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

婉妍樂呵道:「阿諢,皇后聽到了,心理會不自在的。」

康熙伸出右手,戳了戳她的腦門:「不許亂說,鈕祜祿氏沒做錯,以後,你有什麼不明白的,隨着鈕祜祿氏一起賞賜。」

婉妍點點頭:「鈕祜祿姐姐的規矩就是好。」

康熙攬着她的肩膀,翻開了一旁的摺子,摺子內詳細的記錄着行宮的情況。

皇后、宜嬪二人的交際都一一的列在裏面,婉妍歪著小腦袋瞧著,心理有些想笑了,郭絡羅氏應該被雲氏挑唆的。

「這雲氏是個厲害的,三保給女兒送了個好的幫手,不過,赫舍里氏提前做了安排,算更勝一籌。」康熙習慣給婉妍詳細說的。

婉妍靠在他的身上聽着,發現三保對宜嬪很看重,連雲嬤嬤這樣的人都安排進宮了。

「噶布喇是個有心計的,雲嬤嬤應該離開京城幾年了,嫁的是郭絡羅氏的人,三保是能找到的,噶布喇又聯繫上….」婉妍迷迷糊糊的說道。

康熙聽了婉妍的話,開心的笑了。

噶布喇的小動作越發多了,承祜那邊的情況越發不好,御醫那邊只能勉力救治。

「阿諢,你看這個消息。」婉妍伸手指了一下摺子。

索額圖被噶布喇塞進了西北大營,哪裏基本是訓練康熙和宗室們身邊親衛的地方,索額圖進入這裏訓練,應該是為了人脈。

「果然,噶布喇是個明白的,我看重圖裏琛,二哥他們身側的親衛大多是從這裏出來的。」康熙給婉妍解釋道。

呃呃呃!

婉妍狐疑起來,噶布喇謀求不少,索額圖是赫舍里氏第三代的領頭人,如今,大家紛紛在培養接班人,索額圖已經算是起步晚些了。

「婉妍,我記得法海在這裏當值?」康熙問道。

「嗯,二哥在這裏當值,已經好幾年沒回家了呢。」婉妍抱怨道,「額娘還說,若是能讓二哥回家呆一年也好。」

「岳母是心大,法海這樣的職位,誰會歇一年再回去。」康熙扶額了。

佟國維夫人更希望家裏人能相聚在一起,佟家每年的年夜飯都不齊,連續幾年都缺少法海了。

「額娘是擔憂二哥,最近幾年都沒能回來。」婉妍笑眯眯的說道,「阿瑪說了,能為阿諢當差,是二哥的幸運呢。」

康熙攬著婉妍:「法海現在不能調動,索額圖進了軍營,我需要一個人盯着他,法海是最佳的人選。」

「阿諢,我知道了。」婉妍準備回去和額娘寫信,暗示康熙的意思。

「你寫好了信,我讓李德全親自送過去。」康熙叮囑道,「我哪裏還有岳父的請安摺子,不可再低外人說了。」

「知道啦!」婉妍欣然同意了。

後宮內,女眷是不可與娘家聯繫的,生怕會有泄漏康熙的意思的。、

「阿諢,我若是說了,皇后那邊….會不會發現呢?」婉妍擔憂道,「我總覺得噶布喇神通廣大的,人脈很多。」

「是人脈很多,索尼當年留下了不少人,這些人很多都控制在噶布喇的手裏。」康熙念叨著。

「索尼!?」婉妍愣了。

「當年,太皇太后能看重皇后,大半是因為他的,除了皇阿瑪確定下的顧命大臣,更多是索尼掌控內務府的事情。」康熙告知給婉妍。

此刻,婉妍恍然大悟,皇后和鈕祜祿貴妃進宮時間差不多,鈕祜祿氏出了內務府總管,應該比皇后更能控制內務府,她留心觀察后,發現二人是旗鼓相當。

「阿諢,鈕祜祿姐姐能控制的是表面,皇后才是真正的幕後主人。」婉妍冷笑道,「我的分例沒少被剋扣,鈴蘭擔憂我發現少給東西,居然和我說是正常損耗。」

「李德全後來都給補上了,當做不知道吧,噶布喇的手越髮長了,再過一個月就可以收網了。」康熙親親她的頭髮,「回行宮后,就閉門謝客,說過年累著了。」

康熙摸著婉妍的肚子,臉上露出了笑容,這孩子來的是時候。

御史們把目光對準承祜,婉妍能安心的養著身體了。

「這孩子出生的時候,應該秋獮前後了。」婉妍擔憂道,「阿諢,我會怕,你不在宮內…..」

「放心,今年在關外聚集了,就不會再去秋獮了。」康熙安撫道:「婉妍,正好能陪着你,順便看着咱們孩子出生。」

。 很快,吃完飯。

華韻聊到了今天正題,看日子兩邊家長見一面。

蘇媽當然是樂得合不攏嘴的連連點頭:「當然,沒問題,我們隨時都有時間的。」

蘇爸也是樂呵呵的道:「看華韻你們家時間就可以。」

「我爸爸爺爺也很閑。」

華韻說道,「我去問問他們吧。」

說著去陽台打了個電話回去,很快又坐了回來:「姨,我問了,我爸說要不就下周?」

「這麼快?」這是蘇木。

「咚。」蘇媽沒好氣的敲了敲蘇木的頭,「你這孩子,快什麼快?下周不是剛剛好嘛,行,就下周,地方我們定吧,就在中心廣場的華盛酒店。」

「好的,沒問題。」華韻笑著應。

下周家長見面。

蘇木也沒啥意見。

下午的時候,華韻就走了,說是把下周的行程該提前的提前,該延後的延後。

人去忙去了。

蘇木送走了她,回到家,剛想進卧室躺屍玩兩把遊戲,就被他們爸叫住了。

蘇爸,拿著一瓶酒,有些試探的問:

「這酒……不是一般人喝上的吧,華韻丫頭一口氣拿這麼多……有錢也不行吧。」

「是不行,不過酒庄都是她們家的不就行了?」蘇木聳聳肩。

「哦,那倒是行……」

行鎚子行!

這酒是皇家供酒,酒庄是她們家……她們家是皇家?

「……」

蘇爸咽了咽口水。

華韻,姓華。

再咽了咽口水。

我的老天,他們兒子泡了一個換在以前,是公主的妹子?

他們要當一公主的公公婆婆?

蘇爸此刻覺得,有些如夢似幻。

……

第二天。

已然是上班日了。

蘇木今天早早的來到了辦公室。

憨華的事兒,他可是上了點心的。

今天他就打算把男團區做完。

昨天晚上,把那個打歌舞台的大概方案給做出來了。

加上歌,今天應該就能把節目落實。

剩下的選人啥,選導師啥的。

蘇木完全也不打算自己幹了,全部交給別人。

想好今天的行程。

蘇木麻溜的把方案遞給了幫他做事兒的小曹后。

就找了一個錄音棚。

然後貓了進去。

除了中午飯出來吃了,幾乎是從早上9點,待到了下午5點左右。

然後,一共搞定了24首各種語言版本的男團曲。

「完事兒完事兒。」

今天可把蘇木累壞了。

這是他參加工作以來,除了在我創,做事兒做得最多的一天。

還說今天搞定,看看時間,也快下班了。

先加密打包上傳到李叔的郵件里吧。

用錄音棚的電腦,把歌一上傳。

蘇木伸了個懶腰,就回家了。

……

同樣是五點左右。

老李的辦公室。

他還沒有回家。

正準備關電腦收拾東西回家的時候。

還沒來得及退的超特,彈了一個消息出來。

是郵件消息。

老李猶豫了一下,本來想無視的。

可滑鼠不自覺的移到超特上面的信息顯示了出來。

是他們小蘇的……

老李立馬放下東西,坐下。

打開郵件。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