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白抬起頭看向天空,點了點再不斬,顫巍巍的說道:

「再……再不斬先生……天上……」

再不斬疑惑的抬頭看去,接着腿一軟,一把扶住白……

等待靠近時,看清了來人後,鬆了口氣……

有點后怕的說道:

「白,下次看清楚了再說!這個黃毛是那個黃毛嗎?就算碰到那個黃毛了,在這滿天風沙里,他得飛雷神之術能追上我們嗎?有本事讓我再不斬碰到兩個會飛雷神之術的人,可惜,另外一個已經死了!哈哈哈!」

說着再不斬目光隨着迪達拉和蠍移動着

「話說,這倆人的衣服,怎麼好像是枇杷十藏叛逃后加入的組織的……這麼狼狽,是碰到什麼嗎?」

「轟」

「轟」

大地在顫抖……

一隻狐狸背着一名少女出現,而白剛剛好看到了,僵硬的回過的看着目光還在看着天上的再不斬說道:

「再不斬先生,別說了,快跑啊!!」

再不斬也在聽到重物砸在地上的聲音后,緊張的回頭望去!

接着表情瘋狂了!

「為!什!么!這是天命!什麼也改變不了!啊哈哈哈哈!!」

接着一把扔掉手上的書,拔腿就跑!

恨不會土遁!

待白跟上后,再不斬接着一咬牙,恨恨的說道:

「白!往樓蘭跑!我們賭一把!」

「……」

別說再不斬先生了,就連白自己都覺得,他們是不是和漩渦鳴人天生犯沖?

而後方,追擊著蠍和迪達拉的鳴人,奔跑中,突然發現,前方怎麼多了兩個人影?

開口向著雛田問道:

「那兩人是誰啊?看着背影一男一女,是大蛇丸和他的助手?」

不可能吧?

自來也要是敢這樣放水,別怪我去找我師兄,

咱們一起,欺師滅祖吧!

雛田瞪着眼睛看過去,結果哈哈哈大笑了起來……

「快說啊……雛田」

「鳴人,我說出來你忍着點哈……」

雛田抹了抹笑出來的眼淚接着說道:

「是再不斬和白!」

「再不斬!!!!!這就是命運嗎?啊哈哈!!!」

說着,鳴人加快的腳步,向著前方的四人追了過去。

「轟!」

聽着後面的響聲,再不斬再次較快了腳步,但是沒有飛的快啊!

回頭惡狠狠的說道:

「漩渦鳴人!我再不斬好像這輩子就為難過你一次吧!你有必須追殺我到天涯海角嗎!天上那兩個才是你的敵人吧!他們都快跑飛不見了!」

「我日你祖宗!地上跑的那個東西!!噗哇……」

天上飛的迪達拉也不知道是被鳴人炸的還是被再不斬氣的,邊罵邊吐血……

這隻尾獸怎麼能這麼強!

不是說四尾人柱力輕輕鬆鬆就被人殺了!

迪達拉有點鬱悶的看了看被炸出原型的蠍

「蠍大哥……你還好吧?」

剛剛要不是蠍用緋流唬為他倆擋下了爆炸傷害,他倆不死也是重傷……

而面前的這位男子,迪達拉有些茫然了……

一頭紅髮,容貌有些清秀,但是這還是傀儡吧!

「別說話,快跑啊!又來了三發了!以後管好你這張臭嘴!」

「什麼!蠍大哥,救命啊!」

蠍,眼看着三發小型的尾獸玉炸了過來,立刻拿去捲軸,召喚出了三代風影。

「磁遁·砂鐵壁!」

一面砂鐵做成的牆,擋在了兩人身後。

緊接着,爆炸襲來!

這幾枚雖然小,但是速度奇快!

「轟!」

一聲巨響,蠍和迪達拉直線下落!

「嘭」

「嘭」

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接着蠍立馬爬了起來,繼續操控有些破損的三代風影,凝聚砂鐵就準備向鳴人反擊!

然而鳴人卻停了下來,看着面前的遺跡!

這尼瑪追到樓蘭來了!

不能在炸了,隨即變回本體,放下雛田,看着對面的兩人,對着身邊的雛田說道:

「雛田,看看周圍,還有沒有其他人!」

雛田一改嬉嬉鬧鬧,嚴肅的開啟眼睛,四周看了看,然後一愣……

無語的說道:

「只有再不斬和白,向著一處查克拉很濃厚的地方跑過去了,但是色老頭跟了上來……」

「什麼!」

鳴人猛的回頭看向雛田,焦急的說道:

「再不斬和白在什麼地方,快指給我看!!」

就在雛田剛指向一個方向時,一枚砂鐵形成的三稜錐裹挾著白色的黏土炸彈向他們襲來。

沒空和他們糾纏的鳴人,迅速拿出苦無扔向了雛田指的方向。

在蠍和迪達拉組合攻擊到來之時,傳送而走。

「鳴人!小丫頭!這是什麼東西!」

剛剛趕來的自來也,看着鳴人和雛田消失,以及迎面而來的攻擊。

立馬結印

「忍法—獅子亂髮之術!」

頭髮瘋狂的伸長捲住了砂鐵,砂鐵立馬散開,黏土炸彈爆炸。

將自來也的頭髮炸斷。

看着繼續襲來的砂鐵,自來也想了想還是向著鳴人的方向先撤退!

這小子不對勁!

而鳴人這邊,剛剛傳送過來,雛田再次確認了一下地點。

在一處破爛的大殿內!

鳴人急速的追了過去。

再不斬!

你要是觸發了時空漩渦!

沒帶走我!

我就是燒紙託夢,也要讓我爸宰了你!

「嘭!」

鳴人一腳踢開擋路的大石頭,遠遠看去。

再不斬已經將手握在了封印龍脈的匕首上!

「再不斬,停手!不然你會後悔的!!!」

「哈哈哈!漩渦鳴人,我可不會後悔,我要得到這力量!」

說完,再不斬癲狂的拔起匕首!

時空漩渦出現!

再不斬和白大驚失色的看着面前的時空漣漪!

鳴人內心一急,緊接着他看到了不遠處追過來的自來也!

鬆了一口氣!

鬆開了拉住雛田的手,不是不想帶雛田,而是劇情因為他改變了,他不確定時空漩渦哪邊什麼情況。

所以帶上雛田,他不敢賭!

下一秒直接傳送到白的面前!

接着大聲喊到:

「雛田!聽自來也老師的話!我很快就會回來!!!」

雛田被鳴人推開后,伸手就要抓住鳴人,可惜抓空了。

當雛田再次看到鳴人的時候,只看見鳴人焦急的臉色,和聽不見的說話聲音。

下一秒鳴人和再不斬,白,消失了……

雛田一愣,呆立原地!

直到自來也進來了,抓住雛田的肩膀,剛剛要問發生了什麼的時候,一股斥力猛的將他彈開!

「不!!!!鳴人君!!」

倒地自來也抬起頭,驚駭的看着不遠處渾身被紫色查克拉包裹,緩緩的飛上天的小丫頭!

那是什麼眼睛!

而耳邊卻傳來了一道聲音:

「終於可以出來了……」

7017k 在聯盟眼中,梁州大學隸屬聯盟下屬。

無論駱雲閑如何教導出項北飛,項北飛也是通過聯盟制定的制度來到梁州大學的,仍然屬於聯盟培養出來的。

所以慕依晴有意無意提起這個事實。

項北飛淡漠地看著慕依晴,然後問道:「那麼聯盟的價值觀是什麼?」

「積極向上,努力拚搏,向你看齊。」慕依晴笑道,「讓他們明白N級也能夠闖出一番名堂!」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