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見識過地下黑拳有多麼殘酷和血腥。

哪怕是先天巔峰,都不敢說自己能萬無一失的走下擂台。

打黑拳的高手太多。有些人為了突破境界,在生與死的邊緣磨練自己,以生命為代價進行突破。

區區一個明勁,去了只是送菜。

他們三人當中,也只有葉寒有那個實力能去打地下拳賽。

傑西卡實力不弱,但是他擅長的是刺殺。對於正面對抗,他並不擅長。

趙嘯塵頓時怒急,什麼叫做他不行。惱火之下,趙嘯塵釋放出自己的氣息,明勁巔峰的氣勢確實很強。

但葉寒和傑西卡全都無視,完全沒有將他的氣勢放在心上。

趙嘯塵咬了咬牙,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這天下的高手,真有那麼多嗎?」

要知道在戰區之中,明勁巔峰,都已經是高手之中的高手了。

「今天那個李鑫,你知道他是什麼層次嗎?」葉寒突然問道。

「他是個武者?」趙嘯塵一臉驚訝。

葉寒有些無語,很想一腳將他踹出去。趙嘯塵這種眼力,在戰區混了那麼多年,他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傑西卡都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後翻了一個白眼。

他心中做出決定,以後一定不去懟趙嘯塵了。因為這就是個二傻子,和他一般見識,完全沒有必要。

「你聽命令就是。」葉寒不想和趙嘯塵多說什麼了。

趙嘯塵皺了皺眉,感覺到有些不對。

自己在這兩人面前,簡直就像是一什麼都不懂的小白一樣。

他很不喜歡這種感覺,但同時也很相當無奈。因為相對葉寒和傑西卡來說,他的見識確實太少了一點。

雖然被稱作帝都太子,但他很多時候都在醉心武學。

哪怕執行任務,也因為他爺爺的關照,有點困難的任務都沒他的份。可以這麼說,趙嘯塵就是溫室里的花兒而已。

無論從見識還是實力之上,趙嘯塵都遠遠不如葉寒。

想到這些,趙嘯塵終於老實了下來,開始認真反思自己的問題。

……

第二天。

地下拳賽賽場。

葉寒在李鑫的帶領之下來到此地。

李鑫已經給葉寒報名了,自然不是用他的本名,而是給葉寒起了一個天狼的稱號。

和他原來的稱號貪狼,只是一字之差。

當李鑫出現的時候,很多人都和他打招呼。所有人都知道,他手下有很多強大的拳手。

其中先天層次的拳王,都有好幾個。這樣的一個人,自然沒有人敢輕易得罪。

一個身穿金色睡袍的男人走了過來,身邊一左一右跟著兩個美艷的女人。

男人看起來四十多歲,剃了一個光頭,非常的胖,一米七左右的個頭,怕是有二百多斤。

但就是這個男人一出現,所有人望著他的眼神,都帶著一絲敬畏。

肥龍趙廣,掌控著上海灘地下拳壇的半壁江山。

同時,他也是竹葉青是死對頭之一,算得上竹葉青的眼中釘。

趙廣哈哈大笑,甩開兩個美女迎了上去,抱住了李鑫:「李兄弟來了,哈哈,這次開賽要是沒有你參與,那就不好玩了。」

「趙哥哪裡話,誰不知道您是上海灘地下拳壇的半壁江山。有您在這裡,這一次比賽就是最輝煌的,小弟不過只是混口飯吃而已。」李鑫非常謙虛的說道。

趙廣大笑起來,兩人寒暄了幾句,然後趙廣直接發出邀請。

「兄弟,加入我吧,我讓你做二把手,除了我之外,就數你最大,到時候我們兄弟聯手,整個地下拳壇就都是我們的了。」趙廣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

他想要的不是半壁江山,而是整個地下拳壇。

實際上,他也算是掩飾了自己的野心。

在趙廣的心中,最好能拿下整個上海灘,拿下區區一個地下拳壇,算不上什麼了不起的成就。

李鑫下意識的看了葉寒一眼,然後很快意識到這樣做不妥。

他趕緊收回目光,一臉歉意的說道:「多謝趙哥厚愛,但兄弟真的對搶地盤沒有興趣,我只是想要帶著手下的兄弟混口飯吃而已。」

實際上,這不是李鑫第一次拒絕趙光的邀請。

他知道趙廣肯定要生氣,畢竟再一再二不再三。而且一直以來,很少有人敢違逆趙廣。

敢那樣做的人,八成都已經沒了。他李鑫一再拒絕,趙廣再怎麼想拉攏他,也很難控制住脾氣。

果然,趙廣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

他冷笑一聲:「呵呵,兄弟這可是第三次拒絕我的邀請了。」

事不過三。

李鑫明白趙廣已經惱羞成怒,只怕要對他下手。

想到這裡,他心中有些緊張起來。但李鑫終究不是真正的弱者。

哪怕是面對趙廣,他也有一定的把握。

李鑫拱了拱手,說道:「趙哥,你別生氣。我這個人,真的沒有什麼大的追求。」

趙廣冷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看著趙廣離開的方向,李鑫死死皺起了眉頭。

「今晚我幫你滅了他們。」葉寒不動聲色的道。

李鑫眼中精光一閃,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你本來就要對趙廣下手?」

「不錯。」葉寒點點頭。

「有幾成把握?」李鑫追問道。

葉寒淡淡一笑,說道:「十成。」

見他如此自信,李鑫眼中閃過一道狠辣之色,咬牙說道:「可以動手。」

說完之後,他又補充了一句:「要不是這個王八蛋,我也不會被逼成這樣,都告訴了他了我對搶地盤沒有興趣,還要對我下手。那就幹了他!你要是打不過,我現在就調人過來,我們一起出手平了他們。」

「不用,我和我的朋友出手就足夠了,先打殘他們一些高手再說。」葉寒毫不在意的說道。

「恩。」李鑫狠狠點頭。

葉寒給傑西卡他們發出信息。

本來他們是打算先打兩天,等趙廣受不了再下手。現在看來,不用等到那個時候了。。 藍曦若只覺得眼前一片恍惚,到處都氤氳著仙氣。一個巨大的湖泊散發著靈氣,岸邊有幾個嬉笑的孩童,其中一個……是她?

藍曦若記得自己小時候的樣子,那張臉,分明就是她!但是……她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童年?她猛地醒悟,用匕首在手臂上劃了一下。刺痛感讓她驚醒了幾分,一切又開始變得模糊起來:這又是哪裡?

再看看身邊,藍夭澈和沉月早就不見了身影。她忽然心裡一顫:不會這麼倒霉的走到陣法里了吧?

藍曦若還真沒猜錯,她確實被困在了陣法里。至於為什麼藍夭澈和沉月不見了,自然是因為……他們兩個等級比較高,更快一點察覺到了陣法,剛想出聲提醒的時候,藍曦若已經悲催的一腳踏進去了。

所以說,技不如人,只能怪自己……

藍曦若剛來這個世界不久,自然是不太了解這些的。什麼陣法啦,技能了這些的,都是偶爾聽夜華傲和沉月說起的,她也沒放在心上。這下,就真的悲劇了。

她呼出一口氣,強迫自己淡定下來:她一個來自二十一世紀的新新女性,還就不信這個邪了。既然古人能研究出來,一個現代人,怎麼說也能研究的一知半解吧?這樣想著,她乾脆坐下來。反正就她一個人,多研究一會應該也沒什麼危險的吧?

這陣法很是奇怪,會讓人產生很多幻覺。如果不是藍曦若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童年不會如此舒服,也一定會陷進去的。而且,這幻象似乎無窮無盡,破了一個會有第二個,一個比一個離奇,讓藍曦若都有些分不清楚到底哪一個才是現實了。

過了半天,藍曦若忽然笑起來:這陣法里的靈氣很充裕啊,如果破不了陣,她在裡面幾日又何妨?

當她修鍊了幾個時辰之後,一個激靈跳起來:有人!

藍曦若仔細的聽著腳步聲,然後一點點移動。在分不清是敵是友的情況下,還是不要貿然出現的好。不然,真的要是這裡面被殺,她就真的……悲催到極點了。而且,她可是記得藍玉顏和綠婉兒這兩個女人,時時刻刻都在盯著自己呢。

說曹操曹操就到,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藍曦若很快就聽出了是藍玉顏和綠婉兒那兩個傢伙!怎麼,他們兩個也不小心進入了陣法里?切……她還以為她們兩個多有能耐呢,還不是和她一樣被困住了?

話雖這樣說,但藍曦若還是不敢放鬆,畢竟兩個都是紅階高級,自己,也只是紅階中級而已。

「婉兒姐姐,這到底是哪裡?」藍玉顏的聲音遠遠傳來,還帶了幾分怯意。

綠婉兒顯然也有些害怕,但還是出聲回答:「我們應該是誤闖了陣法,你別抓我,抓的我疼死了。」她的語氣帶著幾分不耐煩,對於誤闖陣法這樣的事情顯然很煩躁。

想她綠婉兒也是被家裡捧在手心裡的,結果被拉到這樣的鬼地方試煉。這就罷了,竟然還與外界隔絕了。最倒霉的就是,還進了這樣一個陣法里。對於陣法,她倒是研究過一些,但是這黑咕隆咚的,她膽子本來就不大,早就忘了大半。

藍玉顏應該是鬆開了手,然後冷哼一聲,咬牙切齒的看著前面:「真不知道那個廢物到底哪裡好了,表哥天天跟著她,就連外面的傳言似乎都有偏向她的趨勢了。哼,還有她身邊那個奇怪的侍女,一定是個妖女。真是氣死了!」

沒有了外人的旁觀,藍玉顏早就不是那個溫婉柔和的她了,此時的她,和一個惡毒的怨婦沒什麼區別。

倒是綠婉兒,依舊還是那個樣子。她看看藍玉顏,然後拍拍她的肩膀:「玉顏妹妹,你別著急,那個廢物很快就會被淘汰掉的。你可別忘了,就算是有你表哥和那個奇怪的侍女保護,但最後,這輪算的可是個人的綜合表現。如果她只會躲在別人後面,一定是最先被淘汰的。」

相比於藍玉顏,綠婉兒畢竟是大一些的。再說了,她一直沒覺得這個廢物對她能有什麼威脅,不管變成什麼樣子,她都不著急。倒是她覺得,這個藍玉顏好像對這個廢物太防備了點。

藍曦若一直躲在暗處,盡量屏住呼吸,降低存在感。這兩個人對她簡直就是念念不忘,藍曦若還真的挺無語的。

然而,她有心躲,也要有人成全才行。她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推了一把,瞬間暴露在了藍玉顏和綠婉兒的面前。

該死!藍曦若氣憤的回頭,就看到了在角落裡緩緩走出來的青鳶。又是這個女人!她的手緊緊握成拳,看著青鳶的眼神冷了很多。

青鳶一身玫紅色的衣裙,姣好的容貌帶著幾分傲氣,看著藍曦若一臉不屑:「喲,這不是藍家廢物嗎,怎麼躲到這裡聽牆腳了?這個習慣可不好,姐姐幫你改改,不用客氣。」她說完,臉上就掛了幾分笑意。

客氣?呵,藍曦若倒是想知道,這個女人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客氣。從見她的第一面,這女人就一直針對自己,飛揚跋扈的樣子,簡直就是欠抽,要不是自己技不如人,真不知道這女人被自己打了多少次了。

藍玉顏一看到藍曦若,眼前一亮,然後看向青鳶,笑盈盈的道謝:「謝謝青鳶姐姐了,我正找我二妹呢。」這一瞬間就恢復了溫和的樣子,變臉的速度,藍曦若是自愧不如了。

青鳶連看都沒看藍玉顏一眼,冷哼一聲:「切,別裝無辜了,你背地裡做的那些事情,也就騙騙傻子。你真以為所有人都不知道啊?要不是你耍手段讓這個廢物的地位一落千丈,你現在還不知道怎麼樣了呢。」

秘密被忽然戳穿,藍玉顏的臉色有一瞬間的蒼白,瞬間又掩飾起來,無辜的看著青鳶:「青鳶姐姐,你在說些什麼啊,玉顏聽不懂。」然後用手指指向藍曦若,「難道你不是看我妹妹不順眼嗎?不然怎麼處處和她作對?」

藍玉顏的這話巧妙至極,既沒有明說自己討厭藍曦若的事實,卻也點明了自己的立場。那意思就是,青鳶你也討厭這個廢物,那我們就是一夥的了,你不必如此針對我。

但是很顯然,真正被嬌生慣養長大的掌上明珠青大小姐根本就不領情,撇了藍玉顏一眼:「切,你那點小伎倆,也就是哄哄那個愚昧的太,你還是省省吧。還有,我和誰不做對?你們這些人,怎配與本小姐相提並論!」

說完,青鳶就轉身走了。消失在這個陣法里。

看著青鳶消失的背影,藍曦若的眼眸閃了一下:看來,這青鳶不是藍玉顏那邊的。而且看樣子,這青鳶應該是有出去的辦法的。身為青家的獨苗,青家應該給了這個大小姐不少好東西保命才對。

藍玉顏平生這樣被嗆,頓時有些說不出話來,看著藍曦若的眼神也就更加不善了:有這廢物的地方,她就倒霉。青鳶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為,看來拉攏是不可能了,只能找個機會除掉她了。自己做的這些,絕對不能被外人知道!至於這個廢物,就死在這裡就好了。

藍玉顏和綠婉兒迅速交換了一個眼神,就一齊催動靈力向藍曦若攻擊而來。

這是……想直接讓自己死無全屍啊。藍曦若在心裡冷笑兩聲,隨即迅速躲開。但是,紅階高級和中級果然還是有差距的,即使藍曦若身法迅速,還是被綠婉兒的靈力傷到了一些,血氣有些翻湧。

這陣法里沒有其他人,藍玉顏自然就懶得掩飾自己對藍曦若的殺氣,金系的靈力凝結成巨大的鐘鼎,雙手合十,鐘鼎就迅速向藍曦若的方向扣下來。

糟糕!

藍曦若一皺眉,想跑卻是來不及了,直接被扣在了裡面。她沒有沉月那般的修為,自然是無法躲過的。

藍玉顏和綠婉兒眼中帶了幾分喜色,迅速圍上鐘鼎,催動靈力開始對著鐘鼎進行各種攻擊。鐘鼎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藍曦若在裡面也好受不到哪裡去。巨大的轟鳴聲和靈力的壓迫感讓她幾乎頭疼欲裂,嘴角已經帶了幾分血絲。

這樣的攻擊持續了幾分鐘之後,藍曦若只能努力的支撐著自己,卻使不出半分力氣了。這兩個人,果然狠毒,自己這是要喪命在此了?一邊想著,藍曦若的眼中閃過強烈的不甘。

壓迫感終於消失,眼前卻多了兩雙精緻華美的繡鞋。藍曦若已經不願意抬頭看了,胸腔里血氣翻湧,全身都被震得發麻。

「呵,廢物,姐姐告訴你,你本來就不應該存在。藍家,從來都沒有你的位置。」一邊說著,手已經是高高舉起,帶著金色的紅色靈力凝結成一把巨大的利劍。

藍曦若咬咬牙,手心也已經多了幾點摻雜著灰色的紅色靈氣:既然橫豎都是死,她還不如試試看了!不是她被反噬致死,就是藍玉顏被自己吸干!一邊想著,手已經緩緩舉起。

「丫頭,不可!」正欲催動靈氣,一抹紅色的身影已經飄然而至。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最新章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希願、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全文閱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txt下載、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免費閱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希願

希願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替嫁嬌妻:偏執總裁超兇猛、愛你不過半生劫、偏執總裁惹不起、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

。 聽顧夢這麼一番噁心人的話,顧汐只覺得一陣生理性的反胃。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