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部一川沒有直接答應下來,因為他不知道甲賀真倉說的那十一個年輕人裡面,是不是有沈奇。

如果有的話,打死他都不去!

「你說從夏國來了十一個年輕人,那你把這十一個年輕人的樣子都說一說。」

在面對甲賀真倉的時候,服部一川還是很有高人風範的。

甲賀真倉看到服部一川這麼問就知道有戲,急忙把沈秋和古川等人容貌說了出來。

服部一川微微點頭,從甲賀真倉的形容來看,沈奇應該不在那是一個年輕人裡面,不過他還是不放心,又問道:「那兩個領隊呢?長什麼樣?」

甲賀真倉又把武輕川和古蓬的容貌說了一遍,這一次服部一川終於放心了。

只要不是沈奇就行了。

「好,我知道了,你們約定的比試時間是什麼時候?到時候我會提前過去。」

甲賀真倉大喜,說道:「最晚的時間是四天之後,不過昨天我們和其他忍者家族聯繫的情況還是很不錯的,估計後天就能進行比試了,如果您方便的話,不如就到我們甲賀家族暫住兩天,您覺得呢?」

服部一川微微點頭,「也行,那你就安排一下,我也很久沒有出去了,也該散散心了。」

甲賀真倉臉色喜色更濃,他太清楚服部一川在東瀛島國忍者中的地位了,如果能把服部一川請到甲賀家族做客,等這次和夏國武學研究會的比試結束之後,他們甲賀家族的地位必然會有明顯的提升,甚至成為眾多忍者家族中最具影響力的一個也不是不可能!

到時候他們甲賀家族必然能夠橫壓伊賀家族一頭。

想到得意的地方,甲賀真倉的嘴角都忍不住開始上揚。 爸比,牛逼吊炸天。

唐宇心中暗暗的給呂寶峰點個贊。

他之所以將呂寶峰拉進這件事,和他真壓不下全國新聞有關,同時也是為了讓呂寶峰幫他討要好處,他一個小小的捕快,根本就不具備和白無常討價還價的資格。

只不過,他沒想到呂寶峰竟然如此強勢。

不愧是敢和整個江湖對著乾的人物,膽子是真肥啊。

掛了呂寶峰的電話后,唐宇見白無常臉色不好看,就連忙上前斟茶,「七爺,我家大老闆平時很好說話,不知今晚是受了什麼刺激。您大人有大量,別和他一般見識。」

「還是你小子會說人話。」白無常面色稍緩,端起茶盞吸溜一口,放下后說道:「本帥不會虧待你,在說好的價上,本帥額外多給你一塊陰金。」

唐宇並不清楚陰金陰銅是什麼東西,之前胡三姑也沒有說起過,想來應該不是地府的流通貨幣,應該是地府獨有的煉器材料,在上麵價值絕對不菲。

只不過,就多給一塊陰金?

小氣巴拉的。

他心中很是鄙夷,卻是受寵若驚的躬身行禮道:「多謝七爺賞賜,小子一定把您交代的事情辦好,決不辜負您的賞識。」

白無常似乎對唐宇的態度很是滿意,嘴角微微上翹幾分,而後轉身向著黑色光幕走去,「你們準備一下,本帥去去就回。」

胡三姑連忙起身行禮,唐宇也跟著行禮。

白無常穿過黑色光幕後,滾滾陰氣極速收攏,黑色光幕也快速縮小消失不見。

一切恢復如常,好似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唐宇,你把茶具都收了,還有這個人,留在這裡礙事,送到車上去。」胡三姑指了一下昏迷的眯眯眼,而後回到徐昊陽的身上,從一座墳的墳包里挖出一個塑料袋。

塑料袋裡有龍鳳燭和紅綢紅喜字等物。

紅喜字貼在於淼的墓碑上,紅綢系在徐昊陽的身上,龍鳳燭點燃擺在桌上。

喜餅喜糖等物沒有,她就將別的墳前的水果等供品,端過來借用一下。

別說墳里的主人不在這裡,就算在這裡,不僅不會說半個不字,還得謝謝胡三姑給他們沾喜氣的機會……陰魂見到陰差不敢不討好。

都準備妥當后,胡三姑來到桌前站好,而後從徐昊陽的身上下來,拿過棒棒糖舔舐,看了眼唐宇后笑著說道:「舉辦完殤嫁,我就和老謝……不是,是和謝大人請示一下,和你一起將那些孤魂野鬼送回這一世的肉身。」

「嗯,好的。」唐宇下意識的點頭,心裡想的則是,老謝?顯然這條小狐狸和陰帥白無常的關係,比他所想象的要親密很多,就是不知到底是什麼關係。

「等等,你要和我一起做事?」唐宇猛然驚醒,頓時露出苦瓜臉,「三姑,一起辦事沒問題,可今晚那樣的標準來不了,我窮,窮得很。」

「謝大人不是多給你一塊陰金么,你拿去賣了就有錢了。」胡三姑瞥了眼唐宇,哼哼道:「算了,等會我再求謝大人多賞賜一塊陰銅吧,按照你們上面的貨幣價值,一塊陰銅至少能賣幾個億,足夠我這段時間的花銷了。」

唐宇頓時眉開眼笑。

稍等一會兒,還不見白無常回來,唐宇就看了眼站在桌前不動的徐昊陽,「三姑,徐昊陽要是拒絕和於淼成親,你拿他有辦法嗎?」

胡三姑揚了揚小拳頭,「他要是敢拒絕,我就打到他同意。」

果然,這條小狐狸辦事真不靠譜。

唐宇很是無語,說道:「趁七爺還沒回來,我先和徐昊陽談談,不然七爺回來了,他不同意和於淼結陰魂,七爺還不得認為是你辦事不力呀。」

「你們人類果然一個比一個姦猾。」胡三姑瞥了眼唐宇,隨後單手掐訣對著徐昊陽一指,「去吧,快點談,謝大人應該很快就會回來。」

唐宇急忙上前,而徐昊陽已經醒了過來,看到面前的龍鳳燭和喜字,還有自己身上的紅綢,臉色就瞬間大變,連忙撕扯身上的紅綢,憤怒的大叫道:「唐宇,我爸找你來是幫忙的,不是找你來害我的,快點,快點送我回家……」

啪……

一記耳光抽在徐昊陽的臉上。

徐昊陽懵逼,怔怔的看著唐宇。

「冷靜了嗎?」

「現在能談談了嗎?」

唐宇面無表情的看著徐昊陽。

徐昊陽抬頭摸了摸火辣辣的臉頰,恨恨的看著唐宇,咬了咬牙也沒敢撲上去和唐宇拚命,最終嘆口氣,在身上摸了摸,摸出煙點上一根,「談什麼?有什麼好談的。」

唐宇拿過他的煙,給自己點上一根后問道:「你和於淼是怎麼回事?」

聽到於淼二字,徐昊陽的臉色就變了變,隨後長長的嘆口氣。

顯然有些事,一言難盡。

胡三姑不耐煩的低喝道:「痛快點說,你現在不說,等會就沒機會說了。」

徐昊陽沒想到還有人,轉身看去才看到胡三姑的元神,驚為天人,同時也發現不是個人,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一屁股跌坐在地,驚恐大叫道:「鬼啊……」

唐宇無奈,蹲在徐昊陽身邊低聲道:「別特么的亂叫,這位是來自地府的陰差。知道什麼是陰差嗎?就是陰間的官差,等同於上面的警察。你說她是鬼,就是在侮辱她。把她惹怒了,立刻把你打入十八層地獄,就算是我也攔不住。」

徐昊陽徹底懵逼,這和他從小接受的教育背道而馳。

胡三姑臉上不耐煩之色更重,「別磨蹭,快點說你和於淼是怎麼回事。」

唐宇緊接著說道:「問你什麼,你就答什麼,不然小心被打入十八層地獄。」

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二人默契配合,徐昊陽愈發的驚恐慌亂,忙不迭的點頭道:「我說,我什麼都說……我和於淼以前就認識,那時她還沒有病逝……」

多新鮮啊,那時於淼要是病逝,你就是撞鬼了。

事情並沒有多複雜,也沒有什麼狗血反轉,就是一個渣男對痴情女始亂終棄的故事,只不過渣男沒有想到,痴情女是真的痴情,並非表裡不一。 功法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等級,每一個階級又分為高、中、低三個階級。

玄級高階又已經是非常少見了,而且施展出來的威力也非同小覷。

可林天成剛剛施展出來的竟然是一套地階初級功法,實在是讓人震撼不已。

今時今日,趙安感覺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趙慧也不指望着她的哥哥能為自己報仇了,只希望自己哥哥的身體沒有遭到什麼重創。

林天成對雲夢瑤他們說道,「我們進去吧!」

而就在這個時候,圍觀的人群中卻有一個衣着不凡,氣宇軒昂的傢伙站了出來。

此人乃是烈火堂堂主嚴明,他今日來到風塵世家的目的,就是為了好好巴結一下趙安的父親。

他知道,只要風塵世家的老爺子一死,那麼風塵世家,家主的位置便落到了趙庭的身上!

現在好好巴結一番趙庭,日後在天雲城肯定是有極大好處的。

他對面色慘白的趙安說道,「趙安侄兒,這小子好生狂妄!還是讓你嚴叔叔來教訓教訓他!」

無事獻殷勤,趙安一眼便看出了嚴明的心思。

趙安當即對嚴明說道,「那就有勞嚴叔叔了,我一定會在家父面前替嚴叔叔美言幾句。日後我風塵世家與烈火堂也將情如兄弟一般。」

嚴明極為滿意的點了點頭,當即大步朝着林天成走去。

嚴明這也是算準了時機這才出手的。

如果他一開始就出手幫助趙安,顯然沒有比現在幫助趙安更有誠意。

畢竟趙安已經被林天成給打敗了,現在自己再出手的話,那簡直就是雪中送炭。

有許多中文勢力的掌門人都感到十分懊惱,沒有抓住這麼好的機會,讓嚴明捷足先登了。

通過剛剛趙安和林天成的較量,嚴明已經知道林天成有幾斤幾兩了。

而且嚴明是一名大乘期巔峰境界的強者,絲毫不懼林天成。

嚴明對林天成說道,「小子,我與趙庭乃是非常要好的兄弟,你傷了他的兒子,我便容不得你在這裏撒野!不要說我以強欺弱,大不了我讓你一隻手,只要你在三招之內贏得了我,我便不再多管閑事。」

嚴明乃是黃金級勢力烈火堂堂主,地位尊崇。

如今竟然和一個黃毛小子斤斤計較,這事若是傳了出去,恐怕也不好聽。

所以,嚴明這才做出了退讓。

然而林天成既不想冒險也不想浪費時間,於是指著一旁的五毒老祖說道,「這樣吧!這是我的兒子云天,你不必讓我一隻手!我讓我兒子讓你雙手,只要你贏得了他,我便現在就離開這裏,並且向趙安道歉。」

五毒老祖可是渡劫期初期境界強者,距離渡劫期中期也只有一步之遙,就算讓嚴明兩隻手,也絕對不會輸。

嚴明略微感知了一下五都老子的氣息,卻並沒有在他的身上感知到任何真氣力量。

他感覺到很是奇怪,還以為林天成是在故意戲耍自己。

嚴明的心裏頓時有了兩個猜想。

要麼那位老者根本就不是一位修真者,是林天成那小子裏豬鼻子裏插大蔥,故意嚇唬自己的。

要麼這位老者的實力在自己之上無法感知。

嚴明已經徹徹底底的沒有台階可下了,他要是不答應林天成的邀戰,還不知道要背多少天雲城的強者給笑話。

而且,林天成已經說過會讓對方自縛雙手,嚴明認為自己還是很有勝算的。

所以他立即答應了下來。

嚴明指著五毒老祖說道,「好,我答應,只要他輸了,那麼你們便滾出風塵世家,而且你小子也要給我的趙安侄兒道歉。」

趙安的嘴角終於露出了一抹笑意。

他覺得林天成這小子當真是狂妄的有些過頭了。

要知道烈火堂堂主嚴明的實力可是已經達到了大乘期巔峰境界,他的實力恐怕在整個天雲城也能夠排在前幾。

可林天成竟然狂妄的讓一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老頭子對付他。

其實趙安早就派人調查清楚了林天成的底細。

他知道,林天成從中都東域而來,而中都東域似乎並沒有過渡劫期境界的強者。

要知道整個北域也就只有一個水陽真人是渡劫期初期境界強者。

所以,趙安根本就沒有懷疑五毒老祖擁有渡劫期境界的勢力。

更別忘了一點,林天成可是讓五毒老祖自縛雙手。

趙安覺得林天成一定是得意的有些忘乎所以。

可是,很快,嚴明就後悔了。

當五毒老祖那恐怖的氣息釋放出來的時候,整個風塵世家的庭院內,都充斥着一股極為磅礴的壓力。

嚴明一臉錯愕的看着五五毒老祖,「起碼是渡劫期初期強者!」

全場一片愕然!

所謂的林天成的兒子竟然是一個渡劫期境界強者。

不要說嚴明和趙安他們,就連雲夢瑤和趙偉都感到異常震驚。

難怪說這一路上,林天成都表現出一副絲毫不懼風塵世家的樣子。

原來,這個隊伍之中其貌不揚的老頭竟然是一個渡劫期境界強者。

大家都被林天成給騙了。

嚴明被嚇得連忙倒退了幾步,連連對五毒老祖拱手道,「晚輩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前輩饒命!」

說完這話,嚴明急忙抽了自己幾個嘴巴子。

「前輩寬宏大量,就當嚴明剛剛什麼都沒說,還請前輩饒我一命。」

而此時,趙安那小子竟然趁著林天成不注意,早已逃之夭夭。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