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蹲守應該不會出意外才是啊!」

祝融默默的想着

「再等一個小時!」

「若是還沒有兔子出現就撤退!」

很快,他在心裏給自己定了一個小小的『時間底線』!

「吱吱吱~」

一陣兔子的叫聲傳來!

「來了!」

「猜對了!」

祝融瞬間有了精神!

從聲音判斷來的野兔並不少!

野兔的智商並不高!

看到肥美的鮮草又被餓了一天當下肆無忌憚的吃了起來!

「嘎吱!嘎吱!~」

咀嚼聲音毫不掩飾。

有好幾隻已經在朝着祝融的方向靠近!

祝融還是沒有動!

這種情況下,一個很小的動靜就能夠將所有的野兔全部嚇走!

他必須足夠的謹慎!

「近了!」

二十米,十五米。

祝融看着一點一點靠近的野兔,身體的血液彷彿熱了起來,而嘴裏的唾液都開始忍不住的泛濫起來!

不過好在他仍舊在努力的剋制自己。

十五米的距離對他來說還是沒有足夠的把握!

況且那幾隻野兔並沒有察覺,兩個小時都等了,不在乎這幾米的距離!

他繼續抖動着鬍鬚,這是他感知能力的主要來源之一!

這也是他能夠估計出野兔距離的主要原因!

十米了!

「還可以再等一等!」

祝融悄然露出了虎牙,表情漸漸的泥濘起來!

:原來真是活得啊!這麼小表情就這麼嚇人!一點也不可愛!

:人家是老虎!不凶就餓死了!【摳鼻孔jpg】

:那他為什麼還不進攻啊!那幾隻小兔子都這麼近了!老虎的膽子也太小了吧!

:那是謹慎好吧!只有足夠近的距離才能確保捕獵的成功率!人家可不像我們有爸媽養大,他要是不謹慎沒飯吃的!

:這麼一說,祝融好像挺可憐的啊!

:可憐個屁啊!祝融怎麼說也是一個山大王的角色!可憐的是那群不知道的野兔好嘛?人家不就是想吃個草,而祝融卻是想要他的命~

:自然界弱肉強食沒什麼好說的!

……

9米,8米,7米……3米!

夠了!

祝融雙眼眯起!彷彿有股無形的殺氣在樹林之間瀰漫!

靠近的三隻野兔彷彿察覺到了什麼!轉身就要跳走!

可是就在這時,祝融早已做好了衝擊的動作,只等野兔跳躍的那一刻他便直接撲了出去!

鋒利的牙齒猶如兩把小匕首,兩隻圓圓的耳朵背在腦袋上,一出手就直接咬在了一隻野兔的脖子上。

汩汩的鮮血灌入了祝融的口舌之中。

滾燙的鮮血刺激着他的味蕾!

他放下野兔!

那隻野兔在地上不斷的抽搐着想要站起!不過很快就斷了氣!

野兔不比獵豹,以祝融的牙齒可以輕易的貫穿它的喉嚨,遠遠不用像對付獵豹那麼麻煩。

其他的野兔一鬨而散,眨眼之間就逃的無影無蹤!

祝融瞥了一眼四周,有部分鮮血賤在他額頭的王紋之上,整個虎的形象更加的霸道!

:剛才還萌萌的樣子,現在看起來好壯實啊!頭上還有鮮血,看着有點嚇人!

:這不過是一隻野兔而已!想當初我可是直播看到祝融獵殺獵豹的樣子,那才叫一個嚇人!

:我也記得!當時連鏡頭都不穩定!可把曉菲姐和校叔給嚇壞了!

:野兔的動作也不慢啊!你們注意看沒有,祝融現身之後不到一秒鐘這群野兔就都跑完了!難怪祝融要蹲這麼長的時間!那反應速度一般的老虎也不好抓啊!

:要不說祝融聰明呢!現在就是看看祝融會不會分一點給虎妹吃了!

:我也挺期待的呢!都說老虎無情,我希望在祝融身上看到不一樣的風采!

……

劉曉菲看着彈幕心中也在暗暗祈禱!

她是真心希望祝融可以餵養虎妹。

這麼久的相處,她對虎妹還是有點感情的!

虎妹還這麼小,又沒有學過捕獵也沒有祝融聰明,若是沒有祝融幫助餵養,只怕很快就會餓死了!

祝融見到野兔不再動彈並沒有立刻開動,而是強忍着飢餓感將野兔叼在口中,隨後小心翼翼的往回走!

這一次捕獵很成功,但是也留下了後患!

他的氣味一定會在這裏停留很久,若是被花豹發現那就糟糕了! 「還想逞凶!」

「都給老娘死到一旁去!」

滋啦!

一縷銀色電光閃出,數條電蛇在許雯的怒聲下,精準的咬在了那些向他們襲擊而來的藤蔓上。

別咬中的魔藤都哀嚎不止。

隱約間,還有一縷縷白煙從魔藤的身上散出來,就是周圍儘是霧氣,這縷白煙剛一冒出來就融入到霧氣中,故而並不是特別明顯。

「切~」

將魔藤解決的許雯輕嗤一聲。

「垃~圾~」

那帶着三分不屑、三分嘲笑還有幾分可愛和俏皮的嗤聲,聽的趙信忍俊不禁。倒也不得不說,許雯的電對這些魔藤而言絕對是一大殺器,趙信持劍根本只能將其震退,許雯的電蛇咬上魔藤。

魔藤就會直接失去行動力,不知是被麻痹還是已然喪命。

「主攻手,打的不錯啊!」趙信輕聲低語,許雯聽后一臉傲然,「那當然了,咱都把底牌拿出來了,要是還解決不了這些樹條子,那我就太丟人了。你剛才沒看到,我都給那些樹條子打冒煙了。」

「是嘛~」

趙信微聲輕笑,旋即低語道。

「主攻手。」

「怎麼了,我的小副手?」此時的許雯是真的有些輕狂,她都好似已經遺忘了曾經趙信帶給她的震撼。

一臉得意和傲然的微微抬着小下巴應聲。

對許雯的這種態度趙信並不介意,許雯的年紀本就不大,就算她是武者接受過許多的磨鍊,可她的年紀放在那裏。

童心未泯是必然的。

就算是成年人,哪怕是老人,其實在他們的靈魂深處依舊藏着一顆童心,只是由於年齡和諸多外界的影響,讓他們不得已要對自己進行約束。

若真是不需要在意世俗的眼光。

又有哪個女性不想自己一直保持着青春靚麗的容顏,不喜歡得到驚喜和鮮花,不想去做浪漫的事。

又有哪個男人,看到牛糞的時候不想朝裏面扔個鞭炮炸開呢?

現在的許雯正是跳脫的年紀,而且這一趟她打的也確實很好,讓她自傲一下也無傷大雅。

「副手有些好奇。」

「講!」許雯小手一揮,「本主攻手絕對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好好為你這個小副手解惑。」

「你是怎麼做到在試煉之地進行元素掌控的!」

「這……」

聽到這問題的許雯突然支支吾吾的半晌說不出話。

「很難解釋?」趙信低語道,「如果是比較難開口的問題,那就算了,我其實也就是有些好奇而已。」

「不是。」

許雯眨了眨眼皺着小鼻子說道。

「其實,我也不清楚。」

「喔?」

趙信有些驚訝。

哪怕許雯不願意說其實趙信都能理解,試煉之地封印元力,許雯卻是可以調配元力來進行元素掌控。

這絕對是一項特別機密的問題。

她卻給出這種回答。

嘶!

轉念一想,倒也不是沒可能。

可能其實人這樣講是一種搪塞,如果是許雯的話,可信度其實還是很高的。

「那就算了。」既然許雯也不知個所以然,趙信倒是也沒有在多追問,低聲感嘆道,「要是你知道就好了,這濕林的藤蔓很是奇怪,儼然也是擁有元力的。如果你知道是如何調配的元力,說不定進行反推能藤蔓是如何擁有元力,從而進行破局。」

趙信輕嘆著。

魔藤的存在着實是有些讓人惱火,若是能知道如何解決此問題,趙信他們這裏就會輕鬆許多。

好在,魔藤其實對趙信他們影響也不大。

哪怕沒有許雯的元素掌控,趙信覺得憑藉他的這一柄劍,雖說不能讓那些魔藤盡數失去戰鬥力,卻也能夠保證他們性命無恙。

雖是魔藤,其實力量上也就一般。

還沒到趙信無法應對的程度。

更別說,還擁有着許雯元素掌控這一大殺器。

前面就是溶洞採摘了碧幽草,只要趙信他們進到溶洞將得到,霍磊他們就會收到提示從而捏碎玉簡離開。

哪怕,他們並不能從地獄試煉之地離去。

匯合即可!

趙信就不相信副院長能真的惱羞成怒到殺了霍磊他們三人泄憤,當然他也不能完全肯定,確實是存在這種可能性。

就是相對而言,應該還是比較低的!

「嘶,我是真不太清楚。」沒能說出個所以然的許雯很是抱歉的抓了抓臉道,「我元素掌控這件事,是在半年前就可以做到了。」

「半年前!」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