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大家寶貴的財產納薩力克,再累也值得。。。那麼,散會?」

「嗯,我也要回卡恩村了,否則會引起懷疑。」

。。。

。 「哇!這也行?!」

「這手法,讓我想起了史密斯教授……」

「原來她真的這麼厲害啊!」

辛寶娥只能聽到周圍的一片驚呼之聲,卻看不到任何和手術相關的畫面,急得她心裏面像是有隻貓爪子在不停地撓動。

正在她一咬牙,準備用力推開面前的高大個時,手機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左右的目光下意識朝她看過來。

辛寶娥只好不自然地把伸出去的手收回來,低下頭,悄悄拿出了手機。

一看來電顯示,臉上的焦急頓時褪去大半,被一抹凝重覆蓋。

她抓着手機,短暫地權衡過後,只好不甘心地往後退去,離開人群。

幸好所有人的關注點都在手術室里,沒有注意到她的離場。

辛寶娥來到遠處的衛生間里,小聲地接通了電話,「您找我有事?」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道蒼老陰翳的聲音:「你還在大會堂?」

「沒。」

辛寶娥簡要將情況說了一下,本想趁打探一下那個假元落黎的底細,電話那頭卻並不給她說話的機會,直接下達了一個指令給她,

「做成這件事,你在乎的那個人才能安然無恙。」蒼老的聲音緩緩說道,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

辛寶娥原本醞釀好的拒絕只能卡在了喉嚨,半晌也說不出來。

她一直都清楚對方當時不會無緣無故的幫自己,肯定是有要求的。

只是沒想到,相安無事了這麼久,對方居然會提出這樣一個要求!

辛寶娥臉上浮現出掙扎之色。

好一會兒,才極力保持着冷靜的口吻,問道:「我……要是做不到的話,你們會對她怎麼樣?」

對面冷哼了一聲,語氣森然:「我從來不留無用之人!」

一股殺意,隔着手機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辛寶娥只覺得寒氣竄遍全身,整個人瞬間冷了下來。

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得閉上眼睛,任由思緒在腦海里混亂的拉扯。

真的要去做那件事嗎?

「你要是不肯,我們的交易也會被所有人知道。」蒼老的聲音帶着冷冷的笑意,發出最後的警告。

辛寶娥心頭一顫,睜開了雙眼。

深深吸了口氣之後,她艱澀說道:「好,我去做。」

掛掉手機,她撲到洗手台上掬起冷水狠狠地洗了把臉。

等冷靜下來,恢復了神色,這才重新整理妥當形象,從衛生間里出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手術室里,秦舒放下了手術刀。

玻璃牆外,一張張呆怔的臉下意識轉向牆上的電子錶。

有人算出了時間,「兩小時零五分……她,真的做到了!」 「夠了,你們都閉嘴,我來手術。」

宋九月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隨即拿起手術刀,劃開了女人的衣服。

摸著女人冰冷的身體,宋九月的手,也跟著冰涼起來。

那不堪的記憶,再次湧入她的腦海。

四周彷彿都是海水,她又變成那個溺水的宋九月,在大海里掙扎。

她拚命的游想要活下去,想要報仇,想要救肚子里的孩子。

「宋九月,清醒一點!」

看著宋九月陷入獃滯,葉老頭沉聲吼道。

他知道宋九月肯定想到了她自己,這些年,他雖然教宋九月醫術,但是醫者不自醫。

這些年,宋九月做了很多手術我,唯獨婦產科接生這一塊,除了給母豬接生,只要換成人,她根本不敢下手。

那個葉奕深是怎麼知道宋九月的心魔的?

他不知道,這樣逼宋九月,只要手術失敗,她會奔潰嗎?

宋九月聽到聲音,緩緩回神,可是手已經開始發抖。

葉老頭急得直冒冷汗,想要發作,偏偏現在他們完全被動,他越發火,只會越讓宋九月緊張。

「別怕,老婆。我陪你,不會有事的。你只要儘力就好,我知道你可以。可人和等等,也相信你,我們都陪著你。」

慕斯爵一邊說,一邊站在宋九月身手,抓住了她發抖的手。

感受到男人的體溫,宋九月閉上眼,慢慢深呼吸。

很快,握著手術刀的手,不再發抖,腦子裡,也都是可人和等等的樣子。

「抱著我的腰就行,別碰我的手,我要開始手術了。」

一聽這話,慕斯爵乖乖照做。

他站在宋九月身後,看著女人認真的模樣,緩緩鬆手。

他一直知道宋九月會醫術,但是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居然會看見宋九月親自做手術接生孩子。

看著她的手術刀,劃開女人的肚子,想到宋九月肚子上的玫瑰紋身,慕斯爵的心軟得一塌糊塗。

兩個小時以後,一聲小孩的哭聲,劃破整個房間。

是個小男孩,母子平安。

孕婦打了麻藥,還在昏迷當中。

孩子因為在肚子里憋氣時間太久,身體還在發抖發青,宋九月把孩子摟在懷來,才發現自己整個人都被汗打濕。

「好了,恭喜你們,獲得第一個獎勵,現在可以去休息室休息。」

監控里,又傳來葉奕深的聲音。

「葉奕深,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宋九月抱著小孩,聲音還有些后怕。

剛才剛開始做手術的時候,她真的覺得自己快要搞砸了。

理智上知道自己應該快點做手術,可是手卻不聽使喚,要不是慕斯爵抱著她,她真的會失控的。

慕斯爵也冷冷地看著監控,握緊了拳頭。

雖然葉老頭沒有說話,但是慕斯爵不傻。

他看出來,宋九月對於當年的事情還是有心結的,他不敢想象,要是剛才手術搞砸以後,宋九月會不會奔潰。

這個葉奕深到底要做什麼,他和宋九月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

明明自己都有老婆了,為什麼還要來招惹他的老婆呢?

葉奕深看著監控里,宋九月夫妻對他的恨意,嘴角勾起了溫潤的弧度。

「老婆,我好像被人誤會了。」 當天晚上,GUYS指揮室出現了警報聲,據說是大熊火山突然爆發,然後有目擊者看到了一個六十米左右的黑影,總部懷疑是什麼怪獸,就讓GUYS他們去偵察一下。

接到命令之後,眾人就立刻出發了。

當前線隊員到達現場之後,就發現附近有很大一片森林都枯萎了。

他們立刻把這個現象傳達給了指揮室。

「都枯萎了?這個現象還真是特別啊。」

哲平皺着眉頭奇怪的說道。

「我當然知道很奇怪,所以才把畫面傳給你啊。」

真理奈很無語的說道。

哲平尷尬的說了一句不好意思,然後就開始說起了自己的判斷道:「如果說是枯萎的話,往往會是更大的範圍。只有這一帶枯萎的話……」

就在哲平還在想着有什麼原因會導致一小帶地方枯萎的時候,忽然傳來了真理奈的驚呼聲。

「什麼情況?!」

就在他們所在的位置,地面忽然開始震動了起來,她和未來兩人都要站不穩了。

未來連忙拿起通訊器,詢問龍那邊的情況。

龍那邊卻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龍詫異的說道:「我這邊,什麼都沒有感覺到啊。」

說完之後,還跟貞治對視了一眼……

而這個時候,哲平忽然想到了什麼,驚道:「難道說!」

哲平話音剛落,火山怪鳥巴頓就出現了,然後哲平給指揮室的各位科普了一下巴頓的戰績,除開gao定了泰羅之外,巴頓的主要戰績大概就是製造了炎頭隊長這個外號吧,可憐的佐菲……

然後未來在沒有gao清楚敵我雙方的戰力之下就變身跟巴頓打了起來,不出意外的,夢比優斯被巴頓一口啄到了大腿上,然後光榮的中毒了……

緊接着巴頓也不知道怎麼gao的,把夢比優斯放翻之後,就飛向太平洋了……

夢比優斯中毒了,也就代表着未來也中毒了。

所以未來這個倒霉蛋就這麼被運回了鳳凰巢,送入了緊急治療中心進行治療。

指揮室之中,因為未來受傷的情況,大家都顯得很是緊張。

「好像是說中了巴頓的毒啊,不過醫生說只要休息一下就行了。」

哲平從醫療室回來之後,就跟大家通報著未來的情況。

「你的意見呢?」

貞治在旁邊認真的問道。

哲平聽后不由得苦笑道:「雖然我也是學醫的,可是我學的是外科啊……」

「不過,這一次隊長的那個朋友怎麼沒有預告怪獸會出現的事情呢?」

這個時候,真理奈忽然想起了一直跟迫水真吾聯繫的那個神神秘秘的傢伙。

聽了真理奈的話之後,貞治也恍然說道:「對啊!」

隨後他看向迫水真吾道:「隊長!你那個朋友沒有跟你說巴頓的事情嗎?」

迫水真吾搖了搖頭,然後道:「沒有,他並沒有給我打過電話。」

「看來那傢伙也不是萬能的啊,說到底,還是要靠我們自己啊!」

龍一臉不爽的說道,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他多少也有些埋怨提供消息的青木涉吧。

看到這裏,迫水真吾不由得說道:「我打個電話詢問一下吧。」

說着,迫水真吾就直接拿起電話打了起來,倒也沒有顧忌現在夜已經深了,看來他對青木涉之前保證的事情卻沒有履行而感到憤怒呢。

「叮鈴鈴!!」

已經吃完晚飯回到神社休息的青木涉,正享受着瑩總的按摩fu務,忽然間就聽到了電話鈴聲響。

緊接着就聽到劍的聲音……

「青木,你的電話!」

「知道了!我耳朵又沒聾!!」

青木涉沒好氣的回了一聲,然後擺擺手讓瑩草回去,便走向了客廳,拿起了話筒公式化的說道:「嗨,豐玉神社,有什麼好關照的?」

「涉君。」

電話那頭傳來了迫水真吾的聲音,青木涉當即笑道:「迫水桑啊,有什麼好關照的啊?你可是有好久沒有來了啊。」

迫水真吾現在心情很不好,所以也沒有跟青木涉開玩笑道:「涉君,就在幾個小時前,大熊火山出現了一隻巴頓,你沒有察覺到異常嗎?」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