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她這樣的方式雖然進展慢,但效果卻不錯,季柚漸漸的,就掌握了兩隻手臂,一隻大腿,正準備向另外一隻大腿發出進攻時,突然——

系統:「時間到。」

季柚:「我靠!」

霎時間,整個訓練室都是跟季柚一樣驚叫的學生:「靠呀!這肯定過不了!老師一定是故意的!」

絕對!

站在主控台上的穆劍靈,面對着學生們的怨言與怨念,絲毫表情也沒,依舊淡定自若道:「時間結束,請所有人按照學籍號,10個人一組一起進入考核艙。」

「點到名字的出列!」穆劍靈大吼一聲。

立馬,站出來10個學生。

穆劍靈抬手,指著考核艙,道:「進去。需要完成的動作與步驟,相信你們所有人都已經知道了,我這裏就不過多贅述了。」

考核通過的標準很透明,早在學生們進入前,就已經宣佈公佈了,學生們一共需要完成5組動作,起跑——跳躍——穿過障礙物——射擊——撤回。

這5組動作,必須要穿過一段固定的距離,且限定在5分鐘內完成,超時或者未達標,全部不予通過。

10個學生苦着臉,如喪考妣般踏了進去。

其餘人,全都沒出聲,緊張地看着第一批學生去考核,只見,這10名學生進入后,登錄上機甲,開始準備中——

嗖——

倒計時一結束。

10個學生拉開架勢,操縱着機甲邁出步子——

然後——

噗通——

全都栽倒在起跑線上。

學生們:「……」

要命!

妙書屋 「你外行人懂什麼?你不懂就別說話,不買趕快滾。」

「你們是其他同行派來找事情的吧?」

老闆一臉不耐煩,還拿出了棍子,準備趕人走。

「你就知道我不懂了?你這瓷器的做工這麼粗糙,瓶面也不光滑。」

「而且你這個瓶子好看的原因是因為這個燈光,等天亮起來了,這個瓶子就很粗糙。」

葉臨天拿着瓷器向下傾斜,一邊分析。

「這個瓷器做的很完美,一看就是大工廠出來的,大工廠做的瓷器一般都會標識。」

葉臨天一邊說,一邊把瓷器倒扣,只見瓶底有一行小字。

凌雪薇走進一看,上面寫着:東州工藝集團。

凌雪薇懵了一下,然後很生氣:「你居然騙人!」

「我…」

店老闆沒想到這小夥子這麼懂,一時半會不知道怎麼解釋。

剛才看他們兩個年輕人年齡不大,一直都在閑逛。

種種跡象看起來,他們是新手,對這些古玩不是很了解,就是圖一個好看,所以才拿出假貨準備干一票。

沒想到葉臨天是個經驗人士,一眼就看穿了。

「這個生產商擔心自己的瓷器被人拿去騙錢,在上面標誌了信息,你居然還拿出來騙人?」

葉臨天冷笑了一聲。

「抱歉抱歉,我記性不太好,這給放錯了,你看看現在的高仿太逼真了,我自己的認不出來了。」

老闆看見事情被拆穿了,只能尷尬的笑了笑。

「是這樣嗎?你這店裏面要是全是假貨,你就等著關門吧。」

「這些全都是高仿的,要我一個一個的翻出來看廠家嗎?」

葉臨天指著店裏面的一些瓷器,還有幾個青花瓶。

老闆一聽,緊張的冒汗。

葉臨天指的那些瓷器,都是他剛才拿出來的高仿。

「你在上面亂標價可是犯法的,你信不信我去舉報你,你這些東西全都被警察沒收,這個店面你不用開了,你就等著蹲局子。」

葉臨天說着,就拿出手機假裝報警。

「別別別,就一百塊錢,一百塊錢賣給你們。」

老闆害怕了,急忙開口。

「可以,你這些高仿品看起來都挺好看的,全送給我們可以吧?」

葉臨天笑了起來。

「全部送給你們?你們是不是沒睡醒?這些貨進價都是好幾千。」

老闆一聽,急眼了。

這個生意做的,自己沒賺錢就算了,還賠錢。

「不送?行吧,等著蹲局子。」

葉臨天再次摸出手機。

「等一下!你別這樣,你要是真的喜歡就全拿走吧。」

老闆氣的跺了跺腳。

「行,等我把車開過來。」葉臨天笑着說。

說完就轉身去開車,停在了店旁邊,把所有的高仿都搬上了車。

看着青花瓷和玉器被葉臨天搬上車,老闆很難受,欲哭無淚。

如果葉臨天報警,那以後自己就不能在這做生意了,甚至有可能蹲局子。

現在他很後悔,後悔自己貪便宜。

這些玉器都是放在公司里裝飾的,真的假的都無所謂。

凌雪薇坐在車上,有些心軟了,道:「我們是不是太過分了?我看見老闆好像都哭了。」

「不過分。」葉臨天說。

「老婆你仔細想想,他那上面的標價可是幾萬,萬一真有笨蛋被騙了,他一下就賺幾萬塊錢了,被他騙的人才可憐呢。」

「花了那麼多錢,買到了假貨,丟人又丟錢,這種騙子,就應該被懲罰。」葉臨天一臉認真。

「你說的有點道理,你居然還會看瓷器真假,這次陪我來,還來對了。」

凌雪薇看了看葉臨天笑了起來,便抱了抱他,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兩人又轉了一會兒,但沒有看見什麼好看的東西。

凌雪薇的注意力,突然被一個玉鐲給吸引了,走過去把玉鐲握在手裏,想要買下來。

「老闆,這個玉鐲多少錢呢?」

玉鐲上面印了很多花紋,看起來非常好看,寓意也很好。

凌雪薇便想買一塊玉鐲來保平安。

「這個玉鐲的品質很不錯,你喜歡就兩千塊錢拿走。」老闆說。

葉臨天也拿過玉鐲看了一眼,這玉雖然普通,但手工很不錯,點了點頭,買下了這塊玉鐲。

凌雪薇看不來玉,只覺得這個鐲子很好看,付了錢便戴在了手上。

突然一個穿着唐裝的男人走了過來,這個男人手裏拿着一個扇子,身後跟了幾個保鏢。

「薛公子您來啦,我這裏新來了一批貨,很好的。」老闆一看到這個男人,就熱情的招呼。

隔壁店鋪的老闆看到這男人,也想把他吸引到自己店裏來。

很明顯,這個男人是古玩街的常客,而且出手闊綽。

他走進去掃了一眼,眼神落在了凌雪薇的手上,指了指玉鐲說:「這塊鐲子是不是你們家的?」

「對的。」老闆笑了笑。

「這個鐲子我挺喜歡的,給我找一個一模一樣的。」

薛公子說完,那老闆就笑嘻嘻的拿出幾個鐲子。

薛公子拿起來看了看,然後嫌棄的放下。

「你這些,我一塊都看不上。」

然後薛公子就朝着凌雪薇看了過去,說:「這位女士,能不能給我薛明輝一個面子,把這塊玉鐲讓給我?」

薛明輝雖然嘴上再問,但已經伸手過去了。

。 從房間里出來后,蘇葉就和已經準備好的蘇勝天出門了。

這一次還是得到村口坐着牛大爺的牛車,不過今天坐牛車的不只是他們父女兩人,還有村裏的其他人。

蘇葉不認識,所以並沒有打招呼,倒是他爹跟上次一樣跟那牛大爺打了一聲招呼后也不說話了,這明顯的就是官方的禮貌。

不過蘇葉不想打招呼,不代表別人不上前打招呼。

這不,蘇葉才剛一坐上去,那牛大爺就一副熱絡的樣子上前套著近乎了:「蘇家丫頭,又去鎮上啊。」

「嗯。」蘇葉淡淡的回答道。

「哎呀,想不到你還真是好本事啊,竟然收到了神仙的眷顧,不知道神仙還託夢給你說了什麼,能和我們講講嗎。」牛大爺笑着打聽道。

而在車上等待着出發的幾個人雖然沒開口問,但一個個的都在屏住呼吸,一副等著聽的樣子。

蘇葉:……神仙託夢給她,跟這些人有什麼關係么,這麼的直接問,還真是讓人反感。

「沒了。」蘇葉眼睛抬都不抬的淡淡說道。

「什麼時候出發呢。」看着那牛大爺還想開口著說什麼,蘇葉直接的開口打斷道。

「額~這就出發。」牛大爺一聽,許是聽出了蘇葉語氣中的不喜,有些尷尬的說道。

剛才他本是就要出發了,然後又看到蘇家兩父女走過來,他心猜也是要去鎮上的,所以才多等了幾分鐘。

現在人家都來坐在牛車上了,他自是不會再拖延時間了。

「那就走吧。」蘇葉說着轉了個方向,背對着牛大爺坐着。

見此牛大爺有些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這一次不知是什麼原因,這牛大爺倒是沒有像之前那麼的自討沒趣和沒眼力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神仙的功勞還是因為他兩次說的天打雷劈都引來了雷聲,所以這一次的路途上倒是難得安靜。

蘇葉也樂得其在的沒被打擾,不過蘇葉已經打定了主意,等回到鎮上了得買一個馬車才行,只要她用的舒心,才不管別人的眼光那麼多呢。

而且到時候攤位弄起來了,還得在村子裏住一段時間,得有一個交通工具才行。

到了鎮上,蘇葉把錢開給牛大爺之後,扶著蘇勝天下了牛車就走了。

「爹,如果有錢了,我們就買個馬車好不好,這牛車實在是太慢了。」走遠了之後,蘇葉皺着眉頭說道。

蘇勝天看了蘇葉一眼后,沉思了一會兒后,點頭道:「好。」

「嘻嘻,爹真好。」蘇葉一聽,高興的挽住蘇勝天的手說道。

只要他爹願意,那麼這錢定是沒問題的,等會看完攤位,她就藉由計劃買個馬車,簡直完美。

「走過路過,千萬別錯過,蔬菜種植戶尋找合作商,瞧一瞧,看一看,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然,蘇葉沒和蘇勝天走多遠,就被路邊不遠處的一陣吆喝聲給吸引了。

此時這裏除了他們並沒有其他人呢,所以那吆喝聲特別的顯耳。

蘇葉往那裏看了一眼后,眼中閃過一道亮光:「那是什麼,爹,我們過去看看吧。」

蘇勝天聞言,看了看天色,再看蘇葉眼中那滿是期待的樣子,最終點了點頭。。 而第二辦法則是打敗明人!

明人一直是壓在蒙古人頭上的一座大山,當初朱棣幾次北征,打得所有蒙古人聞風喪膽,別看他們現在動不動就南下打草谷。

可實際上誰不擔心明人再出一個朱棣,再次打得他們連漠南都不敢靠近。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