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孩子醒來,玉兒和容兒幾乎日日都在流月軒陪著他。」

「聽說,著火那晚,那孩子就說話了?」顏幽幽放下茶杯。

「嗯,說來也怪,會不會是被刺激到了,我第一次聽他說話嚇了一跳。」

「現在呢?」顏幽幽若有所思。

「和普通孩子無異。」靜言也不明白。

「他來玉巷園這些日子,連個聲都沒吱過,怎麼就突然會說話了?」

「也許,咱們都忽略了一點,他不是不會說,而是不想說。」顏幽幽站起身「走,過去看看。」

二人一前一後進了流月軒。

此時,三個孩子正在吃綠豆糕。

「娘親。」顏玉放下綠豆糕,抱著顏幽幽便不撒手。

顏幽幽笑著親了下顏玉的額頭。

「靜言剛剛做了奶凍,還有你喜歡的玫瑰鮮花餅。」

一旁,靜言心領神會,走上前拉過顏容和顏玉的手。

「走,我帶你們去拿奶凍和玫瑰花餅。」

顏玉眉眼一彎,看向床上的那孩子。

「大哥哥,靜言做的奶凍和鮮花餅特別香甜,我去給你拿些過來。」

「好。」那孩子點頭。

靜言一手拉著一個出了屋子,臨走還特意關上了屋門。

顏幽幽勾唇笑了笑,看著三人離開,然後回頭看向靠在床頭的那孩子。

那孩子正好抬頭看向顏幽幽,好半響,堪堪起身,拱手優雅的行禮。

「在下陳白,拜見恩人。」看著年紀小,但一板一眼卻顯老成。

「陳白?」顏幽幽笑了笑。

「不必多禮,說起來,你還是容兒和玉兒的救命恩人。」

「陳白救兩位弟弟妹妹是報恩,擔不得恩人兩個字。」

顏幽幽不著痕迹的挑了挑眉,言行舉止進退有度,看來這孩子果然不是普通人。

「你今年多大?」

「虛歲十四。」

「比容兒和玉兒大了整整十歲。」顏幽幽坐在椅子上。

「我不喜歡拐彎抹角,咱們開門見山,你之前不說話,是故意的?故意讓所有人都以為你是啞巴?」

陳白沉吟片刻,點頭道:

「是,我不是故意要裝啞巴,實在是被謀害怕了。」

「謀害?」顏幽幽點頭。

「重傷加中毒,九死一生,不要說是你一個半大的孩子,就是成年人,也會有戒備心理。」

「你可還記得,傷害你的人是誰?」

陳白點點頭「我當時是在乞丐窩裡被那人抓到的,那人雖然一身黑衣,但是並未蒙面。」

「他長什麼樣子,還能回憶出來嗎?」

「能」陳白閉著眼,複述了一遍那人的長相。

「果然。」顏幽幽冷笑。

「我初見你時,細胳膊細腿,骨瘦嶙峋,渾身傷疤,很顯然是長期的營養不良,那人應該是見你年歲小,又無法反抗,才抓了你。」

「恩人,知道傷我的是什麼人?」

「你是被受牽連的,她們要對付的人是我。」顏幽幽「不過你放心吧!傷你的那個男人,已經死了。」

那晚的釣魚行動,傷害陳白的那個男人也在其中,而且他的屍體,被魅影扔回了顏府。

陳白低頭不語,也不知想著什麼?

「別想那麼多了,我看你言行進退有度,舉止大方優雅,應該上過學吧?家境應該也不錯,怎麼會在乞丐窩裡?你的家人呢?」

聽到此話,陳白瞳孔緊縮,欲言又止道:

「我……我被仇人害的家破人亡,才流落至此。」

他為了躲避追殺,在乞丐窩裡藏了整整一個多月,這一個多月,他白天藏起來睡覺,不敢拋頭露面,只有晚上,天擦黑,才敢出去要點吃的,實在要不到,就去偷,可他從未偷過東西,第一次偷就被人抓到,打了個半死,自那之後,他再也不敢偷了,要不東西又不敢偷,只能忍飢挨餓。

顏幽幽看著他支支吾吾,吞吞吐吐的樣子,知道他不願挑明身份,既如此,她也不強人所難。

。 清晨,天微亮,小荒和姚嵐緩緩進入傅源的帳篷。

傅源精氣神仍舊是有些不如人意,一夜之間,實力不可能恢復太多,但稍微恢復一些,對於自信心是一個極大提升。

姚嵐巧笑嫣然道:「這一次的丹藥極其有效,多數前輩的傷勢已經徹底恢復,便是那些沒恢復的,也無傷大體,可隨時一戰。」

傅源起身,走到姚嵐近前,微笑道:「那是自然,今日之戰,可能還會多出一些丹藥來。」

身為自己人,姚嵐當然知曉傅源從荒蕪之地帶回一尊葯鼎。

甜甜笑道:「司南前輩在大帳里等你。」

隨即,兩人並肩走出帳篷,往司南那裏而去。

中軍大帳內,司南居主位,數十位猛將再一次齊聚一堂。

隨着傅源到來,眾人紛紛對傅源點頭致意,以表尊敬,純血一向都是敬畏強者,別的不說,至少傅源所帶來的丹藥,令他們恢復了實力,甚至少數人,還都在一夜之間破境成功。

進入神靈境界后,想要破境,必須要叩生死關,除了這條路無路可走。

那些丹藥,改變了這個尷尬的現狀。

因此,傅源在這些人心裏的地位是極其特殊的。

至於古龍殿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勢力,眼下也無人願意去探索究竟,反正他們只需要知道,眼前這位肩生雙龍的青年,可以帶給他們許多難得一見的資源。

司南微笑道:「戰術已經決定好了,由你來打頭陣,吸引敵軍主力匯聚,其中離沖和冰琿將會潛伏在暗處,為你保駕護航。」

「而我桐宮一脈的高手,則出現在兩側之地進行牽制。」

「冰龍族將會出現在正面戰場,壓制敵軍。」

「離火神牛一脈,則暫時蟄伏,出現大好戰機的情況下,才會發動猛衝,這一次你的任務很重。」

傅源霸氣一笑道:「好,我來打頭陣。」

「一切按計劃形式,不過你們當中若是有機會活捉對面的純血高手,儘可能活捉,我留有妙用。」

司南心裏一沉,想起了傅源的葯鼎。

鄭重點頭道:「好,大不了到時候我親自出手。」

「對了,北煜那裏我已經會意過,他們此刻就在暗中蟄伏。」

「但他們具體的作戰計劃我並不清楚。」

傅源淡然一笑道:「無妨,北煜心裏會有數的。」

「開戰吧!」

大帳內,眾位猛將同時吼出聲來,繼而大營之外,戰鼓之聲激蕩天宇,音波轟鳴無邊世界。

傅源駕馭小荒,徑直殺向對面。

冰琿和離沖緊隨其後,冰龍族大軍在後方浩蕩奔騰,透出可震碎虛空般的龍吟之聲。

對面,仲魁中軍大帳內。

「大帥,傅源主動率軍殺了過來,欲打算與我們決一死戰,前方的朱雀大陣,疑似控制不住傅源。」哨騎跪在地上,慌慌張張的說道。

仲魁大吃一驚,蹭的一下站起身來,大呼道:「傳令青鵬尊者前去壓陣,傳令黃金獅子一脈正面衝鋒!」

這真是沒有想到,實力而言,仲魁這裏的優勢更大,怎麼都不會想到傅源還敢主動進攻,而且還是正面決戰。

這一直都是仲魁求之不得的局面。

震驚歸震驚,仲魁心裏是一點都不虛。

不消片刻,戰場千里大地,血戰一觸即發!

嘶!

一聲壯烈的鵬鳴聲在天幕中炸裂開來,一尊遮天蔽日的純血青鵬現身,微微揮舞垂天之翼,便是海量的青金劍氣向傅源這裏激射而來。

這尊青鵬實力強大,具備神極後期修為,並且周身氣象恢弘,隱隱約約演化出屬於自己的道與法,一舉一動,透出無量神威。

大地上,傅源駕馭荒獸熱血衝殺,見到這磅礴大雨般的青金劍氣,饒是傅源心裏也咯噔了一下,每一道劍氣,都可比神武強者會心一擊,勝在量大,覆蓋範圍遼闊,對於中下層將士而言,堪稱滅頂之災。

且這是純血青鵬的天賦神通,本身並不會消耗太多神力。

傅源神色一凝,立即召喚出一尊神聖戰將,手握大戟衝天而上,大戟橫盪開來,爆發出無邊神聖刃氣。

轟隆隆!

頃刻之間,天幕中交織出無邊無際的火花符文,兩種截然不同的殺力互相吞噬糾纏。

一擊過後,神聖法則略微佔據優勢。

神聖戰將趁此機會,橫跨虛空殺至這尊青鵬近前。

神極後期的青鵬見此情況,心裏亦是咯噔了一下,早前就聽說過這活死人的厲害,可正面接觸后,發現這活死人實力堪稱無敵,絕對不能展開近戰,想到這裏,青鵬瞬息振翅高飛,沒入九天之上,神聖戰將在後方窮追不捨,不殺青鵬誓不罷休。

傅源心裏稍微鬆了一口氣,然而很快,正前方便是密密麻麻的黃金獅群朝着他們這裏山呼海嘯而來,獅群後方,有一高高在上的瞭望台,此刻仲魁就站在瞭望台上,一臉不屑看向傅源這裏,大聲譏諷道:「無知小兒,竟敢和我正面攖鋒,今日必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黃金獅群數量不下於三百之數,雄獅數量約莫有五十隻。

最可怕的是,雄獅之間彼此共鳴,形成特有的場域,這等場域攻防一體,可以硬撼神極強者的猛攻,除此之外,暗中蟄伏兩尊神極境界的黃金獅王。

這陣容,着實有些可怕。

起頭並肩的黃金獅子浩浩蕩蕩奔騰殺來,令傅源身後的冰龍族大軍也是心裏一沉。

單論硬實力,黃金獅王這裏佔據壓倒性的優勢。

傅源召喚出一尊神聖戰將,手握長槍,瞬息對沖而去,槍鋒無匹,迸射出一道神聖天龍異象,硬沖奔騰而來的獅群。

轟隆隆!

槍芒接觸到黃金獅群的剎那間,便與一股莫名場域對沖在一起,一瞬之間,蒸騰出汪洋大海般的恐怖符文,饒是神聖戰將,也沒能一招破防!

傅源開啟乾坤之眼仔細一觀,此場域攻防一體,無任何漏洞。

只是一尊神聖戰將,恐難以正面相持。

傅源雙手結印,兩條黑龍漫齣劇烈咆哮之音,再度召喚出兩尊神聖戰將殺向最前方,就不相信三尊神聖戰將也無法破防!?

。 老王安排人把魚剛裝上了車,李方也已經拿着調配好的東西走了出來。把錢轉給老王后,李方帶着諾諾準備離開。

「小李,你是不是忘了魚飼料了?」

「還真是。老王,你就給我拿龍魚的飼料就行,至於錦鯉的就不用了,我家裏還有,之前我二伯家養的錦鯉,還剩了好幾袋,到時候我給搬回去用就行。」

「好,你等下啊。小張,去拿幾袋龍魚的飼料放上車。」

「好的,老闆。」

飼料放上車,李方轉了飼料錢以後,就開車回家了。先把諾諾送回家,又去了民宿找到羅子軒,倆人安頓好了龍魚和錦鯉,李方又開車去了城裏。

找了家買魚的店,李方交給魚店老闆一張手寫的單子,上面是各種他所需要的配料。當然,裏面有幾樣是並不需要的,只是為了掩人耳目,李方給加上去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網上購買飼料要想到最少也要2天,李方只能先配一些出來應付一下。

把魚飼料運到民宿,交代了羅子軒餵養的份量,李方用隕石,給每一條用都用了一邊,看到光點融合進去以後,所有的魚都減緩了遊動,李方知道使用成功了。

下午,之前找養殖場預定的湖羊都已經送過來了,100頭12斤的湖羊,那場面還是很壯觀的。這些羊都是活的,等到星期五的時候,這些羊會在村裏進行宰殺,以此來保證羊肉的新鮮。

星期四這天,來參加這次旅遊節的商家已經陸陸續續的來到了村裏,在村委會的安排下,把攤位按照規定的地方擺放整齊。

李方這一天也沒幹別的事,都在教人開遊船。這些學習開船的,都是從附近村子裏找來的,年紀大概40歲左右的中年男子。這10個人,如果培養得當,以後就是這個遊船碼頭的正式員工,李方會和他們簽訂雇傭合同,來雇他們到遊船碼頭上班。

不是李方不想找一些年輕人來上班,實在是沒有那些年輕人願意來干這種活,天天日晒雨淋的,只有這些稍微年長的願意來。

這些遊船雖然可以由遊客自己開,但是基本操作每次都需要人說明的,這10個人除了教開船以為,也會幫不想開船的遊客開船。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