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心急如焚,就差上去幫忙了。

「不要,陳曦,我們可是閨蜜啊,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侮辱我?」

凌雪薇緊緊護著衣服,眼淚奪眶而出。

孫瑤瑤和陳曦像是沒聽到一樣,不斷拉扯著她的衣服。

刺啦!

凌雪薇的肩部,被拉下來一大片,雪白的肌膚露了出來。

凌雪薇徹底慌了!

「因為,我討厭你的這副皮囊,我要毀掉你!」陳曦冷冷的回應道。

「給我脫光!」

刺啦!

裙子撕爛了一大片,一旁的男士,瞪大了眼睛,全部站了起來,眼神變得猥瑣起來。

砰!

就在這時候,包廂的門,直接被踢開了,整扇門倒在了眾人面前。

門前,一道狠厲的背影,不斷的顫抖,胸膛劇烈起伏著,頸部青筋暴起,眼底殷紅!

看著角落裡,衣衫不整,弱小無助的凌雪薇,瞬間握緊了拳頭,發出了雷鳴般的怒吼:

「住手!」

轟!

葉臨天瘋了似的沖了上去,將控制凌雪薇的醜女人,一腳踹飛!

砰!

女人狠狠摔在了桌子上,玻璃炸裂,噼里啪啦,酒杯散落一地!

隨著一聲慘叫,醜女人的後背插滿了玻璃,鮮紅的血液,順著玻璃縫隙流了下來。

「我……我的後背,啊啊啊啊啊!」

「你……」

陳曦臉色煞白,連連往後退去,顯然是被葉臨天的陣勢嚇到了。

下一秒!

葉臨天掄圓了胳膊,一巴掌甩在了另一個女人的臉上,直接把她抽飛出去!

隨著一聲巨響,瞬間撞到了包廂柜子上!

下一秒木屑橫飛!

這個女人嘴角直接裂開,一聲慘叫后,直接倒在了地上。

「雪薇!」

葉臨天瞬間抱住了失魂落魄的凌雪薇,拉著她對的手,急忙大喊道:「雪薇,對不為,我來晚了!」

凌雪薇早已陷入了絕望,眼神黯淡無光,早已愣住了。

足足過了半分鐘,她才反應過來,立刻扎進葉臨天懷裡,放聲大哭。

「葉臨天,我……我的衣服……對不起。」

「別怕,我來了,我來接你回家。」

葉臨天眼底閃過了一抹陰狠,將凌雪薇護在了自己懷裡。

三分鐘后,兩人回到了車子,受到驚嚇的凌雪薇,蜷縮在後排的座椅上,不斷顫抖。

「雪薇,在這等我,我去給你報仇。」

葉臨天踢開車門,收斂已久的殺氣,瞬間爆發!

轟隆!

大風起,烏雲蔽日,滔天的殺氣,瞬間籠罩了整個酒店!

此時,尹泰酒店外,已經集結了十幾名保安。

半分鐘前,他們接到了大小姐的命令,前來捉人!

這家尹泰大酒店,是陳家的產業,陳曦可是這裡的少主!

「抓住他,少主有命,不能讓他們逃出酒店!」

為首的保安,立刻命令道。

一瞬間,十幾名保安,手拿木棍,氣勢沖沖的朝著葉臨天衝去。

砰砰!

一剎那!

這些人像是飛蛾撲火,幾秒鐘內,全部倒在了地上,生死不明!

。 記憶卡!

從徐中澤屍身上,拾取到的卡片,赫然是記憶卡。

這個曾經的康國大將,的確在六十多年前就已經「死」了。

但不是徹底的死亡。

肉身確實被人煉製成了傀儡,神魂也保留了下來一半,也就是殘魂。

但這個殘魂保留下來時,出了差錯,只有一半的一半的意識。

這點意識已經沒了自主能力,只有本能,受人驅使。

驅使他的人,蘇景行不但認識,還交過手。

項擎天!

新楚國武聖,被蘇景行斬殺了肉身,元魂也創過傷的項擎天,就是這次打傷傲春秋、滅了游家的主謀。

徐中澤的記憶卡,記載了徐中澤後半生的記憶。

上半生,蘇景行也不感興趣。

這後半生卻是剛好幫了蘇景行的忙。

雖然徐中澤六十多年前「死」后,剩下的殘魂意識只有本能。

但記憶卡,依舊有這段記憶。

也就是徐中澤變成傀儡后,受項擎天操控的記憶。

一個傀儡,只有本能,幾乎和死人差不多。

所以項擎天有什麼秘密,當着徐中澤的面,說過一大堆。

這些秘密,徐中澤的殘魂意識,清楚記錄下來。

蘇景行此刻藉此幾乎,明明白白的一一瀏覽過去。

徐中澤的肉身,被項擎天用秘法煉製的非常可怕,媲美武聖軀體,虛神五階之下的超品武者,很難毀滅。

為此,項擎天將徐中澤貼身攜帶。

這次來禹國,項擎天先去了游家,問游家要了一件叫「天星盤」的東西。

游家,雖然是禹國扶龍府的大族,但私底下卻是新楚國項家扶持起來的。

也就說,游家其實是新楚國皇室的下屬勢力。

那件「天星盤」是游家偶然所得,曾經彙報給過項家。

當時,項家沒有讓游家上繳,而是叫游家保管。

這次項擎天突然上門,要游家上繳。

如果一切安好,新楚國項家,仍舊是強大的皇室,那沒什麼問題,游家恭恭敬敬送上「天星盤」。

但是,現在的新楚國項家,已經不是以前的皇室了。

項擎天被蘇景行斬了肉身,元魂也受了傷。

游家這種大族,怎麼可能還會繼續跟隨他,聽他的命令?

所以,項擎天找上門,游家一邊拖延時間,一邊讓通知傲春秋,去承天殿地下,取走「天星盤」。

那「天星盤」被游家放在了承天殿地下。至於原因,徐中澤沒經歷過不知道。

結果,項擎天意識到異樣,直接跨空抵達承天殿,打傷傲春秋,拿走傲春秋已經拿到手的「天星盤」。

然後回到游家,將游家上下所有人滅口。

當然,動手的不是項擎天,項擎天只負責催眠游家莊園四周千米內的所有人,陷入深層次的沉睡。

動手滅游家的人是徐中澤!

堪比虛神五階的肉身,真真正正刀槍不入、水火不侵,游家上下所有人,哪一個是徐中澤的對手?

所以,就在封閉的游家莊園裏,徐中澤展開了一場血腥的屠殺,將游家上下,殺了個乾乾淨淨,大半建築物破壞殆盡。

最後,留下一個密室,項擎天將徐中澤關在密室里,外面佈置下陣法。

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為了將徐中澤留給蘇景行。

如果是其他人打開密室,徐中澤也能出來,大開殺戒。

但這樣一來,就會暴露了徐中澤。

徐中澤暴露,蘇景行對付起來就容易多了。

可藏在密室里,突然發起偷襲,就能殺蘇景行一個措手不及。

事實也是如此。

徐中澤的確成功了,偷襲了蘇景行,將蘇景行撞飛。

但也僅限於此了。

現在徐中澤,不僅沒有達到項擎天的目的,反而還暴露了項擎天的陰謀。

這個新楚國武聖,被蘇景行斬殺了肉身,傷了元魂后,不知道這些日子,經歷了什麼。

跑到禹國來要什麼「天星盤」,目的也不清楚。

報復甦景行?

破壞禹國安定?

蘇景行對此猜不透,但這傢伙既然來了禹國,那說什麼也要摘出來。

當即,蘇景行本體就是虛界運行《六孛記》,推算項擎天的下落。

沒想到,這一推算,很快卜算出位置。

而且,算出的這個位置,一動不動,距離京都還很近。

什麼情況?

項擎天在等他過去?

都是武聖,蘇景行能通過天機秘術推算項擎天,項擎天也能在天機上進行反擊。

以項擎天的虛神境界,不可能沒有一絲反抗的能力。

結果,蘇景行順利找到他在哪。

有問題!

項擎天不安好心,絕對有問題。

只不過,還是那句話,既然項擎天來了,那就必須得去會一會。

想到這裏,蘇景行元魂收回思緒,看向關中華等人道。

「我已經找到兇手,這就過去抓住,這裏你們負責處理。」

丟下一句話,身形騰空而起,消失在天際。

關中華、傅能、蕭仁我一行人,留在原地,面面相覷。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