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炎絕輕輕開口,眸光莫名。

與此同時,一動不敢動的李言風目光深處卻是閃過了一抹怨毒與仇恨之意。

「千師兄,這個段江實在是囂張跋扈啊!我奉千師兄你的命令去往開陽峰獲得火系妖獸獸核,其過程一直禮貌有加,未曾招惹開陽峰上一草一木!」

「可直到遇上了這個段江,他根本不允許我們三人進入開陽峰,無論我如何其實心情苦口婆心的請求卻是都不行,簡直霸道之極!」

「後來我不得不和那段江明說,說是奉千師兄您的命令來的,可那個段江卻說……卻說……」

李言風語氣變得停停頓頓起來,似乎是不敢把後面的內容說出來一樣。

「李言風,話能不能一口氣說完?你藏着掖着是什麼意思?在千師兄面前還敢打啞謎?」

就在此時,一名抱臂站在千炎絕身旁的藍袍男子卻是驀地開口,語氣只帶着一抹譏諷與質問!

「王騰!」

李言風咬牙切齒,目光之中寒意涌動!

強忍怒火,繼續對着千炎絕道:「那個段江卻說千炎絕是哪個?算什麼東西?』,然後便一腳將我們三人給踹成了重傷!」

轟!

李言風這句話說完,整個峰頂之上登時爆發出道道厲喝!

「不知死活的東西!」

「這個段江簡直是在找死!」

「區區開陽廢脈的新人竟然敢辱及千師兄?是不是活夠了?」

在場之人個個都滿臉寒意,怒火涌動!

彎著腰的李言風目光深處登時湧出一抹快意與冷笑!

他要的正是這個結果!

「段江!我說過,我們之間的恩怨沒完!你加諸在我身上的恥辱我一定會讓你十倍百倍的償還回來!」

心中在狂笑,李言風之所以顛倒是非,往段江身上潑髒水,為的就是給段江拉仇恨,豎立敵人。

最好是惹怒千炎絕,讓他對付段江!

嘭!

然而下一剎,李言風整個人卻是倒飛了出去,被一隻無形大手掃中,遭到重創,鮮血狂噴!

而出手的正是……千炎絕!

王座之上,千炎絕面無表情,但那雙可怕的眸子打量著李言風,其內沒有絲毫感情。

「你以為你那點拙劣的表演能騙得了我?你一個破天境三重天竟然能輸給一個命劫境三重天的武者,告訴我,你為什麼這麼廢?」

千炎絕淡淡的聲音響徹開來,使得李言風這裏頓時身軀狂顫,面色慘白,心中瞬間被恐懼塞滿!

「師兄息怒!師兄息怒……」

但下一剎,端坐着的千炎絕卻是緩緩起身,頓時整個峰頂彷彿變成了一座活火山!

「不過你是我的狗,那個段江卻敢傷你,就是掃我的面子,呵呵,有意思啊……武極榜第六百名么?那就去見識一下這個『可怕』的新人吧,能和聖女成親,應該不會太廢……」

一聲輕語過後,千炎絕的身影便從峰頂消失不見!

整個諸天聖宗之內,隨着天道廣場段江的消息傳出,全都引起了巨大的轟動,驚動了無數人,但每一峰對此的表現都不相同。

有震驚的、有不屑的、有好奇的,但無疑今日,段江這個名字再一次響徹在整個諸天聖宗!

……

天道廣場!

一道道傳送光芒閃耀而出,更多的真傳弟子從各處趕來,都想親眼來看看這個再度引爆諸天聖宗的新人!

武極榜前,隨着人越來越多,已經被圍的里三層外三層,黑壓壓的一片。

「段江的名字還停在第六百名嗎?有沒有繼續提升?」

「當然沒有!這才過去多久?估計第四層的試煉才剛剛開始吧!」

「一個新人第一次就殺進了第六百名,還三關盡皆圓滿,的確驚才絕艷,可這武極塔第四層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啊!」

「是啊!第四關是一個分水嶺,恐怕段江很難再繼續成功闖下去了!」

……

一名名真傳弟子議論紛紛,發表者自己的意見。

但突然,黑壓壓的人群變得喧沸起來!

有人發出了難以置信的驚呼!

「嘶!快看!那是天璇一脈三大親傳弟子之一的姚天衛吧?他竟然都出現了!」

「不止姚天衛啊!快看那邊!那是……玉衡一脈的親傳弟子白靈啊!連她都被驚動,來到了這裏?這下事情可大條了!」

姚天衛背負雙手一步步走來,所過之處,所有真傳弟子皆是露出敬畏之色,徑自讓開了身形。

而在另一個方向,無數火熱目光的注視下,白靈宛若從古畫之中走出的紅塵仙子般蓮步輕搖,國色天香的臉上涌動着一抹淡淡的如水笑意。

姚天衛和白靈的到來如同轟下了萬道驚雷,震撼了整個天道廣場!

要知道在整個諸天聖宗諸天聖宗之中,他們兩人都是赫赫有名,位列巔峰序列的天之驕子!

因為他們乃是各脈的……親傳弟子!

什麼樣的人能被稱為親傳弟子?

當然只有最強的那一小撮人!

不論是姚天衛還是白靈,在武極榜上的排名均是位列前……二十!

不過還沒等到眾人的驚呼停下,一股無限恐怖的高溫轟然降臨,又一道身影閃現而出!

「我的天!千炎絕!搖光一脈的親傳弟子千炎絕也出現了!

剎那間,諸天聖宗其中三脈之中的親傳弟子均是出現,引爆整個天道廣場!

同一時刻!

武極塔,第四層。

一片古老破敗的戰台上,段江長身而立,在他的對面的三個方向,赫然皆是矗立着三尊各有一丈大小的青色光影!

「開陽一脈段江,半個時辰之內,擊殺一尊青銅傀儡,小成通關;擊殺兩尊青銅傀儡,大成通關;全部擊殺,圓滿通關。」

轟!

隨着塔靈聲音響徹而下的瞬間,三個方向的三尊青銅傀儡齊齊動了!

嘩嘩嘩!

一瞬間,段江便感覺到無法形容的恐怖風暴來襲!

「比起第三層,這第四層的難度竟然提升了足足十倍!哈哈哈哈……來得好!」

武極塔第四層,終於有資格讓他動用全力了!《農妃傾天下》第221章有事想求 孫小壽也並沒有太多擔心,鬼魂也過來彙報了消息,不斷有食人魔陸續的趕到食人魔峽谷。

出於好奇,孫小壽派妃妃跟雨曦,一起出去抓只高階食人魔回來。

黑夜中,本就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危急,即便是食人魔,也不能保證自己的安全,損失個一隻兩隻,太過正常。

沒過一會,妃妃跟雨曦便一人抓了一隻雙頭食人魔回歸。

雙頭食人魔,最低也都是七階的實力,高的像孫小壽當初擊殺的伊利丹,則是九階的實力。

基本的大陸通用語言,都是已經掌握了的,孫小壽直接對着兩隻食人魔問道。

「你們這麼着急,是出了什麼大事么?」

食人魔的性格都是十分桀驁不馴的,而且雙頭食人魔的凶性格外強烈,見到孫小壽,並沒有任何好好說話的意思,就一直在那張著獠牙,想要去咬孫小壽。

不能好好溝通,顯然是不行的,打人這種體力活,更是不能讓兩位美女執行。

就這樣,皇族殭屍出場,先是幾巴掌,將兩個雙頭食人魔的牙齒通通扇掉,隨後壓着力量,一頓狂毆。

有一隻七階的雙頭食人魔,還沒有堅持到100下,就直接被活活打死了,另一隻八階的雙頭食人魔見狀,終於在皇族殭屍停手之際,開口說話了。

「我們是聽到了食人魔號角的聲音,每次準備大戰之前,族長都會吹動號角,分散在各地的族人就會快速前往王庭回合。」

孫小壽聞言,點了點頭,確實跟他想的差不多,不過這個食人魔準備大戰,針對的難道是他們這些降臨的宗派么?

不至於吧,這明顯有些勞師動眾了,想要解決暮色森林的宗派,只要不動孫小壽,單單那個食人魔峽谷,也就是這隻食人魔所說的王庭的力量,就很足夠了啊。

思來想去,孫小壽還是想不出究竟發生了什麼變故,索性也不再去想。

給了皇族殭屍一個眼神,讓他把這個八階食人魔處理了,孫小壽便打算休息了。

最近事情非常多,讓孫小壽整個心神都很疲憊。

在妃妃的服侍下,簡單的洗了個澡,就開始放鬆壓力了。

雨曦看了看絲毫沒有在意自己的兩人,也是直接轉身,走出了宗派大殿。

已經被召喚出來了幾天,在不斷的殺戮中,原本獃滯的雨曦,也恢復了些正常人的思維。

。。。

一夜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這一夜,註定是不平靜的一夜,神射宗宗主札兒赤兀惕,更是一夜沒睡,不斷的帶着手下去救援即將到來的各個宗派之主。

距離神射宗位置近的還好說,在夜晚,就算野獸狂暴的狀態下,損失一些手下,也是可以衝出來的。

再加上有大量射鵰手接應,損失的都不嚴重。

但是那些距離神射宗位置比較遠的宗派就慘了。

有的還沒有前進多久,就碰到強大的野獸直接團滅。

就算是運氣好,走到一半幾乎也損失了大量的手下,還有的宗派之主,乾脆直接扭頭回去了,這哪裏是去會盟啊,這比唐僧去西天取經,還要危險的吧。

總之,原本的暮色森林趕屍聯盟,從九百八十八家宗派,一夜之間,就剩下了六百二十三家。

大部分外圍的宗派,不是被團滅了,就是直接退出聯盟了。

。。。

清晨,孫小壽準時起床,一夜的放鬆,讓自己的身心神清氣爽。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