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與刀的碰撞。

至陰至惡的黑冰大王霸道刀氣,被一刀斬斷,恐怖的火焰沿著刀氣蔓延向數百里處,並將這霸道的刀氣燃燒。

火龍飛舞,蔓延數百里,像是天空被火焰隔開了兩邊天。

恐怖的火焰意志,所到之處,陰邪、寒冷、暗黑盡被焚燒燼矣。

「好,赤雲惡魔,我黑冰大王認可你的實力,你確實有堪比領主的實力!!」

黑冰大王暴露出他的惡魔真身,黑色山羊形態虛影異象呈現天際,邪惡的威壓讓人感覺到絕望。

這位古老的惡魔真身卻是手持骨頭大刀的巨漢,頭頂犄角,詭異、邪惡、殺戮、血腥、死亡等等負面氣息聚集一身,他的惡,已經滲入到了靈魂,他的凶已經呈現世間,那就是他的刀。

羅青山冷漠如霜,本是陰邪、冰霜的冥龍氣息,剎那間,轉變為毀滅一切的地獄火龍,睥睨天下,冷漠地看向這頭黑冰地的霸主之一黑冰大王。

「挑釁吾之徒,他只有兩種下場,臣服於吾,死於吾手。」

羅青山體型不斷地變大,以深淵冥龍之身,化作深淵炎魔之法,煽動著龍翼,高傲地傲視這片大地,以極速飛行,突破音速的音障,轟爆黑冰地,而他的灼熱氣息所到之處,黑冰地上的萬物焚燒,樹木瞬間化灰,石頭融為岩漿,大地赤紅。

「赤雲,收起你的力量,莫要以為洗劫煉獄銀行,就能在黑冰地為所欲為。」

「大膽,你這般放肆,將會引發黑冰地的寒潮,深淵寒潮降臨,萬物寂滅。」

沿途之中,一位位黑冰地的霸主跳出來,指責羅青山。

羅青山不言不語,龍眸如火焚燒,他飛行軌跡之下,儘是火焰地獄,呵,這本身就是地獄。

惡魔在焚燒,惡魔在哀嚎,在絕望…..

一道道詛咒從它們的口中吐出,至死也不能實現。

黑冰大王似乎意識到自己惹了比他還要霸道的強者,而且,以對方高傲的性格,根本不聽黑冰地其餘人勸解。

「諸位,還不出,你們是想要黑冰地就此毀於此獠之手?」

黑冰大王並非魯莽之徒,反而奸詐的很,道了一聲,就將所有惡魔拉到他的身邊,並且敵視眼前這位炎魔冥龍。

黑冰地這些年來,已經形成了默契,儘管內部鬥爭離開,可是對外來惡魔卻是極度排斥。

而羅青山張開火焰,烈焰的氣息隨著橫穿黑冰地,直接將黑冰地給切割兩邊。

7017k 唐縣

穀苗兒:「明日我就要回京了,這裡便交由大司農大人打理了,棉地套種一事不可小視,大豆種子以及讓人調派了過來,到時候一定要讓百姓都種上。」

大司農:「下官謹記在心,王妃一路小心。」

第二日清晨,穀苗兒獨身一人離開了唐縣,小五跟翠煙都留了下來,房屋建蓋以及進行了大半,到時候還要添置家什清掃什麼的,都離不開人,為了方便行動,穀苗兒便決定一個人回京。

育苗的法子穀苗兒一樣傳授給了大司農,若是自己不能及時趕回來,到時候大司農可以先行帶人育苗,種子已經處理過了。

為了不過多的依賴靈液,穀苗兒只給棉種噴洒了一次稀釋過的靈液,這樣可以更好的刺激棉種的改良。

京城之中

林毅看到穀苗兒的來信,知道人就要回來了,便讓人將府里上上下下的仔細打掃了一番,吃飯的時候都多吃了半碗,免得真的瘦了。

這樣倒是讓太醫鬆了口氣,總算是完成了陛下的要求,在安陽王妃歸來之前不讓安陽王瘦了。

原本準備日夜兼程趕回京都的穀苗兒被大雨給困住了,這春日裡沒想到會突然下這麼一場大雨,好在穀苗兒對天氣感知靈敏,在雨水落下前進入了城鎮找了家客棧住了進去。

馬兒已經讓人牽去了馬棚喂料,穀苗兒剛付了房錢準備上樓,客棧里突然衝進了一群人。

「這個客棧我們包下了,已經付了錢的,我們出雙倍,掌柜的,清場。」

一道男聲響起,雖然說的是官話,但是口音明顯能夠聽出不是大夏人。

穀苗兒上樓的腳步停了下來,轉身看向客棧大堂。

掌柜聞聲連忙走了出來。

掌柜:「客官,如今外邊大雨的,去哪都不方便,小店後院有個單獨的客院,客官若是喜歡清靜,可以直接住客院,您看如何?」

「我們王爺喜歡清靜,若不是下雨,這樣的客棧根本不會踏足,只是讓你清場,又不是不付錢。」

掌柜的聞言腦子突然閃了一下,王爺?對了,朝會在即,這不會是他國來使吧,可是怎麼也沒個前行官打理的?

掌柜只是疑惑了一下,這裡距離京都已經不遠了,應該不會是冒充的,不論是不是大夏的王爺,都不是他這樣的平頭百姓能夠得罪的。

掌柜:「這,客官稍等,容小的跟其他客官說明情況可行?」

「快點,外邊雨大,將門檻卸了,讓王爺的馬車進來避雨。」

其他的客人光聽著王爺這個名號就已經悄悄的離開了,男子倒也說話算話,給了雙倍的錢,沒一會大廳就已經走得乾乾淨淨了,因為下雨,大廳里的人比較多,住店的卻沒有多少個,穀苗兒是今天唯一一個打尖的。

掌柜走了上來想要勸說穀苗兒。

穀苗兒:「語氣倒是挺大,不過本夫人不差那點銀錢,這裡是大夏,一個他國王爺居然如此大排場,連前行官都甩開獨自出行,難不成想要偷偷獲取我大夏秘寶,還是別有用心?」

。 如此過了八日,秦楓將整座喀龍湖粗略探尋了一遍,收穫不少,在最後一日更是發現了一頭九品聖獸級別的老蛟。

他親自潛入湖中,讓一群控獸守在四周,而他激發全力與老蛟一戰,打得湖水翻滾,甚至倒卷而上,直衝天際,整座喀龍湖為之震顫,湖水似要蒸干。

老蛟實力不俗,但終究不是秦楓的對手,被其強勢壓制,隨後收服為控獸。

而這邊的打鬥動靜著實不小,竟是引來一頭二品神獸級別的應龍自遠處飛來查看,秦楓早已施展秘法隱藏身形,趴在湖底一動不動。

應龍探查一遍,發覺湖中異樣,卻沒能發現秦楓,發出陣陣咆哮,又兜了兩圈依舊一無所獲,隨即只得離去。

這期間,秦楓屏氣凝神,全力施展秘法隱藏自身,不敢釋放精神力去探查,足足過了一天一夜,才抬頭望向湖水之上,未發現應龍身影,又等了小半日,然後悄悄釋放出一絲精神力,確認安全后,才衝出湖面,隨後快速遠遁。

他朝著東北方向狂奔,遠離喀龍湖進入一片森林。

森林中有著不少天材地寶,各種奇花異果,有些對於肉體之力有益,有些蘊含濃濃的各類元素或能力,有些甚至蘊含龍氣,對於龍族靈獸頗有裨益。

秦楓施展「墨影浮雲」,與分身分頭採摘天材地寶,忙得不亦樂乎,其中大部分都直接餵給自己的控獸增強實力。

玄魂戒正在尉遲炯那鍛造升級,秦楓目前裝控獸的空間儲物器是一隻古銅色手環,不僅其內空間極大,而且蘊含濃濃靈氣,有助其內控獸成長或恢復傷勢。

「吼!」

正在秦楓忙著採摘天材地寶之時,分身遇到了一頭巨龍,渾身赤紅,尾巴末端燃燒著一團火焰,卻是一頭赤焰天龍,擁有炎屬性,眼前這頭乃五品聖獸。

墨影浮雲所化分身擁有與本尊相同的實力,自然不懼,以肉體之力迎擊,磨鍊一番,等本尊到時,才將其徹底擊倒,令本尊將其收服。

在這之後,秦楓又遇到了一頭熾焱聖龍,由赤焰天龍的進化而成,擁有焱屬性,乃七品聖獸。

秦楓依舊以肉體之力與之一戰,熊熊烈焰在森林之中燃起,將交戰之地燒成一片灰燼,卻是傷不到秦楓分毫,最終熾焱聖龍被其收服。

森林並不大,至少與先前的山脈與喀龍湖相比並不算大。

秦楓只用了三日時間便是離開了那裡,而古銅手環之中多了六頭控獸,至於天材地寶更是不少。

之後,秦楓一路向北,又經過了一片高原與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收穫不少。

在進入北方區域的第五十天,秦楓已是逐漸深入,來到了一座山谷之前。

只見這座山谷隱於一片白霧之中,其內隱隱傳出龍吟之聲,更有陣陣龍氣時不時地散發而出。

秦楓根據在此收服的控獸得知,此谷名為龍冢谷,乃龍族聖地,亦是禁地。

據說,自上古時期開始,龍族中一些神獸在隕落之後便會埋葬於此。

。 作為一名合格的軍人,對於歷史上的這些著名戰術,韓雙都是知道並且詳細了解過的,所以關於三三制她也是很清楚。

隨着韓雙的講解,像是周衛國,張楚,陳怡這些接受過比較高等教育的,立刻就明白,這樣的戰術才是最適合他們的,像是韓雙他們的一些戰術真的未必適合他們。

就像是韓雙所說的,所有的戰術都是跟你的武器相關的,你的武器先進了,你的戰術自然而然的會發生一些變化。

當韓雙講解完畢的時候,已經將這些記錄在筆記本上面的幾個人都是微微吐了口氣,對於這次交流他們雖然很重視,但是真正重視的不是戰術方面的,而是想和對方搞好關係。

之所以為了搞好關係,是因為想要要韓雙他們手裏面的武器,這些東西他們沒有辦法說出來,不過可以通過搞好關係,沒準對方會支援一些呢。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這居然真的有所收穫,而且這樣的收穫不小,這幾個人的眼光都算是不錯的,這樣的戰術只要是推廣出去,他們就知道部隊的傷亡率會下降很高。

他們也許不太清楚,但是韓雙卻清楚,現在抗日戰爭才剛剛開始,這些比較成熟的一些戰術說給他們的話,這對他們以後的加持會非常大。

甚至包括像是麻雀戰這樣比較相對著名的案例,韓雙都可以告訴他們。

等講解完畢之後,周衛國他們這些隊員立刻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現在的抗日局面,我知道大家都不怕死,但是除非正面戰場的戰略性的陣地,除此之外,我覺得大部分的陣地都沒有必要強行守護的意義。」韓雙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

在抗日初期,整個八路軍的隊伍還有不少習慣於跟敵人爭奪陣地,其實這個完全沒有必要,一直到後期他們才會領悟到像是日軍的數量有限,他們不可能將這些地方全部都佔領。

必要時候直接撤退就可以,等敵人撤退的時候再佔領回來,再打回去就行。

看看時間,其實已經不早了,韓雙笑着開口道:「大家還有什麼問題之類的,都可以直接問。」

「韓雙同志,能不能給我們演示一下你們的機槍,我覺得那個應該很厲害。」楊大力大聲開口道,他本身就是周衛國這個特戰小組裏面的火力支援手,所以對機槍這些重火力都非常的感興趣。

「當然可以,紅桃5.」韓雙笑着開口道。

「到!」紅桃五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走到旁邊將自己的機槍和彈藥箱直接拎了起來,他的裝備速度相對而言還是比較慢的,主要是彈藥箱一個人背起來的時候還是比較困難。

「這邊沒有人吧?」韓雙指著側面的一片小樹林笑着開口問道。

「沒有。」周衛國立刻點了點頭,他們對韓雙他們手裏面的武器多少都有一些好奇。

那些自動步槍他們看到過了,跟機槍一樣,而且似乎有不同的射擊模式,太先進了,只是他們完全用不起。

這機槍……雖然說他們好像也用不起,但是機槍這東西有時候純粹的是火力壓制,他們也是需要的。

韓雙沖紅桃5點了點頭,他立刻直接將槍口對準了側面的小樹林,然後直接扣下了手裏面的扳機。

「嘶……」一陣獨特的電流聲響起,接着「滋……」的一聲彷彿電鋸一樣的聲音響起,然後一道火舌猛的從紅桃5手裏面的槍口噴出,恐怖的火舌瞬間形成了一道明亮的紅色火線,更可怕的是在紅桃5旁邊的彈殼以恐怖的速度在不斷的被拋射出來。

「嘭嘭嘭」恐怖的火線直接橫向掃過小樹林裏面的一些樹木,就如同電鋸一樣,直接將十幾棵並不粗大的樹木直接攔腰打斷!紅桃5隻是開了大約十幾秒時間的槍。

但是就是這十幾秒的時間,他背後的彈鏈已經直接一掃而空。

在他的腳下彈殼已經密密麻麻鋪了厚厚的一層,而周衛國他們所有人都已經看傻了!

這是真的傻了,像是陳怡、范小雨她們更是看的一臉的驚恐,因為這樣的武器,他們就想不到人怎麼能夠抗的住!這樣的機槍,即便是正面戰場,如果有足夠的彈藥,這敵人就根本不可能沖的過來!

大家看紅桃5手裏面的東西看的臉都變了,而楊大力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這個……這是機槍?」楊大力有些結巴的問道。

「是的。」韓雙微微點了點頭,其實有一些話韓雙沒有辦法說,比如說,如果願意,這玩意甚至可以成為班用機槍,只是現在不這樣配備,是因為彈藥補給確實是成問題。

即便是現代這樣補給,如果不是陣地防守的話,彈藥使用也會呈現問題的。

想一想,如果全力輸出,即便是限制一半的射速,都有每分鐘3000發的射速,進攻模式的話,也無法攜帶這麼多的彈藥啊。

但是如果需要強力火力壓制的話,它自然是不錯的選擇,因為韓雙他們進來的時候不知道這個世界是什麼,所以才選擇了帶這個東西。

如果提前知道的話,估計韓雙他們也大概率不會選擇帶轉管機槍。

「這樣的武器……如果有足夠火力的話,那一個班防守鬼子一個大隊都沒問題啊。」楊大力忍不住有些咋舌的開口道。

「你想什麼呢,如果是鬼子大隊的話,肯定是有大炮的,你槍難道有人家大炮射的遠啊!」周衛國沒好奇的開口道。

「周連長說的很對,其實武器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作戰的信念。」韓雙點了點頭,在抗美援朝的戰場上,我們的武器雖然升級了,但是卻沒多少,而敵人的武器跟現代的武器差距已經沒有太大的差別了。

尤其是地面武器,大炮等等這些武器已經極其恐怖了,但是最後還是贏得了那場戰爭。

雖然贏得非常的慘烈,那是無數先烈用生命換來的,但是這也說明有時候武器的強悍並不是絕對的。

韓雙看了看時間,然後開口道:「周連長,麻煩你一會兒帶着戰士們跟我走一趟。」

。 趙冰正說得興奮,突然被陳凌打斷,眉頭皺了皺,心中頗為不滿了,這傢伙不知道突然打斷老師的講課是非常不禮貌的嗎?

不顧,當她轉頭看向陳凌指向的儀器時,眼角突然閃過一絲得意的神色。

「這是熱學測試設備。」趙冰道。

陳凌道:「能測試人體熱量嗎?」

趙冰點了點頭,非常自豪的說道:「其實這個設備是我研究出來的,叫人體熱點追蹤,可以測試人體熱量,精準的鎖定對方的位置,當然這僅僅是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功能,還有許多方面可以檢測到,比如人體熱量的變化,人體的心跳變化等等,是一個非常全面的鎖定儀器。」

「這部人體熱點追蹤已經運用到實戰中,在進行的幾次軍事演習中,通過這部儀器對人體熱量鎖定追蹤,達到精準打擊的目的……」

趙冰詳細的介紹,這是她這麼多年來,成就最大的一個作品。

雖然現在有些問題需要完善,但是並不影響它的整體功能,可以說這項技術一旦成熟運用,將會給未來戰爭帶來很大的改變。

不過,在上次的演習中,陳凌躲避過熱點追蹤,讓趙冰的監測失敗,導致藍軍在演習中遭受重創。

可以說這是趙冰研究領域上的第一次滑鐵盧,也正因為這件事情,讓她對陳凌有深刻的印象,一直想從他身上找到答案。

雖然後面的問題解決了,但是卻給趙冰留下不小的陰影。

現在,這套儀器更加完善,要是在遇到同樣的事情,趙冰相信一定不會像之前那樣,讓陳凌逃掉。

陳凌正好問到這個,這是讓她有機會表現一下。

趙冰一臉傲嬌的表情,一副你誇誇我的表情。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