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況,這些畫是李正熙當著眾位賓客的面送給父親的,一旦父親因為這些畫而死,那他就是嫌犯。」

「李正熙那麼怕死,不可能做出這麼愚蠢的事情。」

葉秋一聽,徐志明的分析也有些道理。

「徐叔叔,這些畫掛在這裡,只會加重徐老先生的病情,還是處理了吧!」葉秋說。

徐志明大喊一聲:「來人。」

頓時,從外面走進來兩個保安。

徐志明吩咐道:「把牆上的畫都拿出去燒了。」

葉秋咋舌,不愧是頂級富豪家庭,價值過億的古畫,說燒就燒,眼睛都沒眨一下。

保安把古畫取走之後,葉秋明顯感覺到,卧室裡面的陰氣沒那麼重了。

他又給徐元正把脈。

很快,葉秋再次皺起眉頭。

他發現,古畫取走之後,徐元正的身體情況並不見好轉,依然找不到病因。

「奇怪,任何疾病都有病因,怎麼我找不到徐老先生的病因呢?」

葉秋開啟天眼,視線穿透徐元正的肌膚,觀察徐元正的內臟。

一切正常。

「可惜啊,老東西不在我身邊,不然的話,可以讓老東西佔卜一卦,沒準能找到蛛絲馬跡。」

葉秋暗嘆一聲。

就在這時,宋慧嫻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志明,李正熙和李明翰來了。」

「他們來做什麼?」徐志明問道。

宋慧嫻回答道:「李正熙說,他找到了病因,有辦法救治父親。」

「哦?」徐志明有些驚訝,問道:「李正熙說了沒有,父親的病因是什麼?」

「李正熙說想當面告訴你。」宋慧嫻說道:「志明,你去見見李正熙吧!」

徐志明道:「慧嫻,你讓李正熙來這裡。」

「好的。」宋慧嫻走了。

聽到他們的對話,葉秋心中疑惑,連我都暫時沒找到病因,李正熙能找到?

怎麼聽起來不靠譜呢?

【作者有話說】

第1更。

。 第775章我不會出賣她

「對不起,我是不會出賣雲霜的!」

丁瑤是上官雲霜最好的閨蜜。

而記恨上官雲霜的人,在沈西不要太多。

有一些人甚至為了報復上官雲霜,想著花錢買通丁瑤。

不過,對於一個有良知的人來說,丁瑤是不可能接受的。

所以,面對著眼前這幫曹冰蓮的人。

丁瑤依舊義正言辭的拒絕道。

「讓我把條件說完!」

「只要你把這藥水倒進上官雲霜的化妝品裡面。」

「冰蓮姐就會給你五百萬。」

那大姐頭當即出手將丁瑤打住,隨即道出了曹冰蓮開出來的條件。

並且道明,這藥水不會要了上官雲霜的命。

只是會讓其皮膚潰爛,從而變成一個醜八怪。

只要事成,曹冰蓮不僅僅可以安排丁瑤跑路。

而且,還會為其準備五百萬的現金。

雖然沈西不能待了,但是只要去到任何一個縣級市。

五百萬現金,都足夠其能十分滋潤的活一輩子。

對於一名普通人來說,五百萬的確是一個極大的誘惑。

「說完了嗎?如果說完了,請你們現在離開這裡。」

然而,丁瑤依舊不為所動。

此前,有名富豪出一千萬,讓自己在上官雲霜的酒里下藥。

人家並沒有想著毀掉上官雲霜的美貌。

只是想同其好好的度過一晚。

如此豐厚的條件,丁瑤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就拒絕了。

更何況,現在曹冰蓮開出來的條件?

「丁瑤,你這是準備把自己同上官雲霜捆在一塊兒了?」

大姐頭再一次指向了那藥瓶,冷喝道:「我勸你識相一點。」

「怎麼?難不成你們還想來硬的?」

丁瑤話音剛落,直接從攤位上抄起一把菜刀。

雖說丁瑤只有二十四歲,是屬於家中的老幺。

但是,早年自己的父母患上重病,還是好閨蜜上官雲霜出錢治好的。

如此好閨蜜,丁瑤豈會為了錢而出賣她?

見眼前這幫太妹就是不肯離開,丁瑤直接將菜刀比向了那大姐頭。

「哎呦!丁瑤,你不會真覺得自己拿著一個菜刀,就能嚇跑我們吧?」

嘭!

大姐頭剛叫囂完,擺放在攤位上的藥瓶就被丁瑤一菜刀當場砍碎。

裡面的藥水濺灑四周,有的甚至還濺到了大姐頭的臉上。

「我……我的臉……」

很快,藥水開始出現了嚴重腐蝕。

即便只有兩滴藥水,但依舊將那大姐頭的臉腐蝕出了兩個小坑。

藥水滑落的路徑,也灼燒出一條血痕來。

「啊!!」

那強大的腐蝕力,讓大姐頭痛苦的捂著臉頰。

但是,又因為腐蝕所產生的疼痛過於劇烈。

這手稍微一觸碰,傷口便更加疼痛難止。

當下,一股劇痛令大姐頭髮出了慘烈的嚎叫聲。

「大姐頭!」

餘下幾名太妹個個嚇得不輕,紛紛圍在了大姐頭身邊。

「給我……給我打!這個女人,我要在她的臉上劃上十刀。」

基本上已經被毀容的大姐頭,此時的內心只有一個目標。

那就是抓住丁瑤,然後將其徹底毀容。

自己以後見不得人,丁瑤也必須同自己一樣。

「是!」

餘下無名太妹以大姐頭馬首是瞻。

她的一句話,很快得到了太妹們的相應。

哐當!

只見那染著了一頭橘黃的太妹,一腳踹翻了丁瑤攤位上的新鮮蔬菜。

另外一名太妹,更是將左側的三個裝有泡菜的大缸推翻在地。

一時之間,丁瑤的攤位上面的東西,幾乎都被眼前的這五人給毀了。

「啊!!」

這可是自己父母在田內辛辛苦苦種出來的。

現在居然被這幫女人給毀了。

憤怒的丁瑤,當即發出了一聲尖利的嘶吼。

她對準了其中一名太妹,抄起手中的菜刀便急速砍下。

那太妹整個人直接嚇傻了。

她怎麼都不敢相信,丁瑤當真敢對著自己揮刀相向。

此時的她,雙腿早已嚇得僵化在現場,根本挪不動。

可那鋒利的菜刀,卻已經在急速逼向自己。

「我……我要死了嗎?」

噠!

就在那太妹徹底絕望之際,一發石子突然火速飛來。

精準的擊中了丁瑤的手腕,手掌當場張開。

手中的菜刀也因此不再被握持,最終菜刀從太妹的頭頂飛出。

哐當!

在重重的砸向前面菜販攤位之後,現場再度傳來一聲戰慄巨響。

咕嚕!

雖然,那菜刀最終沒有砍在自己的頭上。

但是,那太妹跟其他人紛紛站在眼底,連續吞了好幾口口水。

個個都是心有餘悸。

心想道,丁瑤難道不是女生?她怎麼比男人還要兇猛?

「這怎麼回事兒?」

當丁瑤看去左側方位,只見一張熟悉的臉映射進了自己的眼帘。

「丁瑤小姐,衝動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上一次在泳裝派對認識的李庶。

「你們這幫太妹,現在打爛丁瑤小姐的攤位。」

「現在,所有的人給我拿出一萬塊進行賠償。」

「要不然,我就報警把你們抓起來。」

丁瑤這還沒有來得及同李庶打招呼,與李庶一同走來的男子便沖了過來。

先是一手按住大姐頭,隨後指著其他的人,大聲怒斥道。

「李庶,又是你!」

「我告訴你,你不要得意的太早!」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