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香啊,胖爺我又餓了……我還能在大吃三百回合。」

忽然!

躺在那裏呼呼大睡的秦無爭,在睡夢中嗅到香味,他猛地睜開眼睛大喝一聲。

「嗯,老大,嫂子……你,你們啥時候來的?」

「我沒眼花吧?」

秦無爭起身後,看到葉天傾和李子涵都在這裏,當即大吃一驚。

「剛到!」

葉天傾回答道,旋即開口:「你睡得倒是挺死的啊,喊都喊不起。」

「嘿嘿,吃飽飯就睡一覺,這是我們老秦家祖傳的養生之道,習慣了,習慣了。」秦無爭解釋道。

葉天傾無語。

他知道,這傢伙又在胡謅祖訓,在這裏瞎說八道了。

「老大,我跟你說啊,這黃金蛋炒飯可真好吃。」

「你聞一聞這香氣,是不是覺得很香,比那天在船上的黃金蛋炒飯要香許多對吧?」

「那天在船上的黃金蛋炒飯,有四分之三是普通大米,剩下的四分之一才是靈米,可咱們在這裏吃的那是百分之百的純正靈米。」

「待會你可要嘗一嘗這黃金蛋炒飯,那可是好吃到起飛。」

秦無爭滿臉興奮的給葉天傾介紹道。

葉天傾輕輕點頭。

旁邊的楊冠光,剛剛還滿臉陶醉,可在聽到秦無爭的話后他懵的瞪大眼睛,驚呼一聲。

「胖子,你,你……你剛剛再說什麼?」

「你是說着香味,乃是那蛋炒飯發出來了?」

他眼睛瞪圓,難以置信的驚呼道。

「對啊,就是黃金蛋炒飯的香味,要不然你以為是哪裏傳來的,廁所嗎?」

秦無爭反問一句。

轟,轟,轟!

楊冠光如遭雷擊,臉色極其難看。

他聞着這讓他自己都感覺飄飄欲仙的香味,

他以為這是香薰的味道。

可是他完全沒有想到,這香味並非是香薰,而是蛋炒飯散發出來的。

「不,不……不可能,這不可能。」

「你們少在這裏騙我了,以為我沒吃過蛋炒飯嗎,這蛋炒飯的味道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根本就不是這樣的,別企圖騙我。」

他額頭青筋暴起的吼道。

他無法接受這個解釋。

此刻,他已經是慌了。

這香氣真的是太誘人了,剛剛他不知道這香氣,到底是什麼散發出來的,就已經是心馳神往。

現在得知,這竟然是黃金蛋炒飯所散發出的香味。

縱然他嘴上說着否認的話,可他的心裏已經相信了,甚至在得知這香氣是蛋炒飯散發出來的那一剎,他都有些餓了。

「咕咚!」

他忍不住狠狠的吞咽一口口水。

他不敢想像,待會黃金蛋炒飯製作完成後,葉天傾和李子涵當着他的面在這裏吃,他是否能夠扛得住這份沉甸甸的誘惑。。 「勿看,努力修改中!」

「恭喜啊!」張婷笑著說了一句,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陳爭,沒有當著朱亞男的面發難。

陳爭只能訕訕笑著回應,假裝不認識張婷。

「上次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呢,今天重新認識一下吧,我叫朱亞男,**專業博士研究生,你呢?」朱亞男大方伸出手,一向熱情的她覺得她們倆很有緣分,想交這個朋友。

張婷與她握了握,在次瞥了一眼陳爭,然後笑道:「我叫張婷,臨床醫學研究生~」

她突然發現,陳爭似乎比她之前想象的更渣~之前就有一個懷孕的女生和一個假裝是秘書的情人,現在又冒出一個大著肚子的老婆!

此時她感覺很憤怒,想上前抽陳爭一耳光,補上畢業那次她不捨得扇的遺憾!不過,看著挺著大肚子的朱亞男,她又不忍心。她覺得朱亞男這個人太熱情太善良了,不想讓她因此而痛苦絕望。

而且,朱亞男都快要生孩子了,作為醫學專業的她很清楚,朱亞男此時身心都很脆弱,不能受到太大刺激,否則容易出事情,甚至會早產或流產。

有張婷在,陳爭感覺頭皮發麻,忙對朱亞男說道:「時間不早了,要不我們先回去吧~」

朱亞男倒是想和張婷多聊幾句,有些為難地看著張婷,張婷卻是打大方笑著說道:「沒事,我也要去採購一點日用品,就先拜拜了~」

「那,拜拜~」朱亞男朝她揮揮手。

張婷也微笑揮揮手,臨走前不忘意味深長地看一眼陳爭,讓陳爭心裡滲的慌。

與張婷分別後,陳爭心不在焉地扶著朱亞男往車挺的地方走去,稍微有些後悔,早知道張婷也在學校晃悠,他就應該報完名便帶著朱亞男回去。

他也想過張婷來學校報道的事情,但是認為張婷在醫學部,應該不會來本部,而且學校校區這麼大,碰上概率很小。可越是現實中往往是這樣,你心裡認為的小概率事件,應該不會發生,結果它越容易發生。

回去的路上,朱亞男很興奮:「去年我和她見過一次,還說了話,今年又近了一次,還成了校友,你說這事多巧合?」

「確實挺巧合的~」陳爭心不在焉地附和一句。

巧合?還不是都因為我有關係~

他有些不放心,開車將朱亞男送回家,吃過午飯後,陳爭驅車去了醫學部,打電話給張婷,叫她出來見一面。

沒多久,張婷就從宿舍下來了,打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上,陳爭默不作聲地把車開到了學校旁一條無人的小道上。

「張婷~」

「啪!」

陳爭把車停下來,剛剛叫了她名字,臉上就挨了一她巴掌!

「這是我替自己補的那一巴掌!你就是個大騙子,人渣,什麼做夢夢見我拋棄你了,只不過是想找個借口拋棄我而已!到底有多少女孩子被你騙了?三個?還是五個?說出來讓我長長見識!」

張婷氣極,咬牙切齒逼問陳爭。

「對,我是個人渣,我是個社會敗類,行了吧~,」陳爭捂著被打過的臉,自嘲地笑了,他放開手,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如果你想伸張社會正義,儘管往我臉上扇~」

陳爭這般無賴行徑,反倒讓張婷沒了打他的衝動,張婷

「恭喜啊!」張婷笑著說了一句,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陳爭,沒有當著朱亞男的面發難。

陳爭只能訕訕笑著回應,假裝不認識張婷。

「上次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呢,今天重新認識一下吧,我叫朱亞男,**專業博士研究生,你呢?」朱亞男大方伸出手,一向熱情的她覺得她們倆很有緣分,想交這個朋友。

張婷與她握了握,在次瞥了一眼陳爭,然後笑道:「我叫張婷,臨床醫學研究生~」

她突然發現,陳爭似乎比她之前想象的更渣~之前就有一個懷孕的女生和一個假裝是秘書的情人,現在又冒出一個大著肚子的老婆!

此時她感覺很憤怒,想上前抽陳爭一耳光,補上畢業那次她不捨得扇的遺憾!不過,看著挺著大肚子的朱亞男,她又不忍心。她覺得朱亞男這個人太熱情太善良了,不想讓她因此而痛苦絕望。

而且,朱亞男都快要生孩子了,作為醫學專業的她很清楚,朱亞男此時身心都很脆弱,不能受到太大刺激,否則容易出事情,甚至會早產或流產。

有張婷在,陳爭感覺頭皮發麻,忙對朱亞男說道:「時間不早了,要不我們先回去吧~」

朱亞男倒是想和張婷多聊幾句,有些為難地看著張婷,張婷卻是打大方笑著說道:「沒事,我也要去採購一點日用品,就先拜拜了~」

「那,拜拜~」朱亞男朝她揮揮手。

張婷也微笑揮揮手,臨走前不忘意味深長地看一眼陳爭,讓陳爭心裡滲的慌。

與張婷分別後,陳爭心不在焉地扶著朱亞男往車挺的地方走去,稍微有些後悔,早知道張婷也在學校晃悠,他就應該報完名便帶著朱亞男回去。

他也想過張婷來學校報道的事情,但是認為張婷在醫學部,應該不會來本部,而且學校校區這麼大,碰上概率很小。可越是現實中往往是這樣,你心裡認為的小概率事件,應該不會發生,結果它越容易發生。

回去的路上,朱亞男很興奮:「去年我和她見過一次,還說了話,今年又近了一次,還成了校友,你說這事多巧合?」

「確實挺巧合的~」陳爭心不在焉地附和一句。

巧合?還不是都因為我有關係~

他有些不放心,開車將朱亞男送回家,吃過午飯後,陳爭驅車去了醫學部,打電話給張婷,叫她出來見一面。

沒多久,張婷就從宿舍下來了,打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上,陳爭默不作聲地把車開到了學校旁一條無人的小道上。

「張婷~」

「啪!」

陳爭把車停下來,剛剛叫了她名字,臉上就挨了一她巴掌!

「這是我替自己補的那一巴掌!你就是個大騙子,人渣,什麼做夢夢見我拋棄你了,只不過是想找個借口拋棄我而已!到底有多少女孩子被你騙了?三個?還是五個?說出來讓我長長見識!」

張婷氣極,咬牙切齒逼問陳爭。

「對,我是個人渣,我是個社會敗類,行了吧~,」陳爭捂著被打過的臉,自嘲地笑了,他放開手,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如果你想伸張社會正義,儘管往我臉上扇~」

陳爭這般無賴行徑,反倒讓張婷沒了打他的衝動,張婷

。姜衛華搖搖頭甩開煩惱,「你還沒有回答我第一個問題呢!」

曹曉松知道他這是不計較他的選擇了,放鬆身體道:「難怪她討厭你,是你看低了她,她不是那麼沒品的人,不會叫我們趴桌子上出醜,或者安排我們住髒亂的地方來噁心我們的。

哪怕一開始就是敵人,她也不會在今天這樣的場合做沒品的事情,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610章雞蛋 這是與桃式戰鬥時完全不一樣的感覺,桃式擁有的能力與寧次的能力相反,能夠減慢別人的時間,寧次在與桃式戰鬥的時候其實就是在比拼誰對時間擁有更高的掌控力,雙方一直都是在抵消對方的力量,所以雙方的戰鬥是比較流暢的,並沒有出現在誰變慢的情況,甚至可以說,在寧次與桃式的戰鬥中,誰出現了慢動作就意味著誰輸了。

寧次本以為這個認知也能對繼承了桃式力量的浦式適用,但現在的卻發生了寧次認知之外的情況,明明浦式已經變成了慢動作,卻依舊輕鬆擋下了自己的攻擊,並且還口口聲聲說是自己的天敵。

所謂的天敵,並不是單純的敵人,而是擁有完全克制對方能力的能力,只有這種存在才能被稱為天敵,既然浦式敢說出這種話來,就意味著浦式覺得自己擁有完全克制寧次能力的能力。

不過寧次也沒有被唬住,畢竟寧次也不是被嚇大的,並沒有對浦式生出絲毫恐懼,依舊在不斷的試探攻擊中尋找著突破的方法。

「哈哈!有破綻!」

浦式突然大喊一聲,寧次微微一驚,下一刻寧次胸口出現一道皮帶裝的圖案,一柄由手特化的彎刀從圖案中冒出,朝著寧次的脖子砍過來,同時浦式也將手中的魚竿朝著寧次的腰部揮砍過來。

寧次的第一反應就是要卡片化躲過這一次來自於考德與浦式的夾擊,然而就在攻擊來到的這一瞬間,寧次卻發現自己的卡片化被阻擋了。

以往只要寧次想卡片化,就能立刻變成卡片,完全不需要任何考慮,就像呼吸一樣自然,然而這一次寧次的卡片化卻沒有成功,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寧次瞬間失神,也就是這麼一瞬間的失神,讓寧次失去了躲閃的機會。

「噗!」

浦式與考德的攻擊幾乎同時命中寧次,寧次的脖子與腰部都被斬斷,身體被分為三分。

這種傷痛本該造成巨大的疼痛,但脖子都被割掉的寧次已經無法再接受到來自身體的反饋,寧次的大腦陷入了空白。

此時的寧次還擁有著意識,但腦中卻是一片空白,什麼事情都無法再去思考。

「我……要死了?」

一個念頭在寧次的腦中一閃而過,恍惚間,寧次感覺自己置身於一片完全空白的世界,腳下是一片空白的水,正在緩緩下沉。

隨著身體的下沉,寧次的意識也漸漸變得模糊起來。

「不對!僅僅是這種程度,我怎麼會死?」

就在寧次的意識即將消散的前一刻,寧次突然又閃過了一個很奇怪的念頭,從一般的生物角度來說,頭部與腰部齊齊被斬斷,這種傷害是毀滅性的,除了死亡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可能性,但寧次卻在恍惚間閃過了這樣一個奇怪的念頭,並且在潛意識中更是認為這種程度的傷害是完全不致命的,就連寧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

儘管連寧次自己都持有著懷疑的態度,但是這個想法卻在瞬間根深蒂固,完全無法從寧次的腦海中抹去。

寧次即將小三的意識漸漸恢復,原本白色的世界也開始出現色彩,白色逐漸被別的顏色塗抹,起初這些顏色只有一點點的時候寧次只覺得這些顏色是白色的點綴,但隨著這些顏色逐漸變多,將所有的白色全都覆蓋之後,寧次便越發覺得這些顏色有些恐怖。

這些顏色無比混亂,混亂到寧次完全無法從這些混亂地交織在一起的顏色中單獨認出來獨一種顏色。

並且伴隨著混亂顏色的還有無比可怕的氣候,整個世界彷彿都被染上了混亂,閃電,暴風,火焰,充斥在這個世界的沒一個角落,有時閃電交織在一起形成的網狀會被暴風攪碎,有時候暴風產生的氣旋又會被雷電打散,火焰有時候會包裹在雷電錶面,是有時候又會被暴風席捲產生火焰風暴。

這些極度不自然的自然現象讓寧次無比混亂,寧次不明白這裡是哪裡,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在這裡,也不明白這裡怎麼了,更不明白該怎麼離開這裡,唯一明白的是,這裡一定不是和生存。

不過好在寧次似乎還並沒有被這個世界所接受,即使寧次身處於這個世界,即使這些可怕的氣候無時無刻都在寧次身邊掠過,寧次也沒有遭受到任何傷害,好像寧次是一個並不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存在。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寧次都已經開始有些厭倦了這些混亂的時候,在這些無比混亂氣候的無數次碰撞之下,新的顏色出現了。

純正的金色,這一縷金色不與其他任何顏色糾纏,也不被其它任何顏色所影響,無論是被黑暗包裹還是被光芒照耀,這一縷金色依舊巍然屹立。

金色開始逐漸膨脹起來,逐漸有了一個形態,這是一個人的形態。

每一次被電閃雷鳴劈中,這個金色的人影就會崩散,但很快就會重新聚集,無論多少次,無論威力有多大,這個金色的人影也從來都不會徹底崩散消失。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