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跟林艷宛一起的青年男子一直都在冷眼旁觀,此刻聽到林艷宛之言,他的眉毛微微一挑,這才正眼看了對面的雲逸凡一眼。

「嘖嘖,小子,就是你想輕薄艷宛,還害得她無家可歸是么?」

「恩?」

雲逸凡只顧著跟林艷宛說話,卻是一直沒來記得注意對方身旁的青年男子,此刻聽到對方開口,他這才將目光看向對方,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你是何人?我跟她之間的事,好像跟閣下沒什麼關係吧?」

「跟我沒關係?小子,你可知道艷宛現在已經是本公子的女人?她的事,怎會跟本公子沒關係?」

聽到雲逸凡之言,青年男子冷笑一聲,一邊說著,還一邊緊了緊摟著林艷宛的手臂,一臉的得意之色。

「你的女人?」聞言,雲逸凡眉毛一挑,心下頓時瞭然。

「哼,雲逸凡,說起來還要多謝你呢,要不是你害得我無家可歸,我又怎麼可能會遇到胡公子,成為胡公子的女人?對了,你可能還不知道胡公子是誰吧,那就讓我告訴你,胡公子可是雲頂商會胡管事的大公子,就算是大元帝國的皇子見了他,都得彎著腰說話,你這個賤民永遠都不會明白那是怎樣的高度!」

見到雲逸凡面露驚訝,林艷宛這時一臉冷笑地站了出來,得意洋洋地道。

「雲頂商會管事的公子?這………」

聽到林艷宛之言,雲逸凡的臉皮抖了抖,心下簡直有些無語。

他還以為這青年男子是什麼大不了的人物呢,鬧了半天,竟然就是雲頂商會一個管事的公子,可看對方這氣勢,好像真的是皇族貴胄一樣。

「怎麼樣?現在知道怕了吧?」

見到雲逸凡面露古怪,林艷宛還以為雲逸凡害怕了,再次一臉得意地道。

雲逸凡扯了扯嘴角:「行行行,就當我怕了吧,林艷宛,你我之間已經毫無瓜葛,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話落,他也懶得再去理會對方,這便要直接繞過二人離開。

不管怎麼說,眼前的女人當初都陪他度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快樂時光,而對方之前也受到了懲罰,他也懶得再追究什麼,全當是給對方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吧!

「放肆!小畜生,本公子何時讓你走了?!」

然而,就在雲逸凡剛要邁步離開之時,對面的青年男子突然冷哼一聲,面色陰冷地喝道。

「嗯?!」

雲逸凡的腳下微微一頓,面色頓時變得有些低沉,他萬萬沒想到,自己都打算不跟對方一般見識了,可對方竟然還糾纏不放?

「咯咯咯,雲逸凡,你還真是傻得天真呢,你以為,你今天還能毫髮無損地離開么?」

這時,林艷宛也是笑著站了出來,滿臉輕蔑地對著雲逸凡道,顯然,她今天是鐵了心要跟雲逸凡算賬,根本沒打算讓雲逸凡就這麼離開。

雲逸凡的面色已經徹底地陰沉下來,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有些過於善良了。

腳步停下,他的目光不禁再次看向林艷宛和胡公子二人,嘴角不由得彎了起來。

「看來今日之事很難善了了呢,卻不知二位要讓在下如何做,才能放在下離開呢?」

「哼,想走也行,先跪下來給艷宛磕十個響頭,然後再自斷一手一腳,最後從艷宛的胯下鑽過去,如此一來,本公子還能考慮饒你一命。」

青年男子冷哼一聲,一臉輕蔑地道。

難得有機會在林艷宛面前表現一下,他當然不能錯過這樣的好時機。

「哈,原來這麼簡單就行了啊,想不到胡公子還真是善良呢!」

聽到青年男子之言,雲逸凡頓時笑了起來,笑著笑著,他的目光猛地一凝,「不過可惜啊,我這個人向來都是硬骨頭,還從來沒有做過給人家磕頭下跪這種事,要不,胡公子先給我跪下做個示範如何?」

說著,他不禁對著青年男子眨了眨眼,滿臉的揶揄之色。

。 在離開花籃市后,在公路上走着,艾麗莎打開自己徽章收集盒,看到裏面躺着的兩個徽章很是興奮:「太棒了已經兩個徽章了,接下來就是彩虹市,贏得彩虹徽章。」

方寧肚子發出飢餓的聲音,看着正在興奮的艾麗莎說:「艾麗莎,現在我們該把精靈們都叫出來了,我們吃點東西再繼續上路。」

艾麗莎拿出手機,看着上面顯示的時間:「現在已經中午兩點了,是到了我們該吃中午飯的時間了。」

方寧和艾麗莎,他們兩個都把自己各自的精靈全部都給從精靈球裏面叫了出來。

方寧看着它們笑道:「大家稍等一會,中午飯過一會就可以吃了。」

從背包里製作精靈食物的簡易工具,看着精靈們笑着說:「大家和我一起去尋找新鮮樹果吧。」

精靈們把找到的樹果堆放到一起,方寧用自己的簡易工具和這些樹果開始做精靈食物以及飯菜。

做好後方寧送到它們面前:「好了,現在你們可以開動了。」

在方寧把精靈食物送到精靈們的面前,黑色電腦的電子音再一次出現了:「任務完成,獲得工具升級的機會。」

看到這些製作精靈食物的工具發出白色光芒,一下子從簡易升級成非常精美,方寧用手拿着這些工具愛不釋手:「這下我做出來的精靈食物,就會更美味更好吃。」

方寧走到艾麗莎跟前,看到她趴在地上正在玩着手機:「艾麗莎現在飯菜已經做好了,去吃飯吧。」

「別打擾我,我正在看上一屆的精靈大賽呢。」艾麗莎看的很是認真,為了不讓方寧打擾自己擺了擺手。

方寧很是生氣直接從艾麗莎手裏把手機奪了過來:「好等你吃完飯了我再把手機還給你,就這樣。」

艾麗莎正看到自己偶像正在對戰的精彩部分,手機就被方寧拿走了,她生氣:「你幹什麼,現在我正看到冠軍李娜小姐那一場的對戰,你快吧手機還給我,你快還給我呀!」

艾麗莎很是生氣的看着方寧:「我,才不會吃你做的東西呢。」

艾麗莎說完就從方寧手裏拿回了自己的手機,看着自己的精靈正在吃飯,很是生氣的說:「妙蛙種子馬力露,我們走不吃他的東西。」

方寧看着艾麗莎已經走遠了,表示無奈攤了攤手說:「我現在能終於理解,這個花痴是什麼意思。」

方寧和自己的精靈吃完飯後就把它們收回精靈裏面,接着就開始收拾,看到升級的製作工具心情就大好:「我心情好就不跟她一般見識了,過一會她就回來了。」

過了一個小時沒見艾麗莎回來,方寧坐在草地上:「不是吧,這都過一個小時了她還沒有消氣么?」

方寧準備起身去找艾麗莎,就看到草地里有一隻綠毛蟲剛好爬過來,眼珠子轉了轉向著黑色電腦問:「對了電腦,你那裏有沒有捕捉野生精靈的小籠子。」

黑色電腦回復方寧:「有的,但是需要對戰幣兌換才行。」

方寧撓了撓,好奇的問:「電腦,這個對戰幣又是什麼?

黑色電腦:「對戰幣是和別的訓練家對戰獲得,勝利次數越多對戰幣就會越多,另外不計算輸的次數。

方寧通過黑色電腦了解到自己剛好有兩個對戰幣,就兌換了一個小籠子。

方寧看着草地里的正在爬行的綠毛蟲就擼起袖子,撲過去抓住它。

綠毛蟲很是靈活就躲開了,直接對着方寧使用吐絲攻擊,方寧直接往著左邊一跳躲開了綠毛蟲的吐絲。

方寧又從側面直接抓住了綠毛蟲,但是它在方寧手裏不停地掙扎,最後甚至使用蟲系的絕招蟲咬。

被綠毛蟲的蟲咬咬的方寧深深皺了皺眉頭,不管綠毛蟲如何掙扎,打開籠子直接把它放進去。

方寧看着自己胳膊被綠毛蟲的蟲咬絕招給咬的:「沒有想到這綠毛蟲這麼有活力,差點讓它給溜了。」

方寧提着裝有綠毛蟲的小籠子,向著艾麗莎離開的方向快速跑了過去,用了將近半個小時找到了她。

方寧看着艾麗莎低下頭道歉:「那個艾麗莎是我不對,我不該不經過你同意,就把你的手機搶走。」

方寧把籠子放在草地上,打開讓裏面的綠毛蟲爬了出來,看着艾麗莎說道:「在花籃市的時候你說過,你想要有一隻美麗的巴大胡,我就給你找到一隻綠毛蟲讓你收服。」

艾麗莎看着方寧給自己捉的綠毛蟲,又看到了他胳膊上被綠毛蟲咬的痕迹,看着方寧感謝到:「我太謝謝你了,我一直想玩一隻綠毛蟲來親自培育成巴大胡呢。」

「那還等什麼,趕快去收服呀。」

艾麗莎拿出精靈球放出來對戰的精靈:「該你出場了,馬力露。」

艾麗莎:「馬力露使用水槍。」

綠毛蟲在躲開水槍攻擊后,就直接對着馬力露使用了蟲咬絕招來攻擊。

艾麗莎對着馬力露喊到:「馬力露直接對着綠毛蟲使用鐵尾攻擊。」

馬力露用鐵尾攻擊綠毛蟲直接給造成了很大的傷害,艾麗莎看到綠毛蟲快要不行了,對着馬力露大聲說:「最後一擊,使用水槍。」

艾麗莎拿出一個空的精靈球對着綠毛蟲直接扔了過去:「該你上場了精靈球」。

精靈球把綠毛蟲收到裏面,方寧和艾麗莎看到精靈球搖晃了幾下就不動了,艾麗莎拿起精靈球做了一個耶的手勢:「耶!我收服綠毛蟲。」

接着艾麗莎朝着方寧跑了過來,很是激動的一把抱住方寧:「謝謝你方寧,幫我找來綠毛蟲。」

方寧被艾麗莎抱住缺愣住了,心說:「自己從以前到現在來到這個世界都是一個屌絲,我這突然被女的給抱住,這還是很不習慣呀。」

方寧聽到自己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就讓艾麗莎鬆開自己:「艾麗莎,那個我的手機響了。」

打開手機看到裏面的短訊后皺了皺眉頭,又朝着艾麗莎看了看。。 見到血色人影,在場中反應最大的人,當屬沐塵了。

「!!!」

沐塵獃獃地看著血色人影,從血衣人上面的氣息波動,完全可以認出這個就是他想要調查已久的血衣人勢力!

血衣人看了眼正在苦苦堅持的苦海,發出一陣笑聲,接著他伸出手指,一指點在虛空,剎那間,虛空破裂,一根血色巨指直指玄光琉璃缽。

「轟!」

強烈的能量波動擴散開來,虛空震裂,悟仁念燈齊齊退後幾步,苦海也被這能量震飛了出去。

血衣人瞬間來到苦海面前,低頭望著苦海,伸出了手掌。

「桀桀,給了你力量還被打成這個樣子,真是廢物!」

掌心射出一道血光,血光照射在苦海身上,其萎靡的氣息陡然節節攀升,隱隱約約有超過方才的趨勢。

苦海盯著血衣人,雖然他不知道對方究竟出於何種目的,但是,這種事情根本無關緊要,對方身份什麼的,不關他的事,只要不妨礙他就好,雖說對方給了他力量,讓他可以實現願望的力量,但對方膽敢阻擋他,他也會把對方視為敵人!

血衣人看透了苦海的想法,他悠哉說道:

「放心,我是不會阻擋你的,畢竟,我還得靠你完成任務呢……」

苦海視線放在血衣人身上片刻后,轉身望向玄光寺內部,身影一動,化為流光飛過。

「不好!」

悟仁身影連忙追上苦海,雙方又再次打在了一起。

接著,血衣人扭頭看著沐塵的方向,向前跨出一步,虛空扭曲,下一刻他就出現在沐塵的面前。

面對突然出現在眼前的血衣人,沐塵警惕瞬間提升到滿級。

對方來者不善,他也不知道血衣人會做出什麼舉動,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沒有什麼好事!

沐清婉來到沐塵身前,側過身把小弟護在她的身後,眸子緊盯血衣人,從對方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

「你是何人!」

清脆的聲音從她口中傳出,體內真氣快速運轉,一有不對勁,她便會立刻出手!

「桀桀,沐家二小姐嗎……這下可就有點棘手了……」

血衣人發出陰森的笑聲。

沐清婉眉頭一皺,對方知曉她的身份,也就是說,在知道沐家的勢力還敢向她出手的話,那麼對方所屬的實力絕對不比沐家弱。

修真界中,跟沐家旗鼓相當的勢力屈指可數,可這些勢力中沒有一個勢力像這名血衣人樣,渾身上下有著邪祟的氣息。

血衣人目光看向沐塵,他沒想到,這次執行任務會遇到這條大魚,要知道,沐塵在他們內部可是重金懸賞的存在,只要抓住他,就可以領到豐厚的獎勵,至於為何會盯上沐家的少主,這個就不是他能夠了解的了,不過,事到如今還是把這個沐家少主帶回去再說。

「轟!」

血色巨掌朝著沐塵方向抓去,他可不敢殺了沐塵,任務上寫的清清楚楚,沐塵必須要活的!

「爾敢!」

沐清婉體內真氣瞬間釋放出來,天地間頓時有無數琉璃色花瓣飄舞,花瓣飛舞間,虛空都扭曲了起來。

花瓣凝聚成一柄長劍,朝著血衣人毫不留情的射去。

音爆聲不斷,長劍眨眼間擊碎巨掌,對著血衣人的身影快速射去。

「嗡!」

然而,長劍居然從血衣人的身體穿了過去,空間盪起了漣漪。

「殘影!」

「不好!」

沐清婉意識到事情不對,急忙轉身,回頭望去,血衣人的身影已然出現在沐塵的身邊。

「桀桀,跟我走吧!」

屈指成爪,血衣人的手掌對著沐塵抓去。

這一切發生在極短的時間內,此刻就算是沐清婉想要出手阻攔恐怕也來不及了,血衣人會在她出手前就把沐塵抓住。

就在血衣人以為勝券在握時,他面前的沐塵體內突然有一股令他都心悸的波動從沐塵的體內傳出,下一刻,他看見沐塵抬起了頭,此刻的沐塵氣勢完全不一樣,猶如換了一個人,並且,那雙金色的眸子看的他心驚!

那是一雙毫無情感的眼睛,是那種視萬物為虛無的眼神。

沐塵此刻的異變沐清婉也察覺到了,感受到完全陌生的氣息,在她面前,小弟跟她以前那個小弟猶如不是一個人般,這股陌生的感覺令她擔心。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