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真是謝謝你了,」江朔說完,頓了幾秒,才認真道:「我就是要跟他有個結果。」

「行,戀愛腦系統又升級了,」秦盛喬無話可說了,「敬你是條漢子,我以後都不會再勸你了,既然你決定了對他毫無保留,那以後是撞得頭破血流還是粉身碎骨,都得你自己受着。不過要喝酒喊我們一聲,天涯海角隨叫隨到。」

雖然他這話是明顯不看好他們,但總歸還是作為兄弟的關心。

江朔「嗯」了一聲,說:「別廢話了,天都要亮了,趕緊去查。」

「嘖,馬上。」秦盛喬掛了電話。

……

早上,崔越是被何鬆鬆喊醒的。

勉強睡了三個小時,睡得迷迷瞪瞪,並不踏實。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睡沒睡着,心裏總覺得裝着事。

可能是熱搜的事暫時還沒着落,又或許是潛意識裏老想着金晨敏說的,白天還有一波黑通稿。

然而金晨敏那邊還沒有消息傳過來,她也只能耐著性子等下去。

但那些娛記可等不了。

商務車剛到片場,就被蜂擁而來的娛記團團圍住,寸步難行。

除了娛記以外,還有霍景然的粉絲過來鬧事,仗着人多叫囂砸車。

外面看不到商務車內的情況,崔越坐在車裏,卻將車窗外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看着那些砸到車窗上的粉包,就跟直接砸在她臉上差不多。

「啪」地一聲,粉塵四散。

這個時候要是打開車門走下去,估計瞬間就會被砸得滿頭包吧?

片場工作人員已經在維護現場秩序了,娛記們看這個情況就知道崔越肯定不會露面了,便將商務車被砸的場景拍了下來。

是誰砸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當紅頂流一夜之間變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這才叫精彩。

甚至還有更瘋狂的粉絲,衝上來貼在車窗上往裏看,一邊看還一邊奮力拍打。

「……操!」

崔越被貼在車窗上的人臉嚇了一跳,也有些火了。

「先開到片場裏面去吧,」何鬆鬆回頭看了崔越一眼,嘆了口氣,「越哥,你別衝動啊,現在外面全都是娛記,個個手裏都拿着相機,就等著咱們出點兒什麼事,他們好拿去做文章。」

「……」崔越不太想說話,看着眼前這張神情亢奮的人臉,咬了咬牙。

感覺自己現在在拍喪屍片,有種喪屍圍城的既視感。

嘖。

她拿出手機拍了段兒小視頻發給了江朔。

——「末日到了,真恐怖。」。 「哦,」崔越眸光有些不自在地閃避,心裡那股無名火都在他的眼神里殆盡,「本來也沒期待。」

多餘的解釋,聽上去就有種掩飾心虛的可愛。

看來眼前這人也不是真像表面這麼冷靜。

至少在他的事上,還是有那麼點情緒起伏的,只是不太明顯。

「可我倒是很期待啊,」江朔故意湊得更近了些,壞笑得惡劣,「崔老師身邊這麼多人,那你究竟是喜歡什麼樣的?」

清淡的大吉嶺茶香隨著他靠近的動作變得侵略性極強,無孔不入地鑽進她的骨髓,吻遍她全身。

心臟在撲通撲通地狂跳,呼吸亂了節奏,他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緊密得像是要攫取她胸腔里所有的空氣。

窒息感驅使崔越本能的求生,低下頭不再看他,冷冷地嗓音也軟了下來,「如果你真這麼期待,不如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好啊,不過……」江朔伸手繞到崔越身後,扣住了他的後腦勺,迫使他抬起頭來,「你看著我說。」

他壓低的聲音實在太有蠱惑性,連耳朵都會被灌醉。

又何況是這麼親密的姿勢,似乎只要他一偏頭,隨時都有可能吻上來。

崔越心裡緊繃得厲害,但還是低聲問出了口:「長沙那晚,你……」

「咚咚咚!」

「在嗎?江老師,等下就輪到您綵排了。」

無論是哪本書,敲門聲總是響得這麼不合時宜,就算是穿書也不例外。

但不知道為什麼,崔越莫名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她下意識側過頭去看門那邊,誰知江朔並沒有動,柔軟的唇瓣意外地貼在了她的臉頰上,帶著讓人淪陷的體溫。

這次是在兩個人都完全清醒的狀態下,就算心底再怎麼克制,感官上帶來的真實感覺是不會騙人的。

沒有所謂的排斥,江朔的感官記憶被眼前這個少年狠狠劃下了一道,如同浸入骨血的親密。

可僅僅是一瞬間,他便觸電般離開,收斂了眸光里悄然流露的情緒,將內心深處的悸動死死壓了下去。

等崔越回過頭來,他的神色已然恢復平靜,臉上什麼也瞧不出來。

「知道了,馬上就來。」江朔應了一聲,直起身來,沖崔越偏了偏頭,「走了崔老師,綵排去。」

他就那麼雙手插兜地站著,居高臨下地望著他,那雙眼睛里依舊帶著輕挑慵懶的笑意,從容得好像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要是崔越看得夠仔細,大概就能發現他耳廓通紅得彷彿要滴出血來。

可她臉頰燙得厲害,自顧不暇,又哪來的心思去觀察他。

好不容易有單獨相處的機會,兩人心裡卻都窩著火。

前十分鐘光顧著爭鋒相對,后十分鐘又只顧著緊張了,什麼都一團糟。

出休息室時,江朔已經沒那麼煩躁,好像所有不愉快都消融在剛才的親密接觸里。

一首歌的時間很快,綵排結束后,何鬆鬆過來接人。

受邀嘉賓全都住在主辦方安排的酒店,江朔跟崔越同路,乾脆拋棄了自己的車,坐進了崔越車裡。。 —————————–

兩個傢伙退向了門口,黃娟走了過來,一個猛子就扎到了許林的懷抱里:「哦,許總,哦,許總,你真的很帥!」

無意之間,她已經向許林流露了心跡。的確,像許林這樣的青年才俊。她要是不喜歡那才是奇怪的呢!

許林沒有放鬆警惕。二人剛到門口,忽然間又返回身來。為首的那個傢伙微笑著,還想許林打個招呼以示道別。

另外的那個濃眉大眼的傢伙。忽然從懷裡抽出一柄勃郎寧,朝著黃娟和許林就是一發!

黃娟的臉,剎那間就蒼白起來了。許林抱著她,一個翻滾,就滾到了床鋪的另一邊。

「你們……」黃娟掉在了店鋪下面,女性的柔軟還抵消掉了不少本該來自許林的衝擊力。

「不要說話!」許林警告道。他不敢抬頭。距離就那麼近。他要用聽力去辨別對方的動向。

黃娟趕緊閉了口,那個毛人果真走了過來。他冷笑著道:「許林,想不到吧。咱們會在今天見面……」

之後,就是彈丸上膛的聲音。許林聽了,心裡立即就開始打鼓了:這個人,難不成是認識我的?

許林知道,自己本來是沒有什麼仇家的。那眼前的這個仇人,定然就又是沖著汪蠻蠻來的了!

他哪裡知道,此人的確是沖著汪蠻蠻來的,但目標就是他許林!一時半會兒間,對方也沒亮明自己的身份。

許林還被蒙在鼓裡,但形勢已經危如累卵!他摸到了床鋪邊上有個掉落在地上的包包。

包包不消說,正是黃娟的。裡面的東西,有硬有軟,大概也就是化妝盒之類的東西。

許林清楚,待到對方到了他的面前,機會也就永遠地失去了。很多的時機,就在於對方就要攻擊且還沒有攻擊之時。

他算準了時間。猛可地就站了進來:「你小子,過來幹嘛!你小子,去死吧!」他將那個小包包,猛然地丟了過去。

啪地一聲,正中對方的面門!那個手持勃郎寧的傢伙,頓時就被砸了個人仰馬翻!

說是倒在地上,那是吹牛了。他的確是向後一個趔趄,差點兒就要翻車了。另外的那個傢伙,就是他倆中間的老大了。現在許林才弄清楚:這人原來才是個老狐狸!

原來,那人一直虛與委蛇著,好像就是個不明事理的傢伙。在臨門出去的那一刻,卻又猛然地轉回身來,對著他放冷槍!

許林不再給他倆機會了。他衝上前去,先將勃郎寧搶了過來。之後,他用勃郎寧對著那個為首的傢伙:「你,趴到地上去!」

鑒於這人之前的表現,許林絲毫也不懷疑。他的指令下達后,對方會乖乖地就範。誰知,這一次他又失算了。

為首的那個傢伙,冷冷一笑,猛可地從懷抱里又抽出柄匕首來。這次,他不再是攻擊許林。而是對著黃娟擲了過來!

「小囡囡,去死吧!」他的聲音,讓許林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他不得不騰出手來,將匕首打飛。

再回頭看時,兩個人的手裡,又多了不少的東西出來。關鍵時刻,勃郎寧發威了:許林手持著它,對著第一個傢伙的腦袋就砸了過去。

嘭地一聲,第一個傢伙就倒在了地上。再一傢伙。後面的那個傢伙腦門就擂起了個大包。

這次,黃娟也不再莽撞了。她走過來時,先仔細地查看了二人身上的餘下裝備。

許林先踹了每個人幾個翻滾。直到他們鼻青臉腫,頭破血流才告結束。之後,他對著兩個人說:「方才你們的誓言哪裡去了?」

「誓言。呵呵,誓言?」為首的那個傢伙,牙齒和嘴唇應該已經連在一處了。這時節,他說話什麼的,也是模模糊糊的了,「這個世界上,誓言值幾個錢呢?」

「是的,不值錢。」許林回復他時,居然勃然大怒起來,「不過,它現在的價值,就體現出來了!」

「老。老大……」那個傢伙,現在終於明白了許林的意思。他開始求饒,許林卻沒有再放過他。

許林抬起腳,對著對方的後腦勺就是一下。咣啷一聲,那人的額頭磕在了牆壁上,頓時就失去了生機。

剩下的這個傢伙。就再也不也造次了。許林也對他進行了一番心靈盤問:「誓言值錢不?」

「啊哈,老大,值錢,值錢得很,值老大錢吶!」一連回答,那人還一連偷偷地抬頭觀看許林的反應。

「呵呵,你的話最不可信。」許林更加地生氣了,「說值錢的話,你們剛才的誓言言猶在耳,居然就自己打破了!」

也是同樣的遭遇,也是咣啷一聲,兩個人就都不吭聲了。黃娟打了電話,相關部門的人,又從之前的那個周大身金店趕過來了。

這次,在許林的要求下,黃娟什麼也沒說。相關人員離開后,房門那裡,又來了位不速之客。

你道是誰?原來,正是之前被許林落下的那個豐腴女生方桂林。

一看到黃娟在這裡,方桂林的醋意就憑空地起來了。她指了指黃娟:「呀,美女,這才多大會兒呀,就在這裡勾搭上了!」

分明就是質問,根本就不是詢問。許林還在生氣中,他對黃娟道:「咱們走,不要再見到她了!」

方桂林扭動著豐腴的身子,連忙就跟了過來。看看就要追上了,她的聲音也就大了起來:「許總,等一下嘛!」

「我不等你了,我就要上飛機了。」許林道。黃娟一聽許林的話,二話不說就跟了上來。

「我,我的採訪還沒有結束呢。這樣吧,我去航站樓,這就去補張票!」她的話還未落地,許林心裡就泛起了莫大的波瀾!

方桂林也聽到了,還在後面扭動著她豐腴的身體。當然,她是追不上的,除非奔跑起來。

奔跑起來的話,就又會損失掉她美麗的形象。基於此,她放棄了追逐,選擇了保留自身的形象。

黃娟的補票程序,幾乎就是在兩分鐘內完成的。之後,她又走了過來。

【本章完】

。 「唉!」

陸瑤重重的嘆了口氣,他們知道了空間的存在,離開是不可能了,但相處了這麼久,要她痛下殺手又不舍。

還有她未必打的過他們,把他們都關在空間里,又有點不人道,畢竟相處這麼久了。

所以看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過好眼前再說吧。

陸瑤帶着十二十三,盡量往樹木多的地方走,半個小時后,發現無人尾隨,就帶着他們一個閃身進了空間。

看着飛撲過來的小軒,陸瑤露出了笑容,放下了心裏的糾結。

「大姐,你回來了?我好想你啊!」

小軒抱着陸瑤撒嬌道,而一雙大眼睛滴溜溜的往十二十三身後瞧,陸瑤再看不出他的目的那就是眼瞎了。

她沒好氣的點了點他的頭道:

「我看你是想我帶回來的東西吧,哪是想我?」

小軒看事情敗露,也不腦,吐了吐舌頭道:

「想吃的,更想大姐。」

說完眼巴巴的看着陸瑤。

「好了,好了,大姐逗你的,拿去吧。」

說着從身後變出幾塊糖果來,喜的小傢伙眉開眼笑的,高興的拿着糖果去和吳君瑞炫耀分享去了。

她就知道,有奶不一定是娘,看小傢伙的表現就知道了。

「丫頭,怎麼了?」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