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瓊外公、里正還有三個兒子都在門外站着。

「你們……啥時候來的,咋不吭一聲呢。」柳氏不怕老頭子,但是里正在這呢,如果剛才說的那些話被裏正聽了去,她老婆子還是知道丟人的。

「從你說到找我娘告黑狀他們就到了。」佳瓊說完為不影響外公發揮趕緊閃了。

然後身後就傳來外祖父的怒吼和噼里啪啦的打鬥聲、外婆的鬼哭狼嚎、里正的勸架還有三個舅舅的哀求。別提有多熱鬧了。

外祖父並沒有下多重的手,里正勸了幾句就收手了。

這是在佳瓊家,他們鬧的動靜大了驚動了街坊鄰居,對佳瓊的名聲不好。

柳氏挨了打,心裏依然是不忿的。

佳瓊在廳堂里坐着喝了杯茶的功夫,那群人就過來了。

「你這丫頭,也不給我們做頓飯,眼裏還有沒有長輩了。」外婆氣鼓鼓地指責說。

佳瓊:「你起那麼早,我還以為你們早就吃過了呢。」

「吃啥呀,」三舅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你廚房裏空蕩蕩的,我們又都沒帶錢來。」

佳瓊一拍腦袋:「昨天外婆臨走時把廚房裏的東西都收拾走了,我還沒來得及添置呢。」

外祖父氣的一瞪眼,差點又揍柳氏一頓。

被佳瓊三番兩次擺了道的柳氏,心裏那叫一個憋屈。她昨天是滿載而歸,可半道不是遇到了土匪,東西都散落一地,官兵來時她都嚇傻了,哪裏還記得去撿。

「三舅,我這裏還有幾兩銀子,你帶外祖父他們去街上吃吧。」

喬三郎從佳瓊手裏接過銀子,那叫一個眉開眼笑。

喬大郎和喬二郎眼睜睜見老三得了便宜,心裏不舒服也沒轍。

「佳瓊,我們這次不能住了,等三舅娶了媳婦帶來給你看看。」喬三郎安穩地睡了一夜,又開始打外甥女的主意。

「過兩天保鏢就都走了呢。」佳瓊說。

喬三郎嚇的一縮脖子不吭聲了。

喬二郎:「這些事等我們吃過飯回來再商量。」他前前後後都看過了,佳瓊的宅子比從前擴大了好幾倍,而且都是空着的,他們哥仨都拖家帶口的來也能住的下。

喬大郎:「趕緊去吃飯。」他早餓的前胸貼後背了,三郎拿了銀子,絕對不能便宜他,一會他要多點好吃的。

「你們去外面等我,我和佳瓊說兩句話。」外祖父鐵青著臉說。

他們都出去后,他嘆息一聲,說:「你也別怪你外婆,我們這一輩年輕時遇到過戰亂,官兵到處燒殺搶掠,我們是見到官兵就害怕,她是嚇破膽了。」

佳瓊了解古時的兵荒馬亂,很是了解外婆的恐懼,她點頭說:「我沒生氣。」

她是不怪外婆,但也不會喜歡她。她這輩子認定的親人是娘和渝修,外祖父家的那些人,對她來說就是陌生人,外人。

外祖父又說:「我們一會吃完飯就不回來了,直接回家。」

佳瓊沉默了,捫心自問,她也不希望那些人回來,所以客氣的話她就不說了。

外祖父:「三郎那個混賬東西,剛才說的話你別當真,我是不會讓他來打攪你的。」

佳瓊在心裏默默地說:就怕由不得你,你能管得了誰呀,再說三個舅舅都長歪了,現在想扶起來也晚了。

提到喬三郎,外祖父就想到了鮑氏。

「想必你也知道了,他扔下金子不知抱什麼樣的疙瘩回來,唉。」

外祖父一聲長長的嘆息,他想找人訴苦,但佳瓊不是喬三娘,她一直對他們敬而遠之,他話到嘴邊還是咽下去了。

佳瓊覺得外祖父還有話要說,就等了一會。

外祖父猶豫了一下,還是張口了:「你娘不在家,你自己一個人害怕是難免,不過萬事還是小心,你雇的那些保鏢,可靠嗎?」

佳瓊知道外祖父在擔心什麼,她是個姑娘,引那麼多男人在家不合適,萬一保鏢起了歪心思……

「我娘沒告訴過你嗎,我打架很厲害的。」

「再厲害還不是個丫頭,你能打得過好幾個男人?」外祖父有點着急了。

佳瓊知道,不管外婆他們再怎麼置她娘和自己的性命於不顧,外祖父對她們的牽掛始終都是真心的。

「我記住了,」佳瓊認真地說:「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回頭就把保鏢辭退了,買幾個丫鬟嬤嬤來。」

她也就是寬慰外祖父的心,買僕人什麼的她不習慣,暗衛都是穆府派來的,還能不可靠?不過這些話三言兩語說不清,外祖父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外祖父心裏明白,他再不放心這孩子,能幫的也只有幾句叮囑,別的他都幫不上忙。他那一家子,不拖佳瓊後腿就是燒高香了。

「你當心,我回去了。」

「外公。」佳瓊叫住他,掏出一錠銀子給他。

外祖父連連擺手:「那不成,我不能總要你的錢。」

「拿着吧,我替我娘孝敬你的,你回去的時候雇輛馬車,也別那麼辛苦了,不然我娘會怪我。」

她說的是「娘會怪我」而不是「我會不放心」之類的。

佳瓊給他錢,是出於來自喬三娘的壓力,而不是對外祖父的感情。

這樣的外祖家,是個人都避之不及,誰還會付出真心呢。再說,那樣的外婆和舅舅,誰又曾真正關心過佳瓊母子三人。

外祖父自責又慚愧,迫於對生活的無奈,他還是從外孫女手裏接過銀子,懷着複雜的心情走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羅飛則駕駛着女妖戰機飛向高空,躲過剛才的掃擊。

正要反擊的時候,那怪異生物的大腦袋上,緩緩冒出半截身體。

是一個人型,他穿着黑色斗篷,兜帽下面是一張半人類半骷髏的恐怖模樣。

「兩位,你們明白自己現在的境地嗎?」

眼前的斗篷人露出滲人的微笑。

儘管現在艷陽高照,但在這樣的笑容下,烏梅兩人還是感覺全身發冷。

一邊哭嚎著,一邊點頭。

「很好。」斗篷人對此非常欣慰,「那你們現在有兩條路可……

《重裝廢土》第五百七十三章:去齊鳴海岸線 宋公亮的心思還在那件國朝以來,前所未聞的奇案上。

「大人,十五艘船在眾目睽睽之下,蹊蹺地消失不見。那可是十五艘六槳課船,載有藩司押解去江寧城江南國庫的二十一萬兩稅銀,上面還有船夫一百多人,怎麼會憑空不見了?周圍不僅有來往的船隻,還有六艘押送的快船,三百餘名軍士。」

宋公亮心有餘悸地說道:「上上月,饒安府押解去德化藩庫的九千五百石秋糧,到了德化藩庫,饒安府的封條完好無損,護送的官差日夜未離,卻全變成了沙子石頭。饒安府、星子縣上下十幾位,全部吃了掛落。有人說,那是陰兵借糧。大人,這次會不會是陰兵借銀?」

岑國璋冷然一笑,「陰兵就是一群死鬼了,他們不是吃香燭,用紙錢的嗎?借陽間的糧食和銀兩幹什麼用?」

宋公亮一愣,好像是這個理。可是案件就是那麼詭異蹊蹺,到底是誰在眾人矚目之下,把那麼多糧食,還有十五艘船隻,憑空攝走了?除了鬼神,還有誰?

聽宋公亮說出自己的疑惑,岑國璋擺擺手不屑地說道:「什麼鬼神?裝神弄鬼而已。只是案發時我在江州城公幹,聞訊匆匆趕回來,進衙門就被那個楊僉事拿下,來不及去看現場,所以現在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宋公亮猛然一激靈,「大人,他們故意選在富口縣,嫁禍給大人,趁勢將你下獄。一是藉機報復,一泄心頭之恨;二是怕大人你神目如炬,看破他們的伎倆?!」

岑國璋一屁股又盤坐在泥地上,長嘆一聲,點了點頭。

現在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當初自己要去江州府城公幹時,韓府二少奶奶派丫鬟荷枝悄悄來報信,說韓老爺會對自己有不利之舉,可能就在這幾日,叫自己千萬小心,不要折了進去。

知道二少奶奶愛屋及烏,怕自己萬一有個閃失,她的閨蜜好友玉娘就孤苦凄慘,所以才冒著大風險來通風報信。

可是當時的自己全然不當一回事。

想一想那時的自己,確實意氣風發!

以秀才布衣之身,先典史,再縣丞,接著知縣,大半年時間裡走完了人家十來年的路。還留下岑青天的名聲,立下赫赫功勞,名字都傳進閣老甚至皇上的耳朵里。

碼頭擴建又即將完成,一樁大政績眼看到手,省里、府里、縣裡各方勢力將會因為這塊巨大的蛋糕被牽絆在一起,化成自己的資源。

當時的自己,真的有指點江山,糞土當年萬戶侯的意思。韓尚書、甚至樂王,都不在自己的眼裡,視為色厲膽薄的冢中枯骨。

卻不想人家隨便一招,都不用直接出面,隨便來個狗腿子就能把自己逼得狼狽不堪。

「大人,現在情況有些不妙。楊僉事來得極快,我和丘大人還沒來得及反應,他就把刑、戶、工三房的卷宗全部查封。陳大有這個狗賊,第一個就投靠過去,白眼狼!」

宋公亮忿忿地說道。

「陳大有是韓尚書的人,肯定是第一個投附過去的。」岑國璋不以為然。自己又不是金銀珠寶,人見人愛。現在自己落魄了,肯定有人落井下石。

「蕭存善,許一兵,禮房掌案歸全光也陸續投附過去,縣衙的人心一下子就慌了。他們不僅編造罪名誣陷大人,還四處拉人,叫他們檢舉大人。有些小人見勢不妙,馬上跟著投了過去,胡編亂造了大人一堆的破事。」

「蕭存善?那就是了,許一山、歸全光以他馬首是瞻。不過我一直好奇,他到底是誰的人?」

宋公亮忍不住暗嘆,我的大人,你的心可真大,都到火燒眉毛的時候了,還在想這個不相干的事。

他猶豫了一下,最後咬牙說道:「大人,刑房唐掌案,這兩日在暗中跟蕭掌案接觸。」

「唐峻來?」岑國璋終於臉色一變。

楊井水升任典史后,唐峻來就接任了刑房掌案,岑毓祥成了岑國璋機要書辦兼半個師爺。

「我的這個好表侄啊!」岑國璋恨聲道。

宋公亮也是臉色極其難看。

唐峻來是岑國璋的表侄,知道不少內情。關鍵是他的反戈一擊影響極壞,外人還真以為岑國璋是親叛眾離。尤其是對那些堅持道義,一直站在岑國璋這邊的人,打擊極大。

「大人,屬下聽從你的囑咐,給江州府黃知府,省里劉大人去了急信,請他們周旋一二。屬下還自作主張,給藩司袁大人的孟師爺也寄去了一封急信,還捎去了一張五百兩銀子的匯票。可是除了府尹黃大人回信,表示他正在極力奔走,叫我稍安勿躁。其餘的隻字未回。」

岑國璋淡淡地說道:「省里府里的那些老爺們,雖然知道裡面有貓膩,也都拿過我們的好處,可是讓他們挺身而出,為我去扛樂王和韓尚書的壓力,卻沒有那麼容易。」

「這些傢伙,各個懷著明哲保身的心思,只肯在形勢明朗的情況下錦上添花,絕不會冒著風險做雪中送炭的事。黃府尹肯回一封信,多半是擔心我壞了事,富口縣碼頭的好處要被別人接了去,他的那一份會被攪黃了。」

「大人,他們都是讀聖賢書的,心裡的浩然正氣都去哪裡了?」

看著宋公亮氣憤的樣子,岑國璋有些奇怪地問道:「公亮,你都快要四十了,在縣衙里也待了十幾年了,怎麼還會信這個?讀聖賢書就有浩然正氣?在他們眼裡,聖賢書只是科舉中制,升官發財的進階工具而已。裡面的那些大道理,剛考中的時候,說不定還會信些,當了十幾年官后,怕是一個字都不肯信了。」

「大人,宋大人,蕭掌案帶人來了。」晁獄頭匆匆跑來,低聲說道。

「帶著誰來?」

「麴秀才,不,是曲文星,林萬優,許一山,歸全光,還有馬二蛋、齊豪。」

「哦,組團來看望我了。公亮,你找地方躲一下。」

宋公亮剛躲好,蕭存善出現了。他走在前面,許一山和歸全光緊跟其左右,曲文星、林萬優走在中間,馬二蛋和齊豪走在最後面。

看到盤坐在泥地上的岑國璋,蕭存善淡淡一笑道:「岑大人,近來可好,在裡面住得還習慣嗎?」

「好得很,吃得飽睡得香。這裡上風上水,縣衙後花園,暗黑CBD。這麼好的位置,僅剩一席,就是我旁邊這間,蕭掌案,你想來要趁早!」

聽著岑國璋這胡言亂語,曲文星咬牙切齒道:「狗賊,你也有今天啊!被嚇得胡言亂語了吧。哈哈,你這樣子,怕是離瘋不遠了。哈哈!」

岑國璋懶得理他。

曲文星他和林萬優被革去秀才功名,又被狠狠罰了一筆,元氣大傷。這些日子一直夾著尾巴過日子,現在終於可以揚眉吐氣。

齊豪卻陰惻惻地說道:「等這狗賊跟韓大哥一樣,被流配三千里,我在城門口放上一掛鞭炮。」

他跟馬二蛋身份過於低微,沒有參與太多,才躲過一劫,沒有像韓大能和王有序那樣被流配三千里。只是被杖三十,罰銀一百五十兩。但這樣也在床上躺了兩三個月,家產也耗光,同樣是一肚子怒火,這次特意來看看仇人的窘狀。

岑國璋懶得搭理這幾人的犬吠,他只是盯著蕭存善,突然笑道,「蕭先生,你執掌戶房,許一山、歸全光又以你馬首是瞻,而韓大能想必也是你運作上去的。富口縣衙六房三班,你居然暗地裡控制了戶、刑、兵、禮四房和壯、快兩班。」

「還有白斯文、曲文星、林萬優,縣衙和鄉紳,你都有布局,地下知縣啊。不愧是做過藩台師爺的人。只是你如此高才之人,為何願意蟄伏這小小的富口縣?想必身負使命吧。」

說到這裡,岑國璋雙手撐在地上,上身往後一傾,意味深長地問道:「我一直好奇,小小的富口縣,各方勢力的人馬都有,只是藏得最深的蕭先生,到底是誰的人呢?」

蕭存善瀟洒地一笑,「岑大人,有這份心思,還不如想想如何自救吧。」

「哈哈,我這小命,不用蕭先生操心。雖然我這條命有點賤,只是此命由我不由天。」

「『我命在我不在天,還丹成金億萬年。』想不到岑大人也是抱朴子的信徒啊。」

聽了蕭存善的話,岑國璋不由一愣,啊,這句話出自葛洪的書?不過我還真不知道。

唉,跟你們這些讀書人聊天,真沒意思,隨便一句你們都能說出根腳源頭來,有意義嗎?

看到岑國璋閉口不語,蕭存善仰首哈哈一笑,然後臉色陰毒地說道:「老夫在富口縣耗費數年功夫,終於布局得當。結果你這廝一來,先把韓大能等人逐出縣衙,又壞了白斯文。老夫的數年心血,被你毀於一旦,真是恨不得生啖你的肉。」

「別!我的肉是臭的,千萬不要上嘴。」

蕭存善看了一眼,嘴角掛著冷笑,「笑吧,你沒幾天好笑的了。楊大人那裡,在我等的幫助下,已經給你準備好了一堆罪名,等將你正式革職的文書一到,岑國璋,我先讓齊豪給你來上一招『勸人向鱔』。」

齊豪在旁邊哈哈一笑,獰笑著說道:「小的願意效勞,岑大人,小的絕對讓你爽上天。」

其餘的人也跟著一起笑了起來,這些笑聲在空蕩蕩的監牢里迴響著,就跟群鬼出籠,得意鳴笑一般。

**************

繼續求票求收藏! 蕭言臉上帶笑,但是眼底卻全是厭惡。

他將自己的手強行抽了回來,聲音隨即冷了下來,「不過,這也是有條件的,鄭雄未來五年,都沒有辦法離開長安鎮,而且得接受警察的監督,而作為監護人之一的您,也不能離開長安鎮,否則,鄭雄就會被立刻被抓進去。」

李秀蘭身體抖了一下,莫名感覺到一陣寒意,緊接着,便重重點頭。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