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這次賺大了,熊貓兒裝小姐姐,老子愛你!么么噠!」

楚清月聽到自己贏了,她走到裁判身旁問道:「那禿頭的所得是不是都是我的了??」

裁判撇撇嘴回答道:「是的,繼續挑戰,還是?」

「哼,當然繼續挑戰,讓能打的都出來,大還丹我勢在必得!」楚清月冷蔑望著在場的各位。

裁判立馬宣布了繼續挑戰。

只是他話音剛落,沒有一人上台,因為已經沒人敢上擂台了。

連禿頭都被秒殺了,其他人上去不是擺著挨揍嗎?

不過還是有人為了錢豁出去一切。

沒一會兒,一個大胖子上台。

這次上場的叫熊子,人如其名,熊子看起來的確很熊,看起來像個強大的相撲選手,不過這種力量型的選手往往會在速度方面吃虧。

在裁判喊話開始后,楚清月二話不說,上去就沖向熊子,熊子眼睛一咪,躲過了楚清月這一腳。

接著趴在地上,變成一個圓滾滾的肉球滾向楚清月,這一滾看似速度緩慢,實則上力量上很是強大。

這洶湧的肉彈攻擊如果再快點或許還能讓楚清月略微心驚,可是這速度實在太慢了,楚清月很輕易的躲了過去,眼看這熊子還在繼續往前滾,楚清月噗嗤一下的笑開了花。

撲通!

這一聲清脆的響聲,熊子一個猝不及防

滾到了擂台下面,緊接著就聽著觀眾席上出現各種難聽的叫罵聲:「草泥馬的,逗我呢?」

「有意思嗎?是不是黑幕啊!」

「尼瑪,老子剛剛壓了這個大胖子贏,他就自己滾下去了,靠!」

「哈哈,還好老子依舊壓了熊貓兒裝小姐姐,哈哈哈哈!這下賺大了!」

有人歡喜有人愁,一瞬間議論紛紛。

接著擂台裁判有些鬱悶的宣布了結果:這一場,熊貓兒裝小姐姐勝利。

與此同時,一間小黑屋裡面。

小黑屋裡一個國字臉男人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不滿的說道:「草泥馬的,禿頭你搞什麼鬼,怎麼輸了?」

禿頭一聽忙苦笑著:「老大,我也不想啊,但是特么的這個熊貓兒裝女人太詭異了,她的速度太特么快了!」禿頭有些無奈的不知道怎麼解釋了。

「算了,下一場讓咱們得壓軸上去,把這熊貓兒裝狠狠教訓一頓趕下擂台揍殘。」國字臉男人發狠著,這禿頭是他們主辦方自己人,好不容易贏了多場比賽,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讓楚清月給攪黃了。

禿頭一聽有些唏噓不已:「老大……這樣會不會有些太小題大做了呀!」

「閉嘴,你這沒用的東西,趕緊去把大個叫來,讓他把熊貓兒裝女人揍的跪地求饒!」國字臉怒喝一聲,禿頭便不敢再多說什麼。

這時,場中依舊熱烈非凡。

在觀眾熱烈的掌聲中,楚清月突然扭頭看向角落裡。

那裡一個大高個走了過來。

看到此人,楚清月神情嚴肅起來,這人給她的感覺很強,而且是超級強的那種。

這個大高個叫做大傻,他的力氣很大,身手也很敏捷。

這人是主辦方老大一次出差偶然在工地上結識的,主辦方老大見他力氣大一個人能抗十幾袋水泥,所以猜測他應該很能打的,如果在這工地上混實在是太屈才了些,所以最後將他帶回了拳場秘密打拳,不到萬不得已,主辦方不會讓他出馬。

這時候,所有人看著大高個一愣,這人身上一股強大的氣息存在,應該很強。

不到一會兒時間,已經好多人下注買他贏。

不過依舊有一些人下注楚清月。

在十分鐘后,下注結束,裁判才宣布:下面有請大傻挑戰熊貓兒裝!

這裁判也是主辦方自己人,說到熊貓兒裝他就氣的牙痒痒,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氣死了!

如果不是楚清月,他們今天就結束了,楚清月一來他們已經虧了好多。

宣布結束后,楚清月盯著大高個,十分警惕。

這人的實力恐怕在武聖境中期!

而楚清月現在的實力也才恢復到武尊境中期,整整相差了一個大級別。

恐怕很難取勝。

「下面宣布,比賽正式開始!」

隨著裁判的宣布聲落下,楚清月眯著眼睛盯著大高個。

而大高個則一臉淡漠的望著這隻大熊貓。

從剛進場,憑藉著強大的實力他就認出面前的熊貓兒裝並非人類,而是真的大熊貓!

他望著楚清月表面淡漠,內心卻是震驚不已。

最近他也經常刷抖音,所以看到楚清月第一時間就想起了那隻從動物園逃出來的大熊貓萌萌!

當然其他人也有些懷疑,不過他們實力低微,看到楚清月又講話又突然出現在這,所以也沒往那方面想。

這時候,雙方打量著對方,台下已經死寂一片,氣氛變得凝重,因為這是高手之間的較量。

楚清月咬著唇角,面前的大高個很難戰勝,現在沒辦法了!

她…只能將大獎台上的大還丹搶走!

不然實在別無他法!

打定主意,楚清月突然故作攻擊,在大高個即將與她對掌時,楚清月突然腳步挪動,不斷往後倒退,轉瞬間她已經到達大獎柜子旁邊。

盯著柜子里的一個藥瓶,楚清月眼眸一亮。

這就是大還丹么!

哼,是我的了!

楚清月冷哼一聲,抬手將藥瓶奪過。

隨後,她立馬跳下擂台,麻溜的逃跑。

嘎!

這一幕,讓眾人傻眼了。

不過,很快有人反應過來,道:「快攔住她,她竟然偷大還丹!」

話音剛落,一大片主辦方人群氣勢洶洶圍堵楚清月。

而楚清月身法之快,已經出現在拳場之外。

她並沒有立刻去找田博光,因為身後好像總有人跟著她,這種感覺若有若無,如果沒猜錯,很可能就是那位武聖境的大高個!

哼,看本帝不甩了你!

楚清月迅速召喚出三輪摩托車,然後一屁股騎了上去。

五分鐘后,沒有人追上時,楚清月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不過她剛笑,心頭猛然一跳,前方有人!

不好! 龍景耀和老胡這邊發生著這樣的遲疑。

暗夜這邊的人則也匯聚到了一起。

「我看過視頻了,排除了他是元籠的猜測,危險程度可以拉低,但是這個仇,我暗夜找到機會必定要報。」

一個人站在一層薄布后,看不見真容,唯一能看到的則是他的身形。

魁梧精壯,並且能通過聲音判斷出這就是一個中年人。

剛剛從戰場回來的幾人都默默的站在一起,兩具屍體被擺在了一邊。

「耳釘我們還是得救,不能讓對面以為我們好欺負。」薄布后再次傳來聲音,語氣很是堅決。

「怎麼救?切入點都已經沒了吧?」薄布外,站在眾人前面的人這樣說道。

這次是暗夜第一次折損人才,而還存活在世的耳釘男,薄布后的人認為,自己必須得救。

這樣一個由一些自由散漫的人聚集起來的組織,需要這樣的行動來凝聚起來,而自己也需要表現自己的堅決來俘獲人心。

「先休養吧,把他們兩個安葬好,安撫他們的家人,其他的我自有辦法。」薄布后的人說完后,便轉身離開,只剩下暗夜其他眾人面面相覷。

兩方都陷入了一個莫名其妙的狀態,主要原因則是周元的新異能。

這實在超乎了所有人的想像。

而此時的周元還正躺在床上,思緒似乎被扯進了自己描繪出的那副畫面中。

灰濛濛的主調,綠色的樹,以及正在漸漸灑落的雨水。

雨水一開始並不大,霧氣蒸騰的世界裏,綠色的樹木正緩緩地搖晃着,彷彿在被雨水滋潤。

周元像是一個旁觀者,就這樣以一個上帝視角觀看着這個小小世界發生的所有事情。

他清晰地看到,在細雨紛飛時,嫩綠的樹枝上抽出了一支新芽,青翠欲滴,尖尖的小角冒出了它的頭。

周元明顯體會到了一股溫潤的力量,紛飛細雨正在滋養著這世界裏的萬事萬物。

漸漸地雨變大了,變得豆子般大小,樹也不再晃動,而是漸漸地變得有些黃了起來,綠色的葉子也有一部分變成了黃色。

雨越下越大,本來霧氣蒸騰的世界突然變得清晰明亮的起來。

周元看到了樹上有一張樹葉被雨水打得脫落了樹枝,緩緩地飄落了下來。

樹葉飄得很慢,像是在留戀在樹上的感覺。

雨水像是憤怒於樹葉落地的緩慢,猶如一根根針般的刺在了樹葉上。

樹葉千瘡百孔的落在了地面,被雨水浸濕,沒了飄動起來的力量。

接着在周元的眼中,雨水很突然的又變小了,樹木又變得嫩綠起來,抽出了新芽。

「周元?周元你醒了?」張芷嫣的聲音傳進了周元的耳朵。

剛剛,正在和劉鑫友好交談的張芷嫣,無意中看到了病床上的周元手指微微動彈。

這很明顯就是周元醒過來了的跡象。

周元聽到這聲音,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兩張巨大的臉,一左一右的正看着自己。

看到周元睜開了眼睛,兩人這才又回到了周元床旁的座位。

周元感覺到自己的手背傳來了一股清涼的感覺,放眼望去儼然是正在輸液。

彷彿意識到了什麼,周元立馬查看了自己的衣服。

拉鏈還是好好的拉得遮住了裏面的衣服,只是奇怪的是衣服都已經是乾的了,整個人都沒有那種濕漉漉的感覺。

「哦,你不是淋了雨嗎,我本來準備找人幫你把衣服什麼的洗一洗,烘乾一下的,哪想到你身上的雨水就像當初一樣瞬間便鑽了出來,還好當時只有我和劉鑫在。」張芷嫣看周元做出了這個動作,解釋道。

周元鬆了口氣,自己的衣服沒有暴露。

掙扎著起身,又很快癱了下去,嘗試着想要開口說話,有些吃力,最後還是沙啞的說了一句,「想喝水。」

張芷嫣笑着看着眼前的周元,「好好,我去幫你倒水。我這做姐姐的算是為你們兩個弟弟操碎了心了。」

劉鑫在旁邊狂指自己的嘴巴和舌頭。

「沒有,自己去倒。」張芷嫣顯然懂得了劉鑫的意思,一臉壞笑地說道。

劉鑫順勢癱坐下來,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周元看着這兩人,笑了出來。

只是,於婉君居然沒有跟過來誒,不過隨意了,來不來都沒什麼。

最後張芷嫣還是一手拿着一杯溫水過來,遞給周元和劉鑫一人一杯。

「好點沒?」張芷嫣看着喝水的周元,關切的問道。

喝過水的周元此時也算是恢復了不少,「好多了,謝謝芷嫣姐姐。」

說完,對着張芷嫣燦爛的笑了。

張芷嫣看着眼前少年純凈澄澈的笑臉,一時間也跟着笑了起來。

「行,那等你輸完液,姐姐帶你們去吃好吃的,然後再把你們送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