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打得過打不過的問題,而是得不償失。」泡沫領會了夜梟的意思,「與其和他們打一場,不如留着力氣對付鄭城內的人。」

「要知道,現在劣組織的人還沒有出現呢!」

「至於打不打得過……」泡沫看向對面,「四萬、五萬、八萬、九萬,還有一個從來沒見過的綠油油的骷髏……隊長你覺得呢?」

「如果開打,你們要小心那個骷髏。那隻骷髏不對勁。」夜梟說道。

「隊長,那隻骷髏真的這麼厲害?」苔米的聲音很甜,細聲軟語。

「不管他們厲不厲害,我們都要牢記一句話——」夜梟說道,「獅子搏兔,亦用全力!」

就在這時,對面傳來了五萬的喊聲:

「喂,大塊頭,我們先不打好不好?」五萬招着手,「先把裏面這場戲看完,怎麼樣?」

五萬指的是內壁空間里的戰鬥。

「這麼精彩的戰鬥,打架多沒意思,看戲才是王道啊!」

說着,五萬還揚了揚手中的瓜子,「要吃么,允一些給你們。」

「美麗可愛的小妹妹,我們有哦!」泡沫見夜梟點頭,立即從空間裝置里掏出西瓜和瓜子。

西瓜是壓砂瓜,在36號鎮調查時順便摘得。那個鎮現在基本空了,瓜地里大片的壓砂瓜沒人管理,他們就順便摘了幾個。

「西瓜!壓砂瓜!」五萬見到泡沫手裏的西瓜,眼睛亮了。

「美麗漂亮溫柔的姐姐,分一個西瓜給我們唄。」五萬喊道。

「接着!」泡沫隨手扔了一個過去,反正他們西瓜不止一個。

「好耶!謝謝姐姐!姐姐你是大好人!」

五萬樂呵呵接住西瓜,隨後把西瓜往地上一砸。

啪!

西瓜摔成爛泥。

緊接着,五萬異能發動,直接地上的西瓜瓜瓤里的西瓜子迅速抽芽、生根、牽藤……一分鐘之後,一簇簇茂密的西瓜藤上長滿了西瓜。

五萬摘了一個最大的西瓜。

「姐姐,嘗嘗我種的大西瓜!」

說着,將壓砂瓜扔給了泡沫。

「謝謝妹妹了!」泡沫接過西瓜,笑着回應,「妹妹的異能真好用!」

「那當然!我可是種菜小能手!」五萬頗為自豪,開始和四萬他們嗑瓜子,吃西瓜,看好戲。

「泡沫,關於萬組織五萬的資料是什麼?」夜梟突然想到了什麼。

「很少,對方很少出現,不過有個傳言,對方是迷路被萬組織騙進組織的。」

「是么?」

夜梟點點頭,若有所思,轉頭看向內壁空間里的戰鬥。 「奇怪的事情?」

岳老闆手中的茶杯晃蕩了一下。

裏面的茶水濺出一絲打在桌子上,他趕緊把茶杯放下,找出一張紙在上面擦了擦。

「對,就是那種看起來格外的,不可思議的事情。」

唐淵的聲音傳入岳老闆的耳中,他的手頓了一下,喉嚨間一時有些發乾。

「……比、比如呢?」

唐淵看着岳老闆的神情,臉上笑了笑。

「比如啊,像是一些惡靈之類的超自然現象。」

岳老闆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

忍不住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水,岳老闆把眼神緊盯在唐淵的臉上。

岳老闆並非是一個痴愚之人,再加上他和唐淵之間的關係比較熟悉,所以……

「唐小子,別給我拐彎抹角的,有什麼話你就直接說吧!」

唐淵眼神一怔,收起臉上的笑意,他本來就沒有打算要隱瞞自己的這位岳叔叔。

鄭重的從自己身上掏出一個證件,唐淵用雙手將這個證件遞給岳老闆。

岳老闆接過來一看。

上面貼著一張唐淵的照片,然後在那下面寫着他的編號,以及目前所處的職位。

「大倉市分部,超自然快速反應部門……所屬靈能師?」

將證件交還給唐淵,岳老闆臉上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靈能師?超自然快速反應部門?

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聽過。」

唐淵解釋道:「這是大夏聯邦,目前比較隱秘的一個部門。

專門負責解決發生在大夏聯邦境內的,各種超自然案件。

至於靈能師,岳叔叔,你把他看成是電視劇裏面的,那些降妖除魔的道士,和尚就成。

是專門負責這種超自然案件的人。」

唐淵說着,又朝旁邊一指。

「吶,這是衛澤言,我的同事。」

衛澤言沉默的向岳老闆點了下頭。

「哦——」

岳老闆嘴巴里拉了一個長音,雖然面上還是有些困惑。

但是至少現在,知道了唐淵他們是,專門負責處理超自然案件的專業人才。

並沒有懷疑唐淵他們的身份,岳老闆所處的位置能讓他接觸到一些信息,在那個證件上的那一個章印,他記得很清楚。

大倉市搜查課四組,張雲生的章印。

張雲生的身份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這個印記岳老闆之前有幸見過一次。

也就是在那一次,一個平日裏在他看起來高不可攀的大老闆,發生在對方身上的一起天大的麻煩,被張雲生給解決了。

甚至最後張雲生都沒有出面,只是出示了一個章印!

「岳老闆,您能告訴我們這幾天,在您身上都發生了些什麼嗎?」

衛澤言終於開口了。

「沒錯,岳叔叔,我們是專門負責這種事情的。

你要是有什麼情況,千萬千萬不要對我們進行隱瞞,這是為了你好。」

岳老闆先是看了下衛澤言,然後把目光放在唐淵的身上。

嘆了一口氣,岳老闆開始將這幾天所發生的一些奇異事情,向兩人徐徐道來。

……

20分鐘之後,兩人聽完了岳老闆的故事。

「岳叔叔,你的意思是,可能是那個音樂盒有問題。

那你還記得當時把那個音樂盒,給扔在什麼地方了嗎?」

岳老闆點了點頭,那個垃圾桶畢竟離這裏並不遠,自然還留有印象。

嘴巴下意識的想要開口回答。

啪嗒!

突兀的,右腳像是在桌子底下,碰到了什麼東西?

隨着耳邊傳來一陣齒輪的咔咔聲,一首熟悉的,詭異的音樂從桌子底下響起。

空氣開始變得陰冷,有某種邪惡的力量開始向房間中侵襲。

咣當一聲。

唐淵和衛澤言兩人站起身來。

他們緊盯着那聲音發出的地方,眼神想要穿透那厚實的桌面,看清楚裏面的情形。

岳老闆的面部表情有些僵硬,他不敢置信的,一點點側着身,彎下腰來。

在他自己右腳邊,不知是什麼時候,竟然擺放着一個紅色的,打開了的音樂盒!

「這……我之前明明都已經扔掉了!」

岳老闆不敢置信。

眼前的一幕,毛骨悚然,岳老闆臉色蒼白,手腳冰冷。

雙眼一眯,唐淵就要上前。

下一刻,伴隨着某種悉悉索索聲,一陣詭異的敲門聲,從房間一側的廁所裏面傳來。

邦!邦!邦!

眼神冰冷,衛澤言踏前一步,翻開書本,將書頁對準地面。

有大量的黑色物質從那書本中流出,湧入腳下的影子中。

那影子開始極速的變形,膨脹……

沒有去管那敲門聲,唐淵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將岳老闆和那裏面的音樂盒,給帶了出來。

邦!邦!邦!

又是一陣敲門聲響起,有某種惡靈的力量,在快速的侵蝕著廁所門外的牆壁,在靈性視野中,廁所門四周的牆壁在快速的腐蝕,變黑。

而且這一次的聲音要比剛才來的更急,更響。

唐淵扶著岳老闆,單手將音樂盒合上。

靜!

一瞬間,房間里陷入了寂靜。

陷入驚恐岳老闆,還來不及喘息。

咚——

廁所的門被從裏到外,劇烈的震了一下,像是從敲門改為了砸門。

這擊聲響回蕩在房間中,像一記拳頭,兇狠的將岳老闆打暈。

瞥了一眼暈過去的岳老闆,衛澤言對着唐淵眨了下的眼睛。

「退!」

一支手將岳老闆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唐淵另一支手抱着那個紅色音樂盒,毫不猶豫的轉身向門外跑去。

感知到門上附有一絲惡靈的力量阻攔,唐淵便毫不客氣的將15噸的力量,在體內爆發。

嘭!

木質結構的厚實大門,先是向外鼓起,然後猛的砸在外面的街道上,摔的粉碎。

有一些路過的行人們被嚇了一跳,就要發出尖叫,還有一些行人們注意到了這裏。

人還在空中,唐淵甩手一記響指打出。

啪——

隨着這道聲音傳出,街道上,半徑30米方圓的行人們,身體微微一僵。

眼神恍惚了一下,自然的停下動作,調轉方向。

就像是完全沒有看到這家古董店的情況似的,該幹嘛幹嘛。

唐淵駕着岳老闆,把他放在20米開外的一個木質椅子上。

拿着音樂盒,唐淵剛要回那古董店裏。

便見衛澤言,施施然的從那古董店中走了出來。 江遠彥及時的捂住顧南靈的嘴巴,低聲道:「小心隔牆有耳。」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