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所有人,一號決鬥場,我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遲到的或者是不到的,我都會教他做人!

計時開始!」

沈明沖着眾人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揮了揮手,銀光一閃直接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這個教室里安靜無比,所有人還處在懵逼之中,不過當坐在第一排的一個同學衝出去的時候,所有人都跟着動了起來。

一號決鬥場離這裏並不近,但對於他們這些魔法師而言十分鐘應該是足夠。

……

七分鐘過後,所有人都已經來到了決鬥場,雖然他們臉上還有蒙逼,不過都能猜得出沈明帶他們來這裏是做些什麼的。並且眾人心中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感覺比大黑臉上課還要難受!

「戰術指導課,每堂課分四個小課時,一小課時45分鐘。每節小課時之間,你們中間會有5分鐘的休息時間。但是我覺得5分鐘的休息時間完全多餘,我想大家應該沒什麼意見吧?」

沈明笑眯眯的看着眾人,雖然是笑着的,卻讓人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眾人也不敢反駁,畢竟人家是老師,自己是學生。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剛來的,怎麼能不立威呢?現在跳出去就等著找揍。

雖然大多數人都沒認出來沈明,但剛才那一手瞬間移動就證明對方是個高階空間系魔法師。

他們這些人都是大二的學生,拉倒了就是個中階魔法師,甚至其中還有初階的。誰都不願意當這個出頭鳥。

「既然大家都沒意見,那我也說說我的教學宗旨。第一沒有ppt,第二沒有ppt,第三還是沒有ppt!

我沒那個精力,也不想去費那個功夫。戰術實踐課,如果說之前周老師注重的是戰術,那我自然是注重實踐了。

紙上談兵再厲害,未必拳頭就真的大!都聽到了嗎?一號決鬥場,以後就是我們上課的場地,我不希望下堂課的時候,我還要去到教室裏面找你們!」

沈明說的十分嚴肅素,還真有幾分當老師的潛力。

「請問老師,這樣是不是太耗費時間了?我並不反對實踐,但直接忽略戰術講解,那我們該拿什麼去實踐?」

站在第一排的一位男生大聲的說道,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沈明,似乎心裏有些不服氣。

畢竟被一個看上去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傢伙教,心中自然是有些不爽。再說了,沈明這種直接忽略室內課程,的確讓他們有些不適應。

「拿什麼?自然是拿拳頭,再來教你們之前,我的身份是優秀畢業生歷練導師,你們的那些高階魔法師學長在我看來……戰鬥能力方面簡直是低能兒。而你們還用得着我去評價嗎?」

沈明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所以說之前的優秀畢業生導師是代理為前提。但現在拿出來狐假虎威,好像也沒毛病。

「那麼我想請問老師又是怎樣的水平呢?如果我們那些學長是低能兒的話……」

沈明的話語讓在場的眾人都十分不爽,有些人默不吭聲,自然有些人一出聲發言。能考到明珠學府的,哪個不是天才,哪個心裏沒有傲氣?為什麼看不起,怎麼能忍受得了?

「我什麼水平?你有資格知道嗎?」

7017k 宗門落成,一切塵埃落定,彌雅身為新的系統,在完全取代了無限的功能之外,更是以主動提醒的方式告知徐真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徐真,真武門已經落成,你需要為真武門舉辦一場開宗大典,增加真武門的聲望,這是宗門系統任務之一。]

彌雅的聲音沒得挑,用以天籟形容也不過分。但是那種拒人千里,高高在上的語氣,不是什麼人都能接受的。

徐真只當她是沒有感情的系統機器,聽到彌雅的聲音。

“開宗大典?”

徐真沉吟片刻。

“我知道了。”

與此同時。

出現在真武門山門中的眾人,望著氣勢恢宏,瓊樓玉宇的山門,心中震撼也是強烈萬分。

上宮林覺得不可思議,望著噙著笑意的徐真,他實在不明白徐真究竟是以什麼手段,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將羅浮門徹底改造成眼前這般震人心魄的山門。

其他人也有疑問。

但徐真不打算與他們探究這個問題,話鋒明確,直接對著徐婉兒說道:”婉兒,你身為門主,真武門也正式落成。我打算以你的名義,向整個絕北靈域發送邀請函,參加真武門的開宗大典。”

“不管是為了今後真武門的發展,還是為了參加七靈域大會,真武門的聲望十分重要。”

徐婉兒點頭。

“雖然真武門取代了羅浮門,但畢竟時間倉促,即便是山靈府中我想那些尋常修鍊者也不知道真武門的名字。舉辦大典,勢在必行。”

徐婉兒似乎有著天生領導人的氣質,徐真一說,她也是立即思考了真武門當下的局面,對於徐真的提議,大力支持。

“另外,雖說真武門成為山靈府最強,但沒有得到聿南王朝的認可。其他三大宗門,肯定會想辦法找我們的麻煩。稍後,我想修書一封,派人前往聿南,此行遙遠,需要藉助時梭的力量。”

徐真聞言,點點頭:”這個沒問題,這事可以交給楚鈺去做。”

徐真說著,望向楚鈺:”怎麼樣?”

楚鈺看了看徐真,沉默了一瞬:”可以。”

言罷,他又突然問道:”你不打算帶我一起上青羊宮?”

徐真一怔,他沒有想過楚鈺會往這個方向去想。

“以時梭的速度,前往聿南,不會耽擱多少時間,你應該趕得回來。”

楚鈺卻是突然一笑:”算了,難得去一趟王朝大都城,我想在那裡玩玩。”

眾人不是多明白兩個人的談話,有的各自散去開始探索真武門內部建設。

“老大,有沒有什麼任務是交給我的?”

老牛逼拍了拍胸膛,迫不及待。

“你們好好修鍊就行,稍後我會給你們足夠的至尊靈液,等我解決掉進階丹的問題,我希望你們在七靈域大會開始之前,全部晉入戰皇。”

魔戰團等人一聽,踏足戰皇?

“老大,只要資源足夠,老牛我絕不會讓你失望。”

魔戰團七人,除卻徐曼容經歷蛻皮之後,已經踏入戰皇境界,其他人還停留在戰王九級。

“真武門如今的修鍊室,其中的聚靈陣法能夠將靈氣濃郁提升六成,你們可以去那裡修鍊,一句話,不突破,別給我出來。”

徐真說著,給六人各自一個儲物靈寶:”這些至尊靈液足夠你們揮霍,洗澡都行。”

六人點頭,開始尋找修鍊室所在之地。

“端木,我打算讓你們幾個代表真武門向各大勢力發送邀請函,有沒有問題?”

端木軒聞聽徐真之言:”團長,這種小事,保證完成任務。”

徐真點頭,想了想又覺得有點不放心。畢竟,真武門剛剛建立,面子可不是誰都會給的。

“三秋,有沒有興趣一起去?我想以你的威勢的話,不聽話的勢力,可以出手教訓一下。”

若水三秋沒有意見。

“徐真,我也去吧!”

上宮林一聽若水三秋要走,他也不像待在真武門中,做一個無所事事之人。

“你們倆一起?那端木他們就留在宗門修鍊吧!”

徐真說完,望向端木軒等人:”跑腿的活,交給他們吧!”

“呵呵!實力不行吶!團長,給我一點至尊靈液,不突破戰皇,我也不出來了。”

端木軒大感鬱悶,本想著代表真武門出去好好威風一下呢。

兄弟軍團其他成員還有未入戰王境界的,這下隨著端木軒的話,都是紛紛要求閉關修鍊。

“這個沒問題,明天我還會給你們足夠的進階丹,你們大可以不惜一切的修鍊,資源和調養丹藥我都會給你們準備妥當。”

徐真說著一眼瞥見人群中的徐明和徐靈兒,對他們招了招手:”徐明大哥,靈兒,你們兩個以後就是徐家的未來,我希望你們可以變得強大,將來把徐家的名聲響徹整個戰武大陸。”

“阿真,我的天賦有限,無法像你們一樣···”

徐真打斷徐明。

“天賦不夠,那就努力來湊。你現在雖然才是戰魂,但若是以前,已經是大梁為數不多的強者了,這難道不是天賦嗎?好好修鍊,資源的問題不用去想,真武門的修鍊室會給你意想不到的收穫。”

“這裡的至尊靈液對於現在的你而言,比任何靈丹妙藥都有用,突破到戰王,絕對不是問題。”

徐真說完,含笑望著徐靈兒:”靈兒妹妹,徐真哥哥能給你的,我不會吝嗇,需要什麼儘管說。”

徐靈兒搖了搖頭,望向兄弟軍團的方向,有些嬌羞地模樣。徐真看在眼裡,不用猜。

隨後,從兄弟軍團中走出一個青年,模樣不俗,修為已是戰王。

徐真記得,這青年名叫余峰,在大梁也算是名門望族。

“團長,我有件事想跟你說說。”

“你小子想追我妹妹?”

余峰被問的直接,訕訕一笑:”團長,我跟靈兒是真心的···”

“靈兒也大了,這種事情我遵循她的意見。”

余峰知道,此時正是時機。

“團長,余峰要娶靈兒為妻,請團長恩准。”

“靈兒,你的意思?”

徐靈兒聞言,嬌羞更甚,瞥了徐真一眼,又垂下頭:”哥,靈兒都由您做主。”

眾人均是哈哈笑了起來,這種郎有情妾有意的婚姻,總是能夠讓人歡喜的。

徐真拍了拍余峰的肩膀:”你小子可以啊!妹子軍團那麼多可愛的小妹子,偏偏對我徐真的親妹子下手,你小子膽子不小,好樣的。”

余峰被徐真拍的身體都跟著顫抖起來,心裡已經是樂的開了花,徐真的語氣足以說明,他與徐靈兒算是成了。

“這樣吧!真武門開宗大典那天,就是我徐真嫁妹之日,雙喜臨門,大家覺得意下如何?”

“咱們能有什麼意見,還是趕緊準備賀禮嘍!余峰兄弟,成了團長的妹夫,你可不能讓團長給你單獨開小灶哦!”

裴蘿婉像一個歡快的小麻雀,跳到了徐靈兒的身邊:”哇!靈兒,你要嫁人了!我想給你準備漂亮的嫁衣,這件事情交給我怎麼樣?”

“交給你?不行!你這個人不靠譜。”

徐真斷然拒絕。

裴蘿婉一臉幽怨:”我哪裡不靠譜了?你要是不放心,讓飛絮姐姐和鶯鶯監督我,總可以了吧?”

柳鶯鶯聞聽徐靈兒嫁人,腦海中還在幻想著婚禮的畫面,聽聞裴蘿婉提到她,有些閃躲的看了徐真一眼:”我可以幫著靈兒妹妹的。”

柳飛絮也是點頭:”徐真,你放心,有我們陪著,大婚之日,絕對給靈兒妹妹一個漂亮的出場。”

柳飛凌自從痊癒,幾乎像是變了一個人,沒有以前的衝動,多了幾分沉穩,但同時,曾經對柳鶯鶯熾熱的愛意,也變得如同深潭一樣,埋在心裡。

徐真甚至有心撮合二人,在他心中,始終覺得,如果不是自己,柳飛凌與柳鶯鶯絕對是門當戶對,郎才女貌的天生一對。

“你們陪著,我也放心。”

聽到徐真此言,裴蘿婉撅著嘴,冷哼了一聲:”除了欺負我,你還敢欺負誰。”

但隨後,幾個女人也是相扶攙扶著,到宗門居住區域,開始尋找自己的心儀的住處,商討大婚所需。

經由此事,整個真武門上下也都沉浸在歡喜之中。

“徐真,發送邀請函的事,我和三秋就先行出發了。”

“等等,時間緊迫,你們帶著時梭一起,有他在,一切順利的話,今天就能走遍整個絕北靈域。”

三天時間,對於強者而言,加上靈府之間還有傳送法陣,距離並不是問題。

但畢竟上宮林和若水三秋需要拜訪許多宗門勢力,帶上時梭才能萬無一失。

二人走後,大家也是各自散去,畢竟真武門太大了,還需要一些時間弄清楚整個山門格局。

從血刀門控制的那些戰王長老此刻也是被徐真安排了任務,前往山靈府各處發布真武門招收弟子的消息。

畢竟,在徐真的宗門系統之中,真武門想要提升等級,第一個大問題,就是弟子數量的多寡。

他相信以真武門如今在山靈府中的威望,招收弟子的事情不是問題。

還有一些瑣事,例如山門雜役,日常消耗品等等都需要專門人員進行管理,這些事情徐真也是一柄交給那些長老。

一切都安排下去,已經又是黃昏。

站在山門,可以清晰地看見落日餘暉。

徐真的身邊,還有幾人。

徐曼容悄然站立,與徐真看著不遠處的月落雪落,此刻的二女正帶著豆豆玩耍。

一直以來,明雲的死徐真一直沒有跟豆豆提起過,就連麻天南身在華夏,也未曾與豆豆見過一面。

因為在麻天南的體內有一股強大的靈魂之力,之前的徐真沒有能力接觸,眼下他靈魂晉入融合中階,或許可以看一看,究竟是什麼人在麻天南體內留下了靈魂烙印。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