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順風堂和大江盟涇渭分明的勢力劃分,所有的船隻到了富口縣,除了面子極大的欽差和高官之外,其餘的無論人和貨,必須換船。這就等於給富口縣留了一個機會。

如果沒有順風堂和大江盟的這番作妖,所有的船隻到了富口縣,頂多停留一會,然後繼續揚帆前進。富口縣城西碼頭就只是一個很普通的過路點,岑國璋的那份擴建規劃書,也就毫無意義。

岑國璋真的想得這麼遠,在處理碼頭衝突時就已經想到了碼頭擴建規劃?如果這是真的,那自己的這位恩公就真得是走一步看十步啊。

宋公亮在這邊思緒萬千,那邊岑國璋已經跟黃彥章簡略地講完了擴建規劃書的內容。

「益之,你是說這個碼頭商業區不用官府出錢出力,靠拍賣店鋪、倉庫就能籌集足夠的錢糧?」

「是的大人。」

「第二,修建碼頭商業區,富口縣衙利用籌集的錢糧招募民夫修建,完了后店鋪、倉庫、滅火鋪、巡邏隊等可以吸納當地百姓上千人。」

「是的大人。這是商家們的事,官府不好出面,只是出面組織協調一下。正因為是商家的事,所以不能用徭役攤派,耗費民力,只能用招募的方式修建。三個月完工後,那些店鋪、倉庫、滅火鋪、巡邏隊等,哪裡不要人?既然碼頭在富口縣,肯定是優先從當地招募人手。」

岑國璋從容地答道。

「第三,完工後,富口縣衙對碼頭店鋪、倉庫等徵收管理費用?」黃彥章又問道。

「大人明鑒,碼頭商業區擴建完工後,那麼多店鋪和倉庫,肯定需要滅火員、巡丁等人隨時待命,防火防盜。這些都需要錢去維持的,總不能讓官府出這筆錢吧。誰使用誰出錢,既然是店鋪、倉庫需要這些人員設施,那他們出點管理費,讓官府出面組織滅火、巡邏,也是應該的。」

黃彥章看著岑國璋,很想弄明白他的小腦袋瓜子到底是怎麼想的。

************************

繼續求票求收藏!!!導師有些愕然,沒想到站出來的,居然是個看上去只有十三四歲的少年。

不過這少年所說的話是在荒謬,被自己的刀刃殺死?就算是個傻子也不可能做這樣的事。他直起身來看著蘇禹,道:「既然殺了人就不要再找借口,小小年紀,便有這般毒辣心腸,百里學院又豈能容你?」

……

《丹道至聖》第三百二十七章攤上事了 「天啊!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裏好像是一個人!」

斗聖強者能看清楚發生了什麼。

他們更加清楚王語嫣身上發生的變化,一個個都呆立當場,默默無言。

璀璨的白金色血液,以及那血肉骨頭每一次律動都可以震塌虛空。

這究竟是多麼強橫的力量,又是多麼強橫的體質,竟然這般可怕!

他們有預感,僅僅是一滴血液便可以讓山峰崩碎。

一拳下去,什麼九星斗聖,都將不復存在。

盤坐的王語嫣,體內汪洋般的白金色血液涌動,竟生出了潮汐之音,通達髓海。

轟隆!

只剎那間,彷彿開天闢地一般。

王語嫣整個人都開始綻放出白金般的光輝,立身的虛空在雷鳴聲中崩塌,一股至強的無敵氣機冉冉升起。

整整三天時間,王語嫣都沒有動彈一下,她在蛻變,修復傷體,塑造一切。

體內隆隆作響,那是殘留的雷劫,淬鍊其體魄與經脈等。

而她的靈魂力在五年間,也早已經突破到了帝境。

眉心間的銀白色小人,越發璀璨照人。

到了最後,在一些高階斗聖的感應下,彷彿三天時間鬥氣大陸的天地能量,都足足下降了三成多。

簡直駭人聽聞,令人驚悚。

呼呼!

她緩緩睜開雙眸,站了起來,一身攝人的氣勢漸漸歸於平靜。

王語嫣血氣內斂,恢復平靜,但是舉手抬足間卻有一種讓萬人敬畏的韻味。

到達了如今這個境界,舉手抬足之間便可以懾服旁人。

「功行圓滿了,是時候離去了!」王語嫣輕輕自語一聲。

雖說斗帝未成就,凈蓮妖火也還沒有拿到,但如今的她也不在乎了。

到了這個境界后,她才知道凈蓮妖火也不過杯水車薪罷了。

再留下來意義也不大了。

餘光微微掃視了一眼暗中窺視的眾人後,並未多言,身子一動,消失在長空之中。

呼呼!

微風輕輕拂過,古元,古薰兒,蕭炎等人面色複雜地望着消失的人影。

「納蘭小姐果真是天人也!」

古元微微讚歎,心中升起無限敬畏之情。

聞言,一旁的蕭薰兒神色不自然地望了一眼蕭炎,她知道納蘭嫣然殺了蕭炎的老師,葯尊者。

二者的關係並不算好。

如今,納蘭嫣然成就九星斗聖。

或許,日後還要成就千年來第一尊斗帝。

這樣一個無敵的女子,蕭炎又能怎麼辦呢。

似乎是察覺到了蕭薰兒的目光,蕭炎微微抬首望天,嘆息了一聲后,方才輕聲說道:「她說得對,現在的我連她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二者的差距太過遙遠,遙遠到讓蕭炎連絕望的心情都升不起來。

到了最後,蕭炎也不得不敬佩,甚至敬畏那個熟悉而陌生的少女。

他真的不知道納蘭嫣然是如何修行的。

實在是太過妖孽了。

蕭炎心中也微微有些惆悵起來。

「熏兒,回家了。」

「走了,蕭炎哥哥!這一次天墓開啟,你一定能突破到斗尊境界。」

古元與蕭薰兒二人各自說了一句話,準備離去。

蕭炎神色微微振奮,未曾答話,眸光微微顫動,垂下眼帘:「斗尊……….」

………….

呼呼!

王語嫣一步踏出,破開層層空間,出了中州大地,來到了西北大地。

這一次,她準備前往雲嵐宗道別。

和雲韻說一聲后,便準備離開這方世界了。

「雲嵐宗,雲韻………」

王語嫣絲毫不留戀這方世界,眸光微微閃動着。

說起來,因為有她的存在,雲韻也脫離了原本的命運軌跡。

沒有前往魔獸山脈,也沒有結識蕭炎。

目前看起來,似乎還不錯。

起碼雲韻過得無憂無慮,還挺開心的。

一點都沒有原著當中的憂愁。

虛空扭曲,王語嫣的身影浮現,一身白衣獵獵作響,她神色平靜,遙望東方,那是加瑪帝國的方向。

略一沉吟,王語嫣抬腳邁步,沒有什麼偉岸的氣機,也沒有至強浩瀚的神韻。

只有一種難言的力量,彷彿無堅不摧,無物不破,沒有什麼可以阻擋,足以打破一切桎梏,貫穿一切阻礙。

咔嚓!

虛空破碎,王語嫣沒入其中。

夜。

雲嵐宗燈火通明。

房間內,王語嫣與雲韻,青鱗圍着桌子而坐。

她這一次回來並沒有驚動任何人,只有雲韻,青鱗二人知道。

如今的雲韻,青鱗都到了斗尊的境界。

這一夜,她們三人破天荒地喝起來了酒。

酒罈子快堆成小山了。

「老師,青鱗,日後再見不知何年何月了。」

「昔日的雛鳥已經成長為翱翔的飛鷹了,你有你的道路,老師也不能攔你。」

「姐姐,我捨不得你………我會記得你的,永遠忘不了,總有一日我會來找你的。」青鱗哭泣著。

她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麼。

只是將逍遙天功傳給了雲韻,青鱗二人。

然後,王語嫣走了,最後看了一眼,離開了雲嵐宗。

「姐姐走了………我一定會去找你的!」

青鱗眼眸含淚,依依不捨。

…………..

轟!

轟!

王語嫣舒展身體,強橫的血氣激蕩著,一步跨出,來到了星空。

她來此界,是靈魂穿越來此。

所以,她要以自身之力破界離去。

轟!

白金色的血氣全面爆發開來,於虛空亂流之中盪起一片巨大的白金色。

磅礴的血氣陡然爆發,她周身的骨頭,脊椎,全都顫動鳴叫着,爆發出了巨大的力量。

「開!」

她陡然吐氣開聲,帶着如同星辰毀滅一般的炸響,在那星空下,猛然炸裂開來!

轟!

轟!

轟!

聲浪如同雷霆一般。

隨即,她五指開合,五指捏拳,一拳打出。

轟隆隆~~~

滾滾氣流在虛空之中掀起無盡狂瀾。

拳意在無邊的血氣的催動之下,爆發出強絕的力量。

一瞬之間,一道虛空亂流隧道直接轟開。

呼~

王語嫣輕呼一口氣,神色微微一動。

打破虛空層層夾層,通向不知何地。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將會是大主宰的世界了。

「希望別被虛空亂流迷失了方向。」

她的心念微微一動。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