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有人在祈禱,這林凡厲害得有點邪乎,竟然在追殺上一輩的強者,根本不帶一絲手軟的,像是在追雞斬鵝一般,剛剛還高高在上的滅神手,隨時可能要被覆滅。

所以,他們將最後的希望,放在韓遣身上了,有天譴之稱,出手如天譴,期盼能合兩人之力斬了林凡,不然他們剛剛這群人,一個都逃不掉,肯定要被林凡一個個清算。

「再加你,也不夠看!」林凡根本無懼,右手大戟在劈斬,左手捏拳印轟殺,金黃的拳印拖曳幾丈長的尾焰,壓蓋了蒼穹,震塌了虛空。

滅神手慘叫連連,那拳印太霸道了,像是蘊含了一個世界的毀滅之力,朝他的后心殺來,隨時可能將他一拳轟爆,他在燃燒潛力,點燃修為向前飛逃,不管不顧了。

「唰!」

大戟從天降,閃電凝刀芒,突然在滅神手逃竄的前方劈落了,成戟影,似刀幕,斬斷了他的前路,且拳印轟殺到了。

「吼!」

滅神手怒吼,轉身拍掌,且連連轟拳,但是無用,那拳印依舊在殺來,根本破不了林凡的宇拳!

「啊……我危矣!」

死亡的危機籠罩他心中,他將死了,那拳印帶來死亡的陰影。

「砰!」

關鍵時刻,有長劍忽而從虛空斬出,只是一柄劍,像是從另一片世界斬來,要絕殺當世人!

林凡回頭,神龍咆哮,沖向虛空中,讓虛空大爆碎,出現真空地帶,要進入虛空中絕殺出手者。

「轟!」

但,滅神手的必死危機被破了,韓遣在虛空出劍斬殺林凡天靈蓋,但真身卻是隱於虛空中,趕到滅神手身前,將林凡的拳印轟爆了。

林凡回頭:「兩個廢材,今日殺你們全部!」

韓遣臉色難看,他一隻手扶著滅天手,看著前方站在虛空,黑髮飄飄的少年!

他成名若干年前,威懾了大夏一整個時代,是殺手中的王者,但現在,竟然被一個後輩點指。

滅神手大口吐血,像是個血人一樣,背上全都爛了,沒有一絲血肉,森白骨架滲人,他滿臉驚恐的看著林凡,厲叫道:「你到底是何等修為!凝元三重,絕對沒有你這般強悍!」

林凡臉上出現嘲弄,他身子微微一震,兩大武魂各佔半邊天空,一邊金燦燦,一邊神龍在長空游曳。

「我是雙生武魂。」

只有一句話,但是讓滅神手揚天咆哮!

他們這才想起來,林凡是雙生武魂妖孽!

雙生武魂的優勢,從凝元境才開始!

雖然,這林凡才凝元三境,但是至少也相當於凝元六重強者!

悔不該!

當初為何心中只想著斬殺林凡的滔天大功,卻是沒想到林凡這般的不凡!

現在怎麼辦?

能逃嗎?

「你我二人聯手,就算不敵,想來逃走應該可行。」韓遣在緊急傳音。

滅神手暗中點頭,現在只有如此了,只是,不甘啊!

「想不到你我成名這麼多年,今日卻是要被一個後輩殺得狼狽逃竄,這件事傳出去,我們兩個日後也不要抬頭做人了。」滅神手恨恨的傳音。

韓遣臉色也是猛然的難看下來,但最後卻是冷哼道:「別去,多想,至少要保證今日能逃得過去!」

林凡持戟立於半空,眼神冷冷的看了一眼韓遣二人:「想好怎麼死了嗎?

「小子,你莫要囂張,我二人想走,你還留不住!」滅神手怒吼。

「是嗎?」

林凡說完,身體微微一幌,消失無蹤。

「小心!」

韓遣猛然厲嘯,他第一時間出劍,朝前方直刺而去,因速度過快,都引起少部分的真空之火了,要阻擋林凡。

一道人影,從百丈的真空之火中衝出,像是一頭燃燒烈焰的火凰

「砰!」

一把重戟將滅神手的另一隻胳臂挑穿,且伴隨冰冷的聲音:「我要殺你,誰能制止?」

韓遣怒吼,在他的保護下,這林凡竟然如入無人之境,直接挑廢滅神手的一隻胳臂,這是赤裸裸的蔑視!

一步邁出,虛空像是出現了一道門,他進入門內不見,但是殺氣卻是從四面八方鋪天蓋地而下,籠罩向林凡,顯然他被激起了怒氣,要與林凡一戰。

林凡振臂,將滅神手的另一隻胳臂震碎,譏誚的道:「兩隻手臂盡廢,你這滅神手的稱呼,怕是名不副實了。」

滅神手心喪若死,他的一身修為,都在兩隻手掌上,現在兩臂盡斷,他廢了!

竟然是廢得這般的輕易,他心中知曉,對方在挑斷他最後一條手臂的時候,就有機會一戟將他殺死,但是卻沒有,這是打算虐殺他嗎?

「小雜碎,就算我死了,你也別想好過!」

他的身軀劇烈的鼓漲起來,竟似要自爆,用最慘烈的自爆,想要拖著林凡一起下地獄。

林凡眼中嘲弄之色更甚:「在我面前,你連自爆的資格都沒有。」

眼中符文之眼出現,林凡第一時間窺破了滅神手的虛弱處,長戟輕輕一刺,這滅神手鼓漲的身子,就像是漏氣的氣球,只在轉瞬就恢復原樣。

原來,林凡說的是真的,在他面前,竟然連自爆的資格都沒有。

滅神手絕望到麻木,自己也曾傲笑世間,也曾呼嘯山林,俯瞰群雄,但是在這少年面前,卻是這般的無力,像是螻蟻遇見蒼龍,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砰!」

林凡一戟砸在他的胸口上,廢了他的一生修為,道:「林欽,別讓這老雜碎給我輕易死了!」

林欽眼神一寒,看著從高空砸落下來的滅神手,眼中有大仇得報的快意!

看著滅神手從虛空墜落,許多人臉色都敗了,眼神死灰,無力的跌坐在地上。

那是怕的,滅神手竟然……完了。AQ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千手扉間:「也只能這樣勸勸自己了啊。」】

【奈良鹿丸:「真麻…哎,突然想起來,這話不讓說了,真煩人啊。」】

【旗木卡卡西:「那麼問題來了,拿到等同於二代目火影大人同等實力的傢伙,究竟是誰?」】

【大蛇丸:「不是我。」】

【黑土:「也不是我…」】

【奇拉比:「是誰都行,可是為什麼要讓我曬太陽啊,八嘎呀路!」】

與此同時,彈幕上紛紛表達除了自己的不滿情緒,似乎是對著眼前的情況有些不滿。

原本拿不到獎勵就算了,還要犧牲自己的查克拉,誰願意啊。

【系統:對本系統有意見,可以直接提出來。當然,後果自負。】

伴隨著一陣短暫的系統提示音劃過之後,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只能是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巴。

雖然很不爽,但是面對於擁有極致壓制力的系統,所有人卻都沒什麼辦法。

伴隨著懲罰宣讀完畢,系統的聲音也再次響起。

【恭喜所有人完成懲罰】

【由於上一次答題無人回答正確,請繼續答題。】

【第一個問題!請問,視頻之中,漩渦鳴人是如何再次開啟仙人模式的?】

【此次問題回答獎勵:禁奧義·千年殺(如果已經習得,可以放棄該次獎勵,改為兌換成五百金幣。)】

【現在!開始搶答!】

聽著系統的聲音,所有人都選擇了沉默。

沒有人有膽量繼續答題,生怕因為自己的隨便回答,導致自己那日益積攢的實力到此消失。

面對著眼前的情況,系統也沒有過多的沉默,只是淡淡的等待了幾分鐘之後,再次選擇發言。

【系統:「如果一直有人不作回答,將會隨機處理一名實力強者喪失部分查克拉、血繼限界等能力」】

【系統:「如果堅持回答,不論答案正確與否。所處罰過的嚴重能力,全都會返還,並且還會附送更多金幣等小禮品。」】

看著系統接近於半妥協的狀態。

彈幕才又一次活躍了起來。

【千手扉間:「那也就是說,我的查克拉會回來嗎?」】

【照美冥:「恐怕應該是的。」】

【宇智波斑:「好了各位,大家還是好好想想如何打答題把,不要將自己關在這個狹小的思考範圍內,腦袋要靈活一點。」】

【大野木:「你說的簡單,你怎麼不回答!??」】

【黑土:「土影大人,完沒有任何頭緒啊。這可如何是好?」】

【奇拉比:「八嘎呀路,庫娜雅鹿,莫慌喲~千萬不要~我依舊覺得和捲軸有關~呦!」】

【春野櫻:「是不是他身體上有什麼特殊的忍術可以通過走動吸收啊!?我覺得,應該是有忍具吧?」】

【山中井野:「那你這麼說,我覺得吧,是不是仙人模式可以通過運動吸收周圍的仙術查克拉,在剛才一番激烈追逐之中,漩渦鳴人才重新獲得了這股力量,才重新變身啊。」】

【自來也:「不不不,理論上來說確實是不錯,只不過…這個吸收的過程是緩慢的,根本不是隨便說幾句,就能夠輕而易舉解決的問題。」】

【千手柱間:「雖然我開啟仙人模式不會斷,但是…想要在空氣中,按照風屬性來吸收仙術查克拉,再然後凝聚成為仙人模式,絕對是痴人說夢啊。」】

【千手扉間:「大哥,我倒是認為,說不定還有個辦法有可能性。」】

【千手柱間:「什麼辦法?」】

【千手扉間:「通過捲軸傳送過來一部分仙人之力,你覺得現實嗎?」】

【千手柱間:「好像是有那麼一點可行性。只可惜我沒試過。」】

【自來也:『我覺得,好像是有可能的。』】

【猿飛日斬:「可問題是,通過捲軸,如何精準傳送查克拉呢?」】

一時間,伴隨著猿飛日斬的聲音落下,所有人都陷入了短暫的沉思之中。

【山中井野:「凌白,你這個問題知道嗎?」】

伴隨著山中井野的話音落下,所有人才將目光轉向了凌白這裡。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