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龍,那個傢伙真是出了差都忘不了吃。

「行了,你們繼續吧,我再等等。」

揮了揮手讓眾龍回去,孟有房也是重重的砸了一下棍子。

有些事終究是急不得。

就像是蓋房子,那些所謂的加急工程,其實多多少少的都會有着這樣那樣的問題,那並不是長久之計。

功德如流水一般花出去,這要是沒有效果,會很傷人的。

嗚!嗚!嗚!

孟有房把棍子舞起,他隨心的打着招式也在釋放着內心的壓力。

欲承千古,必有重壓。

要說孟有房沒有壓力,那都是在騙人,這個世上,無論是誰,只要他還想活着,他的身上必定會有壓力。

只不過,有些人被壓趴下了,有些人卻是把壓力化為了動力。

孟有房正在隨心的揮舞著棍子,突然之間一聲鳳鳴穿透了孟有房的內府響徹整個大殿。

「啾!!!」

鳳鳴之後緊跟着又是一聲狼嘯升起。

「嗷嗷~~」

而在這聲狼嘯之中還有着幾句呀嘿呀嘿的喊叫。

孟有房立馬停下揮舞看向了內府之中,只見三隻小寵物全都精神抖擻的蘇醒了過來,它們都在看着孟有房。

還未等孟有房發問,小鳳凰全身火光閃耀:「主人,我要星星能量!」

說完之後,她張開雙翅直接沖向了那棵巨木。

看着小鳳凰的動作,孟有房哪裏還不明白,這是小鳳凰要進階的節奏,這可真是好事,大好事!

將棍子在地上一戳,他直接把九顆星光給拉滿。

不就是錢嘛,他孟有房有的是,不怕浪費錢,只要小鳳凰能再突破進階,花再多的錢也值得!

小鳳凰感受到了星光之力,她的嘴裏再次發出鳳鳴:「啾!」

尖嘴上金光亮起,一顆星星被她給吸到了嘴裏。

轟!

爆鳴聲從嘴尖處傳出,小鳳凰的身上金光大盛,她的全身羽毛張開,一條條火紅烈焰帶着金邊不停的上下翻騰。

啾!啾!啾!

小鳳凰鳴叫連連,她的身影如同閃電一般沖向了巨木的頂端。

巨木上光華一閃,一條金色的龍影被點亮,兩隻龍眼惡光滿滿的瞪起,它盯住了正在向上沖的小鳳凰。

「吼!」

龍影咆哮一聲,一口龍息便是噴了出去。

小鳳凰的身前瞬間出現了一道金色的屏障,屏障上金霧向下瀰漫,它想要遮擋住小鳳凰的視線。

「啾!」

小鳳凰鳴叫一聲,眼皮上閃起金光,尖嘴處更是帶出了銳利的金邊。

金霧被切開,屏障也是向上無限凸起,一隻小鳳凰的模樣更是栩栩如生,可是,她並未能突破了金色的屏障。

相反,小鳳凰的衝力有些不夠,她的速度被降了下來。

孟有房發現了不對勁,他馬上就想把棍子給插起來,可內府之中的小鳳凰卻是鳴叫拒絕:「主人不用管我,我能行!」

尖嘴輕輕張開,一股絕強的吸力噴出,棍子上的三顆星星被吸了過去。

咕嘟!

吞咽聲響起,三顆星星直接被小鳳凰一口吞。

孟有房看的就是一愣,這好傢夥,小鳳凰這是要逆天啊,一次三顆,這怕不是要變成烤雞?

然而,小鳳凰並沒有被變成烤雞,相反,她的尾羽迅速閃起三道靈光。

轟!轟!轟!

三聲爆鳴,紅,黃,綠三色靈光爆發出長長的尾跡。

小鳳凰的身體如同開了氮氣加速一般速度猛得提升了一大截,她的尖嘴上更是金光四射,不停的摩擦着眼前的金色屏障。

噗!

一聲輕響傳來,金色的屏障被刺開了一個小洞。

啾!

小鳳凰再次鳳鳴,她的金爪子迅速的抓在了那個小洞的邊緣。

嗤啦!

鋒利的爪子把小洞扒開,小鳳凰的身體以極快的速度穿行而過。

「厲害!佩服!」

孟有房給小鳳凰豎起了大拇指,這一回看來是要來一個大爆發,如果小鳳凰可以完全的進化成為金鳳凰,那將是逆天的助力。

一飛,再飛,三飛!

小鳳凰向著巨木的樹頂上猛衝,她要想衝到那個頂端,她想要在那裏安家。

只是…

她的劫難並沒有結束,她還不是一帆風順。

嗡!嗡!嗡!

紅,黃,綠,三道龍影被激活,三雙龍眼六道強光在巨木中閃耀,它們正不停的向著小鳳凰轟擊。

一會兒紅,一會兒黃,一會兒綠。

光線不停的交叉變換,讓小鳳凰連個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小鳳凰身上金光環繞,她硬頂着黃光,躲避著紅光,然後順着綠光逆風而上。

啾~!

一衝,再沖,沖沖沖!

然而,綠不過一秒,紅卻有三停,黃光更是頻頻激射,小鳳凰的身體有些吃不消。

孟有房在外面看着,他總算是看明白了。

小鳳凰吞了多少顆星,那棵巨木上就會點亮多少條龍,那也是小鳳凰接下來需要突破的阻撓。

先前是一顆,現在是三顆,按照這個推算,最後這五顆估計她得一把吞下才行。

三顆星星的阻撓已經是這麼強,如果再是五顆一起吞,小鳳凰還有突破的可能嗎?

孟有房眼睛裏閃起擔憂,他不由的把手伸向了棍子。

只是…

小鳳凰又是一聲鳳鳴:「主人不用管,我能行!」

咻~~~~!

五道破空聲響起,棍子上再沒有一顆星星是亮着的,小鳳凰真的一把就把五顆星給吞了下去。

「小鳳凰,你瘋了?!」

知道小鳳凰可能會這麼干,可看到她真的這麼做了,孟有房還是有些震驚。

這小鳳凰可比她看上去要果決的多。

小鳳凰可沒管孟有房的怒吼,五顆星星一入口,她的身上驟然亮起了五色神光。

黑,白,青,藍,紫,五色神光一亮,那巨木上的六道光束瞬間就黯淡了許多,它們被壓制了回去。

小鳳凰不敢遲疑,她振翅一揮,飛速的向著高處衝去。

離樹頂還有那麼一點距離,只要能達到樹頂,她就可以安心的恢復了!

她的行動很快,可巨木上的五條龍影也很快。

咻!咻!

龍紋閃現,五條巨龍一瞬間就站在了小鳳凰的頭頂上,它們齊齊的俯瞰著那個嬌小的身軀。

「有駕照沒?」

「沒超速吧。」

「把酒精測一下。」

「怎麼五顏六色的,是不是非法改裝?」

「買車位了嗎?」

。 張凡一腳油門,把車轟到了每小時120公里。

沈茹冰不甘示弱,比張凡更快,疾風般地追上來,與張凡並排疾駛。

死妮子,這不是向我示威嗎?

張凡猛地一腳,把油門一踩到底,腳不鬆開,發動機發出怪叫,速度一下子提升到140公里。

寶馬也發瘋了,毫不相讓,以一個驚人的衝刺,衝到了張凡前邊。

她一打右輪,向張凡車道上逼過來。

危險!

這妮子是不要命了。

張凡一驚,把車速放下來,才沒有追尾沈茹冰。

好險!

「嘟嘟……」

張凡憤怒地摁起喇叭,向沈茹冰發出警告。

沈茹冰見張凡慢下來,也慢了下來,換線擋在張凡車前,不讓他超越。

張凡垂頭喪氣,不願再玩下去,一打右輪,下了高速。

沈茹冰也是一個急拐,跟著下了匝道。

出了高速,張凡鬆了一口氣,把車開進路邊一家咖啡館。

沈茹冰一笑,跟隨過去,把車停在張凡後邊。

張凡黑著臉,也不說話,徑直走進咖啡館,找張桌子坐下。

沈茹冰面帶微笑走過來,在他對面坐下,沖侍應生道:「兩杯Timhorton,去除咖啡因的。」

張凡斜了她一眼,對侍應生道:「我只要濃香型,加糖。」

兩人說完,又是面對面直視著對方不說話,直到侍應生把兩杯咖啡端過來。

張凡掰開蓋口,抿了一下,皺眉問道:「據我的記憶,你從來不纏男人,更不做跟屁蟲。」

沈茹冰香肩聳動一下,上身很有型,姿式優雅端起紙杯,「我不想我的合伙人出事。」

「我不會出事,儘管我被一個再低不過的小人物給虐了一回。」張凡自嘲地道。

「虐了?」沈茹冰眼裡透出一絲驚奇和一絲哀傷。

「卜通有一種大殺器,高能粒子手槍。」張凡雙手一攤,「我確實鬥不過。」

「噢……」

張凡被虐,她的心情相當複雜。

這小子,總是牛逼烘烘的,她老早就想虐他一回;

不過,只是沒找到機會罷。

可以說,她對他恨得牙根疼!每當她在素望堂遇到難事,醫鬧、行業檢查、行政處罰、同行擠兌……她總是第一時間想到遠在京城的他,要是他在身邊,總會給她擋風遮雨的,可是,他這個冷血動物,卻一點也幫不上忙,只顧在京城跟那個半老徐娘混在一起,後來聽說他把劉村姑也弄到了京城,她就更憤怒了……有好幾次,她都想跟他斷絕關係,把他踢出素望堂股份之外。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