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在想着,陸無憂用長指撥弄她鬢邊的碎髮,突然道:“你鍛鍊得如何了?”

賀蘭瓷一愣, 道:“還行吧。”

基礎的姿勢和呼吸吐納,陸無憂早都教過了, 也教了兩套簡單的劍法, 賀蘭瓷記下來之後便自己在院中琢磨着練, 兄妹兩人碰到就過來指點她一下,但更多時候還是她自己堅持。

她覺得一段時間下來, 確實耳聰目明,身體也輕盈了不少,不再稍微走走便覺得累,力氣也比先前提高了不少。

……雖然結果還是被陸無憂折騰得夠嗆。

陸無憂道:“那我再教你點別的好了,劍法雖好, 但不大實用, 畢竟你也不能隨身佩劍出門。”

賀蘭瓷忍不住道:“你也知道啊!”

陸無憂莞爾一笑道:“但是好看。”

“……”

有那麼一瞬間, 賀蘭瓷覺得他看起來可真像只孔雀。

“拳法你現在估計也夠嗆, 學些簡單的防身招式倒是不錯。”陸無憂說話間, 招呼人在地上鋪了兩牀褥子,他還用手試了試, 確保柔軟後,才擡頭叫來青葉道,“你過來下。”

青葉隱約猜到了自己的下場,但不敢拒絕。

陸無憂毫不猶豫拽着他的手臂和肘腕,肩膀微微使力,輕而易舉便將青葉背朝地摔在了褥子上,隨後陸無憂繼續拉起他的胳膊,推肘壓腕,擰身將他的手臂折起按在褥子上,從頭到尾動作都十分利索。

青葉慘叫道:“痛痛痛,少主你輕點!”

陸無憂轉眸看向眼睛一眨不眨的賀蘭瓷道:“看明白了嗎,沒看清楚我再來一次。”

青葉臉色微變,聲音顫道:“少主,這就不用了……”

陸無憂橫了他一眼,青葉立刻閉嘴。

賀蘭瓷有點不好意思:“要不你動作輕點、慢點?”

“行吧。”

於是,青葉被來來回回摔了三四回。

他忍不住道:“少主,這事你應該叫紫竹來!他保證一句怨言都沒有!”

陸無憂理所當然道:“因爲你身子會下意識反抗,不太想被我摔,更適合拿來演示,摔他和摔塊木頭有什麼區別。”

賀蘭瓷大致看明白動作了,猶豫地看向青葉,也很不好意思:“我也找他練嗎……”

剛纔陸無憂的動作其實肢體接觸並不太多,而且都只有一瞬,特別是推肘壓腕之類的動作都還隔着衣衫,她要是找霜枝之類的女子練,應該也起不到效果。

陸無憂語調微揚道:“你找他幹什麼,找我。”

賀蘭瓷道:“嗯?”

陸無憂擺擺手,青葉揉着胳膊連滾帶爬地跑了,陸無憂指了指自己道:“你當然是跟我練了,你隨便動手,我不會反抗。”

賀蘭瓷略帶一分緊張道:“真的?”

陸無憂挑起眉眼,笑得有幾分勾人道:“反正我們不是哪哪都親密接觸過了,你對我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賀蘭瓷羞恥着面無表情道:“那我動手了!”

她嘗試着模仿剛纔陸無憂的動作,他還真分毫不動,任由她折騰來擺弄去,把人壓下去是不難,但在她試圖用肩膀使力,把對方摔過去時,卻卡住了。

平時看陸無憂飛檐走壁的時候,身體輕盈得似沒有重量,現在才感覺到陸無憂高她這麼多,個頭也不是白長的,壓在她肩膀上沉甸甸的,她竟然拉扯不動,使力了半天,才勉強把陸無憂摔過去。

摔完,賀蘭瓷自己也脫力了,一個沒站穩,朝着陸無憂身上倒去。

陸無憂閒適地躺在褥子上,完全沒有被摔的自覺,見她倒下來還主動伸出了手。

賀蘭瓷本來想撐着兩側直起身的,沒想到陸無憂突然伸手攬她的腰,她一時卸力,整個人趴在陸無憂身上,柔軟地壓了下去,幾乎緊貼。

陸無憂呼吸微微凌亂,按着她的腰,語調卻拖長道:“賀蘭小姐,怎麼還……投懷送抱的。”

賀蘭瓷些微惱怒道:“我沒站穩而已。”

陸無憂在她肩窩散下的柔順發絲間,輕嗅了一下她身上特有的香氣,聲音有些曖.昧道:“賀蘭小姐,你倒真的是很軟。”

賀蘭瓷面色微微發燥道:“人的身子不都是軟的麼?難道你就很……”

“硬”字被卡在嗓子眼裡,她總覺得好像不太對。

她手臂下撐,掙扎着想要爬起來,卻被陸無憂又按了一下腰肢,似是按到腰眼,又酸又麻,頓時無力,她這裡本來就還有些許不適沒有恢復,更加沒有氣力。

陸無憂道:“躺一會唄……你腰是不是也不太舒服,我幫你按按。”

賀蘭瓷趴在他身上,進退兩難,腦袋別過去一點,下頜抵着陸無憂的肩膀,咬了咬下脣,還真感覺到陸無憂的指腹在她腰上輕微按着。

“……按腰也沒必要這個姿勢吧。”

陸無憂卻答非所問道:“你也太輕了,明明個頭也不矮,難不成我不在的時候,你飯都不吃了麼?”

賀蘭瓷道:“我沒有!我有好好吃飯。”

開始鍛鍊後,食量還增加了,她又不忌口,但確實好像沒胖多少。

陸無憂在她的腰上按了一會舒緩她此處的緊繃和不適,低下頭去,正看見她眼睫輕顫,芙蓉面暈紅生輝,端的是豔麗無雙,沒忍住在她的額頭輕吻,懷中溫香.軟玉,那股淡淡香氣盈滿鼻端,暴雨的夜裡,這股香氣似乎曾被催發的格外濃郁。

他低喃着吐字:“要不是親眼看見你用膳,還以爲你食雨露花瓣,說起來,那晚賀蘭小姐還真是……”陸無憂控制不了自己的嘴,抑或是,他也不怎麼想控制,“……活色生香。”

賀蘭瓷臉又霎時有點燒。

這人現在到底在幹嘛!

她忍不住道:“我要起來了,你想躺就一個人躺一會吧!”

也很不成體統。

萬一有人進來——雖然大概率是沒有——被看到他們倆疊在地上的樣子,真的很莫名其妙,而且近天來溼氣重,地上說不定還會有什麼爬蟲之類的。

陸無憂定定看了她一會道:“明明主動投懷送抱,賀蘭小姐還真是無情,我都……”

賀蘭瓷已經撐着身子爬起來了。

陸無憂也坐起身,手臂搭在曲起的膝蓋上,桃花眼微垂,感嘆道:“不解風情。”

***

從淨室裡出來,賀蘭瓷擦着頭髮,就見陸無憂突然拿了份文書遞過來。

她疑惑道:“這是……”

陸無憂道:“看看不就知道了。”

文書上記錄的似乎是段在酒樓裡的對話,大意是其中一人道看着李廷現在變成個傻子真是痛快,誰讓他之前眼高於頂還自命不凡的,活該丟了世子之位,又變成個廢物,另一人則道也不枉費我當初讓侍女代筆僞造的書信,他還真以爲那位上京絕色能看上他,看見他還自作多情自取其辱,可真是好笑,其他人也都紛紛附和。

www★ тт kдn★ C〇

賀蘭瓷反應過來,去想這件事,總覺得已是宛如隔世的事情了。

她還記得自己被那位前曹國公世子步步緊逼了好幾回,如今看到卻已不再那麼憤怒恐懼不平,大抵因爲她現在過得很好。

“想知道是誰僞造了你給李廷的書信,所以去查了查,本來時間過去太久也不好查,沒想到恰好在酒館裡碰上了,都是些靠祖蔭的上京紈絝,不怎麼成器。”陸無憂語氣尋常道,“找人打了他們悶棍,他們應該打死也想不到是誰打的。名單都附在後面了,你要是覺得不解氣,我再想想法子。”

賀蘭瓷看着那個連人臉都對不上的陌生名單,道:“謝謝,不過你怎麼突然……”

陸無憂道:“以前沒覺得這麼不爽過。教你防身的招式也是以防萬一,畢竟我又不能把你鎖在身邊,我還是希望你能想去哪去哪,不用出個門都提心吊膽。”他想了想,又道,“我還是想辦法抓緊升官吧。”

賀蘭瓷:“……?”

他怎麼突然轉到那邊去了。

“對了……”她忽然想起來,“你還沒說你要給蕭南洵添麻煩,是怎麼添,又怎麼幫安定伯小姐?”

陸無憂指節在桌面輕敲道:“這就要怪他自己多行不義必自斃了。”

***

上京最近的茶樓戲班裡,開始流行了一出新戲《拆姻緣》。

說得是個大官家的少爺拆散人家有情人,強納了一房美妾,最後還把人給折磨死了,對外謊稱是病死,這位悽慘的姑娘靈魂飄忽出去,和自己舊日的情郎重逢,其中一出“魂念”橋段,唱詞哀怨曲折,唱段婉轉如泣如訴,使人潸然淚下。

情郎得知此事勢要替自己心上人報仇,但求官無門,最終告御狀還被打得遍體鱗傷,那悽慘姑娘的魂靈也是一路相陪,生死與共,又盡力一番磨難後,結局當然是皇天昭昭,聖上明鑑,爲有情人主持公道,還懲處了不公的官員,最驚絕的還是結尾——就在那大官少爺連夜準備跑路時,天降一道神雷,將他從馬上給劈死了。

因爲其曲折反轉又感人至深的情節,一時深受上京百姓歡迎。

本來這也沒什麼,但問題是不知是誰流傳出了一個消息,說這齣戲並非空穴來風,那位謊稱被病死但其實是被折磨死的姑娘正是上京朝天府知事朝廷正八品官員的女兒。

她前兩年被選爲選侍,又跟着去了二皇子府,本是有可能一招飛上枝頭的榮耀,奈何月餘前被一口薄棺擡了出來,匆匆掩埋,說是急病病死,但她家人和親屬皆不肯信,其父連夜帶人偷偷掘棺,想替女兒驗屍,不料二皇子得知後,她爹連官位都給丟了。

這件事本是瞞得密不透風,但不知是打哪流傳出來,說得繪聲繪色,連那位姑娘屍身上凌.虐的痕跡都彷彿親眼所見,加之也開始流傳她原本有個情投意合的情郎,奈何被二皇子拆散,與《拆姻緣》的情節不謀而合,一時間滿上京都是這樣的謠言。

戲班子自是不敢再演,連忙紛紛下了這齣戲,彷彿更映襯了事情的真相。

又有消息傳來,說那姑娘他爹受強權逼迫,無奈之下上吊自盡了,更是鬧得滿城風言風語。

謠言已傳至此,開始有言官上書,要求嚴查此事,以正視聽,陸陸續續又有其他的言官上書彈劾二皇子品行不端云云,還有人趁機再次提出讓二皇子早日大婚就藩,遠離上京,一時議聲沸沸。

二皇子府裡氣氛也是同樣油煎火燎。

蕭南洵目光陰冷,似正月的凜冽寒風,拖着粘稠的調子:“爲什麼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能捅出這麼大的簍子來?”

侍衛與太監在地上跪成一排,都戰戰兢兢不敢說話。

蕭南洵便又問:“屍首是誰處理的?”

這時衆人倒是能推出個冤大頭來了。

那位太監當即撲倒在地,大哭道:“奴才真的已經處理妥當了啊,人都埋進去了,哪知道他們還能掘屍,這、這……這一定是大殿下那邊的人!肯定是他們日夜派人盯着咱們府上!奴才才、才一時不慎着了他們的道。二殿下,奴才知錯了!奴才知錯了!”

蕭南洵早知道他那位看起來溫溫懦懦的大哥並不是什麼善茬,他倒是最像他父皇的,不止長得像,性子也像——但大抵因爲如此,他父皇才格外不喜歡他大哥。

只是誰也沒想到他狐狸尾巴會露出來得這麼快。

一個女人而已。

他又不是沒給她請大夫,她身子骨弱,落了胎自己撐不住,怪不得他——而且本就是她自己癡心妄想,偷偷倒了避子湯,他是不打算像他父皇一樣,先弄出個卑賤的庶長子來給自己添堵。

但無論如何都算是皇嗣,真相反倒不好言說。

蕭南洵又隨手翻開彈劾他的奏章,那些敢上書彈劾他的官員,後面盤根錯節大部分是他大哥的人,少部分提前站隊的,還有些渾水摸魚的。

他感到一絲躁鬱,金尊玉貴戴着玉扳指的手指指着還跪在地上求饒的太監道:“把他拖下去,兩百板子,着實打,撐不下去就拿席子卷下去。”

“是!”

周圍安靜,只剩下被拖下去太監的連聲求饒慘叫。

在慘叫聲中,蕭南洵微微得到了一點平靜,開始和屬下幕僚商量怎麼應對。

結束時他有些疲憊地靠坐在長椅上,繼而他又開始想起了自己得不到的,那個極其漂亮的少女。

送去狀元郎府上的兩個瘦馬毫無動靜,像是死了一樣,要不再送點人過去,或者……明明都有女人巴不得給他生孩子,爲什麼她卻不肯。

***

賀蘭瓷是真的很擔心陸無憂:“這謠言不會真是你放出去的吧?查到你身上怎麼辦?”

陸無憂安撫地拍着她的肩膀道:“查不到的,戲這就下了都沒機會讓你看倒是有點遺憾,寫唱詞那位水平是真的不錯。當然上書彈劾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人心向背,蕭南洵本來就不得人心,更何況這件事也並非空穴來風。”怕賀蘭瓷擔心,他還多解釋了幾句,“你知道東風不夜樓嗎?”

賀蘭瓷點點頭:“那個商鋪?”

“對,生意做得很大的那個,你的嫁衣便是在他們的成衣鋪子定的,當然不止成衣鋪子,客棧酒樓戲院等等都有涉獵,他們還有一門不爲人知的生意,便是買賣和傳遞消息,有時候甚至不遜於錦衣衛。”陸無憂拿了塊糕點送進脣裡,“跟你說我家是江湖幫派,但和東風不夜樓有很大的生意往來,樓主和我伯父是舊識,相當給面子,從那邊支取錢銀,尋求幫忙也很方便……你還記得成婚前我給過你一塊玄鐵令牌嗎?”

賀蘭瓷繼續點頭:“我放在衣服箱子裡了,你要我去給你拿。”

“不用了,只是想跟你說,那塊牌子見牌如見我,你要是什麼時候需要,可以拿牌子去東風不夜樓任何的店鋪,都可以尋求到幫忙。”

賀蘭瓷總覺得陸無憂快把家底都交代乾淨了。

想着,陸無憂對她道“張嘴”,賀蘭瓷一愣神,就見一塊糕點被遞到了自己脣邊,她呆了呆,覺得這麼被人喂還有點羞恥,剛想動手接過,陸無憂又重複了一遍:“張嘴。”

賀蘭瓷只好張嘴。

陸無憂心滿意足把糕點喂進她嘴裡,道:“味道如何?”

賀蘭瓷咬了幾口,用手指推着嚥下道:“還不錯。”

陸無憂道:“只是不錯?”

誠然,這已經是陸無憂喜歡的糕點裡,比較不甜的那種了,但對賀蘭瓷來說,還是很甜,當然,好吃也是好吃的,就是略有點膩。

陸無憂思忖道:“是不是你自己太甜了,所以感覺不到甜。”

賀蘭瓷驚道:“……?你這是什麼胡話。”

陸無憂道:“沒辦法,你自己又嘗不到你自己的味道,裡裡外外都很甜,像溢着甜汁,一擠便都滿溢……”

賀蘭瓷連忙打斷他:“你不會形容可以不用形容!”

陸無憂輕笑了一聲,把剛擦過賀蘭瓷脣瓣的手指抵在脣邊,勾着桃花眼看她,語氣很理所當然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嗜甜,所以哪裡都很想嘗……”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