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是還嘎嘣脆,吃起來十分帶感。

羅天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這一個胡蘿蔔,體內的靈氣重新充盈起來,像是剛剛沒有使用過千變萬化之術。

補充好狀態,繼續修鍊,不能浪費每一分每一秒。

天空中太陽傾斜的角度越來越大,終於到了約定的時間!

羅天猛然睜開雙眼,看向遠處,倒不是說他對時間那麼敏感,而是聽到了車聲。

不出意外的話,是曹文要過來了。

廢棄工廠門口!

地上還能隱隱約約看到細小的道路,一輛車在上面行駛的還算穩當,來人正是風雲會的副會長曹文!

羅天起身,看向了門口。

一個黑衣人手持著不知名的機械,過來迅速剪斷鐵鎖打開了大門,然後,從那輛車的後座走出來一個人。

定眼一看,果然是曹文!

羅天也迅速走了過去,他沒有取出任何東西,武器還在儲物空間裡面。

如果能打敵人個出其不意,是最好的結果。

「來這麼早?」

曹文面帶笑容,看著緩緩走來的羅天,說出這麼一句話,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是許久未見的好友呢。

不顧羅天奇怪的表情,接著說道:「走吧,我們進去說!」

曹文說著,便自顧自的走在前面,進入了那棟大樓的一樓,他身後,跟著三個小弟。

這三個人,羅天看起來很面生,一個也不認識,不過那殺氣冷然的氣質,是無法隱藏的。

羅天也不懂曹文這是要幹嘛,不應該是冤家路窄,見面就拼個你死我活嗎?

曹文可倒好,整的像是和氣生財一樣。

「行!」

羅天看了看這廠里的空曠地帶,便跟著曹文朝著樓里走去,他也想看看,這曹文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就這樣,兩人一前一後進入了一樓裡面。

曹文停下,身後一個小弟迅速打開隨身攜帶的摺疊凳,並放好位置。

曹文坐下,看著羅天說道:「你小小年紀,不僅有一身修為,居然還能耐得住性子跟我進來,是個可造之材!」

「這樣吧,我給你個機會,做我的手下!」

他語氣之中,充滿著毋庸置疑,是上位者才能養出來的威勢。

其實他也沒有抱有希望,只是惜材,才有這麼一問,若是真能獲得羅天的機緣,還能收小弟,才是兩全其美的結果。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的境界好像一樣吧,你認為……你配嗎?」

羅天冷笑一聲,然後不答反問。

確實,他說的是實話,並且覺得這一次,能夠徹底擊敗眼前的敵人。

曹文沒有生氣,反而是露出笑容:「俗話說,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和你同境界,那是上一次的事情了!」

話音落下的瞬間,就放出了身上的氣勢。

周圍的空氣變得躁動不安,其身邊的小弟也不由得後退了幾步!

「現在,我有資格了嗎?」

曹文看著眉頭瞬間皺起的羅天,面容變得更加自信,並且緩慢開口問道。

羅天感受到了氣勢的不凡,也看出了曹文的境界,乃是內勁後期!

讓人想不通,怎麼能突破那麼快,並且還鞏固了境界!

羅天本身不缺提供靈氣的東西,可那麼久了,還是未能突破,反觀曹文,上次還受了傷呢。

只能說每個人有不同的機緣吧,羅天心中安慰了一下自己。

「曹文,你的境界讓我大吃一驚,但也僅此而已!今天,我倒要領教領教,你是不是銀樣蠟槍頭!」

羅天怎麼可能同意做其手下,唯有一戰而已。

況且這曹文曾派人對他父母動手,僅此一點,就罪不容赦。

。 緝妖大隊辦事處。

坐在沙發上的趙信,神情有些輕佻的將手背在腦後。

「老秋,我這也算是為你們組織破案了吧。」

「人民勳章要不要給我來一枚。」

趙信咧嘴朝着秋雲生挑眉,他的光頭下屬武天龍倒是笑了出來。

「不錯啊小子,不聲不響摸出來個橙帶的底細。」

「還行吧,也就是個橙帶而已。」

儘管趙信的話說的很謙虛,神情上可沒半點謙虛的樣,就那下巴都恨得抬到天上去。

「瞧瞧你那嘚瑟樣,尾巴都要翹上天了。」武天龍笑道。

「我為什麼不嘚瑟,我立這麼大一功,難道還不讓我嘚瑟一會兒了?」趙信跟着咧嘴。

年輕人嘛,就是得嘚瑟。

要不然你要這青春幹嘛,裝老成,故作深沉,成熟穩重,等你三五十歲自然而然就變成那樣了。

那時候就算你想嘚瑟,也嘚瑟不起來。

「行,你有功,讓你嘚瑟一會。」武天龍眉開眼笑,他真是越看趙信越順眼,「小子,要不然你就來我們緝妖大隊得了,我給你個小隊長當。」

「打住。」

眼看着又要忽悠他進來,趙信趕忙就伸手制止。

「要是你還說這些,我扭頭就走。」

「你小子……」武天龍輕嘆著搖頭,「來我們這多好,五險一金,公務員待遇,每年還有組織出國旅遊,這麼好的單位你還不來。」

「你們是旅遊去了,還是執行任務去了?」趙信撇嘴。

「嘿,你還挺聰明。」武天龍滿眼的笑意。

倒是邱雲生自始至終都沒有說話,飽經風霜的臉上也是不苟言笑,一直綳著個臉。

「老秋啊,你能不能笑一笑啊。」瞥了一眼秋雲生的老臉,趙信就忍不住伸了個懶腰,「怎麼的,我倆給你冷落了,你有點小情緒了?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啊,你得參與進來啊。」

直到此時,秋雲生才開口低語。

「譚宇我們已經審訊過了。」

「怎麼說,是真的吧?」

儘管趙信估計著有七成可能性譚宇說的是實話,可是他跟救世主的接觸歸根結底還是少了一些,讓緝妖大隊來審訊結果會更準確。

「大致上沒有什麼問題。」秋雲生皺眉。

「也就是說,裏面還是有問題存在的。」趙信也跟着蹙眉,旋即又笑道,「算了,我是不想摻和太多,反正我是把人交給你們了,我就想問問,可以確定廖化是救世主的橙帶么?」

「可以!」

這一回秋雲生給出的回答倒是很肯定。

「廖化確實可以確認為救世主內部人員,也屬於橙帶包括橙帶以上級別。」

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眼神中縈繞着對趙信的讚許。

緝妖大隊和救世主之間的恩怨可有年頭了。

一直以來這個組織都很神秘,紅帶入門人員緝妖大隊、道盟、俠盟也抓捕到不少。可是這些紅帶都是外門人員,屬於最下級的。

他們對救世主的具體情況根本就不知情。

哪怕是他們的直系領導,都沒有見過面,更不知道真實姓名。跟救世主之間的鬥爭,也一直未曾有實質性的進展。

這一回,趙信誤打誤撞碰到的譚宇。

赫然就屬於救世主組織的人。

最為重要的是,他還供出了他上頭的直屬領導。

對緝妖大隊而言。

這將是他們對救世主的巨大突破。

以前他們能做的,就是盤桓在救世主的外圍,抓捕一些無關痛癢的紅帶,被動的去解決救世主做的那些有害人族安全穩定的事情。

眼下,雖說他們不能直接以此打入對方腹部。

至少也找到了突破口。

「那還愣著幹嘛,快去抓啊。我知道他現在在哪兒,可以直接向你們提供地址。」趙信拍著大腿站了起來。

這條鹹魚,可是讓趙信噁心的很。

要是能給他打入萬丈深淵,永世不得翻身,他都絕對不留手給他打入九千丈。

對待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不能抓。」

偏偏,就在趙信那種迫切下,秋雲生輕輕搖了搖頭。

「為什麼?」趙信頓時瞪眼,漆黑的眼眸中縈繞着不解,「譚宇屬於人證吧,為何你們不能抓他。」

「證據還不夠。」秋雲生蹙眉。

「不夠?!」

「儘管我們相信譚宇說的是真的,也確定目標人是需要抓捕的對象,可在證據上而言,這一切就是譚宇的一面之詞。」

「所以你們就不能抓?」

趙信眼眸縈繞着難以置信的笑,他現在真的懷疑站在他面前的是秋雲生么?

這不是緝妖大隊的行事風格。

「老秋,就算沒有證據,你們部門做事還需要講究那麼多麼。寧可抓錯絕不放過啊,這可是為了民族!」

他們這的人不是一直都將民族大義放在最高么?

為了民族,他們有什麼需要顧忌的。

救世主的存在危害著人族的安全,動搖著社會和諧穩定。

抓捕一位橙帶領導,至少能夠拯救幾萬、幾十萬百姓。從他這裏,說不定還可以抽絲剝繭的詢問出,更多關於救世主的情報。

「趙信,你別太着急。」

武天龍笑着按住趙信的肩膀,讓他重新坐到沙發上。

「廖化的身份比較特殊。」

「有什麼特殊的?」

「他是他國國籍。」武天龍輕嘆了口氣道,「昨晚我們連夜審訊之後,就想過去逮捕廖化,可是調查之後得知,他的國籍不是咱們這裏。」

「他……」

趙信手指抹了一下嘴唇,也沒在說出話來。

他也理解。

要是本國人自然好處理,可是來自他國,這就需要考慮兩國之間的影響。廖化是救世主的人,還是相對入門紅帶更高級的橙帶。

這種級別已經多少知曉一些關於救世主的機密。

他如果被抓,救世主肯定會動用力量將他救出,而且還會打草驚蛇,以至於之後的救世主行事風格會變得更謹慎。

那時候,對緝妖大隊他們反而不利。

要麼不出手,要麼就蛇打七寸,直接要了它的命,讓它反應都來不及。

「這孫子,還挺會給自己留後手。」趙信舔了下嘴唇,靠在沙發上蹙眉,「那咱們總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吧,看着肥羊不咬一口,你們倆那嘴不痒痒?」

「趙信,注意說話方式。」武天龍咳嗽了一下。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