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吶,好帥!」

「外界傳聞凌霄聖子葉青就是一個超級大帥哥,我以前還一直不相信,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真的希望凌霄聖子葉青不要受傷才好,我聽說,馬伍德很強的!」

「你們聽說了嗎?馬伍德約戰葉青,為的就是玲瓏聖女柳雨菲!」

「據說,柳雨菲因為愛慕葉青,就跟葉青私奔了,而她跟馬伍德有婚約!」

各種議論聲響起。

南荒域很大,龍蛇混雜,什麼人都有。

當日,葉青擄走玲瓏聖女柳雨菲,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外界一直在議論。

有種種奇葩的猜測。

甚至,還有人認為,聖女柳雨菲,就是自願跟葉青那啥的。

畢竟,葉青長得帥呀!

而相比之下,馬伍德的容貌,就很平平無奇了。

聽到了周圍的那些議論聲,葉青的心中,古井不波。

不發一言。

安安靜靜,等著成為天帝呢!

「嗖!」

天空之中,突然之間,一位面容冷峻,身材魁梧的少年,御空而來。

隨着他的出現,一股驚人的氣勢,綻放而出!

大羅聖子,馬伍德到了!

風雲台附近,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人們可不敢當着馬伍德的面,繼續議論這些緋聞。

。 ☆★☆★☆★

隔天一大早江稀梵正看著報紙上面的新聞內容,他發現有一條令他感興趣的。

「妟蓉妳看,社會就是有這樣的人,想著出名報導一些不實謠言。」他把報紙上的內容放在桌上指著,想讓她看看內容。

姚若馨最近受了江稀梵有些信任,這都是多虧日本的山田先生的那件案子。

她接過他手上的報紙看去,然而揉了一下眼睛,這報紙上面的內文令她心裡怔怔的,再也不敢說什麼話,原本手上還拿著的杯子瞬間一滑落「咔嚓」碎裂的聲響巨大。

江稀梵感到不對勁,他表示關心道:「怎麼了嗎?」

姚若馨從沒預料到這件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她終究不是真正的江妟蓉,她是搶走這報紙上高薇薇小姐的身份的,壞女人……

「沒事,只是手滑一下而已。」她可以趁這個機會告訴江稀梵,跟他說這才是您的親生女兒啊!

但她卻做不到,因為她的復仇未報,沒有親眼看到江誠集團得到報應,她不可能先攤牌。

「爸…我突然想到還要去醫院看一下哥哥,我先過去了。」姚若馨為了不讓江稀梵看出懷疑,刻意連同報紙也帶上。

江稀梵沒說什麼,點點頭繼續吃著。

此時,正從辦公室開完會議的所有員工們都對著報紙上指指點點,他們覺得報紙上的女人特別像一個女孩。

這些樊紀天也有所覺悟了。

辦公室的氣氛陷入陰霾及畏懼,他手上拿著報紙正是今日最大的頭條新聞。

他氣的不是報導上的內容,而是,高薇薇為什麼會登上報紙上「玉宸,你告訴我當時情況怎麼回事。」

玉宸愣住不說,直覺說甚麼都是不對,可是他又不得不說出當時的情實發生。

他說意外撞到了高薇薇,發生了一場誤會。

樊紀天先讓自己忍著沒發飆,他冷笑著說:「傳令下去,讓他們買通所有發出這則消息的報導,還有讓夢幻世界那天的主持人站出說明,告她胡說八道沒有證據的不實謠言。」

真是不知好歹的女孩,敬酒不吃吃罰酒,原來想好好的磨練她的耐性沒想到如此猖狂,傲慢無知,不過也不意外,因為誰讓她是江稀梵生出來的。

高薇薇事件鬧得沸沸騰騰,就連曉光的K酒館也受到牽連,夢幻世界遊樂園已提翻出證據,所有報名者的名單都有在內,包含她自己的,但因為此事取消她的資格。碰且有損本公司名譽提出告訴。

高薇薇走到哪就被周圍的人民指指點點,她實在不知道為什麼,那天她明明撞見自己的報名窗體被一個穿著一身黑的西裝男給拿走,為什麼又突然的公開出來。

她回到K酒館發現一個顧客都沒有,她去擺攤也被人搞破壞弄得無法做生意。

從來沒想過人生跌落谷底是這麼嚴重。

「曉光,對不起我連累了你。」她從自己身上拿出存了已久的錢,她知道因為她的事情酒館因此被迫停業,這根本是夢幻世界要趕盡殺絕。

「沒事,你剛好幫我一個大忙,我很早之前就想關門了」曉光是支持她多年的青梅竹馬,他們的關係不會因為這樣就翻臉。

再說,能有這麼勇氣的朋友也不錯。

兩人頭一次正眼對視著對方這麼久,高薇薇有點被曉光說的話給感動。

此時此刻,一群凶神惡煞的人們趕緊圍了過來,毫不猶豫地拿著棍棒到處砸,沒有顧慮到還在裡面的兩位,看到什麼就到處亂砸。

「你們是什麼人?」高薇薇意識到危機趕緊站起來維護。

「妳就是那個污衊夢幻世界的那個造謠者的女人吧!正好連妳一起處理!」

這男人一說完,就兇狠的要朝往她的方向砸東西過去時,正巧被趕過來的曉光給接住了。

緊接著他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體保護高薇薇不受到傷害。

高薇薇被他的保護之下所不舍,看著曉光被挨打的模樣她直奔淚光。

她喊著別打了就是沒人聽。

直到沒東西好砸,他們才停手,不過同時一個身影從他們兩位身後靠過來。

「這裡怎麼回事呢,弄得這麼亂……」

高薇薇聽見男人的聲音很貼切,也似乎從哪裡聽過。

「你少多管閑事!」

男人用最快的速度就抓住了機會朝著那個不自量力的人,一拳從下方攻擊上去。緊接著三兩下就打倒在地上趴著。

「我們走!」原來那個帶兵打戰的男人遇上了高手,知道自己實力不過人家,帶著兄弟趕緊開溜。

「都別想走,先去警察局做筆錄,再說。」

正好,門口已經布下天羅地網,林佑盛已經安排一下在門口當一名守門員的職責。

一場混亂結束。

「高小姐,何必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

高薇薇這時才看清楚眼前這男人的真面目,她獃滯的緊緊盯著男人。

是他!

「你是地鐵站那個….小偷!」

來到了警察局。那群鬧砸店的人群們一個個做筆錄的流程。

不愧是樊紀天,居然真的預料到夢幻世界藉這此機會找幾個人去砸了人家酒館。

誰讓這女孩用不實謠言壞了他們名聲的確該受點小小的教訓。

「喂,妳沒受傷吧?」玉宸看著她,從剛才到現在一直很安靜,印象中她不應該是這樣的文靜。

「都怪你!如果你沒有偷就不會發生這種事…嗚嗚嗚嗚……」這次高薇薇真的嚇死了只怕做夢都感到被人追殺。她剋制不住的情緒一次爆發,又是罵人,又是拿自己的小拳拳捶他的胸口。

那群人真的好可怕,還把店內的所有東西砸得亂七八糟根本事暴力集團。

而這些都要怪這個小偷,如果當初把話說清楚再走,她也不可能因此誤會夢幻世界活動造假用不當的操作手法吸引遊客。

「玉宸,你把高小姐害成這樣不需要負點責任嗎?」

「這位正義使者你也這麼認為吧,對吧,要不是這個人我也不會去開什麼記者會還被帶來警察局做筆錄…嗚嗚嗚嗚…心好累喔喔…我為什麼這麼命苦呀我!」高薇薇一明白有人站出來挺自己簡直是賺到了,而且還是個檢察官先生和她站同一條線,她再次把目標轉變為可憐兮兮的女孩,她連續抽了幾張桌上的衛生紙擦著根本沒有落下的眼淚。最後捶打胸口越打越大力….要多逼真有多逼真的。

「哼哼,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可是我林佑盛的座右銘,高小姐別擔心有我在他不敢不負責的!」

林佑盛得意一笑,輕拍了眼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高薇薇的肩膀,安穩她的情緒。

玉宸瞪了眼前的林佑盛幾眼,他就是這樣只要他一出點差錯,他就一副幸災樂禍的看著樂鬧,而他們之間的關係打從一開始並不友善,他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有樊紀天袒護都是靠那一張嘴。

林佑盛偷笑了一下,仔細一瞧這個高薇薇確實跟若馨長得有點相似,但只要一開口說話就破功了。

。瓦克達領著一群殘兵敗將從太原城撤退,標誌明軍徹底光復太原城。

戰鬥結束后,聆敬陽和部將並沒有急於進入太原城,在絕對實力面前,他的兵馬不如姜瓖雄厚,為了避免和姜瓖有矛盾,他和冷如鐵下令,放棄進入太原城,速去太原城附近縣城,多佔領些城池,莫要被姜瓖把全軍圍在太原城。

冷如鐵領著本部兵馬往太原城附近縣城奔去,太原城附近清軍早就跑的得一乾二淨,沒有撤退的也紛紛投降明軍,冷如鐵在短時間佔領太原城南側榆次……

《帶著崇禎去流浪》第二百四十章:天下勤王兵馬(三) 盛懷錦一臉黑線。

秦簡笑著點頭,「是有這個意思,可是,人家大師不要我啊!所以,就買個假髮戴上嘍!」

林宇城鬆了口氣,「那太好了,多虧大師不要你。」

盛懷錦「……」在心裡把林宇城吐槽成了個二傻子。

林宇城這邊的人全都是盛懷錦給安排的,秦簡想留下來照顧他幾天,他倆都不讓。林宇城說,「阿錦把什麼都安排的好好的了,工作和外面的事情有我的助理打理,就當你哥哥我躺這裡享清福了,就是苦了你了。」

秦簡笑道:「我有啥好苦的了,你成天胡言亂語什麼?我好著呢!大寶二寶暫時在盛家,我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日子好過的好。」

忽然,林宇城眼睛紅了,「秦簡你有母親的相片嗎?我都沒見過她,網上現在搜出來的相片都看著很模糊,看不清楚。」

秦簡說,有,但也都在家裡的相冊里放著,自己的手機里也是沒有的,當時,秦簡提前把值錢的東西都搬到了這個公寓里,所以,秦安和她,還有外婆外公的照片,合照什麼的都有。

盛懷錦忽然說:「阿姨年輕時候就長秦簡現在個樣子,最高光的時候也就是她現在這個髮型。」

「你怎麼知道?」林宇城和盛懷錦是一個時代的人啊!盛懷錦怎麼會知道秦安那麼多信息?

盛懷錦說:「你一出生就被送去國外養著了,你自然不知道,可我知道,那時候每次看到阿姨上電視節目唱歌,我就跟他們幾個說,將來要找和她一樣的女人當老婆,你們知道傅斯晟他們幾個說啥嗎?」

「說啥?」

盛懷錦看著秦簡說:「娶她女兒當老婆啊!」

所以,這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有因果的嗎?

秦簡翻白眼,「打住吧!扯遠了。」

盛懷錦找護士長問了花瓶的事情,護士長哪裡想得到那花瓶是個寶貝,加之又是盛懷錦來問她要,便笑得跟花兒似的說:「這有啥?您需要多少拿多少,就怕您看不上那眼呢!」

盛懷錦說:「我女朋友看上這個了。」

護士長還熱情的用那種一次性床單給仔細抱好,「這樣放車子上也不容易損壞。」

秦簡和盛懷錦一起回的市區,差點又被那人給拉去了藍橋別墅。

秦簡大鬧,「盛懷錦,你不要過分了我跟你說,你再這樣,我就把娃帶走了。」

盛懷錦,「那我要去你家?」

秦簡,「不行。」

你都和韓家大小姐聯手了,又和她這樣子,媽的她是天生的小三體質嗎

秦簡和沈熙見面是幾天後了,倆人約見的地方還是當年倆人見面的那個院子。

這次兩人見面主要是為了孩子。

沈熙自然是會對孩子好的,她即使知道盛懷錦不是她生的,但還是把他當做自己親生兒子看待,而盛懷錦知道了自己的出身也依舊沒有改變他和沈熙的關係,就憑這點,她都會好好待大寶二寶的,不管怎麼說,她活到這把年紀,除了沒有自己的孩子外,半輩子的人生過往,她是滿意的,主要是嫁給了盛鎮霆,從小就喜歡的男神。

沈熙說:「秦簡,你就把心放肚子里,目前來說,阿錦和你之間確實還有點障礙,他是太在意你了,所以,不敢有半點閃失,但我相信,你倆會有個好結局的,他這些年的變化和努力,我是看在眼裡的。

其實,從實力和能力上來說阿錦完全不需要聯姻,但是,你要知道樹大招風的真正意思,這個招風可是分好多個風的。縱是阿錦不需要靠聯姻,但是,想靠聯姻來維持家族利益,或者讓自家利益更進一步的人多的是。」

秦簡只是那天無意間聽到盛懷錦和林宇城說到了韓家,和韓家大小姐,之後再也沒有聽到什麼,網上也沒有韓家和盛家的任何言論。

一般情況下,像京都韓家和盛家這種家族,沒有哪個不知死活的媒體人敢瞎說的,還有一點就是,這種大家族的事情的事情,一般媒體也不會知道的。

所以,沈熙這也算是在旁敲側擊的告訴她,盛懷錦可能會和韓瑾薇再續前緣?

「我可以叫您沈阿姨嗎?」秦簡很認真的問沈熙道。

沈熙一愣,而後呵呵笑了起來,「當然可以了,我還不巴不得你叫我一聲媽呢!」

秦簡也笑,「謝謝您看得起我。」

沈熙嗔怪道:「別這麼說,誰看不起誰呢?大家都是女人,走到今天,你我能坐下來喝茶聊天,這是多大的緣分呢!都叫阿姨了,那以後咱倆之間就是私人關係了,不管盛家和阿錦怎麼樣,咱倆就是朋友,記住了嗎?」

秦簡眉眼彎彎的,說:「好呀!」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