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捫芳心,覺得全身香汗淋漓,喘息如牛。

剛才,似夢非夢。

太真實了。

好像不是夢。

可不是夢又是什麼?

張凡為什麼不理我?

兩個賤人要把他帶到何方?

想來想去,感覺是不是張凡託夢來?

要麼,明天還是回城外那個車站吧。

第二天早晨,四個人吃早餐時,涵花說出了自己的打算,反正這裡也沒有什麼事,不如去那個站點等張凡。

鞏夢書囑咐了幾句,涵花便回房間收拾好東西,準備動身前去。

阿易昨天夜裡一直搞到子時,得出一個凶卦,卦象陰晦,體用相剋,主事主己不在世上。

阿易為此卦難為了好久。

最後決定不跟涵花說,隱瞞下來。

分析來分析去,感覺此卦異象重重,有些卦角混沌不堪,恐怕是沒有沾到張凡的信息。

要想重新來一卦,不妨親臨失蹤現場,那裡肯定有張凡的殘留信息,藉此信息,或許能明白卦象!

想到這裡,便決定去苦峰洞一次。

涵花和阿易坐同一輛公交車。

剛出城一站,涵花便下了車。

阿易也跟著下了車,一來想在這裡找點信息,二來也能順便多瞅涵花幾眼。

不料,兩人剛下車,便被幾個人給圍住了。

阿易以為這些人是沖他來的,他們是從他的微博上的照片認出了他,便很高興,拱手大聲道:

「真沒想到,在這個地方也有我的粉絲!」

話音剛落,肚子上就挨了一腳。

「哎喲!」

阿易叫了一聲,倒在地上。

那幾個人伸手抓住涵花,把她控制住。

一個女人,衝上前來,左右開弓,狠狠地打了涵花兩個耳光,罵道:

「老娘總算堵到你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張易焦急的等待著。

時間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轉眼間,便是大半個小時過去。

就在張易等的徹底的不耐煩了,恨不得站起來,理智不清的和葉天傾去拚命的時候。

一道怒吼聲驟然響起。

這聲怒吼在他聽來,卻是如同仙音一般。

因為這是他大哥張全的聲音。

「張易,你在哪裡,誰特么的敢欺負你,老子幫你將他給宰了,大卸八塊……然後丟進水裡喂王八,讓他知道知道欺負我兄弟的下場是什麼!」

張全怒吼著,快速朝這裡走來!

他接到電話的時候,只是以為有人在阻止拆除這裡,

但當他過來后!

卻是看到張易癱在地上,那張臉腫的像是豬頭一般。

他登時意識到,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複雜,在看到張易的傷勢他便是暴躁如雷,心裡的火山驟然爆發。

剎那間!

他飛奔到張易近前。

「啊……」

在近前看得更是詳細,看著張易的豬頭,看著他滿嘴的牙齒被打掉大半,以及那一條骨折的手臂。

他的眼睛瞬間就紅了。

眼裡的怒火,瘋狂的朝外面盆友著。

「弟弟,你沒事吧……這是哪個雜碎,將你打成這樣的啊?」

「該死,該死,該死啊!」

他兩隻眼珠子,宛若是凶鈴一般瞪大。

還不等張易回答,他便是猛地站起身來,嘴裡發出怒吼聲音如同雷霆般響起,滌盪出去。

「是誰,是誰將我弟弟欺負成這樣,立即給老子滾出來,滾出來啊,看老子……不把你剁碎喂狗啊。」

「轟!」

怒吼間,他猛地一腳踩在地上。

登時,在轟鳴聲中,他腳掌踩落的地方,竟是被他硬生生踩出一個直徑超過一米的大坑!

嘶……

還留在這裡,沒有離開的那些工人。

看到這一幕,頓時倒吸涼氣,忍不住的驚呼。

「天哪,這人是練武館的嗎,這就是傳說中的武術大師?」

「這,這……這也太厲害了吧,一腳在地上留下大坑,這是武林高手嗎?」

「天哪,這太非人類了吧,簡直厲害過頭了。」

「我的親娘啊,這,這……太不可思議了。」

他們驚呼著,看向張全的眼神都充滿敬畏。

而這時候!

葉天傾則是伸著懶腰,懶洋洋的走出來。

他的目光和張全那滿是怒火的模樣碰撞在一起。

「哥,就是這雜碎打得我,就是這個小雜碎……哥,你看我都被打成什麼樣了,你趕緊給我報仇啊。」

「我要抽他一百耳光,把他滿嘴的狗牙全部打掉,我還要打斷這狗東西的四肢,讓他徹底變成一條只能在地上爬的廢狗。」

看到葉天傾的剎那!

張易猛地從地上蹦起來,力竭聲嘶的喊著。

現在有哥哥張全給他坐鎮當靠山,他也是不害怕葉天傾了,現在的他和剛剛那個楚楚可憐,恨不得跪地求饒的張易,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嘭!」

聽到張易的這些話,張全也確定就是此人,將他弟弟打成這般模樣。

他猛地攥緊拳頭。

目光如刀一般,落在葉天傾的身上。

葉天傾則是伸著懶腰,毫不在乎這殺人般的目光,而是看著張全淡淡的道:「張全,聽說是你讓張易來強拆福利院的……呵呵,我倒是好奇,你算是什麼東西……也有資格擅自來拆福利院?」

聲音前面還是淡然如風。

可是後半句,卻是話鋒一轉,語氣陡然變得凌厲起來。

話語聽起來平淡,卻是暗藏殺機!。 星游娛樂,會議廳內。

一場記者見面會拉開序幕。

「下面有請荷里活知名演員,奧斯卡最年輕影帝,陸熙!」

隨着主持人激昂的聲音落下,一襲黑色運動裝的男人緩緩從外面走了進來。

在他出現在一瞬間,廳內的嘈雜和喧囂頃刻靜止,唯有吸氣聲,清晰可聞。

那是怎樣一個傾倒眾生的男人?

深邃的五官混著西方血統,立體卻不過分尖銳,搭配的剛剛好,反而透出濃濃的東方韻味。

他皮膚白皙,眉眼精緻,薄唇卻殷紅如血。妖嬈冷艷、卻又給人一種高嶺之花、冰山雪蓮般仙氣十足的感覺。

比起用帥來形容他,美字或許更適合。

這簡直是為大熒幕而生的一張可以忽視性別的絕美容顏!

站在台邊的褚雲希在陸熙出現的一瞬間,幾乎連呼吸都忘記了,眼裏只有那麼一道身影,點亮她眼裏全部的星光。

一秒記住https://m.net

陸熙啊,是她恨不得捧在心尖上的人兒!

短暫的沉寂后,會議廳里爆發出近乎狂熱的呼喊、驚嘆聲。

「真的是陸熙!陸熙回來了!」

「沒想到有生之年能親眼看到這張神顏!」

「聽說是褚少親自去國外挖的人,也確實只有褚少才挖的動這尊大佛!」

「陸熙加入星游,以後星游娛樂圈霸主的地位固若金湯,無人能撼動!」

……

會議結束,【奧斯卡影帝陸熙加入星游娛樂】這一消息引發全網關注和討論。

褚雲希刷著網絡上的言論,笑得嘴角開咧。

直到見陸熙要走了,她才趕緊追上去,說道:「陸熙,今晚給你舉行了歡迎會,你能來參加吧?」

陸熙停下腳步,回頭看她,「我有事。」

近距離看着他這張臉,褚雲希眼裏直冒星星。

不過據說陸熙最討厭花痴女,所以她趕緊收起了心思,咳了咳,說道:「都是公司的藝人參加,你不是要接《白衣人》這部劇么,也順便可以先看看,有沒有想合作的對象啊。」

陸熙想了想,點頭,「那好,我先回酒店休息。」

褚雲希一聽,殷勤表示:「要不我送你?」

陸熙擺擺手,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陸——」褚雲希不甘地喊了一個字,卻又礙於面子,只能把話咽回去。

「陸熙這次是為了《白衣人》來的,不會在國內待太久。」褚臨沉淡漠的嗓音響起。

褚雲希看着身旁的男人,委屈道:「哥,我想讓陸熙永遠留在咱們公司啊,這樣我就能天天看到他了。」

褚臨沉低冷一笑,「那你可要努力點,把星游做大做強,等你有這個資本跟他談的時候,或許就能留下他了。」

褚雲希啞然。

她哥說的沒錯。

自己之前千方百計求陸熙加入星游,他都不屑一顧。可這次她哥一個電話,陸熙就回來了。

還是她哥的面子大啊。

……

秦舒看着褚洲和韓墨陽進電梯后,電梯一路上行,最後停在了數字16。

16樓!

她按開旁邊的電梯,進去后卻發現必須刷卡才能上去。

正想着要不要去前台弄一張卡來,一道身影走了進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