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九考第四考!鯊鯨之戰,協助魔魂大白鯊群斬殺邪魔虎鯨群中的邪魔虎鯨王。獎勵:海神親和力百分之十,神賜魂環一枚!」

「黑級五考第四考!鯊鯨之戰,協助海神傳承者和魔魂大白鯊群斬殺邪魔虎鯨群中的邪魔虎鯨王。獎勵:魂力提升三級!」

朱竹清剛剛走到軒轅麟月旁邊就聽見了海神的聲音。

軒轅麟月和朱竹清對視一眼后搖了搖頭,看來海神老爺子是真的怕自己(月月)把這裏給霍霍乾淨啊。

朱竹清和軒轅麟月在山間連續跳躍着,穿梭在山間之中,來到了地面后,她們就看見了海馬斗羅歐亞已經在哪裏恭候多時了。

「走吧,接下來由我帶你們去,沒想到短短兩個月你們就到了第四考了,不過後面的第五考就不容易了,更何況神子大人你後面的第六考第七第八第九考,海神九考越後面越難!

不過第二考我也沒想到你們居然那麼輕鬆就過了!這真的是讓人難以想像啊!未來的海神陛下!」

海馬斗羅難得開了一個玩笑,軒轅麟月和朱竹清並未回應,但她們臉上的笑容做不了假。

『神子大人的容貌越來越漂亮了,沒想到我居然都差點就被迷住了,果然海神陛下的傳承者是最完美的!』海馬斗羅偷偷的瞟了一眼軒轅麟月後連忙讓自己冷靜,但他的心中並不平靜!

軒轅麟月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產生了一些變化,比如她的頭髮變化的最為明顯,在陽光下有那麼一點點泛彩。

主體蔚藍長髮夾着著點點彩色,那些淡淡的彩色完美的形成了點綴色,但現在還不明顯,只有在陽光下才有那麼一絲明顯。蕭老爺子不計較,不代表蕭筱筱的母親不計較啊!

「老爺子,您把筱筱的聯繫方式給我吧!我有些話想跟她說。」

「好,你等等,我去拿。」

得到了蕭筱筱的聯繫方式,周想並不急着聯繫,她還要看羅紹強的狀態,若真的非蕭筱筱不可,她再打越洋電話去罵人。

四年前,聽羅紹瑩說羅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559章你給我等著 「終於放學了!」小舞高興得地伸了個懶腰,那激動和喜悅之情,都要給一旁的陳樂看傻了。

陳樂看小舞,之前上課的時候還是上著上著就有些不耐煩的樣子,只不過很是克制。直到之後的室外課程才活躍起來。

「小舞,很不喜歡上理論課嗎?」

「嗯嗯,比起上理論課,我還是喜歡上戶外的課,要是能玩就更好了。」小舞笑了起來,「阿樂,有沒有適合在外面玩的玩具啊?不要竹蜻蜓,那個我都玩膩了.」

「外面玩的,那當然有了。有風箏,旱冰鞋,彈珠,陀螺,溜溜球,多到我數不過來。下次帶你放風箏怎麼樣?」小舞的問題,突然給了陳樂靈感,的確,這種適合戶外的玩具有一大把。

「什麼是風箏?」

「等我做出來,你就知道了。」陳樂神秘一笑,說一千道一萬,沒有做出實物來有說服力。

……

西街,老馬擺攤半天了,但是今天的生意卻不如昨天的好,使得他心情很是煩躁。

中午都沒什麼客人,隨便扒拉了兩口飯,坐在小凳上看着西街稀稀拉拉的幾個行人。這個點一向沒什麼人,他很清楚,快下午,吃完飯的那個時間點,人又會漸漸多起來。

昨天也是如此,他吸引了很多這個點來到西街的行人。

擺攤利器,大聲公,一個他自製的喇叭形物件。

他耐心地等待着,等著西街的行人增長的時候。

好久之後,頭上頂着大太陽,人流量也多了起來。

老馬拿起樂大喇叭,喊道:「瞧一瞧看一看了啊!特別好玩的玩具!一個銀魂幣三件!打骨折也沒這麼便宜!隨你挑隨你選!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

吆喝嘛,就是這樣的,滿大街都是這樣的吆喝聲,唯獨老馬的一個銀魂幣三件,聽起來是那麼響亮。

老馬攤前的行人顧客,也漸漸多了起來。

吃過午飯,洗過澡換完衣服的陳樂和小舞,推著小車剛剛來到西街,就聽到老馬這麼吆喝。

小舞笑出了聲,「他明明賣的就是盜版假貨,還說特別好玩,這算是誇你嗎阿樂?」

「這種盜版,有利於這種玩具的傳播,但是我這個創造者賺不到錢,所以算是挑釁。今天就讓他體會一下什麼叫絕望。」

兩人抬頭挺胸,神氣無比,小小的各自看起來是那麼高大,從老馬的眼皮子底下走過,他感覺自己牙根子痒痒,好氣哦。

這老馬現在的攤位,還是陳樂之前的那個,不過也無所謂了,自己原來的位置,並不特殊,相反,老馬的這個位置,人流量高得多,因為本身距離小河,小橋非常近。但是他好像是思想出了什麼問題,覺得自己原來的位置比較好吧。

陳樂小車裏取出三十四個溜溜球,每一個都帶着卡通畫。

「阿樂,這是新玩具嗎?怎麼玩的啊?」

小舞晃着陳樂的胳膊:「你教我玩好不好?」

陳樂道:「行啊,不過,先做一點準備再說。」

今天的這些溜溜球,他不打算拿來賣,他想到了其他主意。

現在這個時間點,人在漸漸多起來,但是量並不大,陳樂並不在意。他只是在那裏做着昨天賣的那些小黃鴨,小兔子。還有一些其他玩具。

一個木盒,還有小紙條。

一塊牌子,上面寫着:今日,買一件玩具,就可以獲得一個數字碼。數字碼用於抽取特殊玩具。數字碼不要亂扔哦。

這些特殊玩具,自然就是那些溜溜球了。每賣出一百份玩具,抽十個,就不錯。至於數字碼嘛,一樣的數字有兩份,一份給了顧客,一份塞進了木盒,最後抽取。中獎號碼會寫在牌子上,可以當場憑藉號碼取走,也可以之後憑藉號碼領走。陳樂還在數字碼上做了防偽,就是畫了畫,用於區分。

一直到陳樂感覺做足了準備,沒錯,玩具數量夠多了之後,他才終於從小凳上站了起來。

「小舞,記好了,這幾個東西,叫溜溜球,也可以叫悠悠球,是新玩具,但是不賣。今天,每賣出一份玩具,就給一個號碼,買的多,就送得多。同樣的另一個號碼,放進這個木盒裏。」

「這樣效果行嗎?」

「應該還可以。」陳樂很是自信,他對自己做的玩具,還有自己的法寶有信心。

「行,我記住了。今天一定要讓那個老馬嘗到苦頭。」

「快了快了,之前老李來取木雕,聽他說那個老馬家裏玩具堆了好幾屋。他這天天生意受到影響啊,怎麼也該坐不住了,快的話今天就該急眼了,慢的話就這兩天。到時候還得小心他狗急跳牆。」陳樂道。

「啊哼!」陳樂清了清嗓子。

「各位帥哥美女注意了,接下來我會給大家帶來一段表演!不要您的錢,就希望您給捧個場!不好看您隨便罵!」

「各位帥哥美女注意了,接下來我會給大家帶來一段表演!不要您的錢,就希望您給捧個場!不好看您隨便罵!」

「各位帥哥美女注意了,接下來我會給大家帶來一段表演!不要您的錢,就希望您給捧個場!不好看您隨便罵!」

陳樂的話倒是吸引了十幾個人,向著他這小攤聚了過來。

見狀,陳樂也露出了笑容,有人看這就好辦了。

手上帶着帥氣的小手套,然後從系統空間里取出了自己的光子精靈。

陳樂吐了口氣,還是睡眠起手,向下垂直拋出光子精靈。

小小的光子精靈,不知為何,像是有着神奇的魔力,吸引了這十幾個人的注意力。

這百倍的休眠時間,讓陳樂可以從容地完成各種花式。畢竟就算原來休眠十幾二十分鐘,百倍也有一兩千分鐘了。

他這放慢速度,是為了讓人看清楚,但是還是那麼賞心悅目。

好一會兒之後,陳樂看着周圍漸漸圍過來的人群,加快了手頭的速度。在加快了速度之後,很多招式看起來才有感覺。

然後,是最後的……炫光!

「光子精靈!」

吃光群眾都彷彿置身於星空,一如陳樂昨天的體驗。然後一條金龍從光子精靈中鑽出,在人群頭上飛舞。

「嘶!這是什麼東西?玩具嗎?一定是武魂吧?」

「媽媽,我也要那個。」

一些大叔看着陳樂那炫酷的招式,自己也來了興趣:「也給我一個,我也要玩。」

小舞手裏提着那塊牌子,道:「這個玩具叫溜溜球,暫時不賣的。想要的話,可以購買我們的其他玩具。每買一件玩具,就能夠獲得一個數字碼。賣出一百件玩具,就會抽取十個號碼,免費贈送一個溜溜球。想要的趕緊了,溜溜球數量有限的。」

一些人猶豫了一下,但是看了一眼陳樂還在繼續的溜溜球炫光表演,一咬牙:「給我來一件,我一定要抽到溜溜球!」

「我也要!」

「給我也來一個。」

「操!我也要,有了溜溜球,勞資就是全城最靚的仔!給我來十個!」

「我也要!十個!跟他一樣,溜溜球必是我的,必是!我就不信,十個號能不中!」

小舞看着眼前逐漸瘋狂的顧客們,臉上樂開了花。 蕭越目光平靜,沒有任何抗拒執法的舉動,不過輕易三人被帶走也不太可能。

這年頭騙子太多了,冒充警察的事情新聞上都不只出現過一次兩次了。

「你們的證件呢?」

「哼。」

寧清瑤拿出證件在蕭越眼前一晃,原本她都下班了,剛回到家沒多長時間,飯都沒吃上一口就接到了局裡電話,被局領導一通耳提面命后,帶人找上門來。

關鍵蕭越是個極其危險的份子,局裡將他的危險級別提升到了最高,除了他們三個之外,樓下還有十幾個荷槍實彈的同事隨時待命。

之所以只有他們三人上來,就是不想過份的刺激到蕭越。

好在蕭越沒有什麼過激的舉動,只是那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實在讓寧清瑤恨的咬牙切齒,她參加工作大半年了,第一次見到被警察堵在家門口還這麼平靜的犯罪份子。

「蕭越,他們是誰。」

聽到動靜的葉萱從房中走了出來,看到寧清瑤一身警服的著穿,聯想到海洲酒店發生的事情,心中不免不些擔心。

「老闆你先睡吧,幾位警察同志是接了報警電話來了解情況的,我和他們回去做個筆錄,很快就回來了。」

咕嚕~~

一陣肌腸咕咕的叫聲,不和時宜的響起,完本一臉威嚴的寧警花臉色一垮,刻意營造的嚴肅形象有點維持不下去了。

噗。

蕭越差點忍不住,他發誓絕對不是故意的,只是這位警察小姐姐太逗了,就連她身後兩位同事都尷尬的把臉側到了一邊。

「笑什麼?」

寧清瑤恨不得吃了蕭越,混蛋啊,居然在一個犯罪份子面前丟了臉,傳回局裡不是要被同事偷偷笑話?

想到這,寧清瑤回頭看向兩個男同事,一副你們敢說出去就死定了的表情。

「這位警察小姐姐辛苦了,飯都沒吃還堅守在打擊犯罪的崗位上,做為一名奉公守法的好市民,我是看不下去了,您一定要給我個機會請你吃一頓飯,我的手藝那可不是吹的。」

我靠,小子你很大膽啊,眼下什麼情況你沒點逼數嗎?居然還敢撩妹,少年你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兩個男警察古怪的看著蕭越,心中的警惕稍有放鬆,寧清瑤一臉難看的瞪著蕭越,決定回到局裡好好教訓這混蛋一頓。

「不用了,先回警局再說。」

寧清瑤死盯著蕭越,暗想著這傢伙一但拒絕,要不要給他來上一槍,局裡可是事先有過交待,對於這種危險人物必要時候可以開火。

「好吧,希望別耽誤我太長時間,我晚上還要上遊戲呢。」聳了下肩膀,蕭越回頭看著葉萱,「老闆不用擔心了,我去去就回。」

在葉萱擔心的目光中,蕭越關上門隨著寧清瑤三人出了工作室。

離開工作室的瞬間,蕭越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之前他是不想讓葉萱兩女擔心罷了,事實上他很清楚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一旦進了警局,以錢黃兩家的影響力,會發生什麼誰都猜不到。

可惜就算明知道如此,蕭越一時卻想不到辦法,難道反抗?以他的實力倒是很容易,事後被通緝也是可以預見的。

這一刻蕭越對於強大的實力從未有過的渴望,若是他現在就擁有堪比遊戲中的強大實在,又何須顧忌這些,恐怕早在海洲酒店就敢當著眾人的面送黃家父子和錢凱見閻王。

因為從骨子裡蕭越就不是一個溫順的人,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

烽煙市警局。

局長趙雲河的目光定格在面前的電腦屏幕上,上面一段監控視頻正在播放著,如果今天晚上參加過海洲晚宴的人見到,肯定會第一時間認出視頻中的內容。

這正是蕭越從進入宴會廳,到一腳踩裂地板的全過程。

整段監控視頻趙雲河已經反覆看了好多遍,一盒煙都抽了大半,桌上的煙灰缸都快滿了,儘管如此每看一遍視頻,趙雲河依舊浮現震驚的表情。

無論從哪個方面,視頻中蕭越表現出來的東西似乎都超出了正常人的範疇,是個十足的危險人物。

關於蕭越的事情,感覺有些棘手的趙雲海已經上報省廳,此時正在等待上頭的命令。

叮鈴鈴~~

一陣急促的電話聲響起,趙雲河第一時間接了起來,神情嚴肅道:「我是趙雲河……好,請領導放心……是,一定。」

放下電話,趙雲河長舒口氣。

這時辦公室門被敲響。

「進來。」

寧清瑤推門而入,一臉嚴肅道:「局長,人已經帶回來了,對方很配合。」

「那就好,先問問情況吧,黃家人報警說的語焉不詳,事情問清楚了再下結論,這件事情省廳的領導已經在關注了,你們都注意一下,千萬不要弄出不好的影響。」

省廳都關注了?寧清瑤愣了下,但想到蕭越本身的特殊性,點點頭表示明白。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