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戰揚了揚下顎,指向那虎蛟背後的巨石,道:「來向你討要些丹靈漿。」

虎蛟順著熊戰目光望去,見熊戰盯上自己的,竟是自己的碧綠液體,眼中浮現一抹陰鬱,心中掠上一抹悲哀。

那碧綠液體,可是自己開啟靈智,並順利成長至七階魔獸的根本,今日看來是留不住了。

虎蛟回首,面對熊戰身上浩瀚的氣息,根本不敢升起反抗之心,蛟首低垂,悲愴道:

「熊王既然看上了,虎蛟不敢不從……」

「放心,不白拿!」

說完,熊戰轉身,看向柳席:

「先生,剩下的你來跟它談吧!」

柳席緩步上前,望著這兩米上下的虎蛟,若是戰鬥之時,恐怕瞬間就可以變身為百米上下的巨獸。

目光平靜淡然,可虎蛟卻不敢將其當做一般人,柳席身上的氣息可是不在熊戰之下。

更是有著一股無比炙熱的氣息,從其身上瀰漫而開,讓這隻水系魔獸膽戰心驚。

「大人!」

柳席點了點頭,對於魔獸而言,最渴望的莫過於化為人形,不但可以擁有魔獸之壽命,更擁有人類之天賦。

「一枚七品化形丹,我要你三分之二的丹靈漿,此物對魔獸而言,有開啟靈智之效,我會給你留下部分。」

柳席現在可是揚名中州的八品煉藥師,更是在中州遊歷多年,化形草這種藥材雖是頗為稀有,卻不再難以獲得。

本是給紫妍準備的,不過柳席想了想紫妍現在的可愛模樣,或許慢慢長大也不錯。

熊戰詫異的瞥了一眼柳席,沒想到柳席用來交換的,是這一枚丹藥,這一枚丹藥對魔獸的吸引力不可謂不大。

看一看虎蛟現在的模樣,就可以知道了。

高高揚起頭,一雙眼瞳之中,充斥著火熱之意,目光灼灼的看著柳席。

「大人,虎蛟願意交換!」

若是有了化形丹,玄水虎蛟自信,此生甚至有望突破八階魔獸,成為不遜於熊王的存在。

見一切如此順利,柳席嘴角微微勾起,浮現一抹笑容,心中也是頗為高興的。

抬手一握,一個上好玉瓶就已經出現在柳席手中,這裡面就是七階化形丹。

是柳席之前煉製完成的,當時柳席已經擁有靈境靈魂,因此這枚丹藥雖不八品之列,不過品質藥性極佳。

隨手將之拋向虎蛟,明面上就有兩位斗尊鎮著,也不怕這虎蛟反悔,若是反悔,就連這枚化形丹都省了。

虎蛟抬爪接過玉瓶,蛟首兩側的長須無序的飄動著,顯出虎蛟內心的激動,而後,反應過來的虎蛟立即閃開。

化形丹已經到手了,那粘稠液體也就是別人的了,虎蛟心中不敢其任何歪心思,好在柳席答應會給它留下三分之一。

因此,虎蛟現在心中,從一開始的悲哀,轉變為興奮。

總之,這波不虧!

至於柳席,怎麼可能吃虧呢,有了這丹靈漿,與天麻翡石精一起,將地心魂髓中和之後,妥妥的提升至靈境高級靈魂。

好處數不勝數,又豈是一枚七品化形丹可以比擬的。

虎蛟讓開,柳席一步踏出,已然出現在巨石之前,看著那碧綠猶如翡翠般的液體,柳席嘴角笑容愈發濃郁起來。

反手取出一個玉瓶,以及一把玉匙,一勺一勺的將丹靈漿收進玉瓶,直到將丹靈漿收走三分之二,玉瓶已經裝滿一半。

柳席心滿意足收回玉瓶,以及玉匙,說留下三分之一,就留下三分之一,有手上的三分之二,也已經足夠用了。

瀟洒轉身,幾步走到紫妍身邊,抱起紫妍,紫妍也是眯著眼依在柳席懷裡,招呼一聲。

「熊兄,走了,回你的洞府,我還要借你洞府一用。」

「先生客氣了,咱們誰跟誰啊,洞府隨便用,我給你護法,保證沒人會打擾。」

熊戰轉身跟上柳席,粗狂的臉上浮現爽朗的笑容,拍著胸脯保證道。

曹穎:……

感覺我被針對了,可是我沒有證據,好像、大概、應該就我一個像是外人一樣。

柳席走後,虎蛟當即遊動到巨石之前,那石孔之中,果真還留下有三分之一的碧綠液體。

又看看爪中的玉瓶,虎蛟傻傻的笑了起來,當真蛟在家中坐,葯從天上來。

最終身形一動,撲通一聲,竄進潭水之中,濺起大量水花,顯得多少有些迫不及待。

另一邊。

一路沒有異常情況發生,柳席,紫妍,曹穎,則是跟著熊戰,來到位於山洞的洞府之前。

有熊戰震懾,兩隻看門獸,自始至終都是趴伏在地面上,甚至是搖動著尾巴,歡迎熊戰的歸來,就像是忠誠的小狗一般。

「天啊!這麼多藥材,萬葯山脈的藥材,都是被搬到這裡了吧。」

進入殿內之後,初來乍到的曹穎,瞪大著美眸,微張的小嘴,看著這一片廣大的藥材廣場。

而後看向柳席,眸子里閃爍著晶瑩的光澤,嫵媚道:「先生,不知可不可以……」

柳席瞥了一眼曹穎,其眸中閃爍著渴望之意,在這藥材廣場之中,怕沒有一位煉藥師可以無動於衷。

「這一切都是熊兄的,若是你有需要的藥材,就親自去熊兄交換吧,你也是高階煉藥師,公平交易就是。」

而後招呼一聲熊戰,而後由紫妍領著,前往其這段時間的閨房,熊戰守在外,紫妍守在內。

如此,柳席才可以徹底放心。

7017k 凌冉茫然的眨了眨眼。

一輩子?

她這一輩子貌似過的十分漫長,像是看不到頭一樣。

這似乎和她的任務有關。

任務讓她活,讓她好好的活……

她不知道怎樣才算是好好的活下去?

明明她已經身處高位,是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皇后了。

可她依舊感覺不到任何快樂。

她收拾了男女主,讓他們終身被囚禁在一起,相互嫌棄,相互指責,卻不得不依附彼此而活。

這算是他們虧欠原主的,對他們最好的懲罰。

這一生,雖然有他陪伴,但是她活的好累。

她像是漫無目的的活著。

她就好像是為了活而活……

以前男女主還能蹦噠的時候,她的生活雖然也無聊,但卻不無趣。

而如今……

除了對他,其他的一切都膩了。

她彷彿一下子就了解了那些後宮女子的悲哀。

在這四四方方的皇宮一呆就是一輩子……

她苦笑一聲,「是啊,一輩子……」

軒轅宸風微微一怔,似乎看出了她的勉強。

他已經好久好久沒看到過她發自內心的笑了。

在這宮裡她過的並不快樂……

是因為他嗎?

是因為陪她度過餘生的那個人是他嗎?

她是不是還忘不了軒轅熾?

難道年少時的歡喜就那麼刻苦銘心嗎?

他現在已經恢復了正常,兩人人格合二為一,成為了一個新的軒轅宸風。

他擁有兩個人的記憶,無論是兩個人中的哪一個,他們都是愛她的。

可即便如此,他依舊感覺到不安。

他怕,她會像夢裡一般離他而去。

凌冉並非傻子,她自然感覺到了軒轅宸風的不對勁,他那欲言又止的神情,分明是有心事。

「為什麼這麼問?我們當然會一直在一起。」

結髮為夫妻,恩愛兩不疑。

身著龍袍的皇帝輕輕地抱住了他的妻子,腦袋埋在她的頸肩,蹭了蹭她的頭髮,「冉兒,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凌冉笑了笑,抬起手也同樣抱住他,「說什麼傻話?我當然不會離開你。」

他委屈巴巴道:「可是我覺得你好像並不開心,是我的錯嗎?」

凌冉輕嘆了一口氣,「你別胡思亂想,我只是有些想念姑母罷了……」

太后對凌冉是真不錯,幾乎待她如同親生女兒。

凌冉剛當上皇后那會兒,把所有的後宮事物都交給了太后,她的小日子過得那叫一個爽歪歪。

可自從太后沒了,她在宮裡的日子感覺十分的糟心。

雖然沒人敢給凌冉不自在,可她就是不舒坦……

難道是閑的?

【宿主你那可不就是閑的嗎?又不需要宮斗,也不需要爭寵,連男女主也消停了,你這一閑,就喜歡無病呻吟……】

凌冉:(╬◣ω◢)

「你在找死嗎?」

系統無奈的嘆了口氣。

【看來是被我說到痛處了……】

凌冉:「那我能幹嘛?」

【帶著反派去度蜜月唄!】

凌冉:「……」他可是皇帝!

更可況原劇情里他還是個明君,他愛待百姓,若是荒廢朝政,於國於民都不利……

【皇帝怎麼了?你和反派大人可以像那什麼微服私訪,要是擔心大臣們反對可以立個太子儲君啥的……】

凌冉動搖了。

她竟然覺得垃圾系統說的有些道理。

可關鍵是這也太兒戲了吧?

凌冉不知道怎麼開口和軒轅宸風說這件事。

總不能說,別當皇帝了,和我一起浪跡天涯吧?

這像是一個正常人該說出的話嗎?

況且她如今還是個皇后。

她太難了……

這天夜裡,軒轅宸風又做噩夢了。

他夢見她不要他了。

她和軒轅熾私奔了,浪跡天涯很是開懷。

一點也不像是她在宮裡那般死氣沉沉的。

那樣她,很是鮮活明媚……

於是,他醒來后便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凌冉睡意朦朧間,發現枕邊人醒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