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兒可是你的小迷妹,我說我認識你,她還不相信呢。」

玲姐將簽名的A4紙收回包中,忽然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着周悅彤。

「周小姐,能不能也給我簽一個名?」

周悅彤倒也沒有拒絕,將剛才那張A4紙又接了過來,在張曉簽名的旁邊也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女兒也是你的小迷妹。」

這一下,玲姐終於是滿足的將A4紙收回了包中。

就在這時,一個男聲在眾人的身後響起。

「馬曉玲。」

這道聲音之中充滿了極其的不耐煩。

「是劉經理。」

張曉微微眯着眼睛,看了馬曉玲一眼。

「那傢伙在公司有沒有故意針對你?」

馬曉玲嘆了一口氣,「肯定故意針對我了,特別是你拍攝的電影上映爆火之後。」

「那傢伙就一直都在針對我。」

張曉點了點頭,「看出來了,玲姐像你這種搞後勤的,一般來說應該不會安排出差的。」

「這傢伙肯定就是故意針對你的。」

「對了,玲姐,我的電話號碼沒有變過,如果你想換一份工作,或者真的在那家公司待不下去了,隨時聯繫我。」

雖然夏天娛樂是一家娛樂業的公司,和常規的公司有些不太一樣。

不過安排馬曉玲進入公司,搞搞後勤也沒有什麼問題。

張曉相信,馬曉玲也能夠很快適應娛樂公司的節奏。

其實後勤這方面的工作和常規公司的區別也並不是很大。

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

告別了玲姐之後。

張曉和周悅彤也準備回到酒店了。

「剛才那兩個人是誰?」

劉經理黑著臉盯着馬曉玲。

馬曉玲笑着說,「兩個熟人,打個招呼而已。」

「哼,工作時間和熟人打招呼,這個月的獎金就扣一半吧。」

劉經理屬於是那一種心腸極小之人。

仗着自己是經理,所以經常幹這種事情。

況且,馬曉玲如今都已經三十好幾的人了。

很難再找到一份現在這樣的工作,所以也就被他給吃的死死的。

別說是扣獎金了,劉經理高興扣她半個月的工資都沒有問題。

自從張曉火了以後,每當看到張曉的新聞,他就氣得牙痒痒的,

他屬於是那種,看到別人過的比他好,就會渾身難受,不得勁兒的那種人。

憑什麼?

區區一個張曉。

憑什麼過得比他好?

他非常的嫉妒,所以,這種壞心情也就發泄在了曾經作為張曉上司而且非常照顧張曉的馬曉玲身上。 不過,李世民不好發作,不代表就沒人拿他遲到做文章了!

只見李佑旁邊一個文臣不滿地「哼」了一聲。

他鄙夷地看了李佑一眼。

似乎羞與李佑為伍。

他拂袖而去,站到了另一邊。

在他的帶動下,李佑身邊迅速空了一小塊。

李佑揉揉惺忪睡眼,瞥了一眼左右,不屑地撇撇嘴。

他當然知道這些人的意思,不過並不在意。

一群跳樑小丑罷了。

可惜,樹欲靜而風不止。

李佑的姿態讓帶頭的文臣更為憤怒!

此人正是貞觀名臣——魏徵!

魏徵,唐初名臣,以剛正不阿,勇於勸諫聞名。

當初,李世民三顧茅廬,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勸動魏徵出山,為他效力。

李世民其實非常討厭魏徵。

魏徵曾經效忠李建成,在李建成派系裡地位不低。

李世民為了聚攏人心,才不得不請魏徵出山。

不過,魏徵也不是易於之輩。

所謂的剛正不阿、勇於勸諫,不過是政客魏徵政治投機的表現罷了。

他心思機巧,早就看出李世民的用意。

李世民為了收攏人心,大張旗鼓請他出山,並且重用他。

但隨著朝堂穩定下來,他就沒什麼利用價值了。

到時候,李世民或許不會過河拆橋,卸磨殺驢。

但他一個半路投效,易主之臣,勢必會被邊緣化。

所以,魏徵才冒著不小的風險,豎起「直言死諫」這面大旗!

他的方式方法很簡單,就是通過反對核心權力層來揚名!

李世民非常討厭他,就是因為魏徵經常給他找茬。

之前李佑的名聲還不夠大,地位也不夠高。

魏徵自然懶得出手。

如今,魏徵覺得機會來了。

李佑官拜天策上將,兵部左侍郎。

夠得上魏徵踩人的標準了!

今天正好又抓到李佑的痛腳。

此時不踩,更待何時?

魏徵拱手出列。

「陛下,微臣有本要奏!」

李世民早就發現魏徵要搞事了,不怒反喜。

畢竟,這次魏徵是給李佑這個臭小子找麻煩。

他威嚴道:「准奏!」

魏徵瞥了一眼閉目養神的李佑,冷冷道:「臣要參天策上將李佑一本!」

朝堂一陣喧嘩騷動。

李佑滿不在乎,瞟了一眼氣焰囂張,正義凜然的魏徵。

繼續閉目養神。

朝堂群臣各有心思,房玄齡、杜如晦等人心中竊喜,長孫無忌、侯君集等人幸災樂禍,更多的則是冷眼旁觀。

「呵呵,魏徵這條老狐狸終於出手了!」

「有魏徵這條瘋狗盯著,五皇子危矣!」

「斗吧,都不是好東西,兩敗俱傷才好!」

「無非是狗咬狗,一嘴毛,咱們看戲就好!」

「……」

李世民淡淡道:「哦?愛卿何出此言?」

魏徵聲如洪鐘,口若懸河,氣勢不凡。

「天策上將惡意遲到,且衝撞殿下,行事荒唐,大逆不道!」

「依大唐律法,該杖責四十,流放三千里!」

轟!

李佑還沒什麼反應,群臣就炸鍋了!

魏徵得了失心瘋么?

李佑再怎麼說也是聖眷正濃的實權人物。

也沒聽說魏徵跟五皇子有深仇大恨啊!

沒必要這麼把人得罪死吧?

況且,誰都知道,五皇子李佑的背後支持者是當今聖上。

李承乾幸災樂禍地瞥了一眼李佑,拿出嫡長子的威嚴,怒斥道:

「大逆不道,有悖禮儀,丟了我皇室臉面!」

李佑撇撇嘴,頗為不屑。

【瘋狗吧你,你小子湊毛線熱鬧,跟你半毛錢關係?】

【麻蛋,這老李家就沒幾個正常人!】

【呵呵,別人不知道你李建成的小秘密,我還不知道么!】

【老子不就睡過頭而已,還給老子上綱上線了!】

【我有悖禮儀,大逆不道?】

【那你小子捅菊花,玩男人,還不得大卸八塊,凌遲處死?】

轟!

李佑的吐槽轟響在李世民的腦海里。

宛如一道驚雷,震得李世民幾乎坐立不安。

太子李承乾居然有斷袖之癖!

李世民心中巨震!

李世民可以容忍李承乾貪婪好色,爭權奪利,心思陰沉。

甚至,可以容忍他拉幫結派,覬覦大位!

但唯獨容不下一個有斷袖之癖的太子!

斷袖之癖,可是會穢亂後宮,甚至影響皇室的血脈繼承!

這樣的人怎麼能當皇帝?

可是,李佑說的是真的么?

八成是真的!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