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德老家的小賣部,李素晴趴在櫃檯上嗑著瓜子。

周正笑著說:「媽,你兒子現在可是大老闆,你一天忙活都交給別人幹了,閑的都快生鏽了。」

電話那頭嗑瓜子的聲音也不響了,顯然老媽嫌嗑瓜子浪費時間,畢竟電話多說一分鐘那就是好幾毛錢呀。

李素晴笑罵道:「我也聽你二姐夫說了,你在那邊過得逍遙自在的很,還專門去了豐京市是吧?」

周正捂捂額頭,「我就知道你打電話准要說這個。」

李素晴大火:「怎麼著,你老娘就有把你奶大的權利,沒有關心你的感情生活,婚姻大事的權利了?」

周正聽到老媽如此彪悍的話,登時冷汗直流。 寸天笑吟吟地望著於尊,道:「你可不要小看了我的這些徒子,可矣這麼說罷,你未修成體術前,會盡皆敗給他們!」

「哦?」於尊心底一震,略有些驚駭,道:「當真如此?」

「你看罷,我猜的還不錯,你確是小看他們了!」寸天嘆道。

於尊幽幽道:「前輩可是要我與他們再比試一番?」

寸天笑道:「比不比試要看你自己的心是怎麼想的!」

於尊搖了搖頭,道:「我自是信任師尊,還望師尊悉心教誨,有朝一日,能使我於尊出人頭地!」

寸天哈哈一聲大笑,道:「這才好嘛!」

寸天指了指於尊身前的那畔清湖,道:「若想要修鍊體術,必要有煉體的玄液,這畔清湖,確是放眼整個三岔幽羅界,也尋不到第二處了,你先行下去試煉一番罷!」

於尊點了點頭,倒也無些猶豫,穿著一身白衫,便浸入了清湖內。

方一浸入清湖,他才覺這清湖的奧妙之處,卻也十分的痛苦。

這清湖雖看似清澈涼快,然則一入其內,便感受到一陣撕心裂肺的痛感,這種痛感卻如被火焰灼燒時的一樣。

於尊心底一怔,幽幽道:「這清湖倒是好生稀奇,不過倒與那太上荒陳決,有異曲同工之妙,難不成這便是修鍊太上荒陳決的最佳之地?」

他雖這般想,卻未想要嘗試,因這太上荒陳決修鍊之道,太過霸道,卻非如今他的軀體所能承受的了得。

他暢遊在那片清湖間,時而翻浮,時而浸入,又時而飛甩出零零星星的湖水。

眾人笑吟吟地望著暢遊在清湖中的於尊,春生笑道:「他倒好似尋到了親熟之地!」

千麗撇了撇嘴,道:「他不過是逞一時的能耐,你們看罷,一會兒他就堅持不住了!」

而此刻,令於尊愕然的是,那湖底下竟生了一顆顆碧銀色的果子,那果子倒是好生誘人。

他潛入到湖底,而此刻,他身體所負的痛苦,亦達到了極值。

他強忍著痛苦,摘下一顆果子,奇異的是,那果子方一入他的懷中,便化為了一片清氣,游入了他的五臟六腑內。

於尊心神一怔,忖道:「這難道是皕銀果?」

他笑道:「看這果子的奇效,倒好似與他所負的玄焰有些關聯!」

他靜視著體內的瀚海,那瀚海的深處,一團團赤紫色的焰火,覆蓋了半邊天空,熊熊的燃燒著。

而那依偎在那片赤紫色焰火邊緣的卻是一團團顏色奇異的火團。

於尊心道:「食了這果子,那玄焰好似生長的快了些,這宣宮內,看來當真有稀奇的事物!」

他心底大喜,又反覆的摘了幾個果子,那果子一入懷,便化為了一片清氣。

與此同時,他也靜靜地體悟著,進入三岔幽羅界初始時,所得到的那本秘籍——《封海決》。

封海決爍著一絲淡藍色的光彩,在他的頭頂,悠悠晃晃,那光華覆蓋在他的身上,一股股清氣,順著那片光彩,靜靜地融入到他的體內。

一絲淡淡的涼意,自他的體表,深入體內,他手中的源天刃,散發著一股幽藍色的光華,而他體內的玄焰,亦漸漸地順著他的手掌,游入那柄黑鐵彎刀上。

他靜視著體內的瀚海,而此刻那瀚海,竟激起了千萬朵浪花,他笑吟吟地站在瀚海的高處,忽的推出一掌,那掌風凌厲無比。

而與此同時,一片赤紫色的玄焰,猛地自他的掌中推出,而此刻他的額頭上那片紫炎玄印,亦開始瘋狂的運轉,一層層魔紋覆蓋在他的體表,那魔紋稀奇至極,魔紋瘋狂地在他的體表遊走,竟好似一片鎧甲般,將他的周身武裝了起來。

天空突地變得烏暗無比,一層層魔雲,擋住了萬千光線,一絲絲幽暗的影子,自他的周身向四處擴散出去。

他是那團黑暗中央的主角,他大喝了一聲:「破!」

他周身的魔紋,瘋狂的遊走著,他的體表漸漸地爆出一道彩色的亮光,猶如釉質一般。

而此刻的他,漸漸地睜開了雙眼,他那雙爍著異彩的眸子,似要將那片天地絞殺了一般,倏爾,那天地間爆出一道強光,他的雙眸,倒灌入那片繁華的色彩,而後,他輕輕地將手掌向前一推,大喝了一聲:「太上荒陳決!」

一片熾烈的火焰,圍繞著他的周身,呲呲呲的灼燒著,那火焰似永遠不會熄滅般,爆出一陣陣噼里啪啦的響聲。

天空愈發的明亮,而他如一個火人,佇立在天空的邊緣,他緊咬著下頜,一絲絲鮮潤的血液,自他的嘴角慢慢地溢出,火焰愈發的熾烈,他所尋的那片玄焰,盡皆繞著他的周身,開始噼里啪啦的灼燒起來。

他體表變得通紅,猶如一片火炭般,呲啦呲啦,體表的衣物,漸漸地燃成一片齏粉。那飛灰飄散在半空中,之後靜靜地浸入到海水中,那海水稍一接觸那片飛灰,便蒸騰成一片白煙,那白煙帶著些許的腥臊之氣,漸漸地散盡在那空中激烈旋轉的風中。

他靜靜地坐在原地,閉眸打坐,而此時,他周身的那片玄焰,卻更加的洶湧了。

少年的臉上,再無半點痛苦之相,只聞一聲聲牙齒摩擦的聲息,他絳紫的唇齒,以及那火紅的面部,皆暴露出此刻他的日子並不好過。

清湖中,他漸漸地沉入進湖底,眾師兄弟,一臉驚駭的望著那畔清湖,誰人不知那清湖的湖底,所聚的寒力,有多麼厲害?

他竟靜靜地潛入到了清湖的深處,若是尋常人,恐怕未及湖底三分之一處,便會被凍成一片冰雕,繼而輕易地一敲打,便會變成一片碎冰。

可他竟生來無恙,不免讓人有些唏噓驚奇了。

當然,這些師兄弟們自是不知於尊身負的秘法及玄焰,他們幾人本想戲耍一下於尊,卻不料於尊展現給幾人如此驚人的一幕。

轟!

那清湖忽的一炸,一片浪花,自那清湖中湧出,於尊如一條鯉,忽的從那湖底蹦了出來,眾人驚愕地望著這浪里白條,確是既含一片驚色,亦有一分喜色在內。

於尊面向眾人哈哈一聲大笑,道:「可不了得,可不了得啊!」

眾人一驚,道:「於師兄可是看到了詭異的一幕?」

於尊笑道:「你等可知這清湖中,生有一片野果?」

眾人驚道:「於師兄所說的應是妄生」

「哦?那果子竟然叫妄生?」於尊道。

春生道:「確是如此,那果子名為妄生,唯有有緣者可得之!」

「這果子竟有如此大的來頭?」於尊心底一驚,道。

春生笑道:「唯有於師弟,才不把妄生放在眼裡罷!」

於尊自不會將皕銀果告知他們,卻道:「這果子好生稀奇,倒也頗符合我的口味!」

眾人差點一個蹌踉跌倒在地,心道:「甚麼叫符合你的口味,你也未免太過臭屁了罷!」

「師兄,下次若是採到妄生,可否讓師弟吃一顆?」靈桉舔了舔乾澀的唇,道。

於尊搖了搖頭,道:「這妄生可並非尋常的果子,它一入我懷,便化為了一片清氣,我又如何能帶一顆給你?」

「騙人的罷」靈桉撇了撇嘴。

春生笑道:「我倒相信於師弟所道之言!」

「哦?你可是食過那果子?」於尊道。

「食倒未食過,我倒是在門內的典籍里,看到過這類似於妄生的果子」春生道。

「哦!原是如此!」眾人點了點頭,只是他們依舊疑惑地是於尊是如何潛入湖底的。

再問時,於尊卻已不想作答。

過了午時,眾人皆在宣宮中,食些餐食,而此刻,那宣宮的門外,卻傳來一陣大喝。

道:「瑤宮弟子天妄,特來向於尊於師弟討教!」

那人傲慢的模樣,倒是令眾人略有些不爽。

靈桉撇了撇嘴,道:「何等人物,竟在此地忽喝!」

那天妄大喝道:「瑤宮弟子天妄,特來向於尊於師弟討教!」

書子夜哈哈一聲大笑,道:「於師哥,是找你的!」

於尊無奈道:「未曾想過才來宣宮一日,這日子便不太平了!」

書子夜笑吟吟地望著於尊,道:「不如讓師弟去討教一番?」

於尊笑道:「師弟是想要親自去討教嗎?」

少年搖了搖手指,指向靈桉,道:「不是我,而是他!」

於尊靜靜地望著靈桉,他覺得這位叫靈桉的師弟,並不似方一接觸時的那般平靜。

他的心底似藏著千萬火藥一般,一引就著。

書子夜笑意盎然地望著於尊,幽幽道:「於師哥可看出什麼端倪了?」

於尊笑道:「靜觀其變!」

靈桉揉了揉雙掌,笑道:「於師兄,可否將這魚餌送與我?」

於尊愣了愣,眼神直勾勾的望著靈桉,他愈發看不透了,只覺這靈桉,定是厲害非常罷了。

靈桉笑吟吟地望著於尊,道:「於師哥,若是不作答,那我靈桉便去領教一番那小兒的武道了!」

然而這一切,全然入了天妄的耳中,天妄一臉寂寒,道:「爾等想尋死路,來便是了,天妄自全然領教各位的武道」

靈桉指著那站在天上的天妄,抱著肚子哈哈大笑,笑了一刻,卻連眼淚也笑了出來,道:「你不要開玩笑了,好嗎?你這玩笑,確是開得有些嚴重了!」

忽的,他的眼神里爆出一片凌厲的光華,他一臉冰寒道:「若想要討教,討教我一人便可!」

天妄哈哈一聲大笑,道:「你等小兒,我自不會放在眼裡,你若身死,就勿要怪我了!」

。 尤其是在這個關頭——她馬上就要嫁給褚少了!

褚雲希笑了笑,說道:「剩下的就交給我吧,你先回去。」

王藝琳頓時狐疑地看着她。

「怎麼,信不過我?」褚雲希反問。

王藝琳心裏雖然是這麼想的,但嘴上不能直說啊。

她對上褚雲希深不見底的目光,晃了下神,說道:「沒有,我只是覺得,你和以前不太一樣。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幫我?」

褚雲希笑笑,並不想透露太多,只是說道:「我現在幫你,以後也有需要你幫忙的時候。畢竟,這種事情是相互的,對吧?」

從她的臉上,王藝琳的確看不出更多的信息來。

她只好點點頭,「沒錯。」

最終,為了撇清關係,王藝琳先行離開。

褚雲希關上酒店門,走到沙發旁,撿起了肖勇的手機。

首發網址et

她回了一條消息之後,擦去指紋,把手機丟到地上。

正準備離開,突然感覺到一絲異樣。

嗯?

帶着疑惑,她走到一旁,從花盆的植被後面拿出了一個處於拍攝狀態的相機。

她微微訝異,打開了相機里的視頻。

看過後,目光再次落到地上的男人身上,唇角慢慢勾了起來。

這男人還真有心機,不過這下倒是便宜她了。

有了這個,不怕王藝琳不聽話。

只不過這視頻後面拍到了她,還需要裁剪一下才行。

……

余染來到酒店房間的時候,見門並沒有關緊,她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

隨後,卻被屋內的場景嚇出了尖叫聲。

等到她冷靜下來,想到要報警時,一群身穿制服的警察,涌了進來。

下一刻,她手上多了一副沉重的鐐銬。

意識到什麼,余染解釋道:「我、我沒有殺人。」

「有什麼話,到警局裏說。」

……

另一邊,王藝琳回到別墅,卻時刻關注著那邊的情況。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