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沐浴換了衣裳,這位東州的大佬恭恭敬敬來到了江寒跟前。

「小的劉鼎,拜見主子。」鼎爺點頭哈腰,諂媚拜道。

「叮咚。」

「面板有更新,是否查看。」

查看!

江寒打開面板,多了一個附屬欄。

寵物:劉鼎。

年齡:55。

戰鬥技能:猛虎拳。

等級:內煉大成境界。

超級裝備:無。

智商:高。

戰力值:兩星。

忠誠度:100。

評價:該寵物無比忠誠,是可以信賴的幫手。

提醒:寵物每一個月至少投喂一次,否則可能會叛變。

牛嗶!

一塊寵糧,忠誠度爆棚。

瞅著這面板旁邊還有雙箭頭,看來還可以再開發。

想到這,江寒笑眯眯的看向了孫飛雄。

孫飛雄莫名打了個寒顫:「寒哥,別看我,我不吃那玩意,也跟你一條心。」

「放心,你沒那口福。」

一個月喂一次,這一袋子也沒多少塊,江寒還真不敢隨便給。

「劉鼎,坐!」江寒抬手。

劉鼎恭敬的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只是頭低的快垂到褲襠上了。

「東西,你還得買……」

江寒剛開口,劉鼎從口袋裏掏出一把銀行卡,還有一串鑰匙:「主人,這是我的全部資產,內庫私藏的珍寶、古玩、丹藥等,也全在這了。」

這!

江寒反倒不好意思了。

他本來是想敲詐一點的,沒想到劉鼎這麼給力。

「嗯,那我就代你保管了。」

「幹得漂亮!」

他的也就是自己的,江寒順理成章的接收了鼎爺的萬貫家財。

「多謝主人。」得到江寒的誇獎,劉鼎樂開了花。

「以後明月閣仍然由你操持,我會助你一臂之力。」江寒道。

「主人天縱之才,能為您效勞,是小的福分。」

「小的一定不辱使命……」

眼看劉鼎彩虹屁放起來沒完,江寒抬手打住,讓他先行下去養傷。

「宋小姐,茶好喝嗎?」

江寒閑下來,笑問正在喝茶的宋紫衣。

一提到喝茶。

宋紫衣莫名心慌。

今兒就是一杯茶,引發的驚天血案啊。

「好,好喝。」

「小女子多謝江爺救命之恩!」宋紫衣忙起身拜謝。

周達亦是欠身拜謝。

「謝就不必了,把錢結了吧。」

「救你和周老,給你個友情價,兩千萬。」

江寒對英雄救美不感興趣,他只認錢。

那蹬地一腳,報廢一顆晶石,妥妥八百萬。

再加上戰衣損耗,雜七雜八的。

只收兩千萬,絕對良心了。

宋紫衣沒有絲毫的猶豫,掏出支票寫了遞了過來。

江寒一看,一億九千萬?

「一億七千萬是江爺替我砍來的,平少是明月閣的托,這錢理應歸還你。」

「另外這兩千萬,是我的救命錢。」宋紫衣笑着解釋。

「一碼歸一碼!」

「我只要兩千萬!」

江寒對這個女人有些刮目相看了。

她應該缺錢,很缺錢。

但能在這時候,把賬算得清明,說明她很聰明。

難怪一個女人能掌控北州地下勢力多年。

亂世將至。

江寒最缺的除了錢,還有人。

宋紫衣無疑是個不錯的人選,關鍵,她還很漂亮。

「謝謝江爺。」宋紫衣沒有推辭,接了回來,重新開了支票。

「宋小姐,我很好奇,你坐擁北州,為何還這麼缺錢?」江寒笑問。

「江爺不也一樣嗎?」宋紫衣嫵媚笑了起來。

江寒也不再問。

閑聊了片刻,宋紫衣起身請辭。

「江爺,以後有用得着紫衣的地方,紫衣一定鼎力相報。」

到了門口,宋紫衣再次躬身感激。

「好說!」

江寒笑了笑,送別二人。

待走遠了,周達左右看了一眼,確定無人後,小聲道:「小姐,為什麼不直言告訴他,也許這位主能……」

周達比了個殺頭的手勢。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父親你看這裡有顆蛋」蛋里原本閉目養神的簡夕突然聽到有人的聲音,還不待她動兩下證明自己還活著就聽到那個孩子繼續道「這麼大一顆做蛋炒飯應該夠了吧?」

簡夕:「???」你……你……你……炒什麼飯?你信不信等我爬出去我一口火把你烤了?!

這樣想著簡夕動了動自己的身體,在少年驚訝的眼神中蛋體微微晃了晃

「蛋還活著,裡面的小傢伙可能沒有力氣了你可以幫幫他」簡夕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然後蛋殼被人輕柔地摸了摸「小傢伙,等一等馬上你就可以出來看到這個世界了」

簡夕:這還差不多

頭頂的蛋殼被人掀開,簡夕終於得以窺見天日。在她眯著眼打量這個世界的時候,旁人也在打量著她:光線落在簡夕身上折射出銀色的粼粼波光,閃爍著高貴的氣息。看到簡夕的模樣男人的眼眸閃了閃,露出了幾分思索。

簡夕迫不及待地從蛋殼裡探出了腦袋看著眼前的這個世界,當她想要繼續往外爬的時候突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簡夕試探性地動了動腦袋,然後自閉了

一旁的少年看著小鳥突然垂下了腦袋還以為她已經死了,嘆口氣想把它拽出來結果發現他居然拽不動。

少年:???

簡夕:靠丟鳥哦

「你不會是卡在蛋里了吧?」少年強忍著笑意看著裝死的小傢伙「小傢伙,你……」

看著小鳥垂頭喪氣的可憐模樣,男人也有些忍俊不禁,唇角彎了彎道「好了,小傢伙才剛剛出殼一時體弱也是情有可原。快把她拽出來吧」

「嗯」

少年抬手揪著簡夕的腦袋就要往外拽,簡夕疼的吱呀亂叫。看到這樣的場景,少年小心翼翼地把蛋又重新放在了地上,眼神在地上四處尋找著,然後拿了一塊石頭走過來在蛋殼上敲了敲。伴隨著噠噠地敲擊聲蛋殼上布滿了裂紋,少年微微一握蛋殼便悉悉索索的落了一地。

簡夕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在陽光下張開了翅膀。銀色的羽翼展開,還帶著幾分濕意的羽毛在陽光下泛起一層層的水霧。

少年小心翼翼地將她捧到手心裡,驚艷地打量著手心裡的小傢伙忍不住讚歎道「父親,她長得可真好看」

「是啊」男人點了點頭讚歎道「造物主真是神奇的存在」

天空中突然傳來了幾聲大鳥急促的叫聲,男人看了看頭頂盤旋的巨鳥變了神色「阿念,把她放下吧,她的媽媽來了」

「父親,我們不能把它帶回家養著嗎?」少年有些捨不得,抬頭哀求地看著父親「他還那麼小」

「唐念,放下它!」男人變了神色,嗓音凌厲「你知不知道如果大鳥找不到自己的孩子會有多傷心?小鳥離了父母能不能活下去?你不能因為你的喜歡讓他們一家離散!」

男人嚴厲的斥責讓小男孩紅了眼眶,他小心翼翼地將簡夕放到了地上,不舍的看了看她才一步三回頭的離開

簡夕:阿喂,你們就這麼走了?我怎麼辦?

等到他們的身影消失,巨大的黑影才緩緩落下,簡夕懵懵地抬頭看著身邊這個龐然大物,對方也歪著頭看著她神色打量

簡夕:媽媽他好恐怖!!!

系統:「宿主不用擔心,這是你爹」

簡夕:你騙傻子呢?他這麼黑我這麼白,是我媽出了軌還是我基因突變啊?

簡夕的話音剛落,又一道颶風落下。簡夕的小身板晃了晃,再抬頭身邊落下了一個銀色的身影

簡夕:「啾?」啊嘞嘞這軟萌的聲線真的是直男殺手吧?

銀色身影十分激動的看著簡夕,身形幻化成一個女子模樣一把將簡夕抱在了懷裡,愛戀的親了又親「乖女兒,你長的可真好看」

「阿羽,小乖這模樣可是和你一模一樣」一旁黑色的巨鳥也幻化成一個男子模樣,眼神溫柔地看著女子還有她懷裡的簡夕「我們給她起個名字吧?」

「凰玥」女子不假思索道「鳳凰族自古雄為鳳雌為凰,她的羽毛猶如月光般皎潔清透,便叫她阿玥吧」

「好」男人毫無意見,對妻子的話一向言聽計從。男人的眼神溫柔地落在簡夕身上「阿玥,我是爹爹,來叫爹爹」

簡夕:「啾啾?」

奈何這具身體剛剛出生,各方面發展也不成熟,只能發出「啾啾」的聲音。男人也不生氣,反而眼神愈發溫柔「不愧是我的女兒,這聲音真好聽」

簡夕:哥,誇過了誇過了

……

「嘶」凰玥也就是簡夕坐在樹上無趣地晃蕩著腳丫子,盯著不遠處的人影「這傢伙定力真好,兩個時辰過去了還是一動不動,他不會是暈過去了吧?」

「想什麼呢?」耳邊突然響起男人的輕笑「每次逃課都躲這裡,都不知道換換地方的嗎?哥哥的小阿玥」

「若是換了地方,大哥還怎麼找得到我?阿玥這麼喜歡哥哥,怎麼捨得讓你著急呢?」簡夕轉頭對上男人的笑臉討好地在他胳膊上蹭了蹭,努努嘴又看向不遠處的人影「大哥,二哥那個傢伙不會是暈過去了吧?兩個時辰過去了他連個位置都沒挪過,二哥他是要和烏龜比定力嗎?」

鳳弈看了看不遠處的人影,眯著眼感受了一會兒神色微滯。他奇怪的神色引起了簡夕的好奇心「怎麼了?」

「沒事」鳳弈搖搖頭「父親有事找你,快去吧」

「哦」

不情不願地跳下樹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人才轉身離開。凰玥離開之後,鳳弈也從樹上跳下走向那個人影。人影依舊一動不動,鳳弈手中驀地亮起了黑色火焰點燃了那團稻草,黑色的火光衝天而起,照的鳳弈的臉色忽明忽滅,良久才道「鳳白,乾的漂亮!」

遠在人族地盤喝酒的鳳白突然感覺後背一陣涼意,他凝神感知了一會兒神色突變:次奧,被發現了!鳳白匆匆忙忙結了酒賬,掂著一壺酒就從酒館里沖了出去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