紫青、漆黑、到轉白……然後,慢慢恢復成平靜,她整個人的內心,也從從原本的尷尬,漸漸變得破罐子破摔!

沒人就沒人吧!

沒人也要繼續呀!不然被王主任詐去的10萬的積分,就創造了這麼一點收益?

說起來,王主任人呢?

該不會是看見人少,就偷偷開溜了吧?

正想著時,負責維持秩序的人群中,走出一個穿著制服的高個女生來,她有著一張圓臉,漆黑的眼睛,雪白的皮膚,梳著一個高高的馬尾,總之,給人一種英姿颯爽之感。

女生走過來,看向季柚時,面上的表情有一點微微的不自在,說:「季柚同學,你好,我是負責此次維護現場秩序的學生領隊,我的名字叫程凈,今天有什麼吩咐,可以直接呼叫我。」

季柚露出八顆牙齒的標準微笑,道:「你好,程凈同學,今天要辛苦你跟負責維持秩序的同學們了。」

程凈聞言,臉色有些微的不自在,實在是——現場的氛圍太尷尬了,就這麼一點兒人,根本不需要特意維持秩序,說辛苦……能有啥辛苦的?

程凈的臉皮比較薄,所以看見現場是這麼個情況,也覺得非常尷尬。

但——

程凈還是道:「不辛苦,這是我們學生管理處的職責所在。」

說完,程凈看著季柚,在心裡斟酌了一下語言,才道:「季柚同學,我剛才接到王主任的電話,他說他現在比較忙,等會兒再過來。」

季柚:「哈???」

程凈一張圓臉,都快要紅成了蘋果,「是的,王主任的原話是,既然現場沒有人挑戰季柚同學,那麼等有人的時候他再過來。」

季柚:「!!!」

無恥!

太無恥了!

這是光拿好處,不幹活呀!

程凈說完這句話,也覺得有點站不住了,趕緊找借口離開,說:「季柚同學,我先去維持秩序了,你有事再呼叫我。」

季柚趕緊問:「等等……王主任承諾我要請的幾位評委老師來的呢?怎麼一個評委老師都沒有過來?」

程凈猶豫著:「這……這……」

季柚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難道——這些評委老師也覺得現場沒人會挑戰我,所以乾脆就不過來了?」

程凈瞬間臉有點綳不住,解釋道:「不……不是……兩位評委老師是真的有事,要晚點過來。」

季柚抖著手:「你們……欺負人啊……」

程凈趕緊溜走:「我先幹活去了。」

妙書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然而啟生性溫善,認為戰爭只會讓萬千教眾受累,所以並不戀戰。短短几個月爵就打到了教都,啟站在象徵靈翼教最崇高的教堂頂層,看着爵身後黑壓壓的叛軍,留下句:「大哥,對不起。」就縱身一躍。

下一秒眼前一亮,一道白光閃過,啟睜開眼就看見自己被一個容貌絕美的少女抱在懷裏,少女身後張弛著白色羽毛的大翅膀,白色的髮絲,兩側看起來軟乎乎的圓耳朵,頭頂上粉嫩的小觸角,飽滿光潔的額頭突兀的有個毛絨絨的字。

少女似乎對他專註於她腦門的行為很不爽,突然橫眉立目,張嘴,他以為她會斥責他,沒想到聽到響亮的一聲:「喵!」

滾!

他想他能聽懂!

但是這聲喵,讓啟差點兒忘了自己是要以身殉國來着。

曦綾將啟救了下來,然後就飛回到爵的身邊。

爵雖然性格冷酷,但是對於啟還是網開了一面,沒有殺了他。

而且讓他去完成年幼時的理想,身為哥哥的爵知道,啟並不想當教皇,啟更不是那個想要毀掉他的人,只是啟從小倍受父母的寵愛,到底讓年幼的爵心生妒忌。同樣是他們的兒子,爵卻得不到他們半點關心,爵對啟的感情很複雜。

曦綾對爵的感情也很複雜。

曦綾很喜歡和主人在一起,很喜歡主人摸她的腦袋,很喜歡主人喂她吃東西,喜歡主人的一舉一動,哪怕是眉眼間那股揮之不散的陰鷙,都讓她覺得主人好酷好帥!

主人不愛笑,但是她喜歡逗主人笑,雖然她不喜歡別人看她額頭上的字,但是主人看就沒關係,笑也沒關係。主人經常摩挲着她額頭上的絨毛,遺憾的表示當初研究的時候如果細心一點,就不會讓他的小曦綾天天腦門上頂個王字出去晃蕩。

他的曦綾~~曦綾開心的搖了搖尾巴。

爵如願當上教皇,當初那些背叛他的大主教們都死在了綾的手下,死相慘不忍睹。綾的手段一如爵一般的狠辣,並不像外表一般無害。

彼時人人自危,懼於曦綾的武力,懼於獸人族的崛起,隨着曦綾成為了爵身邊的左膀右臂,獸人族的地位也隨之提高,成為了凌駕普通人類之上的族類,成為了靈域第二尊貴的族群!曦綾做了當初邪神戮都沒做到的事情,於是獸人族將曦綾奉為拯救全族之神。

爵正式改元換紀,統一了整個靈域,建立了自己的王國,成為了名副其實的靈域之主。

後來,爵認識了普通人類的一名女子,名叫珮。珮,善解人意,嬌俏可人,是爵理想中的情人模樣,爵和珮自然而然的相愛了。

彼時曦綾正在荒原收復最後一個叛軍,面對千軍萬馬,對手還是老練狡猾的人類,饒是曦綾再強大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當戲綾渾身是傷回到王都的時候,正值爵和珮的大婚。

曦綾親眼目睹爵和珮深情擁吻。

「靈域從此不僅有了王,還有了后。」 「這是最近半年,在江湖上新興起的一個幫派,叫黑鬼幫,專替人做殺人越貨的買賣,他們的標誌就是衣服上綉有黑色骷髏頭。」

「我剛剛無意挑開一個殺手衣服看到的。」

「黑鬼幫?」

孫副統領和曹參軍也持著刀劍走了上來。

孫副統領道:

「聽說黑鬼幫的人,都是一些各地逃竄的流寇組建的,只是沒想到,他們竟然敢膽大包天刺殺爺和顏主子。」

「流寇?」

季連玄搖頭。

「我曾在大理寺的卷宗看到過,黑鬼幫犯下的一些罪案,那種手段可不僅僅是那些流寇所能比的。」

「所以,這黑鬼幫里,定有那麼幾個能人異士,要不然,也不可能在江湖上混出個小名堂來。」

一旁,顏幽幽幾不可見的挑了挑眉,看向什方逸臨道:

「這樣一個專替人做殺人越貨的幫派,就沒有人能管得了嗎?」

她問這話也是有深意的,當初白仙兒與諦聽局毒門的人合作,劫持了容兒和玉兒,給玉兒灌下了毒藥,惹得她家王爺震怒。

一氣之下,不遠百里趕到邊境,端了諦聽局在中皇朝邊境的分支。

現在,這個黑鬼幫竟然敢接下刺殺當朝王爺和王妃的單子,看來,這黑鬼幫是攀上了某層關係?還是只是單純的接了殺人的單子?

不過,無論是哪一種,她都要防患於未然,把苗頭扼死在萌芽狀態。

什方逸臨看了她一眼。

「自然有人管。」

一旁,魅影抬了抬眼皮,心裡腹誹著,看來,玄陰閣又要有事忙了。

黑鬼幫,離被滅幫派也不遠了。

至於是誰找了黑鬼幫的人來刺殺王爺和王妃,這事兒,左右與王爺有過節的也就那麼幾個人,不難猜,也不難查。

可王爺和王妃似乎對今晚這件事的幕後指使之人心裡有數。

何況,兩位主子並未提及,他作為暗衛,只負責保護主子們的安全,這些費頭腦的爾虞我詐,他『無福享受』。

一個不大不小的刺殺也算是在離開黑市時的小插曲。

畢竟,被刺殺的一方,人員整整齊齊,沒有任何傷亡。

而前來刺殺的一方,全軍覆沒,一地屍體,滿目瘡痍,令人唏噓。

一行人離開黑市返回京城時,已是第二日的卯時了。

此時正是破曉時分,天際邊太陽才敢露臉,京城裡的街道上已經有推著車賣熱氣騰騰早點的人了。

幾匹快馬飛奔著進入城內,在兵馬司署衙門前停了下來。

顏幽幽從醫包里拿出勾魂的畫像遞給什方逸臨。

什方逸臨接過畫像遞給於副將。

「於副將,半個時辰后,本王要看到畫有勾魂畫像的海捕文書張貼懸賞。」

「是,卑職馬上著人經手去辦。」

於副將接過畫像,翻身下馬直奔署衙內。

「你不進去嗎?」

顏幽幽看向什方逸臨。

什方逸臨搖頭。

「熬了一夜,先送你回家。」

其他幾人雖和兵馬司是聯合辦公,但到底不是什方逸臨手下的兵。

既然此次黑市之行的目的已經達成,便各自策馬離開。

回到王府時,夫妻二人並未去打擾已經起床正在練功的兩個孩子,而是回到屋裡卸了一身的冰涼外衣,喝了些熱水,便上床休息了。

至於跟著回去的丑奴,魅影已經做了安排。

屋裡,待顏幽幽熟睡,一直緊閉眼睛的什方逸臨慢慢睜開眼,看了眼懷裡熟睡的人兒,緩慢起身下床。

院外,魅影已經等候多時,見王爺走出房間,忙迎了上去,雙手遞上一拇指大小的竹筒。

「王爺,這是影七傳回來的消息。」

什方逸臨接過竹筒,打開,臉上沒有任何情緒波瀾。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