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推薦,求收藏,謝謝。唐明朗讓陸子言過來把人弄走,這大半夜的擾人清夢,陸少爺一張臉黑的比墨水還深,他推門而入,到嘴要說的話硬是卡在喉嚨里出不來了。

「操!」

眼前的一幕驚的他不知如何說了。

唐明朗擰著眉,「把人弄走,怎麼處理你自……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一百八十四章太沒人性了! 青山仙城,城主府。

趙寧鐵青著臉,「特使,你看看,這件事我沒法管了。

我已經向耿原長老去了信,相信不久之後,我就會調離青山仙城。

你既然來了,那麼此事便全權交由特使處理。

等收到調令,我會攜帶家眷,返回青山派,諸位保重,告辭。」

徐庶皺了皺眉,他是看不起趙寧,但這些年他在青山仙城的所作所為也是有目共睹。

說的難聽點,是在維護散修的利益。

但真實的情況,嚴苛的法度,也的確對青山仙城的發展很重要。

這是大局,以他的眼光,不至於看不到這一點。

「趙兄三思!」

「不用了,有些人,永遠也扶不起。」

趙寧神情不屑的掃了一圈,直接起身離開。

新來的特使這時才睜開眼睛,「走了也好,我就不信,沒有了趙寧,青山仙城還真能破了。」

說完,他看向方華天,「不是要找兇手嗎?

去吧,想怎麼做就這麼做,散修就是一群賤皮子。

只要築基丹在我們手裡一天,他們就會跟狗一樣巴巴的跑回來。」

「特使所言極是。」方華天大笑。

……

天一亮,程文就發現了青山仙城的變化。

他此時的形象是龍傲天。

一路走著,倒是沒幾個人注意到他。

他先是去了一趟家屬院,然後去了一趟營地。

最後才前往驛站。

「方華天,青山仙城,你有過牆梯,我有張良計。」

程文臉上淡淡一笑,「就我讓看看,散修這個群體,還有沒有救。」

「快快快,封鎖驛站,嚴查可疑人員!」

「這邊,留兩個人,趕緊把畫像張貼起來,說你呢。」

「你帶一隊人去後門,記住了,把眼睛擦亮一點。」

「都特么打起精神來,告訴你們,這是特使的命令,出了差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看著點,那有個老頭,看看是不是易容的。」

程文黑著臉,臉皮被拉來拉去,仔細檢查了好幾遍才放行。

……

家屬院。

「包圍起來,一直蒼蠅也不要放過。」

「頭,我們不進去嗎?」

「不用,一群凡人而已,我們主要是確保城外那些散修逃跑。」

「明白了。」

……

營地內。

鍾靈兒強忍著不哭,看著李霄等人在爭吵。

一直到程文來到,才直接撲入懷中,「師尊,家屬院被包圍了,我們怎麼辦?」

「東主,我們殺進去吧。」

「對,就是死,也要救回親人!」

「都瞎嚷嚷什麼,聽我說。」

程文表情淡然,他的鎮定也讓人心情平靜了許多:「李霄,我讓你抓的人抓了嗎?」

「東主,都抓了,一個不少,全是往日里無惡不作的壞蛋!」

「很好,給他們用迷藥,半天的量就行。」

程文看了看眾人,「接下來,城衛恐怕會很快來到這裡,所以,你們也該走了。」

「東主,我們走了,親人怎麼辦?」

「不是還有我么,你們留在這裡,只會讓我分心,相信我,按照我昨晚交代的計劃行事,一切小心。」

「我相信師尊!」

「我也相信東主!」

「我也是!」

「……」

一群孩子,我啥也沒做,你們這樣我壓力很大的。

大營很快清空。

回去的時候,只剩下周文和張合。

之所以留下兩人,是因為只有他們練成了縮骨功。

修鍊界一直瞧不起武道,只會防著易容術,卻沒想到還有縮骨功這麼神奇的功法。

「東主,你這一手可真神了。」

兩人親眼看著程文變成了一個四十多歲的老頭。

「努力修鍊,以後只有你們想不到的,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是,東主。」

「師尊,我們一定努力修鍊。」

周文說完,又道:「師尊,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不要一副賊眉鼠眼的樣子,輕鬆一點,你這樣更容易讓人懷疑。」

「就是,周文,你這也太浮誇了點吧。」

程文微微一笑,說道:「我讓李霄抓的那些人,就是我們的替死鬼。」

「替死鬼?」

「沒錯,我打算把家屬院燒了。」

「燒了!」周文驚呼。

張合一把捂住他的嘴,「你瘋了,亂喊什麼啊。」

程文也是責怪的瞪了他一眼,「毛毛躁躁,成何體統,以後我還怎麼放心把事情交給你做。」

「對不起,師尊。」

「行了,你們常住青山仙城,應該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東西,比如地道,或者狗洞什麼的。」

「東主的意思是,我們偷偷潛入家屬院?」

「沒錯,能辦到嗎?」

周文和張合對視一眼,臉上齊齊露出笑容。

這個他們搬到家屬院的第一天晚上就已經準備好了。

「師尊,跟我們來。」

……

「你確定沒找錯地方?」

程文一頭黑線的看著這個連接了家屬院公廁的地下排水道。

「東主,這樣的地方才安全。」

「是啊是啊,那些城衛絕對不會想到這樣的地方。」

周文面上洋溢著笑容,這個法子還是他想到的呢。

程文嘆了一聲,「行吧,我們進去,這件事以後絕對不能外傳。」

「明白!」

「是,師尊。」

周文和張合對視一眼,心中暗暗一笑。

他們師尊(東主)果然不一樣。

進入了家屬院,程文給三人都用了斂息術、遺忘術、以及首次使用的化虛術。

「趕緊行動起來,把這些昏迷的人和你們的親人替換了。」

程文再次提醒,「記住了,一定要把人敲暈,凡人受驚要是壞了事,性命可就不保了。」

周文和張合表情凝重的點頭。

他們開始潛進院子。

一家一家的把人給敲暈了帶出來,然後換進去準備好的替死鬼。

留在一邊的程文皺了皺眉,「再試一次,絕對不能出現意外。」

只見他手一揮,地上一個人消失不見。

他連忙內視丹田,靈島上面,赫然躺著一個昏迷的惡棍。

胸膛在不斷起伏,呼吸順暢,果然沒事。

之前就試過了,這是最後一次。

半個時辰過去。

周文和張合已經是鍊氣期,體力遠超常人,依然是累的夠嗆。

「師尊,不好了。」

「怎麼了?」

張合目露擔憂之色,「靈兒的奶奶被抓走了,現在正在送去方家的路上。」

「不用擔心,我去救人,不過這裡還需要一個放火的人。」

「我留下!」張合想都沒想就說道。

「說什麼屁話,我是二師兄,我留下!」

「你的縮骨功有我好嗎?」

「……」

周文一時間無言以對。

程文點了點頭,這個張合不錯,這一次不死,以後可以重點培養。

程文一把敲暈周文。

隨即對著張合點了點頭,從地下排水道離開。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