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高峰瞳眸忽然湧現抹厲色,他真的就運轉內力,直接就伸掌拍了出去,攻向蘇衍胸口。

蘇衍嘴角有冷意顯現,他微微一閃,便避開掌法,長劍再度橫掃出去,對準木高峰脖頸。

這一劍速度極快,也很是凌厲,木高峰只來得及輕輕一閃,卻沒完全避開,長劍到了他的胸膛處,並劃破了衣衫。

滴答!滴答!

血液自木高峰身上流淌下來,他皺著眉頭,是真沒想到,短短瞬間,他便受了傷勢,落在下風。

蘇衍得勢不饒人,又是長劍連連揮動,將木高峰整個身軀都是籠罩,四周勁氣四濺,隱隱有風聲響起。

唰!唰!唰!

木高峰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衣衫更是破破爛爛起來,粘稠的血液沾染在上面,看上去頗為狼狽。

「吼!」

支撐不住,木高峰忽然大叫一聲,故技重施,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墨綠色霧氣再度湧現出來。

這次……蘇衍可早有準備了,他很快後退,脫離這霧氣籠罩範圍,施展輕功,繞了過去,再度來到木高峰身邊,唰唰唰許多劍刺了過去,

一旁,大樹底下,林平之癱倒在那裡,他看著蘇衍輕鬆寫意,揮灑自如的景象,眼中湧現抹激動,還有羨慕。

能感知到,胸膛中……心臟在砰砰直跳,莫名的……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噴薄而出一般。

此時此刻,感受著天地間瀰漫的劍氣,林平之只想起一句話:

大丈夫當如是也!

自己有這武功,由何必受青城派的氣,報仇雪恨,也是在反掌之間……

真厲害……真是厲害,明明都是相差不多的年紀,人家卻已經逼退了江湖上的成名高手,採花大盜死在他手下,塞北明駝木高峰也被他壓著打。

再瞧瞧自己……呵!

林平之心裡湧現抹自嘲。

「加油啊,師父!」

曲非煙嬌聲說道,看著場中那道飄然的聲音,不知為何,她心底忽然湧現抹驕傲。

這個大哥哥可是我的師父呢!

他有這麼高武功,我只要學上一點點,就可以報仇了,為爺爺,還有劉公公報仇。

場中,木高峰越發覺得虛弱,劇痛涌遍了全身上下,只感覺眼前這少年太過兇殘,自己今日,怕是沒有倖免的道理!

想著,他咬牙冷笑,「沒想到,你一介少年英傑,也會對《辟邪劍法》有興趣!」

好傢夥,這是挑撥離間么……

不過,也沒什麼作用。

蘇衍冷笑,下手越來越狠,

「藏在暗處的朋友,也一起出來罷,有什麼圖謀,老駝子一起接了!」

忽然……木高峰高聲叫道,在內力包裹之下,聲音傳遍八方。

林平之和曲非煙兩人均是一愣:

「隱藏在暗處的朋友……

什麼朋友?誰藏在暗處?」

。 他的聲音漸漸沙啞厚重,雙眸比周圍的黑夜還要深沉。

他從未……說過這麼多心裡話。

他不是個矯情的人,從不善表達,就連愛她都是遮遮掩掩。

可現在,他竟然全說出來。

他說完后心裡痛快了許多,聽著她勻稱的呼吸,知道她一個字都沒聽進去,早就睡著了。

他從來都是贏家。

唯有在她面前,是個失敗者。

一敗塗地。

就連承認錯誤,都不敢。

黑暗歸於沉寂,夜色深沉月光如水。

翌日,宿醉的唐柒柒睡到了午後才起來。

喝了酒的睡眠質量果然好了很多,腦袋不疼身體不酸,精神飽滿的起床了。

她神清氣爽,決定以後沒事就喝點小酒,既能美容養顏,又能睡個踏實覺。

她一下樓就看到了唐幸。

他對上她的目光,眼神閃爍,低著頭就要繞走。

「見到姐姐也不打招呼?不懂禮貌。」她生氣的說道。

「姐姐。」

他趕緊回應。

「昨晚是你扶我回房的嗎?那個禽獸沒對我做什麼吧?」

「沒有。」

唐幸說這兩個字的時候,全身都僵硬無比。

唐柒柒並沒有注意,因為她實在是太餓了,實在沒腦力想別的。

她點點頭鬆了一口氣,立刻鑽入了廚房,身後的唐幸一溜煙的離開了。

她轉了一圈,發現封晏不在家。

問了傭人才知道,封晏一早就出門了,說是集團有事走不開。

她聽言心裡還是有些難受的。

封晏是封家獨子,承擔太多希望的同時,也承載太多危機。

有無數人希望他倒下,封家衰敗,來吞下這個蛋糕。

可他倒下,他的至親將會受到前所未有的傷害。

哪怕他一個人再累,也負重前行,即便傷痕纍纍,也從不退縮。

他只會像個雄獅一般,默默躲在暗處,獨自療傷,再出現的時候平靜睿智,波瀾不驚,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般。

這樣的人……很辛苦吧?

她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心裡也有些苦澀。

更可怕的是,比你優秀的人比你還努力。

這樣的人,以後會是怎樣的女孩,才能配得上他?

想到此處,不知為何心臟一悶,有些不舒服。

下午天氣不錯,唐柒柒就帶著唐幸出去轉轉,怕他一個人悶在家裡悶壞了。

唐柒柒一個人去衛生間,讓唐幸在店裡等著她回來。

她出來的時候沒注意看路,竟然和一個漢子撞了上去。

他的胸膛像是裝了鋼板一般,疼得她小臉皺起,額頭都紅了。

「你沒事吧?」

耳畔傳來硬朗粗獷的聲音。

她抬頭連連搖頭:「沒事沒事,對不起,我也沒看路,不好意思了。」

「是你?」

對方狠狠粗眉。

唐柒柒有些納悶,難道對方認識自己?

對方一米八八的個頭,身材結實雄壯,即便他穿的嚴嚴實實,依然能感覺到衣服之下爆炸性的肌肉,力量呼之欲出的感覺。

他的皮膚偏黑,剃著板寸頭,顯得格外的精神,鷹隼一般的雙眸,漆黑犀利。

這個人……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 「我看到了什麼?剛才他把人直接扔了出去!」

「垂死病中驚坐起,小丑竟是我自己!」

「大家都誤會了,實際上張浩小哥的身份並非是廚師,而是隱藏在市井小民中的絕世高手。」

「正解!」

……

「誰能想到張浩小哥居然還有這樣的實力,我們之前剛看到過跆拳道愛好者的直播,對方選擇的職業是跆拳道教練,但是他進入道館之後,連一般的弟子都打不過,兩兩對比之下,張浩小哥的確厲害。」

哪怕是何靈,也不得不給張浩豎起大拇指。

每一次張浩都可以給人驚喜。

直播效果簡直不要太好。

就是有些費主持人,他和劉冉剛才都被震驚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要不是他們知道節目絕對公平公正,她們肯定會認為張浩是在演戲,實際上正是這樣,有很多水友都認為這是節目組的安排。

「這幾個貨也太弱了,該不會是節目組的安排吧。」

「應該不是節目組的安排,看他們的反應絕對不像是演技,如果真的是演技這幾個傢伙早就成影帝了。」

……

不管怎麼說,反正張浩這一波操作又給他吸引了不少粉絲。

目前張浩直播間的人已經足足達到了十二萬。

是所有參賽選手中受到關注最多的。

其他人跟張浩這邊完全就不能比。

本來是一場挑戰的節目,被張浩硬生生的玩成了個人秀。

「嚇死我了,沒想到小張還有這本事。」

被陳衛東誇讚,張浩也有些不好意思。

「天也不晚了,你趕緊回去休息,今天也忙了一天,累了吧!」

「不算太累,我先幫你收拾一下廚房再回去!」

收拾完之後,張浩便回了家,節目組為了保證節目的安全,除了睡覺上廁所一些隱私性的行為之外,其他都是全程直播,哪怕是張浩家裡也安排了好多攝像頭,保證可以實時監控到張浩的動態。

當然卧室跟廁所並未安裝攝像頭。

張浩回家的路上也有節目組在跟拍。

「目前,總共有五萬多威望值,已經可以在商城中購買其中的一些商品,看來今天沒有立即選擇進入下一個職業是正確的。」

「我還可以在廚師這邊多待幾天,等攢下足夠的威望值之後,再進入下一個職業。」

看著蹭蹭蹭暴漲的威望值,張浩有些慶幸自己當初並未直接開始演員生涯。

實際上他還得感謝陳衛東給他帶來了麻煩,要不然的話,威望值積累的絕對沒有這麼快。

張浩的家裡收拾的非常整齊,他本身有輕微的潔癖,家雖然不大,但是被張浩打掃的一塵不染。

而且各種物品擺放的非常整齊,讓人一眼看過去非常舒服。

攝像畫面轉到張浩家裡之後,立馬吸引了直播間水友的注意。

「這就是小哥哥的家裡嗎?我都說了小哥哥是神仙你們還不相信,現實中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完美的小哥哥!」

「長得帥!會做菜!而且還顧家!」

「老婆粉+1」

……

張浩並未關注其他東西,他只在意自己的生活。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