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之中坐著的七個人,此刻都一臉嚴肅的看著監控上的畫面。因為室內燈光比較昏暗,沒法看清楚他們各自的面容。

突然有一個人沉聲說道:「他已經殺掉了013,012也被他打敗了。繼續這樣下去的話,監牢很可能會發生巨大變故,必須要想辦法解決掉他。」

「哼,說的倒是輕鬆。他可是華國的北境王,是屠龍殿的龍王,一個主帥強者!是這麼輕易就能解決掉的嗎?」

「除非讓那幾個人出手,不然的話,所有人在他面前都只能當炮灰。」

要是外界聽到這些討論的話語,一定會感到震顫無比吧。連戰神強者在這裡,都只能充當炮灰,實在是難以想象……

「那幾人不一定會出手。畢竟他們也不歸我們這裡管轄,不管做什麼事都只依著自己的喜好來。」

一個龍眉虎目的中年男子沉聲說道,憑著個人的長相,能夠判斷出他是個華國人。

而坐在他旁邊的一個金髮碧眼的西方男子,卻嘲笑了一聲,說道:「這裡可是監牢啊,我還真不信了,區區一個外來之人,還能把這裡搞亂嗎?真不知道你們害怕些什麼。」

「卡羅,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或許這個西方男子的話引起了其中一人的不滿,那人頓時怒喝一聲。

卡羅漫不經心的回答道:「我可以出動我的傭兵團,直接加大火力,解決掉那個什麼龍王!我倒不相信,有誰能從我卡羅傭兵團手裡脫身!」

「哼!」那個華國男子,卻直接冷笑道:「卡羅,我看你還是太年輕了。你根本就不知道這人的恐怖。不知道主帥強者有多麼可怕!」

「對他們來說,再多的雇傭兵都無濟於事。除非你能用核武器對付他!不然的話,在他們眼裡,你所發動的什麼雇傭兵都只是些螻蟻罷了!」

「什麼?你是看不起我卡羅嗎?」卡羅頓時暴怒起來,直接拍案而起,對那個華國男子憤怒的吼道。

華國男子雙手交叉在胸前,冷冷的說道:「我只是在陳述事實。」

當他們二人準備繼續爭吵之時,坐在最前方的一道身影,穿著非常寬大的袍子,遮住了整個人的樣貌和身形。他直接冷冷的說道:「行了!」

頓時,現場變得安靜起來。

「去通知那幾個人,就說是我的意思。讓他們幫忙出手,攔住前去北一區的主帥強者,絕對不能讓他找到01!」

坐在前方的男子陰冷低沉的說道。

「好!」幾個人很快就達成了共同意見。

不久之後,監牢某個重要的監區之內。一到電話鈴聲的響起,打破了此處久違的平靜。

接著,監區內響起一道聲音:「05,到北一區去攔一個人!」

接著,一扇銹跡斑斑的鐵門被打開,一個虎背熊腰,健壯魁梧的男子,手裡還揮舞著一把鋒利的砍刀。就這樣帶著滿滿的殺氣從監區之內走出。

那一瞬間,整個監牢監區似乎風起雲湧,天地為之色變。

那蒼茫的天地,彷彿都被這個男子身上散發出的煞氣肆虐。他的每一步,都像是踩著心臟而走一樣,讓人感到無比惶恐。

05,一個主帥強者,今天從監區而出。

在整個監牢之內,這是史無前例的事件。

而此時此刻,葉臨天也已經來到了北一區。他的腳下,一個男子倒在血泊之中。

011直接被葉臨天秒殺了!

011無力的倒在地上,看著可怕無比的葉臨天,冷冷的笑道:「你不可能繼續前進。因為監區已經派來了一位絕世強者,只要有他在,沒有任何人可以找到01!」

葉臨天皺了皺眉,然後直接抬起腳對著那個男子的胸口,猛地踏下去,直接踩碎了他的胸膛。

頓時間,011直接暴斃身亡。

當然,附近的監控也拍下了這一幕。

密室之中的那幾個人看到這個場景,一臉憤怒和震顫的神色。

「我靠!011也被他殺了,那小子為什麼這麼厲害?05呢?他怎麼還沒出現?」

當密室之中的幾人感到憤怒的時候,葉臨天已經開始向北監區前去了。

然而他才剛剛走出幾步,葉臨天就停住了腳步。

前方突然出現了一道身影,正在朝自己的方向走來。渾身散發著兇猛的煞氣,每走一步,都發出巨大的響聲,給人一種無比強大的壓迫感。

看著對方那個不速之客,葉臨天再次皺緊了眉頭。

因為葉臨天可以明顯感覺得到,前方那個拿著鋒利砍刀的男子,起碼都是主帥級別的強者!

那人大踏步前來,方圓幾里的叢林全都被那猛烈的殺氣籠罩了。

接著,在葉臨天那沉重的目光中,前方那人慢慢舉起那鋒利的砍刀,然後突然加快了腳步,飛速衝上前來。高舉砍刀,猛地砍向葉臨天的頭頂!

這一刀非常霸氣,帶著滿滿的殺意。

葉臨天頓時神色一變,整個人猛地向後退去。

隨著轟隆一聲,剛剛葉臨天走駐足的地方,直接被那人的砍刀砍出一條很深的深溝。

而那人仍然速度不減,放葉臨天忙著後退的時候,那人同時間衝上前來,橫過手裡的大刀,想要將葉臨天攔腰斬成兩半。

葉臨天意識到事情的不簡單,雙目透露出滿滿的寒意,腰間的軍刺也頓時甩出。哐當一聲,直接跟那巨大的砍刀碰撞在一起。

兩者碰撞在一起的一瞬間,擦出了耀眼的火花。

那人也被逼得後退了幾步。不過他絲毫沒有氣餒,仍然大舉砍刀迎面而來,每一刀都充滿了恆力和霸道的意味。

葉臨天也飛速的作出反應,迎面反擊。

整片叢林之中,打鬥聲不絕於耳,砍刀和軍刺碰撞的哐當聲響徹雲霄。

突然間,葉臨天抬起了腳,一腳踹向正朝著自己砍來的砍刀。同時藉助力量,整個人向後翻轉,手裡的軍刺也頓時甩出,最後重重的擊中了那把大刀的手柄。

接著,大刀直接從那人的手裡滑落,砰的一下落到了地面,在地面砸出了一道很深的溝壑。

當大刀脫離那人之手的一瞬間,那人也絲毫不慌,直接改變戰略,一腳一拳猛的打向葉臨天。

葉臨天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直接用拳腳硬扛。

巨大的響聲,在此間天地此起彼伏。

每一拳的力量都非常強,甚至完全可以擊碎一輛裝甲車。就連叢林之中的參天大樹,因為他們的打鬥斷裂了幾十棵。

「去死!」對方猛地打出一拳,匯聚了全身的力量,怒吼一聲之後,就朝著葉臨天的胸口打過來!

葉臨天眼神一變,同樣抬手打出猛烈的一拳。

隨著轟隆一聲巨響,雙方的拳頭碰撞在一起,響聲震顫四野。

那人的拳頭肉眼可見的崩碎,鮮血橫流,整個人也被逼得後退了幾十步。

而葉臨天卻完全沒有受傷,仍然淡定的站在原地。

看著被打退的對方,葉臨天收回了拳頭,冷冷的說道:「你打不過我的!就算你很強,也仍然不是我的對手!」

。 0152入島

高風險高回報!高回報高風險!

在場哪一位不是刀口舔血過來的?

沒人害怕,有勢力的,都開始在安排佈置起來;沒有勢力的強大散修們,也都三三兩兩相熟之間的聚起抱團起來。

歐陽慧倫也不列外,轉身沖着黃忠等人細細交代起來。

安排好后,歐陽慧倫便走到一旁不在理會;拿出剛剛湖心閣大長老胡斐給的玉簡,精神力探知進去查看起來。

裏面是一段介紹以及一副地形圖。

介紹說的是:自那次圍剿魔族的大戰後,所來的武修大軍也損失慘重;那個兩界通道異常的堅固,根本無法毀掉,而剩下之人也無力再進行封印。

最後,妖族為了存活下來的妖獸們能夠留下火種不會再承受一次魔族的屠戮,妖族大能中獸齡最大的玄武帶領青龍、白虎以及朱雀甘願犧牲自我鎮壓兩界通道。

最終,所有人合力勉強關閉兩界通道后,四神獸燃燒肉身化作三才天戮大陣,以靈魂鎮壓為代價下,徹底的封印了兩界通道。

青龍攜盤龍柱沉入湖底成為陣眼封住兩界通道大門;白虎化為湖心閣島嶼、朱雀化為湖心鎮島嶼、玄武化為千獸島成為三才天戮大陣的陣基,成犄角守望青龍陣眼。

其後,人族大能與妖族大能出手在千獸島上布下大陣及禁制,讓所有妖獸遷入其中與世隔絕,只每隔一段時間,允許人族少量人進入陣基處進行查看以及補充穩固。

看完簡介,歐陽慧倫不禁唏噓了一番,沒想到當年的大戰造成如此慘烈的結果。

妖族整個被封印起來,妖族大能集體撤走;而天龍大陸人族修為高一點的幾乎死傷殆盡,導致傳承整體斷絕,後世修鍊者越發薄弱不堪。

片刻后,歐陽慧倫收回心神,接着看向千獸島地圖。

千獸島面積龐大,幾乎是湖心閣島嶼加上湖心鎮島嶼的面積的十倍以上大小,千獸島外面佈置有極為龐大的陣法,可以秒殺武聖級別的武修,防禦也是極為的堅韌,別說武聖,就是超越了武聖的大能集體聯手也不見得能攻破,除非接近仙的大能出手。

想進入千獸島,就只能從龜首處開啟陣法進入,這是進入千獸島唯一的路。

千獸島分內外圍兩層,妖獸有極其嚴格的等級,破天鏡以下的在外圍,破天鏡及破天鏡以上的妖獸在內圍,互不干擾。

而陣基就在內圍深處,玄武腹部丹田處;陣基處往後直至邊緣都是連綿的通天山脈將之圍成了半圓,陣基就在那通天山脈懸崖的正下方。

而陣基前面便是一座磅礴高大的C型獸王殿,與山脈的懸崖邊緣連成一片,將陣基整個圍了起來。

想要去到陣基處,只有兩條路;一是繞道最後面翻越通天山脈,從懸崖頂下到陣基處;二是筆直進入到獸王殿,直達陣基處。

不過,就目前來看,通天山脈懸崖筆直陡峭有數千丈之高根本不能攀爬,這第一條路明顯走不通;那麼就只能走第二條路了,可就現在的情況來看,恐怕也不好走。

這麼久以來相安無事,突然暴動獸潮絕對不簡單,歐陽慧倫懷疑裏面已誕生出擁有靈智的武王級別的妖獸之王出來;並且,很有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這獸潮搞不好就是獸王發動的。

如今看來,就只有硬闖獸王殿了,根本不可能悄然無事的去到陣基處。

歐陽慧倫看完,記下地圖后直接粉碎了玉簡,便沉思起來。

必須想一個對策出來,他這幾百號人可不是跑來送人頭的。

聲東擊西,再來一個引蛇出洞;如果,能引出小獸王啥的捕捉到就更好了,再加上一個圍魏救趙做一個圍點打援,之後空城計拖延,暗渡陳倉的直搗陣基處。

到了陣基就安全了,妖獸無法進入;至於之後怎麼脫身,就不是現在能考慮的了,到時根據實際情況走一步看一步吧。

思索半晌后的歐陽慧倫眉頭漸漸舒展開來,心中一個詳盡大膽的計劃浮現出來。

一邊細細回想地圖及主要高階妖獸所在地配置,一邊打磨作戰計劃細節;在腦海中構建出一個沙盤,不斷的反覆推演,最終選定了一套成功率最高的作戰部署。

即便如此,成功率也不過五成;畢竟沒進去過,裏面的一切都是未知,意外隨時會發生,只能盡量做到最好,到時在隨機應變了。

歐陽慧倫當即拿出三塊空白玉簡,以精神力將三分詳盡分佈地圖以及主計劃和兩套備用的第二、第三計劃分別刻了進去。

招來黃忠,讓他拿着玉簡趁這時間趕緊交代給所有人知道。

————————————-

嗡嗡嗡……

漫長的等待中,終於千獸島入口處的封印陣石門緩緩打開,一股股狂暴的獸威氣息沖了出來。

不少修為低下之人,抵擋不住紛紛後退,兩腿直打顫有些心慌意亂起來。

「這就是千獸島么?也不過如此。」歐陽慧倫細細打量了一下,不禁癟癟嘴皺起眉來,有點大失所望。

他感覺跟那河底的妖獸差不過,不知是不是錯覺,覺得裏面妖獸比起河底的那些妖獸來甚至還要差上那麼一點,難道僅僅是因為在邊緣,連外圍都沒進入的原因?

身後黃忠等這十位經歷過河底獵殺妖獸的黑甲軍們,也都一臉的淡然,沒什麼感覺。

後面的銀甲軍團,在氣息剛泄露出來的那一刻,眼神中有過一絲的慌亂后,很快的便鎮定下來,昂首挺胸的聳立着。

笑話,區區妖獸而已,如果連這都怕的話,還配跟着倫王嗎?還配當銀甲軍的一員嗎?

這一刻,銀甲軍團所有人心生豪情萬丈,恨不能立馬上前廝殺一番。

勢由心生,漸漸地,銀甲軍團留出衝天血氣的氣勢,與那泄露出的妖獸氣息分庭抗禮不落分毫。

旁邊感應到的人群紛紛注目,內心敬佩;還有不少修為低下打算去打掃戰場碰運氣的人,暗暗打定主意,就偷偷的跟在這軍團後面撿漏。

很快,湖心閣的人馬全部進入了千獸島;其他人便也開始陸續進入。

歐陽慧倫大手一揮:「出發!」

黃忠領着軍團緊緊的跟着進入千獸島入口。

打定主意的一些人紛紛跟上,誰也沒瞧見,有三三兩兩的隱藏了自身氣息的人也混如了其中,看着前方歐陽慧倫及軍團的雙目陰沉無比。

。 「你和他說了什麼,讓他誤會了什麼?」

「晚晚姐,我什麼都沒說。我和你認識六年多,如同親姐弟一般,可卓大哥對我充滿敵意,甚至讓我們以後永遠不見面!」

「你胡說八道什麼,我根本沒說過!」

卓駿火大的說道。

「姐姐,卓大哥這樣,我好怕啊。」

唐幸趁機抓住譚晚晚的手,彷彿一隻受傷的小鹿,瑟瑟發抖。

譚晚晚心都軟了,她心裏更偏向於唐幸,這六年的感情不是開玩笑的!

從他十二歲,她就是他的姐姐,和唐柒柒一起保護他,尋遍名醫。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